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三 去溪棠
    “大皇子再怎么混账,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你若听本王一句劝,本王可以向你保证,你不仅可以将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还能将他平安养大。其他事,来日方长,毕竟是皇室血脉,父王不会任其流浪在外。

    但你若一意孤行,本王也就只能救你这次。你现在就可以走,但是出了这个府衙,是生是死,一概与本王无关,你自己考虑。”萧禹文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瑾王!”那女子无力地喊道。

    萧禹文停住了脚步。

    “你要我怎么做?”那女子眼睛里已经溢出泪水。

    “你只需同本王的人回去见父王,将事情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父王自会定夺。你可想好了,大皇子是父王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他定会安然无恙。

    可你若不这么做,不仅害了你自己,害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连着你父亲也会受牵连。原本你父亲只是大皇子的一颗棋子,罪不至死。

    但你不跟父王说清楚,父王还会继续查,那他日大皇子必定像取你性命般取你父亲性命。”萧禹文冷静地说道。

    “好,我同你们回去,请瑾王一定要保护我父亲!”那女子脸上挂满了泪珠。

    “今夜你便在此好好歇息,明日一早回南栎城,本王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说来你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也得喊我一句三皇叔。”萧禹文说完就往外走去。

    “多谢瑾王救命之恩!”那女子跪倒在地。

    萧禹文走到正厅,灵月迎上前来。“主子,大皇子的人连夜进城了。”

    “传我命令,灵异卫守在这里,玥字卫出动,来多少杀多少!”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是!”灵月领命迅速离开。

    萧禹文慢慢走回自己的院子,远远看着上百个玥字卫已经集合完毕,快速有序地往府衙外面走去。

    脱了衣服重新躺回床上,萧禹文却发现林绾烟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你梦游去了吗?”林绾烟伸手就抱住了他。

    “你没睡?”萧禹文亲了亲她的额头。

    “我翻了个身,发现你不见了,就醒了。”林绾烟柔声说道,她担心萧禹文趁着自己睡着了又出去了。

    “乖,安心睡,我在呢。”萧禹文伸手轻拍着林绾烟的背柔声说道。

    林绾烟依言闭上眼睛,慢慢睡去,睡醒了萧禹文还好好地躺在她身边。不知怎么的,就这样,闭上眼睛时是他,睁开眼睛时还是他,林绾烟就觉得很满足了。

    用过早膳在府衙里散步,林绾烟发现府衙里的人少多了,而且看起来都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要走了吗?其他人呢?”林绾烟看了看萧禹文。

    “玥字卫和一部分灵异卫一早就回南栎城了,剩下的人收拾完了就随我们去溪棠。”萧禹文淡淡说道。

    “三爷不是说明日才走?”林绾烟是记得萧禹文说明日才会去溪棠。

    “想早日同绾绾成亲,动作便快了些。”萧禹文笑着说道。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成没成亲对你有什么影响?横竖你想做的事都做过了。”

    萧禹文闻言笑着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自己是做了不合礼数的事,但并不是只为了做这事。“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王妃,这件我想做的事,还没做过。”

    林绾烟的脸微微发烫,“你这嘴巴怎么跟抹了蜜似的,以前没发现你如此花言巧语!”

    “不知怎么的,遇到绾绾后这些话就自己从嘴里冒出来了。”萧禹文笑着说道。

    “我要相信!”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

    萧禹文笑着不说话,他说的是实话,偏偏林绾烟不相信。

    灵异卫的动作很快,不到巳时,一行人就出了旭阳城往溪棠赶。马车里,萧禹文和林绾烟都在看密函。红标的密函比之前少多了,但所汇报的事情都很严重。

    灵夜宫在玄慕国内的据点,有多名重要联络人莫名失踪,找了数日都没有一点消息,密函的结尾推断失踪的人已经身亡。

    溪棠的第五熔炉出现不明物体,因为及时发现,并未造成严重后果,推断煅异卫里仍旧有内鬼,很有可能职位比较高,并列出了数个人名及详细情况。

    苏城的军火基地失窃,丢失一本账目出项,但此本账目出项是伪造的,不会造成其他影响,窃取人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三爷,这些事都是你封了瑾王后才有的吗?”林绾烟边看边不停地皱眉头。

    “可以这么说。”萧禹文倒比林绾烟淡定得多。

    “皇上知道你是夜魅吗?”林绾烟很不理解,现在看来这封王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反倒麻烦不断。

    “封王前不确定,现在知道了。”萧禹文淡淡说道。

    “那你是知道为什么会出这些事?”林绾烟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

    “差不多。”当萧禹文听到封王的消息后,就料想到会有很多事将发生,只是没想到会赶在一起。

    “只要你心里有数我便放心些,最怕是还不知道敌人是谁就死于非命了。”林绾烟只想感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纷争,有利益纷争便一定会有杀戮。

    “你夫君有这么差?”萧禹文笑着刮了下林绾烟的鼻子。

    “你若这么差也做不了我夫君,我眼高于天你又不是不知道。”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

    “绾绾夸人的方式也很特别。”萧禹文笑了笑。

    “赞美使人进步,往后三爷也得多夸夸我才行。”不是虚心使人进步吗?林绾烟才不管了,反正这厮也没听过。

    萧禹文笑着摇了摇头,真像个孩子般,老要人夸老要人哄。

    出了旭阳城,一行人并没有走官道,一路翻山越岭,速度并不快,路上停下歇息也只喝了点水,吃了点馒头。好在还是在天黑之前赶到了煅异卫的住所。

    煅异卫住在溪棠山西北侧一个隐蔽却开阔的山谷里,那些房子,不过是最简朴的小木屋。看着木屋的数量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不少。

    萧禹文带着林绾烟绕过小木屋,继续往后面走去。很快,一排六个窑洞便出现在面前。萧禹文带着林绾烟走进了最左边的一个窑洞。

    林绾烟看了看,窑洞虽小,五脏俱全,跟萧禹文平时住的房间就是大小和豪华程度不同。只是,在这深山老林里,确实不能要求太多,这进进出出一次都很麻烦。

    “让你回锦城别苑你不愿意,这里的床硬得很,晚上若睡不着别怨我。”萧禹文柔声说道,这里的条件比灵夜宫任何一处府院都差,粮食蔬菜肉十天才往这里送一趟。

    “我的身子哪有瑾王金贵,瑾王能吃得苦,我肯定得吃。”林绾烟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这第一个来煅异卫住所的女子,竟然是自己的王妃,萧禹文怎么都觉得委屈了她。“晚膳要稍后才能送来,你先歇着,我去看看木川。”

    “我跟你一起去呗,好歹跟着来了,也该去瞧瞧他伤好得怎么样了。”林绾烟还是上一次在溪棠山见到李木川的,这一晃都快一个月了。

    萧禹文笑着点了点头。

    李木川也住在窑洞里,只不过在最右侧的那一个。这剩下的四个窑洞好像都没有住人,不仅门锁得死死的,连窗户都没有。

    “三爷,绾烟公主,此时我就一个感受: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李木川笑着看着萧禹文和林绾烟。

    “你暂时羡慕不来,按着年龄,你当是最后成亲的。”萧禹文淡笑着说道。三人中,萧禹文最大,杨承阅要小两个多月,李木川比杨承阅还要小一个多月。

    “得得得,谁说我想成亲了?我不过是羡慕羡慕你们罢了。”李木川给萧禹文和林绾烟各倒了一杯水。

    “不想便算了,我倒懒得在八皇叔面前给你费唇舌。”萧禹文白了李木川一眼。

    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没明白李木川成亲跟玥亲王有什么关系。

    “三爷不必操心我这些破事,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多好。”李木川吊儿郎当地说道。

    “将身子养好了,你受伤的事我都不敢同母亲说,该是你的东西,你也得有命去享受。”萧禹文又白了李木川一眼,他心里装着李木川的事,只是时机还没成熟。

    “成成成,三爷你就别咒我了,绾烟公主快给管管,这都上门欺负人来了。”李木川笑着看着林绾烟。

    “我只管不让我家三爷动手打你,旁的都管不着。我家三爷欺负我的时候,我还没处喊冤呢!”林绾烟做出一副委屈状。

    萧禹文听了就笑出了声,自己几时欺负过这丫头了?说出去怕都没人信。

    “绾烟公主可别说笑了,以前三爷是我家的,现在成你家的了,我还没处喊冤呢!”李木川满脸吃醋。

    “看来你还是个香饽饽呢,四处留情?”林绾烟作势剜了萧禹文一眼,心里想着这两个以前怕是好基友。

    “我怎么瞧着你们俩在争宠呢?”萧禹文笑了又笑。

    “我不管,三爷反正只能是我的,一根头发都是我的。”林绾烟纯粹就在哄萧禹文开心。

    “凡事总得讲个先来后到,我睡了三爷几年,让他自己说!”李木川反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