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零一 我不是你们夫人
    翌日早膳,林绾烟瞧着平时都会在边上候着的灵狐和灵沐没见人影,换成了灵月和灵犀。她可没忘记昨夜就是灵沐说萧禹文受伤了,灵狐也包庇着没有拆穿。

    “灵狐和灵沐呢?知道我今日要找他们茬儿躲起来了?”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问道。他的这些好手下啊,什么时候都是护着他。

    萧禹文盛了一碗粥放在林绾烟面前。“昨夜受伤了,这几日要休养。”

    “昨夜抓的都是什么人?”连灵狐和灵沐都受伤了,林绾烟真的很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用膳。”萧禹文开启专业夹菜模式。这些事他并不想让林绾烟知道太多,免得她一天提心吊胆的。

    “噢。”林绾烟一脸委屈地埋下头,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有时候就是这样,知道得越大,死得越快,还是别问的好。

    “这两日你都留在这里别出门,客栈的东西呆会儿会有人送来。夜里我若没回来,你便自己先睡。”这是他封了瑾王后,萧煜第一次指派任务,与其说信任他,倒不如说除了他没有人敢去做这个事。

    “意思是马上你就要出门?”林绾烟抬头看了他一眼。

    “还不算太笨。”萧禹文淡笑着,想起昨夜她被人抢了包袱,又追不回来。

    “你得多夸我,我笨可不就是丢你的脸,堂堂瑾王竟如此没眼光!”林绾烟嘴巴上是吃不得亏的。

    “你倒是诡辩!”萧禹文淡笑着说道,林绾烟应该就是太少在外面走动,所以很多聪明劲儿都使不出来。

    “我不同你说,反正你是不会承认自己笨的,只会诋毁我。”这厮也不笨,所以不承认也不是没道理。

    “你又给我乱扣帽子,我从来就辩不赢你。”萧禹文从没承认自己哪方面不如人,可林绾烟那张嘴他没辩赢过却是真的。

    “不是辩不赢,是三爷让着我罢了,什么时候对弈能让我两个子就好了。”对于从来没在围棋上赢过萧禹文,林绾烟还是耿耿于怀的。

    萧禹文笑出声来,真是贪心的小人儿。“我让你,你赢着也没意思。”

    “怎么没意思了?我觉得挺有成就感的啊!不过三爷你别让我看出来你让我就成,不然还真就没意思了。”让得不露声色才是本事好不好。

    “你这是在考我呢。”萧禹文笑道。

    “我在历练三爷的本事,三爷得感谢我。”林绾烟说得一本正经。

    “成,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辩不赢就是辩不赢,哪里是让着她。

    “态度还比较端正。不过若你回来时受伤了,我可要重罚你。”灵狐、灵沐都受伤了不能跟萧禹文一起去,他的危险便会增加些,林绾烟心里是很担心的。

    “王妃关心本王的方式可真特别。”都受伤了还重罚,真的很没人性有没有。

    “你管我什么方式,别受伤就成。”林绾烟瞪了他一眼,这还不是王妃呢,喊得倒很像那么回事。

    萧禹文笑笑没再说话,示意她赶紧用膳。知道她等自己回来,他自然会保护好自己,有些伤也不会让她知道的。

    用过早膳萧禹文果然就带着人走了,这一次他破天荒的没有穿白衣,也没有穿黑衣,穿得一身浅灰色的袍子,腰上还挂了一看价值就不菲的配饰,打扮得像个有钱人人家的公子哥。

    林绾烟目送着他出了院子,摇了摇头,这个长得好看的人就是任性,特么穿什么衣服都能迷倒一片。

    没过多久,灵异卫就将客栈里的东西送了过来。林绾烟没好气地将那些分散在不同地方的银票、碎银子全部找了出来。

    真是白费心机了,不知道大牛是不是会很郁闷,好好的十九两银子的活儿就这么丢了。不过,林绾烟相信灵异卫打发他回锦城的时候一定会给他银子的。

    又有几日没有抚琴了,林绾烟闲着没事,便又开始练习。好像每多练一次,头疼得就越轻,等到傍晚她再练习的时候,那种疼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

    也就是她弹得很自如的时候,雪球儿好像也发生了些变化,它竟然跟着节奏的变化做出不同的动作,时而突然冲出来,时而从高处跳下来,时而很凶地尖叫好似要去攻击什么,曲子平缓地停下,它又乖乖地回到林绾烟脚边。

    林绾烟也发现了这一点,她想起芝卫和瑶音在召唤那些鸟儿的时候,虽然也是同样的曲谱,但是是自己调节了节奏的变化,想来也是通过这样的调整对鸟儿发出不同的指令。

    于是,用过晚膳,林绾烟又开始边弹瑶琴边观察雪球儿的动作。弹了几遍,她又去找来了纸和笔,将已经刻在脑海里的曲谱,写了出来,结合雪球儿的动作变化做些标注。

    一直弹到接近午夜,总算把一系列的动作指令都摸索出来了,随即她就将曲谱烧毁。只是当她一整套地弹奏下来,就感觉身体十分的疲惫,一个晕眩就倒在了地上。

    林绾烟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房间里的烛火也还亮着。她知道萧禹文一定回来了,这个房间除了他,没人敢进来。

    可四下看了看,却没见他人。林绾烟起身穿上衣服就出到院子,院子门口值夜的灵异卫只有两个。

    “三爷呢?”林绾烟问道。

    “主子出去了,吩咐夫人好好歇息。”其中一个灵异卫说道。

    林绾烟点了点头,就往回走。

    走了几步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若萧禹文知道还要出去,他就不应该会回来,早上出门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先睡的。

    而且,他让自己好好休息,房间里怎么还燃着烛火?他们睡觉没有点着烛火的习惯,林绾烟也不怕黑。

    林绾烟又重新走了回去,脸上明显露出生气的表情。“你们好大胆子!竟然敢不说实话!快说,三爷在哪里?”

    “夫人恕罪!”两个灵异卫知道被识破了,赶紧低头行礼。

    “说!三爷人呢?”林绾烟又焦急又生气。

    “主子在……”灵异卫欲言又止。

    “带路!”林绾烟怒吼了一声,恐怕这厮是真的受伤了。

    “主子很快就回来,夫人就在这里稍等一下。”灵异卫很为难地说道。

    林绾烟闻言就直接往院子门口走去。

    “夫人……”灵异卫很着急,可又不敢拦,只能在后面跟着。

    整个府衙还像昨天夜里一般很多人进进出出,看来灵异卫刚回来不久。林绾烟远远地看着进出人最多的是东侧的一个院子,于是就往那里走去。

    才走到院子门口,灵月就将她拦了下来。“夫人,里面都是伤员,污浊之地,夫人就不要进去了。”

    “三爷呢?伤得严重吗?”林绾烟探头往里面看了看,里面灯火亮堂,时不时还能听到受伤的人痛得受不了低嚎着。

    “主子没事。”灵月一脸认真地说道。

    “让开!我进去看看!”没事他们拦着做什么?林绾烟说着就往院子里走去。

    “夫人,夫人……”灵月无奈地跟在身后。

    院子客厅早已被改成临时救治场所,密密麻麻摆了十几张简易的木床,好几个大夫模样的人在不断地帮灵异卫消毒、处理伤口、撒药粉、包扎。不断地有灵异卫端来干净的温水,又将满是血水的盆端了出去。

    林绾烟还是被眼前这般情况吓了一跳,这些人身上的伤口都是这样一次次被治愈的。她直接从边上绕到了侧厅,林绾烟知道萧禹文肯定在里面,不然灵月不会拦着不让她进来。

    但他要处理伤口,肯定会选择在房间里。果然偏厅后面的房间门口守着两个灵异卫。

    “夫人!”两个灵异卫脸色明显变了。

    “让开!”林绾烟怒道。

    “夫人!主子马上就会出来,请夫人到院子外面稍等片刻。”两个灵异卫不约而同地举起手中的剑在门前交叉。

    林绾烟知道他们不敢伤自己,伸脚就去将门踢开,灵异卫没想到林绾烟会有此动作,见门都开了,只好放下剑。林绾烟快步走了进去,就将门关上。

    走进去了,里面的一幕却让她震惊了,床上趴着躺了全身上下只着一条亵裤的女子,没错,她很确定那是个女子,萧禹文正弯着腰头也不抬地往那女子身上扎着银针。

    “萧禹文……”林绾烟失声喊道。

    “先出去,晚些时候同你解释。”萧禹文依旧头也不抬地迅速扎针。

    林绾烟站在那里愣了几秒,莫名的情绪涌上来,眼里的泪水掉了出来,转身就开门跑了出去。

    “夫人……”一直守在门外的灵月迅速地追了上去。

    林绾烟跑着出了府衙,一路跑一路哭,哪怕萧禹文是为了救人,她心里也没法儿接受。

    “夫人!”灵月带着几个灵异卫拦住了林绾烟的去路。

    “让开!”林绾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已经没有刚刚的气势。

    “夫人,外面危险,请夫人先回去。”灵月看着林绾烟哭得那么伤心,语气也软了下来。

    “不要叫我夫人,我不是你们夫人!”林绾烟哭着说道。

    “夫……”灵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知道不能让林绾烟就这么走,所以几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林绾烟知道走也是走不掉的,况且这大晚上,自己身无分文,雪球儿和瑶琴还在房间里,她又能去哪里?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