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一百 免死金牌还给我
    “别动,我抱抱。”几天没有好好抱林绾烟了,此时人就在怀里,萧禹文很安心。这种安心是他在没遇到林绾烟之前没有过的体会,想来,感情养人,也最伤人。

    “好好好,抱着呢,快告诉我伤哪了?”林绾烟就像哄孩子般主动环住萧禹文的腰,还轻拍他的背。这招她试过很多次,屡试不爽,这厮骨子里也是小孩么?

    萧禹文亲了亲她的额头,淡淡地笑了。什么时候起,自己的情绪由她牵着走,她温柔的时候,自己便生气不起来,她倔强的时候,自己也跟着强势。“看到你,什么伤都好了。”

    “少糊弄我,脱了我检查!”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这厮一张嘴越来越会花言巧语了,一受伤就知道藏着不让看,每次看起来都伤得很严重,真担心这厮年纪大一点了会不会残废。

    “身子脏,沐浴了你爱怎么看都成。”萧禹文不怀好意地笑着。自己又没受伤,脱了不就露馅了。

    林绾烟一个脸红,这厮又在动歪心思。“有没有点正形?”

    “上楼等着,沐浴完我就来。”萧禹文松开了手。

    “想得美!”林绾烟红着脸抬腿就往外走,这厮意思那么明显,自己才不会上当。

    萧禹文一把将她拉回,“不是要检查伤口?”

    “瞧你那样能有什么事?我走了。”林绾烟甩开他的手,明天一早还得继续赶路不是。

    萧禹文重新将她拥入怀着,“绾绾,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我没闹,我是认真的。”林绾烟当然是指要走的这件事她是很认真的。况且好不容易这厮松口了,这种机会不是经常都有。

    “绾绾,你不要同我置气了,这几日我心里难受得很。”萧禹文柔声说道。他很少会如此袒露自己的心迹,可他说的又是事实,嘴里是答应让她走,心里却千万个不舍得。

    “我不是同你置气。”难道这厮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因为他没能天天陪在自己身边而生气吗?自己好像还没那么肤浅好吧。

    “绾绾,之前都是我不好,待忙完溪棠的事我就好好陪你在锦城休养。你身子好些了,我便带你回东陵。”萧禹文知道她此行是往东陵去,可路途遥远,就凭那破马车不知要遭多少罪,路上更是危险重重。

    哪怕灵异卫一路护着,也难保过了两国边境后,会不会有其他危险。毕竟,哪怕灵夜宫有再大的能耐,到了别人的领地,也是束手束脚的。

    若是萧禹文随林绾烟一起回去,那肯定就是上报萧煜后,两国都有所准备的。不说其他,除了灵异卫,萧煜肯定还会派出足够的人手保护他们。

    “萧禹文!”林绾烟气急,他根本就不明白。“我之所以要走,不是你想的那样!”

    萧禹文一愣,“那是怎样?”

    “我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承认你很好,我也很喜欢你,可是我们不可能,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我!”林绾烟决然地说道。

    “你想要什么?”这是萧禹文一直想问的问题。

    “我不当什么王妃,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不想成天担心着你会不会受伤,我受不了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我更不想往后跟别的女人分享你,得不到的东西,我会干脆不要!”林绾烟一吐为快。

    “绾绾。”萧禹文顿了顿,“我起誓过,此生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往后你可能是太子,是皇储,是皇上,会有多少女人也由不得你!”林绾烟自觉还没傻到连这种问题都想不到的地步。

    “谁同你说那是我想要的?”萧禹文也有些气了,自己的女人竟如此不明自己的心意。

    “难道不是吗?”不是你做那么多准备做什么?

    “你说你想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何尝不想?可出身是你我能选择的吗?

    你可以选择不和亲,我可以选择放弃一切贬为庶民,这样我们就能过寻常人的生活了吗?

    你父王母后和整个东陵怎么办?有人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怎么办?

    我所做的一切,以前不过是自保,现在还加上保护你和你在乎的人。”

    这些道理萧禹文出宫后就想明白了,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逃避现实的不堪就可以实现的,得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同你不想要的一切抗衡。

    林绾烟一时无语,是自己太天真了吗?回了东陵,她还是可以想办法让自己的国家繁荣富强起来啊,这样不就不会受欺负了吗?

    “绾绾,一切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若你父王还有其他办法,便不会有和亲的事。若我能安然地在宫中长大,便不会常年留在宫外。万般皆是身不由己,我若不先发制人,别人便会置我于死地。”萧禹文继续说道,他想让林绾烟彻底地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

    “别说了,我累了。”林绾烟心里是沮丧的,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萧禹文。唉,活着真不容易,自己还是太年轻,没有经历过江湖险恶,只会夸夸其谈。

    “我带你回房歇息。”萧禹文也不知道自己将林绾烟说动了没有,反正只要两人不要再吵下去,他就觉得什么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林绾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回房,肯定就是回萧禹文的房间,此时她也不想一个人呆着了,迫切地需要一个人来安抚她受伤的小心灵。

    萧禹文将林绾烟带回房,见她自己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又去取了两个火盆,才去沐浴更衣。

    待他熄了烛火躺在床上,林绾烟出乎意料地主动缠了上来,她的脚还是很冰冷。

    “傻丫头,别想了,还有我呢。”萧禹文亲了亲她的脸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好像只有你了。”林绾烟低声说道。其他人都是虚无的,最真实的只有萧禹文,从他救下自己那一刻起就是。自己公主的身份也是假的,来到这个世界,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萧禹文对自己的好是真的。

    “傻呢,往后我们还会有孩子。”萧禹文轻咬着她的耳垂,他对孩子没什么概念,只是成亲了肯定就会想要个两人的孩子。

    以往若听他说这话,林绾烟会想歪,此刻却没有。女人的傻气有时候就体现在想给心爱的男人生个爱的结晶。

    “萧禹文。”林绾烟郑重地叫了他的名字。

    “林绾烟。”这次萧禹文喊他的名字,很温柔。

    “我突然想跟你成亲了。”林绾烟丝毫不害羞地说出了口。

    萧禹文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厉害,都快跳出来了。

    “不愿意了?这是我第一次跟人表白。”林绾烟见他没说话,幽幽地问道,心里想着,这厮要是敢拒绝,劳资马上就弄死他!

    “不是!我只是太高兴了。”萧禹文说完就热切地吻住了林绾烟的唇。

    第一次,林绾烟在清醒的状态下主动又热情地回应着他,两人不知疲倦地缠绵着。直到满足地相拥在一起,林绾烟才觉察到一些不对劲儿。

    “萧禹文,你伤哪了?”林绾烟质问道,亲热的时候她可没在这厮身上摸到什么伤口,而且就刚刚那剧烈程度,根本就不像受伤了的。

    萧禹文一听就笑了起来。

    “你们竟然敢合伙诓我?”林绾烟说着就往他胸口捶去。

    萧禹文任她打着,她也没使多大力。“明日我得好好赏赐他们几个,终于干了件得我心的事。”

    林绾烟打了几下就解气了,“你没事就好,往后也别有事。”

    萧禹文没说话,紧紧地将林绾烟拥在怀里。他怎么敢让自己有事?

    “你有秘密吗?”林绾烟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嗯?”萧禹文不知道她要知道的秘密是什么,他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但这些人里不包括林绾烟。

    “我真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林绾烟觉得憋着自己穿越的身份很难受,往后她可能还会有更多莫名其妙的想法,做更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我知道。”萧禹文淡淡一笑。

    “你知道?”这下吃惊的是林绾烟。

    “从灵山脚下把你接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萧禹文说着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

    “你知道什么?”自己已经是秋卫他也知道?

    “知道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萧禹文笑着说道。

    “你能认真点说吗?”这个问题很严重,芝卫交待过,关于灵山的事半点都不能透露。自己确实没透露,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是灵异卫发现灵山脚下的木筏,但是他们都没法靠近。后来八皇叔才回来唤我,我在神台前烧了香,起誓此生此世我都会守护着你,船才靠近木筏,我才将你接了回来。直接回瑾王府,就是告知天神,我许你王妃的名分苍天可鉴。”萧禹文柔声说道。

    林绾烟听傻了,明明芝卫是说因为自己有萧禹文的信物才得以下灵山,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把免死金牌还给我。”林绾烟说完瘪了瘪嘴,自己有点无赖。

    “不是应该交换?”萧禹文笑着想去摘她脖子上的长命锁。

    “那你倒是拿来啊!”不等萧禹文抢,林绾烟自己伸手取下了长命锁,塞给萧禹文。

    萧禹文起身在床尾胡乱丢成堆的衣裳里翻出了自己的玉佩,递到林绾烟手里。“你若再敢还给我,我便……”

    “你便如何?”林绾烟接过玉佩压在枕头底下,挑衅地问道。

    “我再给你便是。”萧禹文嘴里认怂,可说完就强硬地将林绾烟压在身下蹂躏,这丫头还真想再还给自己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