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九 伤哪了?
    林绾烟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萧禹文,她当下唯一的感觉就是,这厮是特意来看自己笑话的。她并不起来,而是不断地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

    萧禹文走过去伸手想扶她起来,不想林绾烟却一把推开,自己站了起来。也不看他一眼,捡起地上的包袱就往来时的路走。

    “林绾烟!”萧禹文一肚子火瞬间被点燃。

    “不要叫我!我不跟言而无信的人说话!”这是萧禹文第二次直呼其名,林绾烟知道萧禹文是生气了,可此时她也生气。气他跟着自己,更气自己最难堪的一幕被他看到。

    萧禹文几步冲上去,一把拉住林绾烟。“你还没完了是不是?”

    “我有说错吗?谁言而无信出尔反尔自己心里清楚!”林绾烟使劲甩开萧禹文的手,但怎么都甩不开。

    “够了!”萧禹文低吼了一句。

    “松手!”林绾烟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

    萧禹文依旧将林绾烟抓得死死的,却不再说话。林绾烟手被抓得很疼,但也没再开口。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僵持在那里。

    “喵喵……”

    “雪球儿……”林绾烟挣扎着四处寻找雪球儿的身影。

    萧禹文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原来她哭是因为雪球儿不见了?

    林绾烟撒腿就往巷子里跑,终于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了雪球儿,她一把抱起雪球儿就往嘴里亲。“你吓死我了知道吗?”

    萧禹文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将林绾烟的一言一行看得清清楚楚,扭头就走了。

    林绾烟放下包袱,重新将雪球儿装回包袱里,起身却发现萧禹文已经不见了。她又举起衣袖擦了擦残留的泪水,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回到客栈的房间里,林绾烟将雪球儿放回窝里,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雪球儿还在,包袱也还在,萧禹文出现了,那帮自己追回包袱的一定是他或者灵异卫。

    林绾烟觉得自己好没用,明明有一身轻功和不错的拳脚功夫,却也跟个普通人一般,连个抢东西的贼人都对付不了,反倒让萧禹文看了笑话。

    萧禹文没有继续跟着自己,多半是被自己气到了。反正他爱跟就让他跟,等回到东陵了,他想跟也没办法。

    林绾烟正准备躺下睡觉,房门却被敲响了。她想一定是萧禹文,所以并不准备去开。可敲门的人却很执着。

    “谁?”林绾烟走到门口问了句。

    “灵狐。”门外传来很低的声音。

    林绾烟这才把门打开,灵狐很快就走进房间,将门关上。

    “夫人,请随我走。”灵狐低声说道。

    “我不,就算萧禹文来了也不管用。”林绾烟还在记恨萧禹文直呼她的名字。

    灵狐一愣,这夫人都直呼主子的名讳了,两人才一会儿的时间闹得更僵了?

    “夫人,主子来这里是办事的。今夜有行动,主子担心夫人在这里有危险,所以请夫人随我去安全的地方。”灵狐声音压得更低了。

    林绾烟想了想,灵狐说的事,肯定就是上次她在密函里看到的关于官盐的事。

    “去可以,我不想看到他。”林绾烟冷淡地说道。

    哎,这什么仇什么怨啊,主子若听到该多伤心!灵狐在心里暗自道。“主子带着我们行动,所以夫人见不到。”

    “明天一早就回来吗?我的东西放在这里没问题吧?”如果明天不回来,可得跟大牛说一声,雪球儿是要带在身边的,瑶琴也要。

    “夫人人跟属下走就是,这些东西自有人照看。”灵狐说道。明天回不回来还得看主子的意思,灵狐也不好说,便直接忽略这个问题。

    “还有跟着我的车夫,得跟他说一声。”林绾烟边说边将雪球儿抱起装在包袱里。

    “属下会安排的。”灵狐见林绾烟收拾好了,边开了门走了出去。

    客栈门口没有马车,而是停了两匹马,灵狐先上马在前面领路,林绾烟也很快上马跟在后面。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两匹马便停在府衙门口,门口守卫见是他们,便开了正门。

    “到这里做什么?”林绾烟以为又是要去灵夜宫在旭阳城的府苑。

    “主子已经以瑾王的名义暂时征用了此地,里面都是自己人。”灵狐将马交给门口的守卫,便在前面带路。

    林绾烟没再说什么,只是跟着灵狐进了一个院子。萧禹文竟然亮出了瑾王的身份,看来是光明正大地管这里的事了。

    灵狐将林绾烟送到院子门口便唤来了几个丫鬟领她进去,林绾烟也没再问什么,她知道灵狐不会说谎,萧禹文今晚要去执行任务,是不会来骚扰自己了。

    连续两日都住在客栈,林绾烟都小心翼翼的,每日只洗了脸,根本没敢沐浴。这会儿到了这里,便忍不住了,一进去就让丫鬟准备沐浴的水,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

    不想丫鬟给她备的却是一身衣裙,林绾烟也没说什么,换上就回了房。虽然这里的床比客栈不知舒服了多少倍,但她还是睡得不踏实,隐隐地还是有些担心萧禹文。

    他身上新新旧旧的伤重复叠加,不知经历了多少刀光剑影。林绾烟从未见他吃药,也不知道他的身子到底是恢复了没有,总见他这样奔波,其实心里也是心疼的。

    到了半夜,林绾烟还是没睡着。恍惚中听到外面有不小的动静,她立刻起身穿好衣裙就出了院子。

    刚进院子时守在门口的侍卫不见了,林绾烟一路畅通无阻地往外走,远远地看见灵异卫往里面押进来了不少人。这些人都被五花大绑着,嘴里还被塞了布条。

    另外也有受伤的灵异卫被同伴搀扶着走了进来,府衙里还有不少的灵异卫往门外走,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

    林绾烟站在不起眼的地方等了很久,没有见到萧禹文进来,却等来了灵沐。没想到灵沐也这么快赶到了旭阳城,看来她走以后,锦城别苑的灵异卫都撤走了。

    “夫人!”灵沐看到了站在角落的林绾烟,便走过去打了招呼。

    “你受伤了?”林绾烟看到灵沐的左手臂上沾满了鲜血,而且还很新鲜,好像手臂还在不断地冒血出来。

    “小伤,不碍事。”灵沐淡淡道。

    “你们主子没事吧?”林绾烟有些着急地问道,二十四灵异都受伤了,看来对手很强大。

    灵沐看了林绾烟一眼,想着该如何回答。主子和夫人在闹矛盾他怎么会不知道,可主子不过是在气头上,心里有多么关心夫人,他们都清楚得很。而且夫人也就嘴巴不饶人,心里还是在乎主子的。

    “灵狐护送主子先回来了,此刻应该在房里处理伤口。”受伤的是灵狐,是主子将灵狐先送回来,帮他处理伤口。灵沐将角色对换了一下。

    “伤哪里了?严重吗?”一听在处理伤口,林绾烟就焦急了。

    “属下也不是很清楚,正准备去瞧瞧,夫人可以跟属下一同前往。”灵沐心里窃喜,但语气还是很淡定。

    林绾烟犹豫了一下,“我就不去了,待你了解情况了,差人来跟我说一声。”

    灵沐眉头微微一皱,这夫人还不好糊弄啊。“好。”

    目送着灵沐离开,林绾烟心里还是不放心,她最讨厌等待的煎熬。“等等!”

    灵沐回过了头。

    “我同你一起去。”林绾烟快步追了上去。

    两人无言地走到一个僻静的院子,林绾烟瞧了瞧门口的侍卫,就知道萧禹文一定在里面。二十四灵异中,她接触得比较多的就只有灵狐和灵沐,其他的叫不全名字,但是那些脸却看熟了。

    才走进了院子的客厅,就见灵狐从一旁的侧厅里走了出来。灵狐见了两人,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

    “夫人!”灵狐低头行礼。

    “你也受伤了?”林绾烟见灵狐衣裳上有多处血迹,腰上鼓了起来,明显是包扎过的。

    “多谢夫人关心!小伤,不碍事。”灵狐说道。自己今日的伤算严重些,但主子亲自处理过,只要按时换药,不出十日就能完全好,确实不算大伤。

    “夫人快进去看看主子吧,我们自己回去处理伤口就好了。”灵沐知道此刻主子肯定还在侧厅,所以说话声音特意大了一点。

    林绾烟点了点头,也顾不上多想,就往侧厅走去,看样子这厮是伤得不轻。

    一进去,就见萧禹文把桌子上的绷带、剪刀、棉球、镊子、瓷瓶林林总总的小物件往药箱里收。林绾烟仔细打量着他,黑色的夜行衣上看得出来新鲜的血迹。

    “伤哪了?严重吗?”林绾烟走 向前帮着把那些东西一股脑往箱子里放。

    萧禹文抬眼看了她一下,没说话。刚刚灵沐故意大声说的话,他是听到了的,手下这几个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尽然敢合伙欺骗夫人。可念在他们的一片心意,他还不好处罚他们。

    “说话啊?哑巴了?伤哪了?”林绾烟瞪了他一眼,着急的神色写在脸上。

    萧禹文将药箱合上,一把就抱住了林绾烟,知道她担心着自己,肚子里的气消得都差不多了。

    “抱什么抱?问你话呢?”林绾烟使命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分明闻到他身上有股浓浓的血腥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