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八 真是笨得很!
    白天睡了觉,夜里林绾烟的睡意还真就少了。可一直警惕着,外面也没有什么动静。这里一入夜,安静得可怕,客栈里住的人好像也不多。到了下半夜,林绾烟还是睡过去了,只是一直是衣装整齐地躺在被窝里。

    天蒙蒙亮,林绾烟就起身下楼了。她还担心大牛没那么早,结果他早就背了个包袱在客栈门口等着了。

    林绾烟招呼大牛上楼帮忙把行李搬到后院的马车上,原本她还以为要走个两趟,结果大牛肩上挎了三四个包袱,手上抱着装瑶琴的木匣子,一趟就把东西搬完了。

    大牛说城门这会儿还没开,林绾烟便让他寻个地吃早饭。结果马车就在一家包子铺门口停下了。

    林绾烟要了一碗白粥和两个肉包子,让大牛自己要什么就点。大牛有些不好意思地要了五个粗粮馒头,一屉包子,外加一碗粥。

    见林绾烟并未说什么,而是直接拿出银子付钱,大牛这才放心地寻了个宽敞的位置坐下。

    “公子哥,早上我多吃些,中午赶路就可以不吃了,早些到旭阳城好寻个便宜的客栈。”大牛边往嘴里塞馒头边说道。他很怕林绾烟嫌自己吃得多,另外寻人赶马车。

    “没事,肚子总要填饱的。”林绾烟并不在意钱,这吃一顿早饭她给了一粒碎银子还找回了一大串铜板,这三千两怎么也得用好久吧。

    大牛高兴地点了点头,老爹真是给自己寻了个好活计,这个公子哥还真好说话。

    出城门前,大牛管林绾烟要传信,一开始她还不知道传信是什么东西,想了想应该是萧禹文准备的包袱里那个木牌子,这大概就是古时候的身份证吧。

    林绾烟也不知道萧禹文给她弄的是什么身份,反正大牛看了之后一脸地敬畏,话都不敢多说一句。顺利出了城门后,才恭恭敬敬地把木质传信递还给她。

    木质传信上都是些符号数字,林绾烟也真的没看懂,想来萧禹文应该是给她弄了个比普通老百姓要好使点的身份,但是又不至于太招摇,这厮办事总是让人很放心。

    从锦城往旭阳城要过两个城,一路都是官道,中间有三个驿站。林绾烟选择了在中间那个驿站用午膳,马也可以饮水吃食稍作休息。

    午膳林绾烟还是让大牛点菜,她早上已经看出来大牛能吃,怕自己点的不够,他吃不饱。结果,大牛就点了两个素菜,米饭倒要了很多。

    林绾烟还是看不下去,便又加了两个荤菜。大牛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在林绾烟停了筷子确定不吃了以后,把桌上的饭菜都吃得干干净净。

    驿站的吃食都比较贵,这是付钱的时候林绾烟才感受到了,这一顿午膳花了两粒碎银子。因为林绾烟还是分不清一两、二两银子,也不知道一两银子等于多少个铜板,所以只有别人说是多少个铜板或者多少文钱的时候,她才会数铜板付钱,其他时候都是给碎银子,这一来二去,包袱里的铜板便多了起来。

    于是,进了旭阳城以后,林绾烟便让大牛将马车停在僻静的地方,将他叫进了马车。

    “大牛,你看我这里的钱够住客栈了吗?”林绾烟从荷包里倒出一堆铜板。

    大牛一个一个地清点着铜板,林绾烟看着他数,也在心里默默地记数。

    “公子哥,这里有一两三十二文钱,足够了,在我们锦城,住大通间的话一晚只要二十个铜板。夜里我就住马车里,还可以给公子哥省下一些银两。”大牛知道中午吃饭花了不少银两,饭菜基本上都是自己吃的,生怕林绾烟不要他。

    “没事,待找到客栈我便回家找我哥哥再凑些银两,这里去东陵还远着呢。”林绾烟见把大牛吓到了,心里还过意不去。她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一两银子是兑一千个铜板,她包里最小粒的碎银子应该相当于五百个铜板。

    大牛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他出门可才带了五十个铜板,昨日林绾烟给的定金都在他老爹那里,要是只到旭阳城,他还得还给林绾烟几百个铜板呢。

    后面大牛一直寻到第五个客栈,林绾烟才稍微满意一点,她真的很想说不必替自己省钱,住得太破旧的客栈她还没安全感,可还是没有说出口。

    等到安顿下来,天也快黑了。晚膳林绾烟也就在客栈要了些饭菜,她没敢让大牛点菜了,自己点了两荤两素一汤,又给雪球儿要了一碗肉糜粥。

    她自己先吃完就端着雪球儿的粥回房了,大牛一定会将剩下的饭菜消灭掉的,林绾烟一点都不担心会浪费。

    夜里旭阳城倒是比锦城要热闹些,也可能是客栈就处在夜市的那条街。给雪球儿吃了些粥,林绾烟就准备到街上去逛逛,这么早她真的睡不着,而且也跟大牛扯了谎说自己要回家拿钱,不出门好像还圆不了谎。

    林绾烟还是将雪球儿装进包袱里背着出门,只是包袱里除了些银两就没什么东西了。

    旭阳城的夜市不如在南栎城萧禹文带她去的那般热闹,因着夜市巷子短,路也窄,走在路上却也时不时会有人一不小心撞了上来。

    林绾烟又看到有卖冰糖葫芦的,不禁想起那次和萧禹文逛夜市,刚买了冰糖葫芦就遇上了杨承阅几个,萧禹文还让杨慕晴叫自己嫂嫂,那丫头还真就听话得一个晚上都“嫂嫂”“嫂嫂”地叫,叫得自己脸都红了。

    这里的冰糖葫芦并没有插上颜色各异的角旗,可看着一个个红彤彤的山楂果还是很诱人,林绾烟掏出碎银子便买了一串。

    边走边咬了一口,好酸啊,林绾烟想吐出来又觉得太没素质,只得站在那里,小口小口地咀嚼,缓一缓那股酸劲儿。

    终于把那口山楂果吞了下去,她感觉整口牙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傻傻地站在那里哈着气儿。

    瞬的,林绾烟感觉自己被撞了一下,手里的冰糖葫芦掉在了地上,肩上的包袱也被人抢了去。待她回过神了,就见有个人飞一般地往前面的人群里跑去。

    林绾烟一个箭步就追了上去,包袱里有些银两是没错,但都是些碎银子,关键是雪球儿还在包袱里呢。

    奈何路上的人多,林绾烟纵使有轻功也施展不开来,又没好意思喊捉贼,只能一路寻着往前追,可追出了巷子就是几条通往别人宅子的小道,路上没人还不说,连盏灯笼都没有。

    林绾烟无助地在路口蹲了下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雪球儿可是自己的通灵护体,这弄丢了会出什么事吗?

    “主子!”灵狐等了半天没见萧禹文下命令,便有些着急了,这抢包贼还没走远,现在追肯定能追上。

    “真是笨得很!”萧禹文没好气地骂了句。这么容易就被抢了包袱,还追不上,就这点能耐还跟自己横着来。

    “主子,追不追?”灵狐还是第一次听萧禹文如此嫌弃林绾烟。他没想到林绾烟会进旭阳城,跟到她下榻的客栈后,便去寻了萧禹文。萧禹文也很意外,便想来瞧瞧她。

    “你也变笨了吗?”萧禹文瞪了灵狐一眼。

    灵狐闻言一个箭步便不见了人影。

    蹲了一会儿,林绾烟便觉得脚有些麻了,站起了身,无望地盯着黑黢黢的几条路。真是出师不利啊,才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自己还不知道雪球儿到底有什么用,就把它弄丢了。说不好还会惹上什么灾祸,这可是灵山的东西啊。

    正出着神,却听到巷子里好像有什么声音。林绾烟一个激灵,竖起了耳朵,大致分辨了方向便飞快地往一条小路奔去。

    等到她追到巷子尾,却一个人都没看到,但是黑暗中隐约看见地上有个包袱。林绾烟飞奔过去打开包袱,里面的银两好像并未减少,可是雪球儿却不见了!

    林绾烟一个无力就瘫坐在地上,难道抢包袱的人本来就是冲着雪球儿来的?难道自己秋卫的身份被人识破了?他们将雪球儿抢去又是要做什么?说到底这抢包袱的会是什么人?

    想过个简单平静的生活怎就那么难?林绾烟一阵心酸,从来不迷信的她开始怀疑,难道自己上辈子真的是作恶多端,老天才要如此折磨自己?

    自从穿越回到这里,没朋友,没自由,对于这个穿越的身份还要藏着掖着。生活也呈现两个极端,要么就是跟被囚禁了样每天无所事事,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何在,要么就是成天被人四处追杀,惶惶不可终日。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林绾烟低声抽泣了起来,越哭越觉得委屈,越哭声音也越大,脸颊上挂满了来不及擦掉的泪水。

    “哭什么?起来!”萧禹文远远地看了很久,终于还是没忍住。

    第一次见林绾烟哭,是在寒月山上,她刚刚醒来的那夜。那时她也是哭得跟现在这般伤心,那时萧禹文见她哭,莫名地心疼,现在见她哭,更是心疼。只是,除了心疼还有些怨气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