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七 女人哄哄就好了
    老年男子一听,这可是难得的好活计啊,这里去东陵起码也是一个半月,可得赚不少银子。“人肯定还是能找到的,只是这去东陵太远了,送公子哥回去,这回来还得不少旅费呢,恐怕钱给少了没人愿意啊。”

    林绾烟一听,这就是有戏呗,就是钱的问题了。虽然钱对于林绾烟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她还是装出一副囊中羞涩的模样,“不知道要多少银两?老人家你看我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出门也是勒紧裤腰带,多了还真拿不出来。”

    老年男子早就打量过林绾烟了,他这身衣服虽然干干净净,看起来也是新的,但不过是青布衣,确实不值几个钱。再看他单薄瘦弱的身板,连说话都细声细气的,说不好还是个药罐子。多的钱也肯定是拿不出来的,就算有,也舍不得。

    “公子哥,多的我不敢说,但要是少了二十两银子怕是没人会接这个活计。”做生意就是讨价还价,他也就开了个价而已。这管吃管住,还能赚个二十两银子,睡着都能笑醒,这得是多少碗馄饨啊!

    “二十两?”林绾烟一脸不可思议,这个,会不会太便宜了点,她都没好意思还价了。她想着最少也得要个百八十两的,不然萧禹文给她准备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老年男子见林绾烟这般表情,也觉得自己要价狠了点。这赶一天马车也就三十个铜板,来回一趟东陵算七十天,一共也不到二两多银子。再加上回来要花自己的旅费,好吃好喝顶多花个十两银子,这可还剩了近八两的银子啊。

    “公子哥不要嫌贵,现在外面就是这个价。不过,看公子哥也是忠厚之人,我家大儿子这些日子地里才收成完,也没什么事,公子哥要看得上,我就不要二十两了,你给个十九两,路上让他吃饱饭就成。”

    “这……”少给一两,林绾烟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公子哥,真的不能再少了,这跑一个东陵来回少说得两个半个月,这两个半个月得耽误多少活儿?”其实秋收完了,入了冬根本想寻活计都没有门路。锦城虽然冬天不下雪,可还是冷的。

    “那,老人家能不能让我先瞧瞧你儿子?”林绾烟怕再说下去变成只要十八两,那就罪过了,自己根本就不差这二两银子,若给了这家人说不定人家的生活会好过很多。

    “好好好!”老年男子一听这可不就是成了,笑得合不拢嘴。“老婆子你快把这公子哥的馄饨端来,我回去唤大牛来。”

    老婆婆兴高采烈地端上馄饨,像看财神爷一般盯着林绾烟看,这伙计要成了,家里不仅可以过个好年,连给二儿子娶媳妇的聘礼都有了。

    林绾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看了看馄饨,一个个饱满诱人,面上还撒了葱段。可这大碗也太大了吧,这五个铜板也太值了。

    馄饨还没吃几个,就见那老年男子领了个壮实黝黑的汉子出来。

    “公子哥,这就是我的大儿子大牛,平日里地里的活都是他干,身子骨结实得很,路上什么肩扛手提的活交给他保准踏踏实实。”就是每顿吃得有点多,这个他不好意思说出口。

    林绾烟打量着一脸憨笑的大牛,不高,但是很结实,穿得一身半旧的粗布衣裳,上面还隐约看得到洗手后往衣服上揩出来的手掌印,看起来确实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

    “去东陵的路途遥远,夜里我会进城寻客栈休息,白天吃饭可能就只有在路边的驿站了,这个没问题吧?”林绾烟对大牛还是满意的。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有饭吃就成!”大牛笑着说道,赶马车比下地轻松多了,饿得也不那么快,而且再怎么说能吃个半饱他就满足了。

    “那就好。你收拾一下东西,明日一早到前面的喜田客栈来等我。”林绾烟说着从包袱里摸出了两粒碎银子,递给老年男子。“我今天出门就带了这么点银两,就当是先付一部分雇佣金,后面的到了旭阳城我再给。”

    “好好好!没问题,我们信得过公子哥!大牛快回去收拾包袱,明日早点起来,可别误了公子哥的事!”老年男子高高兴兴地接过银子,这公子哥也太耿直了,一般都是只付几个铜板的定金。

    大牛闻言转身就往回走,他得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媳妇,有了这个钱,媳妇就不用大冬天还去帮别人浆洗衣裳了。

    林绾烟虽然很努力地吃,可馄饨还是剩了一半,她正想走,雪球儿却“喵喵”叫了起来。

    “差点忘了你这个小家伙了!”林绾烟夹起一个馄饨,哈了又哈,放在嘴里尝了点,感觉不烫了,才放在手里,递到雪球儿面前。“将就吃吧,我也不知道这里可以买什么给你吃。”

    雪球儿像是真的饿坏了般,很快就将一个馄饨吃完了。林绾烟见它吃得高兴,又重新给它吹冷了一个。雪球儿一口气吃了三个,就不吃了。

    拿出手绢将手擦干净,林绾烟就准备走了。老年夫妇好一阵相送,林绾烟不好意思地慢慢走远。她知道可能收自己十九两银子也比市场行情贵多了,不过好歹自己心里舒坦,人家态度很热情啊。

    林绾烟又在街上买了十几个白面馒头、一袋烘干的芝麻饼和一些水果。馒头她确实不喜欢吃,可不得背一点嘛,遇到什么情况吃不上饭的时候,好歹能垫个肚子。

    其他林绾烟也想不到要买什么了,这里又不像现代,有个超市什么的,逛一圈想买不想买的都能选一堆,而且这个年代能买到的吃食真的很有限,锦城毕竟不如南栎城繁华。

    对锦城不熟,也不知道哪里有好逛的去处,买了东西,林绾烟就回客栈了。原本出门是一个包袱,回到客栈的时候就变成了两个。

    回了房间,林绾烟将门闩上,把雪球儿放在床上,自己合衣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这出门在外的,最怕夜里遭贼,她想着白天多睡会儿,晚上能警醒些。

    可别还没开始走,这盘缠就弄丢了,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不是没想过萧禹文会暗中派人跟着自己,但只要他的人不出现,她就可以当做不知情。

    反正是他自己答应过了的,堂堂瑾王不可能出尔反尔吧,只是这次他能这么爽快,还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躺在床上,林绾烟又想,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么些日子都是萧禹文在变着花样讨好她,总是这样也会厌烦的。

    而且身体他也得到了,几次过后不同的姿势他也尝试了,做那事不就那个感觉嘛,换个人也是一样。不,应该是换个人能有不一样的感觉,男人都喜欢尝新鲜,喜新厌旧不是很正常吗?

    再者,相处越久,林绾烟越觉得萧禹文并不是自己原本以为的那样,对权势很淡薄。不然盐铁两大赋税命脉他干嘛要去管?

    他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好像在准备着什么,这样一个有长远谋划的人,必然不会在男女之情上耗费太多精力。

    他会娶妻会纳妾都是政治上的需要,这些宫廷剧里没少演。历史上,哪怕是现代,也是一样的。这样一分析完,林绾烟觉得萧禹文后面肯定是不会再纠缠自己了。而且自己也不会让他纠缠,志不同不相为谋。

    如果萧禹文知道林绾烟心里是这样想的,肯定会气疯。

    送林绾烟来的灵异卫一路留下记号,慢慢跟在后面的萧禹文下山后并没有直接出城,而是带着灵狐一路跟着。

    两人到客栈的时候,恰好林绾烟背着包袱从楼上下来。于是他们就跟了一路,远远看着林绾烟给雪球儿喂馄饨,萧禹文心里一阵吃醋,自己在她心里真的连一只捡来的小猫都不如。

    起码她走的时候还带上了雪球儿,还细心地给它喂食,而对自己呢,临走前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 自己就真的没有一点值得她留恋吗?

    “你留下一同保护夫人。”目送着林绾烟进了客栈,萧禹文淡淡地对灵狐说了句。

    在这之前,萧禹文并没有准备让灵狐留下,倒是安排了其他二十四灵异。可看着林绾烟一路买东西、付钱的模样,根本就是从来没有单独出过门的,他心里的担心又多了几分。

    灵狐是二十四灵异里武艺最高强,经验最丰富的。萧禹文给他的权力也最大,在灵夜宫,灵狐是除了李木川以外唯一可以先斩后奏自由调遣灵异卫的人。只有把灵狐留在林绾烟身边,萧禹文才能放心一点。

    “主子……”灵狐这几天都跟在萧禹文身边,他的心情变化都是看在眼里的。“女人哄哄就好了,主子就跟夫人说几句好听的,把夫人接回来吧。”

    萧禹文瞪了灵狐一眼,“看样子是该给你们几个许亲了。”

    灵狐低下了头,“主子恕罪!”

    “夫人少了一根汗毛我饶不了你们!”萧禹文知道二十四灵异是关心自己,他也真的没有把他们当下人。可林绾烟是同一般女人样哄哄就能好的吗?如果是,可能他还没那么稀罕她了。

    “是!”灵狐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