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六 由她去
    林绾烟点点头便进去了。她估摸着再有两日这身子就该干净了,想着去收拾些行李,可想一想确实没什么好收拾的,她现在吃的穿的用的都是萧禹文的,这些自然她都不该带走。

    属于她自己的就只有那把瑶琴和雪球儿。她将雪球儿放回窝里,从袖口取出了萧禹文的玉佩,腾了个首饰盒出来,将玉佩放进去,和那些首饰一起放在梳妆台。这下总算是物归原主了。

    因为知道自己可以走了,剩下的两日林绾烟心情都很好。灵沐给她的地图很详尽,不仅有三国的城池,官道上的驿站,连每个城池的大小、人口、盛产物料都有介绍。

    林绾烟知道从锦城回东陵首都贡城,要一路往北经过十几座大神越的城池,最后到达两国的边境。到了东陵境内,还要一路往西南经七八座东陵的城池,才能抵达。

    这样算下来,起码要一个月才能回到贡城。而且据地图上标注,从锦城一路向北,就越来越人烟稀少,环境也会越来越冷。进了东陵往贡城去,却越来越暖和。

    这秋天已经过了一半了,得赶紧走出大神越才是。明明路途遥远,林绾烟却沉浸在重获新生的喜悦中,没有一丝担忧。

    她自认为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找灵沐要了几套男子的粗布衣裳,让铃兰几个按着自己的尺寸改好。让准备的马车是陈旧不起眼的,除了佩剑,还备了匕首。

    林绾烟准备到了锦城就寻个老实巴交的人给自己赶马车,反正就是每天赶路而已,自己也不是吃不了苦的人。一路低调谨慎些就是了。

    第三日一早,林绾烟就让铃兰几个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行李搬上马车。她的东西不多,找灵异卫要来的佩剑、瑶琴、雪球儿和它的窝、一包袱改好的换洗衣裳,匕首依旧藏在靴子里。

    “夫人,用过早膳再走吧。”灵沐说道。林绾烟只要了一个人帮她驾马车到锦城,其他什么人都不让跟。

    “今日要赶路,我到锦城再吃。”林绾烟计划今日在锦城歇息一晚,备干粮和找人驾马车都需要时间,明日一早出发,就可以在天黑之前到旭阳城。

    灵沐也没再挽留,招了招手,一个背了个鼓囊囊包袱的灵异卫便走了出来。“那我送送夫人吧。”

    “不用给我带那么多东西,我只要些银两就是了。”林绾烟示意那个灵异卫将包袱取下。

    “夫人……”灵沐一脸为难,主子吩咐的事他不敢不照办。

    林绾烟没有说话,自顾自打开了包袱,里面除了一叠银票一袋沉沉的碎银子,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进出城会用到的木质传信、面纱、试毒银针、匕首、行军水壶、火折子,诸多的瓷瓶。当翻到月事带的时候,林绾烟的脸“刷”就红了。

    她还是故作镇定地拿起那些不同颜色的瓷瓶瞧了瞧,有金创药、百毒清、风寒散、止痛散,另外数量最多的就是标注着每日用膳后服用的药,并没有写药名。

    翻完了,林绾烟竟感觉每一样都可能会用到,还真不知道该将哪一样拿出来。

    “代我谢过三爷。”林绾烟淡淡说了句,示意那个灵异卫将包袱收起。

    “夫人……”灵沐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林绾烟边说边往外走。

    “夫人万事小心。”灵沐从牙缝里挤出六个字。他本来想说,主子昨夜赶回来了,此时正在偏房。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我会的。”林绾烟浅浅笑了一下。虽然跟二十四灵异未有过多的接触,但是知道他们只是表面看起来冰冷,其实心是热的。

    灵沐目送着林绾烟的马车离开,便转身回了偏房,却未见到萧禹文,走到主卧才发现门是开着的。

    “主子!”灵沐在门口唤了一声。

    “走了?”萧禹文冰冷的声音传来。

    “刚刚走。”灵沐见萧禹文慢慢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隐约瞥到他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

    “备马。”萧禹文丢出了两个字。

    “是!”灵沐心里莫名地浮起一丝喜悦,有些后悔刚刚没跟夫人说主子回来了,不然这会儿主子就不用去追了。

    “去旭阳城。”萧禹文将手里的玉佩收回怀中,这是林绾烟第二次将玉佩还给他。

    本来这两日他已经后悔了,否则也不会知道她今日要走就连夜赶回来。可看到房里一切如旧,自己给她准备的衣裳首饰,她一件都没要,还将玉佩还给自己,他的心就冷下来了。

    “主子……”灵沐自知会错意了,可明明从主子的眼神里看到了矛盾挣扎。“夫人还未走远,要不属下去追回来?”

    “由她去。”萧禹文冷冷说了句。要追他肯定自己去追了,只是,人能回来,心已远。林绾烟是匹骏马,可她的草原不是自己。

    林绾烟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开始重新整理两个包袱。需要随身携带的放在一个包袱里,其他的就放另一个包袱。

    之前一直自嘲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这会儿有一大叠银票,一大袋银子,倒成了麻烦事。都说财不外露,可自己身上也藏不了那么多啊。

    想来想去,便将银票分散放在不同的地方,靴子里塞点,袖口里放点,换洗的衣服里藏点。碎银子也是分成好几份放在不同地方。

    她对这些银两没什么概念,但银票她是会看的,有壹佰两、贰佰两、伍佰两、壹仟两,加起来有三千两之多。林绾烟不禁在心里感慨萧禹文的大方,现在她也算个小富婆了。哪怕在现代也算。

    若说心细、体贴,林绾烟觉得再没人比得过萧禹文了,光看他让人准备的这么多东西就知道。

    可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有缘无分,林绾烟觉得他和萧禹文就是这样。虽然自己以身相许了,但终究欠他的还是太多。这辈子怕是还不清了,林绾烟只能想下辈子好好报答他吧,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随行的灵异卫将林绾烟送到锦城比较大的一间客栈就告辞了,林绾烟抓了一把银子让他自己去寻地方用早膳。灵异卫哪里敢要,转身就跑得没影儿了。

    林绾烟无奈,只有自己背了个包袱进了客栈。小二见她一身很普通的粗布衣裳,门口的马车也破破烂烂,只道是个瘦弱的穷书生,一脸的不待见。

    掌柜的上下打量着林绾烟,询问了一番,就说一两银子住一个单间,马车也可以牵到后院。林绾烟磨磨蹭蹭地从包袱里摸出一粒碎银子放在柜台上,见掌柜的一脸鄙夷,就知道肯定是不够,又摸了一粒出来。

    这时掌柜的才一把抓起两粒银子,又甩了一串铜板给林绾烟,招来小二领她上楼。

    林绾烟将找回的铜板塞回包袱,心里憋屈得很。特么的,老娘身价三千两+,不过认不到银子而已,要用这种眼神吗?信不信取张银票换成银子砸死你!

    找到自己的房间,林绾烟又跟着小二来到客栈的后院,一趟一趟地将马车里的东西搬到房里。回到房间,雪球儿就开始“喵喵”地叫。

    “饿了么?”林绾烟一把将雪球儿从窝里抱起,这小家伙也不怎么吃东西,谁知道是不是饿了。但她自己饿了是真的。“带你去街上看看有什么吃的,往后你的日子可没在别苑那么安逸了。”

    林绾烟将雪球儿放进包袱里包着,只留出一个脑袋,将包袱挎上就下了楼。出了客栈的门,她就在街上瞎逛着。

    这里的街道倒是干净,但是远没有南栎城热闹,来往的人和马车也很少各种铺子里进出的人打扮都很普通。

    大的酒楼也是有的,但是林绾烟自知这身打扮进去是不合适的,再说人家也肯定不待见。便在巷尾的一个馄饨摊上坐了下来。

    馄饨摊很冷清,摊主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见来了客人很是热情地倒来一杯茶水。

    “公子哥,要大碗还是小碗?”老年男子笑着问道。

    “大碗、小碗分别是多少钱?”林绾烟完全没有概念。

    “大碗的五个铜板,小碗的三个铜板。”老年男子笑着说道。

    我去,那么便宜,刚刚从客栈里找回来有三十个铜板呢。林绾烟瞬间觉得一定是被那掌柜的宰了,一两银子就住一个破单间!关键是服务态度还很差。

    “那大碗的吧。”林绾烟将包袱放在腿上,伸手摸出六个铜板递给老年男子。“老伯另外一个铜板你收着,我想跟你打听点事。”

    老年男子高兴地接过铜板,一边招呼着自己的妻子煮馄饨,一边笑着说道:“公子哥你尽管问,我在这里摆了十几年的摊了,这大大小小的事都知道一些。”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给我赶马车的老伯生病了,我急着回家,就想寻个老实安分的人帮我赶马车。”林绾烟浅笑着说道。这些普通百姓总要比那些滑头的生意人要靠谱点。

    “这个不难,就是不知公子哥家在何处?这赶马车都是按日给钱,还要包吃住人家才愿意。”赶马车不算什么脏活累活,有吃有住还能得钱,是乡下人抢着要找的活计。

    “我家在旭阳城,但也就回去一日,便要去寻我父亲,他远在东陵。若老人家找的人愿意去东陵,我便一直雇着,若是觉得远了,到旭阳城也可以。”林绾烟不知道行情,只是路途确实太远了,中途换几个人恐怕也是情理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