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四 我便是规矩
    于是,去往锦城的这一路,两人便不时地就密函里提到的事讨论。

    林绾烟发现,这一路萧禹文说的话比自己多多了。因为她看待一件事情,多数凭经验和直觉,包括给出的处理意见也是,非要她说出个所以然来,她还真说不出来。

    但是萧禹文不一样,他擅长做各方面的详细分析和周全布局,各种权衡利弊后才会最终敲定方案。

    他是理性的,而且也必定是饱读诗书,才能经常恰到好处地引经据典,来佐证自己的论点。

    而对于萧禹文来说,林绾烟无异于半路上捡到的一块宝。她是聪明的,也是直率的,对于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若对方拿不出让她信服的论据,她断然是会坚定自己的立场。这一点,萧禹文觉得和自己很像。

    同时,比起李木川,林绾烟思维要开阔缜密些,比起杨承阅,她的想法又要不受拘束些。虽然并不是林绾烟所说的所有观点萧禹文都认同,但起码碰撞出了不少火花。

    过了正午,马车才停了下来。一路两人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也并不觉得时间过得慢。

    萧禹文依旧自己先下了马车,再将林绾烟抱了下来。

    “这里空气好好啊!”一下马车,林绾烟就感觉钻进鼻孔里的气息很清爽,隐隐的还有股花香。

    “绾绾若喜欢,一整个冬天都可以呆在这里。”锦城的别苑,每年冬天萧煜去狩猎时,会来住上一阵子。萧禹文在别苑住着,萧煜自然也会另外寻地方。

    “呆久了也会烦的好不好?就像被囚禁在这里了般。”林绾烟看了看四周,这应该就是在半山腰上建的一个庄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下次山都不容易,可怎么逃跑?

    “你这般喜新厌旧?”对于萧禹文来说,哪里都是一样。住一个月或者住半年,关系不大。

    “我这叫热爱生活!生命在于折腾,知道不?”林绾烟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萧禹文笑了笑,牵着林绾烟的手进了别苑大门。跟这丫头相处一日,自己不知得听到多少歪理邪说,偏偏好像还蛮有道理的。

    林绾烟一进门心里就在感慨,古代皇帝就是豪啊,这可不就是一座小皇宫嘛,所见之处无不雕龙画凤,彰显着皇家的奢华。

    别苑有多个小宫殿,最好的自然是往日萧煜来时住的那个。不过既然是自己父王住的,萧禹文肯定不会选。

    走了一圈,两人选了最南侧最小的那个宫殿。两人意见一致是因为这个宫殿风格最贴近自然,里面装饰也最为朴实不张扬。

    很快,灵异卫就将随行带来的东西搬了进来,厨子丫鬟在厨房里忙活午膳,其他灵异卫将萧禹文两人的东西搬进他们寝宫后,便各自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周围的环境已经不需要他们去视察了,昨日已经驻扎下了另一批灵异卫。

    林绾烟这才发现,萧禹文整理东西的速度比自己快多了。几箱东西,她还没怎么动手,萧禹文就已经归好位了,而且大多数都是给她备的东西——衣裳、胭脂水粉、各种首饰珠钗。

    “三爷,这些东西够我开几个铺子了!咱们能不能别这么奢侈?衣裳就算了,反正要穿。可平日我又不爱浓妆艳抹,对首饰也没什么兴趣,拿来真是浪费了。”林绾烟知道萧禹文对自己很舍得,可她真见不得这么浪费的。

    闻言,萧禹文一脸委屈,这又是他的错了?一般,女子收到这么多衣裳脂粉首饰,不是该高兴得不成样儿吗?为何自己还要挨顿教训?

    “都是从铺子里拿的,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多拿了些。你挑些喜欢的留着,其他的让他们带回去便是。”

    林绾烟还真就去仔细挑了些留在梳妆台,其他都收回箱子里。“嗯,就这些了,其他的可以带回去了。”

    萧禹文无语地看着她,这么一大箱东西,她就挑出了不到十件,这些可都是南栎城所能买到同品类里最好的东西,都入不了她眼?真的有种无法言喻的挫败感。

    用过午膳,萧禹文带林绾烟看了别苑里的温泉,叮嘱她避开用膳前后每日泡两次,每次最多一盏茶的时间。因为这里的温泉是天然形成,位置也比较隐蔽,还建议不着寸缕地泡。

    林绾烟伸手试了试泉水的温度,泡在里面应该会很舒适。不过对光着身子泡温泉有些不能接受,心里是认同他的说法的,毕竟这样身体可以吸收更多泉水里的矿物质,但是中国人天性比较保守的嘛。

    “呆会儿我去溪棠,入夜便能到。两日后才能回来,你要按时吃药。”萧禹文很想先陪她在这里住两日,到一个新的环境,总担心她不习惯。可溪棠的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我跟你一起去呗,夜里我一个人睡好怕。”怕倒不是真的怕,只是有些不习惯,不过没好意思说出口。而且一个人在这里真的会很无聊。

    萧禹文略带歉意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乖,就两日我便回来了。从这里去溪棠都是山路,马车都过不了,你现在的身子骑马太遭罪。”

    林绾烟便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她并感觉自己的身子很虚弱,不过比原来怕冷了些是真的。但也不想让萧禹文认为,自己有那么离不开他。不过两日而已,以前那么多没有他的日子不也过来了?

    将萧禹文一行十几人送走,林绾烟便回去逗雪球儿玩儿。这小东西可安静得太不正常,一天除了吃,就是躺在窝里睡觉,连叫唤都懒得。林绾烟跟它玩儿,它依旧没什么兴致,只顾着睡觉。

    无奈,她便将瑶琴摆上,自顾自弹了起来。令她不解的是,瑶琴声一响,雪球儿就从窝里爬了出来,一直往林绾烟身上蹭。林绾烟不耐烦,便只好将它放在腿间,这下雪球儿倒安静地睡着了。

    如今抚琴,林绾烟还是感觉脑袋疼,虽然不那么明显了,可弹完却有些疲乏。也没有其他去处,便躺在床上歇息了。

    一觉醒来,她便庆幸自己没有跟着萧禹文去溪棠。这若去了,那里全是男子,自己这月事来了,不说有多难为情,但不方便是肯定的。

    林绾烟唤来丫鬟让她们拿些月事用品来,几个丫鬟倒很麻利,不仅将东西拿来了,还顺手将被褥也换了。

    “瑾王妃,需要另外备一间房吗?”一个名叫铃兰的丫鬟轻声问道。

    “备房做什么?”林绾烟不解。

    “瑾王回来后……”铃兰不好继续往下说。

    女子的葵水被认为的邪恶、肮脏的象征,男子一般都很忌讳,认为会冲了自己的运势。一般女子来月事的那几日,不仅不会出门,有条件的夫妻还会分房睡。瑾王身份尊贵,这里房间又多,再收拾一间也不麻烦。

    林绾烟绞着脑子想了想,便明白了个大概。“那便备吧,夜里我睡那里便是。”

    这古代就是麻烦,来个月事,不仅月事条不好用,还有这些那些的破规矩。不过还没一个时辰,林绾烟就没心情抱怨了,肚子痛得她想躺在地上打滚。

    铃兰几个很快就在宫殿里又整理出了个偏房,没有原来的房间大,但床还是足够软。林绾烟躺上去就蜷缩在床上痛得直冒汗。

    见林绾烟一脸煞白头冒冷汗,可把几个丫鬟吓坏了,忙不迭地又是给她擦汗,又是给她备暖手炉,又去找同来的大夫开止痛药熬上。

    折腾了近一个时辰,林绾烟晚膳都没用,就径直睡去。铃兰几个更是轮流守在门外,一步不敢走远。

    第二日醒来,林绾烟羞红了脸,好好的被褥全被糟蹋了,真的是尴尬到不能再尴尬了。待她沐浴更衣完,被褥倒全部换下了,用完早膳,哪怕肚子还是有些疼,她也不再去床上躺着。

    这温泉是没法儿泡了,抱着雪球儿晒晒太阳还是可以的。林绾烟觉得自己如今已经提前过上退休生活了,可又在自嘲自己的不知足。

    生活和婚姻都是一座围城啊,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你所唾弃的生活,可能别人拼的头破血流还求而不得。

    就这么没精打采又无所事事地在别苑里过了两日,直到入夜萧禹文还是没有回来。林绾烟没忍住寻了个灵异卫来问,只道主子没有捎话回来。

    溪棠山,林绾烟是去过一次的,所以心里不免又升起了一些担心。拖着不舒坦的身子一直等到午夜都没等到萧禹文,也只能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去。

    天蒙蒙亮,萧禹文才回到别苑,来不及询问什么,便先去沐浴更衣。回到房间里没见林绾烟,他心里便升起一股莫名的火。

    转身出去问了灵异卫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去了偏房,瞧着她还好好地躺在那里,心里安心了些。可看着她蜷缩着个身子躺在床角,又不禁皱眉头。

    掀开被子,刚想将她抱起,林绾烟却微微睁开了眼。

    “回来了?”林绾烟翻身半睁着眼说道。

    “好些没?睡这里做什么?回房。”萧禹文不由分说就将她抱起。

    “别闹,你能守点规矩嘛?”林绾烟不依,可刚醒也没什么力气挣扎。

    “我便是规矩。”萧禹文不悦地看了她一眼,抬腿就往主卧走去。他只知道主卧的大床睡得会舒服些,旁的,他才没那么多忌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