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三 看密函
    也不知睡了多久,林绾烟被萧禹文唤醒。

    “到了?”林绾烟睡眼惺忪地问道。

    “早着呢。”萧禹文将毛毯收起叠好。

    “那不让我睡。”林绾烟依旧没睡饱。

    “懒猫!”萧禹文笑道。“用早膳。把衣服换了,这会儿外面暖和些了。”

    “麻不麻烦嘛,到了再换。”林绾烟主要是不想当着萧禹文的面换衣服。

    “不怕热了?”萧禹文依旧将衣裳递到林绾烟手里。“我下去等你。”

    “噢。”这还可以接受,林绾烟也不知道自己害羞什么劲儿,明明已经什么都被这厮看去了。

    萧禹文笑着就下了马车,站在一边候着。他也不知道林绾烟害羞什么,早上还不是自己帮她一件一件地穿衣裳?不过此时太阳已经出来了,再穿那么厚的衣裳,走几步她就该出汗的。

    林绾烟换上了另一套白色衣裙,是要感觉轻便了些。也不知萧禹文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么多衣裳,几日来就没穿过重样的,而且都很简洁大方,正合自己的喜好。

    才出了马车,萧禹文就一把将她抱了下来。

    “这是哪里?”林绾烟看了看四周,这就是一条僻静的巷子,此时马车正停在一个府邸门口。

    “用早膳的地方。”萧禹文笑着说道。这其实是图兰城内灵夜宫的一个据点,住的都是乔装打扮的灵异卫。

    “三爷果然是府苑遍天下。”哪怕萧禹文不说,林绾烟也猜到了,看来用狡兔三窟来形容都是太小瞧萧禹文了。

    萧禹文笑笑不说话。

    早膳是早就备好了的,林绾烟诧异的是哪怕在外面吃饭,这每顿一碗的药还是没能幸免。

    用过膳,萧禹文只说有事要办便走了。林绾烟也没多问,抱着雪球儿在府里瞎转。也没什么好转的,这些院子都一致的模样,从内到外都再朴实无华不过了,也就在花园里走走。

    约摸一炷香的时间,萧禹文就寻来了。林绾烟瞧着他脸色变了些,相处数日,她已经能从萧禹文细微的表情变化来判断他的心情。看起来他刚刚发过一通脾气。

    “干嘛去了?”林绾烟淡笑着将雪球儿放到他手里。

    “杀人。”萧禹文不悦地接过雪球儿,他本来想伸手去搂林绾烟的。

    林绾烟心里惊了一下,可脸色还是表现得很平静。“难怪煞气这么重!还气着呢?”

    萧禹文不说话了,刚刚是很气的,可听林绾烟这么一说,好像又没那么气了。

    溪棠的煅异卫里居然混进了百花宫的细作,前日逃出溪棠山,昨日在图兰城被灵异卫抓住,今日他绕道这里就是为了亲自审问。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而且这个细作居然已经潜伏了半年之久,幸亏只是个跑腿,不然泄露的秘密还会更多。对于这样的内奸,萧禹文就是再杀他几十遍也不解气。

    “好了好了,不气了哈,三爷都能将那人杀了,如何值得生气?”林绾烟说着就挽住了萧禹文的手臂,得赶紧将这厮哄好,不然池门失火容易殃及池鱼。

    萧禹文依旧没有说话地往回走,心里却好受多了。林绾烟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生气,不问为什么生气,而是直接安慰自己,知分寸而又懂进退。

    “我们在这歇一日呢还是去锦城?”林绾烟继续问道,凭她的经验,生气的人呢,只要让他开口说话,多半很快就会没事。

    “去锦城。”萧禹文语气比刚刚好多了。

    “锦城可有什么好玩的地儿?最关键的是东西好吃不?”林绾烟顺着问下去。

    “我们是去锦城的别苑,要逛得去城里。”萧禹文一听她关心的是玩的和吃的,就有些想笑。

    恐怕要让她失望了,别苑里原来的人他全都遣走了。厨子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丫鬟是从玥王府要来的,应该说一切都和在南栎城没什么两样,不过换了个地方吃饭睡觉罢了。

    “那得多无聊!”林绾烟叹起气来,这一日日就像在混吃等死,什么都没做,都快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在哪里了。

    “好好养着身子,我一得空就带你四处逛逛。”来锦城主要就是因为这里暖和,还有就是每日泡泡温泉,晒晒太阳,对林绾烟的身子好。

    “听三爷的意思,是要将我一个人丢在那别苑里自生自灭?”有空就去逛逛,这指不定什么时候才有空,昨天还听他跟杨承阅说今晚就要赶去溪棠。

    萧禹文听到“自生自灭”就笑了,这丫头说话用词就是那么让人猝不及防,只是他确实没办法天天陪在她身边。虽然来锦城是陪她调养身子,可灵夜宫的事他一件都丢不下。

    “我是要有几日不能陪你。若觉得无聊,我便写信回去同父王说,让蔓蔓过来陪你些日子,那丫头估计求之不得。”萧禹文淡笑道。

    “算了,算了,六公主闹腾起来我脑袋都大!”林绾烟第一次听萧禹文喊萧蔓雪的小名儿,这厮心里还是对这个妹妹有感情的呢。萧蔓雪肯定一听来这里就乐翻了,出了宫就可以撒丫子胡作非为。可她来了,不就多个人看着自己?还是别作茧自缚了。

    萧禹文笑了笑,确实也是,萧蔓雪闹起来能把天都捅个窟窿出来,到时自己还得跟在她屁股后面善后。

    林绾烟瞧着萧禹文不生气了,便暗自松了口气,也不想再说话了。这在别人手下讨生活就得看脸色,这个,嗯,也是没办法的。

    上了马车,灵狐又递了一叠密函进来,林绾烟瞟了一眼,红标还是不少,看来萧禹文是要忙一阵子了。

    马车开始走,萧禹文开始看密函,他将红标拿在手里,随手就将剩下的递给林绾烟。

    “那么大个地方放不下非要我拿着?”林绾烟不情愿地接过,这种秘密的信件她是不会看的。

    “没让你拿着,让你看。”萧禹文笑着说道。

    “算了,别想把我拉下水,看你一天气成那样,我可还想多活几年!”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没有太大兴致,而且自己看了又如何,还不得他拿主意,又不能帮他分担什么。

    “就不想知道你夫君是做什么的?”萧禹文调笑着。

    “好好说话!”林绾烟气得很,耍嘴皮子占便宜算什么英雄好汉。

    萧禹文只当是“夫君”二字让她害羞了,还是笑着。“你看看就当消磨时间,这会儿也睡不着,还远着呢。”

    林绾烟没有再拒绝,慢悠悠地看了起来。这些密函有些是简短的几句话,大意就是一切在计划之中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有些写满了大半张纸笺,多是阐述一个事件,而阐述都好像有固定的格式,人物时间地点证据和分析意见,多余的话一句没有,字里行间很客观,没什么个人的感*彩。

    边看着,林绾烟又将密函分成两类,一类就是一切正常的,或者过程中有些小麻烦但是据点自己有能力解决的。这些萧禹文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去看。

    另一类是出现了新的事情,需要给予命令的,或者执行过程中遇到大的阻力,目前尚能扛住,后续可能需要支援的。

    当林绾烟把分出来,需要萧禹文拿主意的密函,递给他的时候,萧禹文小吃了一惊,她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些。

    他放下自己手里的密函,先将林绾烟递过来的一一看过,又将林绾烟没递给他的也看了一遍,嘴角微微扬了扬。

    “你瞧瞧这封。”萧禹文递过一封红标的密函,将剩下的密函又整理了一番,那些林绾烟没有递给他的,便和他自己看过的放在一堆。

    林绾烟接过看了看,密函里说的是一个叫旭阳城的地方,有一批官盐被劫,官府出兵抓了盗匪。可在回去的路上那些人就全部暴毙身亡,像是早就知道自己会被抓,提前服了毒药。一时不仅官盐没找回,那些身亡盗匪的家属还天天去府衙里聚众喊冤闹事。

    “三爷连这个事都管?”林绾烟觉得萧禹文一天操的心怕不比萧煜少,密函里有对朝廷命官的暗中监视,有对某趟重要物品的护卫,还有对玄慕百花宫的关注,事情繁繁种种。如今连丢官盐都跟他有关系。

    “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宫闱服御、军饷、百官俸禄,皆仰给焉。盐铁都事关一国繁荣稳定,与此相关必然都是大事。”萧禹文淡淡说道。

    虽然他不参政议政,但并不代表他不懂或者不关心。这也是为什么每次萧煜同他讨论朝政上的事,他能说出自己看法的原因。

    林绾烟心里莫名对萧禹文升起敬佩,这厮做这么多事,不为钱不为权,是心系整个大神越,格局不可谓不大。

    “按照上面的分析,此事多半是蓄谋为之。干脆放长线钓大鱼,再运一批官盐,好好摸清底细。至于那些闹事的人,通通抓起来,总有嘴巴不严实的。若是早就服了药,应该家人也是收了安葬费的。”林绾烟说出了自己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

    萧禹文听完就笑了,没想到林绾烟一个弱女子处理这些事倒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笑什么笑?我说的不对?”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

    “可以一试。”萧禹文淡笑着说道。

    其实他的想法也差不多,不过不用那么费力再运一批官盐,而且再运一次那些人也不一定会上当。

    灵异卫会从毒药和他们的家人入手,打探消息是他们最擅长的事之一。他担心的是,会不会有朝廷命官是幕后的人,一旦利欲熏心,便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这些林绾烟肯定不了解,萧禹文觉得作为一个足不出户,不会去过问政事的公主,林绾烟能提出那样观点和做法,已经超乎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