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二 去锦城
    “父王今日来可有何事吩咐儿臣?”萧禹文开门见山地问道。他当然也知道萧煜来肯定不是为了看望林绾烟或者用晚膳。

    “文儿不进宫,朕便只有自己寻来了。”自从林绾烟失踪那日,萧禹文进宫找了萧煜,后面就再没联系过。期间的消息要么是袁绍特,要么是萧慎传给萧煜的。萧煜知道,自己要是不寻来,萧禹文更是不会主动进宫的。

    “父王有何事不妨直说,儿臣听着便是。”萧禹文不喜欢这些弯弯绕绕。

    他没有进宫,不过是因为萧煜的态度一直不明朗。这让他很不悦,自己的女人九死一生,虽然大内侍卫和禁军任自己差遣,此次也重创了百花宫,可还有些人却相安无事。

    “你母妃择日朕将重新接她回宫。”萧煜对萧禹文公事公办的冷淡毫无办法。

    “这是父王的事,与儿臣无关。”李卿卿终究是要回宫的,如今萧禹文已经是瑾王,自然没有自己的母妃还在宫外的道理。

    萧煜看了萧禹文一眼,“文儿还准备继续当夜魅?”

    萧禹文皱了皱眉头,这怕才是自己父王此次来的真正目的。“夜魅在瑾王之前,瑾王自然还是夜魅。”

    “不论你是夜魅,还是瑾王,你终究是朕的三皇子。”萧煜早就猜到萧禹文会是这个回答。

    萧禹文没有说话,他在揣摩着萧煜话里的意思。

    “去了锦城便好好陪绾烟公主将身子养好,定亲和成亲的吉日年前年后都有合适的,合着你们自己商量便是。”萧煜淡笑着说道。

    萧禹文点了点头,这个话他倒没什么意见,若要成亲,还是要萧煜一手操办的。

    “好了,旁的不说了,陪朕好好喝几杯。”萧煜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父子俩常常都是剑拔弩张,难得能如此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酒,自然要珍惜。

    酒过三巡,已过酉时。萧煜的醉意已经很明显,萧禹文看起来倒没什么事。袁绍特和杨承阅护着萧煜回宫,萧禹文将他们送出瑾王府大门后,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林绾烟回来后给雪球儿喂了些煮得很烂的肉糜粥,便将它放进小窝里,安顿在自己房间的角落。沐浴更衣完,见萧禹文还未回来,便去书房寻了本书躺在被窝里看。

    萧禹文怕她冷,每日夜里房内都备有火盆。不过最暖和的还是床上,也不知床上铺了几床被褥,反正坐上去就很暖和,盖的被褥很轻薄,却很暖。

    林绾烟想,被褥里大概是鸭绒啊或者其他什么材料。她就是不知道,自己是暖和了,同睡一张床的萧禹文会不会热得冒汗?

    听着门被推开,林绾烟想也不用想肯定是萧禹文回来了。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厮此刻杵在门口对着自己笑,可那笑怎么看都太不正常。笑得太灿烂了,看起来有点--傻。

    林绾烟将书放在一边,掀起被子就穿鞋向门口走去,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

    “醉了?”林绾烟伸手去扶萧禹文,他立刻就将大半个身子搭在林绾烟身上,对着她的脸蛋亲个不停。

    “绾绾……”萧禹文凑到林绾烟耳边哈着热气。

    “听着呢,说吧。”林绾烟把脸别开,将他往床上扶。

    “没事……”萧禹文轻咬着她的耳垂,身上的邪火冒了起来。

    “别闹!”林绾烟扭了扭头。“站好了!”

    见萧禹文听话地站好,林绾烟便开始帮他宽衣。“脑袋难受不?要不要让厨房做解酒汤?”

    萧禹文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她。

    “醉得都不会说话了?下回再这么喝就揍你!坐下,我给你脱鞋!”林绾烟没好气地瞪了萧禹文一眼,她还没照顾过喝醉酒的人呢。

    “躺好了,我去让厨房给你做解酒汤,再打些水来给你擦擦脸。”林绾烟将被褥盖在萧禹文身上,转身就想走,结果被他一把拉住。

    “怎么?喝醉了就变得这么黏人了?乖,我很快就回来。”林绾烟松开萧禹文的手就往外走去。

    萧禹文躺在床上笑了,他本来想告诉她,不用忙活了,自己根本没有醉,可被人在乎的感觉太好了,好得他想再装醉一会儿。

    果然,很快林绾烟就端了盆水回来,轻柔又仔细地帮萧禹文擦拭了脸、脖颈。刚刚脱衣服的时候感觉他后背好像汗湿了,又费力地给他翻身,将里衣也脱了。

    虽然此刻萧禹文光着上半身,可想着前几日他也是这般照顾自己,林绾烟一点都没有难为情,依旧细细地给他擦拭着身子。

    等她擦完了,重新将被褥盖在萧禹文身上,灵狐端着醒酒汤敲响了房门。虽然知道自己的主子没有喝醉,可夫人让做醒酒汤,他们还是做了。

    林绾烟艰难地将萧禹文扶起,可醒酒汤送到嘴边,他却一口都不喝。

    “张嘴!我这是潘金莲给武大郎灌毒药还是怎么了?你如此不知好歹,明日有你难受的!”林绾烟气得不行,这厮的嘴撬都撬不开。

    萧禹文憋笑快憋出内伤了,虽然实在不喜欢醒酒汤的味道,可还是张嘴喝了大半碗。然后就紧闭着嘴巴再也不张开,没醉喝那么多这玩意儿干嘛。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见实在是灌不下去了,也只能将碗放回桌子上,吹灭了灯,重新躺回床上,将被子盖好。

    萧禹文实在是装不下去了,一把就将林绾烟抱在怀里。

    “松点,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你喝醉了力气怎么这么大?”林绾烟不满地挣扎了几下。

    “绾绾。”萧禹文柔声唤道。

    “嗯?哪里不舒服吗?”林绾烟紧张地问,没照顾醉酒的人,确实没什么经验。

    “从锦城回来我们就成亲吧。”萧禹文说这话时一点都不像喝了酒。

    林绾烟没有吱声,醉话有什么好回应的。

    “好不好,嗯?”萧禹文说着又亲了亲她的脸蛋儿。

    “三爷醉了,快睡觉,别说话。”林绾烟淡淡说了句。

    “你为什么就不能痛痛快快地答应我?你可知道我在遇到你之前从未想过要成亲?你可知道此生除了你我谁都不想娶?”萧禹文借着酒意将平日里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都说了出来。

    林绾烟不知道说什么,酒后吐真言,大概他说的是真心话,可是自己不愿意有什么用。

    “我们成亲吧,嗯?”萧禹文再次柔声说道。

    “再说吧。”林绾烟不想再跟他硬着来,不然根本就没机会逃跑。

    萧禹文一个气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就开始粗暴地亲吻。林绾烟也不挣扎,反正挣扎也没什么用,现在自己住在瑾王府,还每日跟他同床共枕的,这会儿大喊大叫不是闹笑话吗?

    她知道他想做什么,不过是想证明自己多渴望得到她,此刻或者就想先征服她的身体。不得不说,几次过后,萧禹文的技术长进了许多,很快就将林绾烟挑逗得春心荡漾。

    只是这次他更像在发泄自己的不满,一改往日的温柔,而是疯狂地向林绾烟索取,全然不顾她的求饶,林绾烟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最后不仅林绾烟累得不想动弹,萧禹文也很快就沉沉睡去。

    翌日天未亮,萧禹文起身帮林绾烟穿衣时,发现她全身多处都是自己前一晚留下的印记,才觉得自己昨夜可能真的有些醉了,不然怎么能那么狠地折腾她,明明她的身子还没完全好。只是记忆里,两人都好像很满足。

    林绾烟眯着眼由着他给自己穿衣,这厮体力恢复得就是快,昨夜累得睡得雷打不动,今日还能起那么早。

    “把我的瑶琴带上,还有,雪球儿路上可能要吃东西。”林绾烟带着睡腔说道。

    “如今雪球儿都比我重要?”萧禹文有些不满,一早起来就是关心雪球儿。

    “你多大人了?不知道照顾自己?雪球儿还那么小。”林绾烟听出了他在吃醋,可跟一只猫有什么好争宠的?

    “都安排妥了。”萧禹文没好气地说了句。昨夜以为自己醉酒的时候照顾得不是挺好的嘛,今日怎就这般语气了?

    灵异卫起得比萧禹文还要早,所有东西早就准备妥当。待萧禹文和林绾烟出了院子,便直接上了去锦城的马车。

    林绾烟瞧着有三辆马车同行,还有数十个灵异卫骑马护在前后。只是灵异卫已经不是一身黑衣,只是着普通的便装。两人的马车也是精心布置过的,不仅宽敞,而且坐垫铺的都是厚厚的毛绒垫子。

    萧禹文在自己腿上铺了一条叠成方块的毛毯,示意她躺下继续睡觉。林绾烟反正也困着,二话不说,就将头放在他腿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闭眼了。萧禹文则又盖了一条毛毯在她身上。

    “三爷,你就不怕将我热死?”林绾烟很是不满,早上他分明已经给自己穿了比前几日更厚的衣裳,现在还要盖这么厚的毛毯在自己身上。

    “天还早,露水重,待暖和了取了便是。”萧禹文知道马车上暖和,自己倒特意穿了薄衣裳,每夜跟林绾烟睡一张床上,他都会热出汗,可又怕她冷。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便不想再说什么了,这厮的犟脾气,昨日她领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