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一 瑾王府的晚膳
    看着林绾烟听话地穿上自己准备的衣裳,萧禹文才满意地回书房继续处理密函。他想今日之内将密函全部处理完,不然带着去锦城也不方便,而且事情总不能一直拖着。也多亏林绾烟将密函分拣归类,处理起来快了不少。

    才坐下没多久,就感觉衣裳被什么东西挠了挠。扭头一看,是雪球儿,这小东西*静了,萧禹文一时都忘了有它的存在。

    “小懒猫睡醒了?”萧禹文一把将雪球儿抓过来放在自己的腿间。

    雪球儿“喵喵”叫了两声,像是回应他。

    “怎么?”萧禹文没有养过这些小动物,并不懂它们有什么习性。

    雪球儿又“喵喵”地叫了两声,扭动的它的小脑袋四处张望。

    萧禹文笑了起来,这才几个时辰,就知道寻自己的女主人了?“绾绾在楼下梳妆呢,雪球儿乖乖在这里等着。”

    雪球儿好似听懂了般,收回小脑袋,在萧禹文的衣裳上舔了又舔。

    “你是饿了么?”萧禹文有些嫌弃地将雪球儿抱着,不让它舔自己的衣裳。

    雪球儿没有发出声音,萧禹文也不知道它是不是饿了,也不知道它该吃什么。将它放回软塌上,取了张纸笺铺在软塌上,拿了一块杏仁糕掰成小块放在纸笺上。

    “饿了你先吃着,晚些时候让厨房给你备吃食。”萧禹文温柔地说道。

    雪球儿慢慢地朝纸笺靠近,闻了闻杏仁糕,还真就伸出舌头去舔食。

    “哈哈哈,看来不仅是只小懒猫,还是只小馋猫,和绾绾一般。”萧禹文笑了起来,见雪球儿不断地去舔杏仁糕,便扭头继续看密函。

    刚过申时,杨承阅就到了瑾王府。知道林绾烟在,他便没有直接去萧禹文的院子,而是在正厅候着。不一会儿,萧禹文就牵着林绾烟的手进来了。

    “三爷!绾烟公主!”杨承阅恭敬地行礼。

    “坐。”萧禹文淡淡说道。杨承阅常年在宫里,很多习惯都改不过来,原本两人之间无须如此多礼,跟李木川一般他就觉得挺好。可说了几次,杨承阅还是如此,他便也不想再说了。

    “皇上要来?”一进门,灵异卫就跟他说了此事,杨承阅心里有些忐忑。

    “父王来便来,无须拘谨。”萧禹文看了看杨承阅,明显感觉他有些紧张。

    杨承阅点了点头,既然萧禹文这么说,那便说明他心里是有主意的,自己听他的便是。“可是明日一早启程?六公主还闹着要来送行。”

    “要她送什么行?不过半日的路程。早些启程,安顿下来,明晚还要去溪棠瞧瞧。”萧禹文听到萧蔓雪要来送行,心里还是高兴的,这个妹妹倒是真心的。

    杨承阅想说什么,看了林绾烟一眼,便又没说了,只是点了点头。

    林绾烟也感觉自己在这里怕是影响他们谈话了,“我去瞧瞧他们都给雪球儿备了些什么吃食。”

    “嗯,去吧。”萧禹文很自然地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便起身往外走,真是一点都不顾及还有一个人在看着吗?

    还没走出大门,便听见一声“皇上驾到!”

    萧禹文和杨承阅便都起身出门迎接。

    “儿臣恭迎父王!”萧禹文率先给萧煜行礼。

    “小女绾烟给皇上请安!”林绾烟站在萧禹文身侧,脸上有些不自然。

    “微臣叩见皇上!”杨承阅恭敬地行礼。

    萧煜笑着看了三人一眼,“都免礼吧,这是在瑾王府,无须多礼。”

    三人便跟在萧煜身后往里面走去。

    “都坐吧!绾烟公主身子可好些了?”萧煜看了看林绾烟,今日她还是一身白,只是已经穿上了初冬的带领夹袄,身形还是凹凸有致,脸蛋看起来好似消瘦了些,淡施粉黛,脸色却还红润。

    “劳皇上挂念,并无大碍。”林绾烟浅笑道。从灵山回来后,倒真是没有人问及她消失数日是去了哪里,又为何人所救。哪怕是萧禹文也只是当她生了一场病,如今要好好调养。

    “那便好,有文儿操心着,朕也放心。”萧煜笑着看了萧禹文一眼。

    初见东陵公主,他便觉得只有萧禹文和她般配,还担心着他疾病缠身的身子和冷淡的性子,没想到是如今这个结果,说来倒也是很完满的。

    林绾烟只是笑,不知该如何应答。

    “杨总管在正好,袁统领此时正在玥王府,待会儿来了便有人陪他多喝两杯了,他难得回城呆这么长的时间。”萧煜看了杨承阅一眼,他打小是萧禹文的伴读,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也是可以想到的。

    “实属微臣的荣幸!”杨承阅谦卑地应道。能够格陪禁军统领喝酒的人不多,皇上钦点的就更少了,其中的深意怕是要慢慢体会。

    林绾烟全程就笑着听他们说朝廷里最近发生的不大不小的事。杨承阅说话一直都是比较谨慎,不露锋芒却也不藏自己的立场,言语注重措辞,听不出什么感*彩。萧禹文则喜欢一针见血,对事不对人,每每说出自己的看法时,都能见萧煜暗自点头。

    没过多久,袁绍特就从玥王府过来了。林绾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禁军统领,标准的一副武将气质,看起来跟萧煜差不多年纪,但身材要魁梧些,皮肤也要黝黑些。

    见了面还是各自恭敬地行礼问好,萧禹文仍是平日的那副冷淡模样,杨承阅眼里却了些对袁绍特的钦慕之情,却也不多话。

    因为是在瑾王府,萧煜也没在意那些规矩,五人还是同坐在一张桌子上用膳。瑾王府虽然没有丫鬟,但是灵异卫的伺候礼数却一点不比一般府里的丫鬟差,而且更会看脸色行事。

    虽然有萧煜和袁绍特在,萧禹文还是像往常一般先给林绾烟盛了一碗汤,然后夹菜,林绾烟如何给他使眼色都不管用。萧煜见了也只是默默地笑着,自己这个儿子,哪怕对宠爱他的皇祖母都不曾这般伺候过。

    除了林绾烟,其他四人都边吃菜边饮酒,哪怕林绾烟已经放慢了吃饭的速度,还是先吃饱了。

    “父王慢用,我将绾绾送回去歇息再回来。”萧禹文看了看林绾烟已经空了的碗,淡淡说了句,随后便起身。

    萧煜点了点头,林绾烟有些不好意思地同众人道别,比起在这里和几个大男人干坐着,她还是愿意回去逗雪球儿玩会儿,睡觉是不可能那么早的,这天才黑没多久。

    “瑾王和王妃的感情甚好,两人看着也真是般配。”袁绍特笑着说道。

    “朕以前也总想当是何等女子才能配得上文儿,这一见绾烟公主,朕觉得应该就是她了。不想他们倒是自己先结了缘。”萧煜也笑了起来。依着萧禹文的性子,若不是他心仪的女子,哪怕是指婚,他也是会抗拒的。

    “皇上福泽深厚,这瑾王和王妃的缘分呐,是老天早就安排好了的,不然怎会成就这千里姻缘呢?”袁绍特跟萧禹文接触得不多,可听闻了不少。特别是此次回南栎城知道他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灵夜宫夜魅,更是心生佩服。不想如此一个刚硬男子,却如此宠爱自己的准王妃。

    “哈哈哈!文儿成亲了,朕也算了了多年的一个心愿。”再没哪个皇儿的婚事让他这般费心了,别的皇儿从小通房丫头就没少过,到了年纪也知道听从安排纳妾娶妻。唯独萧禹文从不沾女色,萧煜还真怕他成了第二个玥亲王。

    “杨总管和瑾王一般大小?可曾许亲?”袁绍特看了看杨承阅,他对杨承阅的印象挺深,冷静又不多事,今日在瑾王府见到他倒有几分诧异。

    “未曾。”杨承阅颇有些不好意思。

    “杨将军长年在边关,府里的事也照顾不全,看来朕要多给你留意留意了。”萧煜笑着看了看杨承阅。萧禹文能如此信任的人自然差不到哪里去,而且这些年他这个大内侍卫总管也立了大大小小不少功劳。

    “皇上日理万机,微臣这点小事不敢劳皇上费心。”能得皇上指婚那是莫大的荣幸,杨承阅怕自己担待不起。他不过是家里的庶子,娶妻的事自然由母亲操心就够了。

    “杨总管少年有为,怕也只有皇上知道哪家千金才能有此福气。”袁绍特笑道,萧煜此言定是已有属意的女子了,袁绍特不过送个顺心人情给杨承阅。

    “袁统领过奖了!微臣只不过做好分内的事情,不辱皇上的信任!”杨承阅一贯的谦卑语气。

    “男儿当成家方能立业,你的终身大事,朕放在心上了!”萧煜笑着说道。

    “微臣先谢过皇上!”萧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杨承阅自知再婉言拒绝便是不识抬举了。

    “好好好!今日朕高兴,我们再喝一个!”萧煜笑着举起酒杯。

    待萧禹文回到席间,他们三人已经喝了数杯酒。一见他回来,萧煜就开玩笑说他先离席当罚酒,萧禹文倒也不推辞,连饮了三杯当赔罪。

    袁绍特是同萧煜一同出宫的,自然知道他今夜来瑾王府并不单单是为了饮酒。没一会儿,便称自己有些醉意了,让杨承阅陪着自己去瑾王府逛逛醒醒酒。杨承阅也是个明白人,很快席间便只剩萧煜父子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