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九十 雪球儿
    才用完午膳,灵狐就将那只猫装在一个小篮子里提了进来。

    “主子!夫人!已经给这小猫儿沐浴过了,这是给它准备的小窝。”灵狐将小篮子放下。

    林绾烟兴冲冲地起身,自己的通灵护体怎么会是毒物嘛。灵异卫办事就是靠谱,不仅将这猫洗得香喷喷的,这窝摸起来也又软又暖和的。

    “真是只小懒猫!”林绾烟白了那小猫儿一眼,此时这小家伙在里面睡得正香,逗它都懒得睁开眼睛。

    萧禹文好笑地看着她,只是只寻常的猫儿,他倒也不讨厌,以后自己不在的时候,好歹林绾烟有个伴儿。

    “快,求三爷给你赐个名儿!”林绾烟将小猫儿抱在手里,拿到萧禹文面前。这猫儿还真是小,不知道以后会长多大,如今捧在手里就像捧了团雪。

    “你不是说它像团雪球儿,那便叫雪球儿吧。”萧禹文笑着伸手摸了摸那猫儿。

    “好呗,你就叫雪球儿了,可得记住你自个儿的名儿啊,不然让三爷揍你!”林绾烟也笑了。

    “横竖好人都让你做了,揍它的事就交给我?”萧禹文瞪了她一眼。

    “那唱戏不得有人唱白脸有人唱黑脸?”林绾烟边说着边将雪球儿放回篮子里,这小懒猫只顾着睡觉了。

    萧禹文笑笑不说话,上午在玥王府听戏都不知道唱些什么,这会儿倒知道黑脸白脸。

    午膳后两人没有去散步,萧禹文又回到书房处理密函,林绾烟依旧躺在软塌上看书,只不过多了个雪球儿躺在她身侧。

    大概雪球儿是睡醒了,爬起来在软塌上四处走动,最后爬到林绾烟的肩上,还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脸蛋儿。

    “你这只小*!”林绾烟笑着别过脸。

    萧禹文闻言扭头看了一眼,雪球儿还凑上去要舔林绾烟,结果被他一把抓来,放到自己桌上。“胆敢再轻薄三爷的女人,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雪球儿好像听懂了般,扭头求救般向林绾烟“喵喵”地叫了两声。

    林绾烟笑着起身将雪球儿捧回软塌上,“知道三爷凶了吧?以后若不听话,少不了挨收拾!”

    萧禹文白了林绾烟一眼,这是要将自己一黑到底啊!同时又感觉这小东西分明是来争宠的。“丢回窝里去。”

    “别别别!雪球儿会很乖的对不对?来,好好躺着,呆会儿三爷生气了我也救不了你!”林绾烟赶紧将雪球挡在自己的长袖下面,雪球儿倒是很懂事般往林绾烟身上蹭,但是却不叫。

    萧禹文无奈地继续看手里的密函,只是嘴上说话,动手他还是不至于的。

    没一会儿,灵沐端了一盘点心进来,放下的时候又递了个眼神给萧禹文。

    “你爱吃的点心,少吃些,别贪嘴。”萧禹文将那装了杏仁糕和金丝酥的盘子放在林绾烟手边,又摆了双筷子在盘子边上,才起身跟灵沐走出了书房。他知道林绾烟看起书来是不想动的,原来见她躺着看书很不入眼,现在竟也由着她了。

    两人走到楼梯的拐角,灵沐才小声说道:“主子,适才宫里传了话来,皇上要来府里用晚膳。”

    萧禹文眉头微微一皱,本来今日杨承阅来用晚膳的,也算来送行,去了锦城要数月后才能见。而且他也不准备这个时候见自己的父王。

    “按照父王的口味备晚膳,取些好酒来。差人去玥王府寻几个丫鬟来给夫人梳妆。”萧禹文淡淡吩咐道。

    “六爷那里……”杨承阅和萧禹文的关系一直都是保密的。

    “无妨。”萧禹文说完就回了书房。

    见盘里的点心并未减少,萧禹文便坐下动手夹了块金丝酥递到林绾烟嘴里,林绾烟很自然地就开始咀嚼,眼睛都没离开书。

    “两只小懒猫!”萧禹文好笑地看了看林绾烟,又看了看蜷缩在林绾烟身侧睡觉的雪球儿。

    林绾烟举起手里的书就轻轻打了萧禹文一下,不过这躺着看书又躺着吃东西,被看了去确实不是很雅观。“忙完了吗?”

    “没。父王要过来用晚膳。”萧禹文顺手就将林绾烟的书收起来,放在边上。

    林绾烟一听,“噌”地从软塌上爬了起来,惹得雪球儿抱怨般地“喵”了一声。

    “怎么?”萧禹文将软塌上的点心端回桌子上,见林绾烟反应这么大,不禁好笑。

    “我可不得赶紧回府!要不丢人都要丢到皇上那里去了!”林绾烟坐到软塌边上想穿鞋走人。

    萧禹文淡笑着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堂堂瑾王妃如此待客?”

    “别瞎说!”林绾烟红了脸,未定亲就住进瑾王府,还与瑾王白天共处一室夜里同宿一床,这若被大神越皇帝知道了,可不是丢东陵国的脸?暗地里两人怎么胡闹没人知道,在明面上不得遮掩些。

    “父王知道你在瑾王府,也知道明日我们要去锦城,今日就是专程来看你的。”萧禹文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在担心什么。

    “天啊!这脸还往哪里搁……”林绾烟懊恼不已。

    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羞红的小脸蛋。他倒不甚在意这些,想来父王早猜到两人的关系了,不然按理在指婚前,宫里就会来几个年老的嬷嬷验明林绾烟的清白之身。

    林绾烟手臂上的守宫砂,自然在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后就会消失不见,若真按规矩来验明,难免多些流言。

    “下去换身衣裳,呆会儿玥王府的丫鬟会过来给你梳妆。”说着,萧禹文又是一个公主抱,将林绾烟抱起,往外走。

    林绾烟这才想起这几日自己的衣裳是萧禹文准备好的,发髻也是他帮忙梳的。今日他一早去了玥王府,自己便胡乱梳了最简单的样式,粉黛更是数日未施过。

    “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林绾烟小声地问道,感觉自己就是将现代的那股女汉子气息带来了。

    “胡说!”萧禹文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若她同其他女子一般每日只爱梳妆打扮,可能自己还会嫌她麻烦。

    “哎,三爷……”林绾烟是相信萧禹文没有嫌弃自己的邋遢的,只是不太明白,难道他就不怕自己给他丢脸吗?

    “嗯。”萧禹文轻声应道。

    “我说三爷你喜欢我什么呢?你瞧瞧我成天没点女孩子的样子,又懒,又不爱打扮,脾气又臭,还爱惹你生气。”林绾烟替萧禹文叹了一口气。

    萧禹文皱了皱眉头,她有她自己说得这么糟糕?不是挺有趣的嘛,冰雪聪明,伶牙俐齿,曲艺好,舞姿美,轻功好,还会阵法,棋艺也高超,说不定还有更多自己没发掘出来的好。

    “喜欢不是喜欢全部吗?非要我说喜欢哪一点,如何说得出来?”萧禹文淡淡说道。

    林绾烟嘴巴一瘪,这厮可真是撩妹高手,可惜自己不吃这一套。“三爷恐怕打小就有很多青梅竹马吧,哄女孩子的话一套一套的。”

    萧禹文瞪了她一眼,打小除了自己的几个妹妹和杨慕晴,他就没跟其他女子接触过,哪来青梅竹马?“胡言乱语!是你问我的,我心里如何想便如何说,哪里哄你了?”

    “得得得,承认了又不会少块肉,说没有我还不信呢。”林绾烟故意逗他,瞧他那冰冷模样怕也难有青梅竹马,可关心起人来,又不像是生手。嗯,就像被*过的。

    萧禹文气极,此时还真就想松手将她丢在地上,可又不忍心,便一个松手想吓唬吓唬她。

    “哎……”林绾烟一把将萧禹文的脖颈抱得紧紧的,见他又稳稳地将自己抱起,就明白过来他是生故意的。“三爷,你怎如此小心眼?”

    “诬陷我不需要受惩罚?”萧禹文见她将自己搂得紧紧的,很是满意。

    “好嘛,我不敢了啦!”林绾烟的手稍微松了点,如果是平地还没什么好怕的,顶多屁股遭殃,这可是下楼梯,只有这厮心那么大,这滚下去可不得骨折。

    萧禹文笑着亲了亲她的脸颊,看着她温顺的小模样心里很舒坦。

    “三爷觉得芝卫如何?”林绾烟突然想到在灵山上,芝卫每次说到夜魅好像有些说不出的不同。

    “何为如何?”萧禹文对芝卫没什么印象,最近一次听到,不过是自己生辰宴时,秦媛找茬儿说林绾烟瑶琴将她比下去了。

    “当然是全面评价,比如长得如何,人品如何,曲弹得如何。”林绾烟觉得自己这是给萧禹文出了道送命题,就是不知道他会选择用什么姿势倒下。

    “不相关的人,有何好评价。”萧禹文淡淡道。

    林绾烟眼睛都不眨地盯着萧禹文,他说这话时眼珠子都没动一下,并不像存心避而不谈。“三爷不认识芝卫?没听过她弹的曲儿?”

    “去过江月坊一次,听没听过曲儿不记得了。”萧禹文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林绾烟,他去江月坊自然不是为了听曲儿,所以芝卫和曲儿他都没印象。

    可林绾烟刚刚说青梅竹马,现在又提芝卫,这两者不仅不存在,而且八竿子打不着,他不知道林绾烟想问什么。

    “噢。”林绾烟随口应了声。看来是芝卫的单相思,但也再正常不过,像萧禹文这样的男人,光是容貌和身材就会让很多女子倾慕,更不用说身份、地位和能力。

    萧禹文没再说什么,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不爱言语的,只是认识林绾烟以后,每日说的话才多起来。

    倘使如此,他也不会想去刨根问底,非要弄清楚林绾烟为何会问在他看来莫名其妙的人。他是如何,便是如何,谣言总是很多,他只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