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九 三爷的威严
    萧禹文左手拿着纸鸢,右手牵着林绾烟的手就出了玥王府的门,往瑾王府走去。走着走着,林绾烟就笑了起来。

    “绾绾为何笑?”萧禹文一张懵逼脸。

    “那个……嗯,没什么。”林绾烟很想说现在两人这个画风好新奇,自己小时候去放风筝时,老爸就是这么一手拿风筝一手牵着自己。这厮要是知道自己想说的是这个,估计会被气疯。

    萧禹文才不相信没什么,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若不是想到什么,她何至于笑出声来。“快说!”

    林绾烟止住了笑容,“就是,三爷连放纸鸢都不会,往后你家少爷啊小姐啊想让你带他们放纸鸢,你怎么办?”

    这丫头是笑话自己?可自己的少爷小姐不是她的?萧禹文淡淡一笑,说道:“成,那这几日我们每日都一起学放纸鸢,以后若我不得空,他们便可以让你陪着放。”

    “……”林绾烟撇了撇嘴没说话,这才发现这厮又在嘴上占自己便宜。

    萧禹文见她被自己反将了一军,暗自偷笑。从小父王就没陪自己放过纸鸢,往后有小世子了,是得好好陪他玩玩。

    还未走到瑾王府门口,便见一个灵异卫蹲下身将一团白色毛茸茸的东西放在高高的门槛外,还作势驱赶。见两人走来便起身低头行礼。“主子!夫人!”

    “这是何物?”萧禹文看了看,是一只还在动的活物,不过两个巴掌大小,周身雪白,脑袋和身子都胖乎乎的,尾巴蜷缩在身子底下。看起来像猫,可此时趴在地上又不似猫般爱叫。

    “回主子,瞧着像只才足月的野猫,不知如何爬了进来,属下便想着将它送到外面来。”这猫还太小,几个大男人都不忍心伤害它。

    萧禹文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见林绾烟蹲下去将那猫抱在了手里,很稀罕的模样。“三爷,你瞧瞧这小东西好可爱啊,胖得像团雪球!”

    “放下!”萧禹文厉声说道。

    瑾王府高高的院墙,这么小的猫根本就爬不进来。花园都是修葺好的,也不会藏这些小东西。那肯定就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灵异卫能将它放生都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林绾烟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难道他不喜欢小动物?这自己寻来的猫,多半就是自己的通灵护体,不然这安静的巷子哪来的猫?“你这么凶做什么?别把这小东西吓坏了。”

    “你怎知道这东西是不是毒物?快放下!”萧禹文可不想再冒任何险。

    “三爷你这是杯弓蛇影,不过一个可爱的小猫罢了,怎么可能是什么毒物?”林绾烟对萧禹文的谨慎也是很无语。

    萧禹文见她没有放下的意思,便将手中的纸鸢递给一旁的灵异卫,伸手要从林绾烟手里将猫夺走。林绾烟一个转身就避开了,萧禹文生气地拿眼瞪她,这丫头现在是非要和自己对着干么?

    “三爷,你就行行好嘛!你瞧瞧这小东西多可怜,夜里那么冷,它若在外面,肯定就要被冻死了。而且它还那么小,就算不被冻死,也会被活活饿死的!”林绾烟语气柔和地说道。

    “你若可怜它,让人找个人家送了就是。”只要林绾烟一温柔下来,萧禹文就强硬不起来。

    “……”林绾烟真的服了。“可是我喜欢它啊,三爷你留下它好不好嘛,无聊的时候我还可以逗逗它呢,是不是?”

    “你喜欢,即刻让人去寻一只便是。”想要买一只猫根本就不是事儿,只要林绾烟喜欢,要只老虎他都能给找来。

    林绾烟气急,这厮怎么就这么犟呢!“去寻不得花时间,还不一定能寻到这般可爱的。三爷让人抱去仔细查看呗,若只是寻常走丢的猫,便让我养着。就像三爷救了大王那一窝狼崽子般,可能这小东西也是死里逃生呢!”

    萧禹文顿了顿,便从林绾烟手里将那只猫抱走,递给一旁的灵异卫。“按夫人的意思办。”

    “是!”灵异卫抱着猫便走了。

    林绾烟见自己的通灵护体寻来了,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一路笑脸盈盈地将萧禹文拉回院子。

    “好了好了,我不过爱心泛滥,这也值得三爷生气啊?”林绾烟见萧禹文一直冷着脸,便出言安抚他,以后这小东西可不也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讨生活?

    萧禹文没有说话,他生气不过因为她老是和自己硬着来,偏偏两人都是犟脾气。

    “三爷,我饿了。”林绾烟知道此刻自己只要献上一个吻,这厮保准就没事了,不过她现在可不想这么干。

    萧禹文看了她一眼,还是没说话。这还没到用午膳的时候呢,平时也没见她饿得那么快。

    林绾烟没趣得瘪瘪嘴,也不想再说话了,这厮可是越来越难哄了。

    “让厨房早些备午膳,夫人饿了。”萧禹文一进院子就对当值的二十四灵异说了句。

    林绾烟无语地白了萧禹文一眼,这明摆着就是在戳破自己的谎言,她还什么都不能说。

    “回房歇着吧,我去书房。”萧禹文淡淡地说了句。灵夜宫的密函已经堆成几座小山了,而且每日都还在继续送来,再不处理,下面的任务就无法开展了。

    “我同你一起去。”林绾烟并不知道他去书房是要处理密函。

    萧禹文一愣,这些密函李木川在的时候会帮忙处理些,连杨承阅都没有碰过。

    林绾烟没有觉察到萧禹文情绪的变化,他不说话,她就当他同意了。当萧禹文将十几捆密函抱出来放在软塌上,林绾烟才知道自己恐怕是该回避才对。

    “我还是回房吧,不打扰三爷了。”林绾烟有些尴尬。

    “无妨,绾绾有兴趣就看看。”萧禹文边说着边开始分拣这些密函。

    林绾烟是不准备去看的,只是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帮他干干分拣的工作。“三爷,这些信函上面标得颜色和数字是什么意思?”

    “红黄绿三种颜色分别代表事情的紧急程度,数字是每个据点的暗号。”有了这种分类,处理密函的时候就会有优先顺序。

    “这是积累了很久的?”林绾烟看着时间最早的还是萧禹文生辰前几日的。

    “嗯。”林绾烟失踪了半个多月,他几乎每日都没心思做这些事。李木川来了几日帮忙处理了些紧急的,多数还是给他剩下了。

    “那我帮你分嘛,我将数字相同的信函都放在一堆,你连在一起看就方便了。”林绾烟说着就开始在软塌上摆摊。

    萧禹文其实是想将红标的密函先处理了,想想林绾烟这种分法好像更好,将所有信函都看完了,这半个多月来,每个据点的情况就都了解一遍了。

    很快两人就将所有密函都分好了,分完林绾烟都吃了一惊,这可有三十几个据点之多,有些据点一共就几封密函,而且都是黄标或绿标,有些据点几乎每日都有一封,而且几乎都是红标。

    “三爷,这些要先处理。”林绾烟将一叠标着“灵825”的密函放在萧禹文手里。

    萧禹文接过就皱紧了眉头,这是溪棠来的密函,看来明日去锦城安顿下来了就得赶去溪棠一趟。

    林绾烟继续根据密函的数量和红标的数量,帮萧禹文将处理的先后顺序排了出来。萧禹文看密函的速度也很快,看完一个据点的所有密函才提笔写回信。

    不过,密函还是太多,直到二十四灵异来唤他们用午膳,萧禹文不过处理完五六个据点的密函。

    “用膳。”萧禹文一把抢过林绾烟手里的书,她将密函分好后就躺在软塌上一动不动地看书。

    “不饿,让我再看会儿。”林绾烟正看在兴头上,伸手想抢回书。

    “不饿?”萧禹文瞪了她一眼,敢情适才说饿了就是骗他的?

    林绾烟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撒了个谎。“是看书看得忘记饿了。”

    “说饿的是你,说不饿的也是你,怎就这般难伺候?”萧禹文淡笑地看着她。

    “要说难伺候的可不是三爷?人家厚着脸皮跟你说说话,你可理了人家?你若理了一句,我也不会撒谎说我饿了。”林绾烟向萧禹文伸出手,想他拉自己起来。

    “说来说去都是我的不是?”萧禹文直接就将她打横抱起。

    “若我说是,三爷是不是得直接将我摔在地上。”林绾烟说着就将双手搭在他的脖颈上,这厮最喜欢这么抱自己,标准的公主抱不知他怎么学会的。

    “那你试试。”萧禹文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

    “算了,我还是不要挑战三爷的威严了。”林绾烟搭在他脖颈上的手紧了紧,好像他真的会将自己摔下去般。

    “三爷在你面前早没了威严。”萧禹文自嘲地说道。

    “吹牛,你一生气我就直哆嗦,还怕没了威严!”林绾烟白了他一眼。

    萧禹文笑了起来,又哄他,这丫头才没哆嗦,那气场比自己强。

    “三爷放我下来呗,好歹给我留些面子。”林绾烟讨好地在他脸上蹭了蹭。

    萧禹文又亲了亲她的小脸蛋,才将她放了下来。她今日看起来气色跟原来差不多了,小脸蛋已经有些红润,这每顿的补药看来还是在起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