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八 附庸风雅也不容易
    “你说什么?”林绾烟大惊失色,不带这么玩儿的吧?

    “圣旨还在书房里,不信待会儿你自己回去看。”萧禹文冷冷地说道,现在就算她不走了,他心里也不舒坦。如此不情不愿的,就算成亲了他心里也有个疙瘩。

    “我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经过我同意了吗?这跟强抢民女又有什么区别?”林绾烟彻底炸毛了,不仅用力甩开了萧禹文的手,还顺势推了他一把。

    萧禹文毫无防备地往后退了半步,瞬间火冒三丈。“林绾烟!”

    “萧禹文我跟你说,我林绾烟不愿意的事情,就算天王老子说了都没用!大不了一死,我从来没怕过!”林绾烟听萧禹文直呼自己的名字,也不禁火大地喊他的全名。他还有道理了?

    萧禹文感觉自己满腔的怒火就要爆炸开来了,转身就往回走。她这才好不容易活过来,如今听说要做自己的王妃,竟然说出大不了一死这样的话,气得他想动手打人。

    自己是彻底将这厮惹毛了,林绾烟心里暗道。可这厮是不会说谎的,他说圣旨已经下了,那就一定下了。现在可要怎么办?

    在大神越,除了萧禹文,自己能找的就只有祯烈,恐怕萧煜也是同祯烈谈过才下的旨,那是彻底没有人会帮自己了。

    看来还是只能从萧禹文这里下手了,只要他同意让自己回去,其他事他肯定就会去摆平。可看他刚刚的架势,又哪里会同意?那就只有偷偷地逃跑。那不得有机会?

    总归这样跟这厮僵持着,他只会将自己看得更紧。想着,林绾烟也转身慢慢走回院子。

    才踏进院子的门,她就接收到灵狐几个十分古怪的眼神。他们刚刚可是看见自己的主子怒气冲冲地回来的,真是不让人省心啊,这才好了多久啊?

    “你们主子呢?”林绾烟板着张脸问灵狐。

    “应该回房了。”灵狐低声回答,现在这两个可都是不好惹的神啊。

    林绾烟闻言就直接回了房间,可是没人。她又去了书房,萧禹文正坐在软塌上下棋,就像没见到她进来般,头也不抬。

    “不仅脾气越来越臭,棋艺也是如此!”林绾烟走近看了看棋盘,冷言讽刺。

    萧禹文也不理会,又落下一个黑子。林绾烟能主动来寻,他心里的怒气便消了些,但是依旧不想搭理她,再宠溺她,她怕更是无法无天了。

    “把我丢在外面丢习惯了是吧?被狼叼走了才好!”林绾烟想起上次在古潼巷的院子,自己生气走了,他也是过了许久才来寻。这次更是直接把她丢在花园里就走了。

    萧禹文抬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是觉得有些歉意,可这丫头要不那么惹自己生气,自己又如何会如此有失风度?她眼下这样子是回来讲和吗?

    “东西拿来!”林绾烟将手伸到萧禹文面前。

    “何物?”让自己将那枚戒指还给她?萧禹文的左手下意识地从桌子上收到腿上。

    “圣旨。少糊弄我!”这不得看看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逃跑嘛。

    萧禹文想笑,还是强忍住起身将圣旨取来放在她手里。林绾烟拿着圣旨,便坐在软塌上细细看了几遍。

    “上面可没说我已经是瑾王妃了。”林绾烟看圣旨上写了一大堆夸奖两人的话,但根本就没提什么时候成亲,不过是句“宜令有司择日”,那就是还没定日子呗。那正好,反正只要没拜堂成亲,自己就可以逃。

    “定亲、成亲甚多繁文缛节,怕你身子吃不消,便想从锦城回来再议。”萧禹文想的是,在锦城待个数月,将这个冬天过了再回来,南栎城的冬天太冷了。要择定亲、成亲的日子,多半也是新年后了。

    “嗯。”林绾烟应了一声,顺手将圣旨递还给他。

    萧禹文接过就放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林绾烟,他不知道林绾烟这是什么意思。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刚刚还吵得那么厉害,此时为何又这般平静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这厮那眼神好似要将自己看穿一般。

    “真是磨人的小妖精!”萧禹文淡淡一笑,这丫头不跟自己闹的时候,怎么看都可爱。

    “别以为乱夸我一顿我就会原谅你!刚刚谁还凶我来着?”林绾烟见萧禹文笑了,才敢放肆一点。可别说,这厮生气起来还挺吓人的。

    “……”萧禹文无语,论胡搅蛮缠估计只怕没人比得给这丫头,现在说起来倒全是自己的不是了。可是谁惹自己生气来着?

    林绾烟见萧禹文一脸委屈的模样,也不好意思得寸进尺了。“带我去玩儿,成天在这府里,我都烦了。”

    萧禹文一听,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丫头肯定想趁机偷溜!可马上就觉得自己多虑了,她还能跑哪里去?“想去哪儿玩儿?”

    “我怎么知道?不是该问你吗?”林绾烟瞪了萧禹文一眼,说得好像自己才是在南栎城长大得一般。

    萧禹文一时也没了主意。要说好玩儿的地儿,李木川最清楚,可他去的地方,多半不适合林绾烟。而女子喜欢逛什么地儿,萧禹文是一点都不清楚的。

    “那回母亲府里吧。明日我们去锦城,也要些时日才会回来。”萧禹文微笑着说道。自从上次的不愉快,他也未再去看李卿卿。想来如今父王已经指婚了,也该将林绾烟带回去见见了。

    这下轮到林绾烟无语了,这是去玩儿吗?能拒绝吗?

    “不愿意去?”萧禹文瞧着林绾烟不说话,生怕她心里还不舒然。“那便改日吧。去玥王府,上次的纸鸢还落在八皇叔那里呢。”

    去见李卿卿,林绾烟倒是真不愿意,主要她不喜欢寒暄,况且她没打算做人家的儿媳妇,就不想去让人家误会。玥王府倒没什么,放纸鸢起码可以解解闷。

    “走吧,放纸鸢去。”林绾烟说着就起身。

    二十四灵异见着两人又亲密地下楼了,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主子和夫人可真如两个孩子般!

    “不用跟着,我陪夫人去玥王府走走。”萧禹文说完就牵着林绾烟的手走了。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就从瑾王府走到了玥王府门口。这一路确实很安静,除了遇到几人打马经过,路上连个行人都没见到。

    玥王府比瑾王府热闹多了,萧慎喜欢听戏,今日便请了戏班子来府里唱戏。萧禹文带着林绾烟见了萧慎一面,便找人要回了自己的纸鸢,领着林绾烟到花园里去了。

    两人都没什么经验,萧禹文跑了半天,都没将纸鸢放起来。有时候是刚刚飞上空中,不一会儿就掉了下来。萧禹文气恼得很,林绾烟却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她也抢着试了两把,结果还是一样的,而且没跑多久,就感觉累了。

    “没想到放纸鸢都那么难啊!”林绾烟有些丧气,她那日在宫里瞧着那些丫鬟放,觉得挺容易的啊。

    “大概今日无风。”萧禹文笑着为自己开脱。

    “好吧。”林绾烟不想拆穿萧禹文,她自己不也没放起来。

    “回去?”萧禹文已经将纸鸢和线轴收在手里,这放纸鸢看来也是技术活儿,他以为林绾烟喜欢放纸鸢,应该是技术很好,没想到和自己差不多。

    “还早呢,去蹭蹭玥亲王的戏听听!”林绾烟主动挽住萧禹文的手臂,反正回瑾王府也很无聊。

    萧禹文点了点头,他不喜欢听戏,但林绾烟有兴致也就只能陪着。

    听戏的院子是独立出来的,里面没住人,戏台也是一直就布置好,平日里也就稍作打整。看台在二楼,就只摆了三五张桌子,时常萧慎请人来唱戏时,会邀请些友人,今日却只坐了他自己。

    “来来来,快坐,瞧瞧想听什么,我点的都快唱完了。”萧慎见两人来了,便招呼他们在自己这张桌子上坐下,还将桌子上的册子递给林绾烟。

    “多谢玥亲王!我就随便听听。”林绾烟接过册子,但是不准备点,她对戏曲没什么研究,也不懂欣赏,乱点怕要贻笑大方了。

    “可不是该改口唤句八皇叔了?”萧慎笑道。

    林绾烟红着脸,垂下头,没好意思喊出口。

    萧禹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绾绾害羞,八皇叔恐怕要多等些日子才能听到了。”

    “哈哈哈!”萧慎瞧着萧禹文护着林绾烟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可不是男人得成家了才会心疼人。“听戏,听戏!”

    余光瞥见萧慎已经专心致志地听戏了,林绾烟才抬起头往台上看去,唱些什么她是听不懂,只是瞧着那些人的打扮颇像现代唱京剧的,可腔调又不是。

    “唱的什么?”听了半晌,林绾烟凑到萧禹文耳边悄悄问了句。

    萧禹文微微一笑,看她听得那么认真,他还以为她听懂了呢。“将军西征。”

    林绾烟吐了吐舌头,这特么跟听天书差不多。

    “想回去了?”萧禹文小声问道。听那么久都没听懂在唱什么,想她也是很煎熬。

    林绾烟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早知道就不说来听戏了,这附庸风雅也不容易啊。待会儿若是玥亲王来问戏如何,自己怕是一个字都答不上来。

    萧禹文便起身同萧慎告辞,萧慎专心听戏,也只是笑着目送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