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七 不想当瑾王妃
    林绾烟顿了顿,她知道萧禹文还是理解错了,她不想留下来,也不想带他走。“三爷,我的意思是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各自安好。”

    “胡言乱语!”萧禹文声音大了些。“你已经是我的人,我们如何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

    萧禹文想不明白,林绾烟既然都可以将女人最宝贵的贞操给自己,又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呢?哪怕她可以安全回去,可回去以后她想如何生活?一个人孤独终老?另外嫁作人妇?

    可哪怕她贵为公主,失了身子也会让她在夫君那里低人一等。再说,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让她回去,父王的指婚也不是儿戏。她想回东陵,也需要找时机同父王说说。

    “以身相许也是我自愿的,就当是报答三爷的救命之恩。”林绾烟没想到萧禹文比自己还在意这个事,这古代的人就是这样,只许男人三妻四妾,女人就得为他们守着清白,哪怕活寡也得受着。

    “你……”萧禹文被林绾烟气得说不出话来。

    待两人回到院子,二十四灵异明显感觉到气氛变了,主子虽然还揽着夫人的腰,可却不似出去时那般温和,反倒一脸冰冷,一看就知道生着气。夫人倒一脸平静,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直到晚上睡觉,萧禹文都没有再和林绾烟说一句话。用膳时也只是默默地夹菜,吃完了便将一碗药放在林绾烟面前,看着她一脸痛苦地喝下,又将一碟蜜饯放下,将碗收了便出去。

    林绾烟抓了一颗蜜饯放进嘴里,看着他出去,也不说什么。反正她什么都擅长,包括冷战。

    还正想着晚上睡觉会尴尬,结果林绾烟沐浴完躺在床上许久,都不见萧禹文进房间来。心想他怕是还生着气,自己在其他房间去睡了。如此也正合她意,所以没多想就自己睡去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林绾烟感觉一个暖和的身子向自己靠近,知道是萧禹文,她倒没有拒绝,被抱进怀里反倒暖和了许多,睡得越发安稳。

    可第二日起来,床上却只有林绾烟一个人。这厮还在生气呢,林绾烟心里暗道,可这次她是怎么都不会去低头求和的。

    “夫人,主子一早去玥王府了,晚些时候才能回来。主子说若夫人饿了可以先用早膳。”才走到院子里,灵狐便迎了上来。

    林绾烟想了想说道:“等三爷吧。”

    灵狐点了点头,他得赶紧差人去玥王府跟主子说一声,瞧他们昨日一定是闹了什么别扭,今日可不能让夫人再久等了。

    林绾烟才走出院子,便见灵月双手捧着一个木匣子往这边走来。

    “夫人,这是祯烈皇子差人送来的瑶琴,说是夫人闲来好消遣。”灵月说道。

    “好,帮我拿进来吧。”林绾烟知道这是芝卫送来的,转身将灵月领进院子。

    打开木匣子,果然是自己在灵山弹奏的那把瑶琴。林绾烟将瑶琴取出,多日未抚琴,是该好好练习了。

    瑶音给的曲谱她行云流水地弹奏了三四遍就觉得头痛了,想来是身体还没恢复。她便又抚了一曲《平沙落雁》以做缓解。

    一曲未完,便见萧禹文走进来,在离她最近的那把椅子上坐下,静静地听曲。

    “此曲何名?”曲毕,萧禹文意犹未尽地问道。

    “《平沙落雁》。”林绾烟淡淡道,没想到萧禹文对曲艺也有兴趣。想想也不足以为怪,他是皇子嘛,自小熏陶,而且玥亲王就爱极了曲艺。

    “好曲!由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天际飞鸣的壮观之景,入鸿鹄之志,心如止水,归隐天下之情。”萧禹文脸色平静地说道。

    林绾烟对萧禹文如此精准的赏析感到诧异,莫非这厮也是深藏不露的瑶琴高手?

    “三爷点评到点子上了,此曲以舒缓的节奏和清丽的泛音开始,描绘了秋江上宁静而苍茫的黄昏暮色;

    然后旋律一转而为活泼灵动,点缀以雁群鸣叫呼应的音型,充满了生机和欢跃;

    最后又复归于和谐恬静的旋律中。意境苍茫恬淡而又生趣盎然。其意正是在写心如止水,归隐天下之情。”

    萧禹文闻言依旧平静,站起了身走向前去,仔细端详着林绾烟手边的这把瑶琴,光看那琴徽琴足琴轸就知道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但贵为东陵公主,又极得自己父王和母后宠爱,有这么一把名贵的瑶琴也不足以为奇。

    “饿了么?去用膳。”萧禹文伸手摸了摸林绾烟的小脸蛋,一直赌气没同林绾烟说话,憋得他心里难受。

    “嗯。”林绾烟应了一声就起身。“三爷不是去玥王府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玥王府就在后面那条巷子。”萧禹文一把搂住林绾烟的腰,就在她额头上亲了亲。

    他当然不会说,灵异卫来玥王府寻,说夫人起床了,等自己回去用早膳,自己一听便丢下玥亲王回府了。

    “这么近?”林绾烟有些吃惊,这皇上也太贴心了吧,知道这俩叔侄关系好,连府邸都安排得那么近。

    “嗯,父王知道我不爱热闹,这一片都比较安静。”萧禹文并没有说的是,安静是因为这里的府邸都很大,一条巷子下来没几个府邸,而且很多还是空着的,且住的都不是多事之人。

    “皇上还是很疼爱你的嘛。”林绾烟浅笑了一下。

    萧禹文也淡淡一笑,没作回答。

    早膳后,两人又走去花园散步。灵狐几个观察了萧禹文的表情暗自松了口气,主子的脸色好看多了,想来这小两口也就闹闹脾气,吵一吵很快便和好如初了。这夫人也是好本事,把主子气成那样,一顿早膳的时间便将人哄好了。

    “绾绾,明日一早我们便启程去锦城。”萧禹文温柔地说道。一早他去玥王府也是跟萧慎商量此事,眼下要将林绾烟的身子调理好,至于她昨日那番气人的话,只要她不再提,他就会当她没说过。

    “锦城在哪里?去锦城做什么?”这厮要做什么,她还想等自己的通灵护体寻来了,便回去同祯烈说回东陵的事。

    “锦城在溪棠山南侧,那里暖和些,父王安排的别苑里有温泉,你的身子每日泡泡温泉好得快些。”萧禹文说完亲了亲她的额头。

    待成亲了,大家关心的便是林绾烟的肚子什么时候会传出好消息。但是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怕是很难受孕。若是这样,以后她要承受的压力就更大,说不定父王还会让自己纳妾。

    纳妾自然会拒绝的,可这丫头心里肯定不好过。若生个小世子,也算完成了任务。当然,只要她愿意,多生几个也是皆大欢喜的。

    “不去!我这不是慢慢好了嘛。”林绾烟一口拒绝,跟着萧禹文去,她还怎么回东陵,每日就在这厮眼皮子底下,就跟被软禁了般。

    萧禹文眉头一皱,这宠着还真把这丫头给宠坏了,完全由着她自己的性子。“乖,别闹了,嗯?”

    “我没闹,我只是说我不去,待会儿我要回府。”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他看起来已经在生气了。

    “没我的同意,你哪儿都别想去!”萧禹文冷冷地说道,明明昨日的怒火才压下去没多久,这会儿燃得更旺了。他觉得自己就是太依着林绾烟了,确实像李木川说的般,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样子。

    “三爷你什么意思?敢情我是被软禁在这里?没有人身自由了?”林绾烟的脾气也上来了,一把就推开萧禹文搭在自己腰间的手。

    “你爱怎么想便怎么想。”萧禹文不想同她辩,他自知辩不赢。

    “不是,我说三爷你堂堂七尺男儿,为难我一个弱女子算几个意思?三爷你是瑾王,又不是什么地痞无赖,凡事不得讲究个你情我愿?”

    林绾烟知道这厮若真不放自己走,那自己是绝不可能走得出这个瑾王府的。就算出去了,估计很快也会被找回来。

    “我辩不赢你,总之你听我的就是。”萧禹文对林绾烟的伶牙俐齿是早就领教过了,软的不行,他只能来硬的。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本公主从小到大就没听过谁的话,我若不高兴,我父王都得顺着我!”林绾烟的任性劲儿起来了连自己都怕。

    萧禹文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林绾烟从来没在他面前摆过公主架子,刚刚她却说了“本公主”。“你是瑾王妃,难道不该听本王的话?”

    “谁特么是瑾王妃了?少跟我胡说八道!”林绾烟一听“瑾王妃”,不禁爆粗口,这厮还来劲了是不。

    萧禹文闻言一把抓住林绾烟的手,怒瞪着她,“你再说一遍?”

    “松手!你弄疼我了。”林绾烟见这阵仗哪里还有胆子再说一遍,萧禹文的样子就像要杀人。

    萧禹文并没有松手,只是减了些力道,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动手。

    “那个,三爷,我们有话好好说不是。我刚刚的意思就是我不是瑾王妃,也不想当瑾王妃,所以三爷就让我回府吧。”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林绾烟还是懂的。

    萧禹文冷哼了一声,不想当瑾王妃?说到底自己算什么?“由不得你想不想,父王已经下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