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六 摊牌
    三日后,皇上将东陵公主指婚给瑾王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南栎城。瑾王府里,萧禹文接完圣旨便又回了房间。几日来,林绾烟的气息脉搏都渐渐平稳,喂药和流食也没那么费劲了,只是一直还未苏醒。

    给林绾烟喂了小半碗很稀很稀的粥以后,萧禹文才坐下静静地用午膳。用过膳后将盘子送到门口,又换回来一碗药。喂过药后,又端来温水细细地帮林绾烟擦洗了脸蛋和脖颈,然后才脱了外衣到床上陪林绾烟躺着。

    前两日萧禹文都是脱得精光,躺在被窝里抱着她,为她取暖。今日觉得她大概会醒,为了免去尴尬,他还是着了里衣。虽然两人已有几次肌肤之亲,但他知道林绾烟一直很害羞。

    说起照顾人,林绾烟绝对是第一个。算上寒月山的那次,这是第二次。不过这次是再贴身不过的照顾了,从擦拭身子换衣服到三餐喂药喂食,外带暖床陪睡。也亏得两人已经有过最亲密的接触,所以他倒没有什么顾忌了,好像一切本来就该他做。

    只是照顾人本来就是件费体力的事,他也一向警醒,林绾烟哪怕动弹一下他都知道。如此一来,每日的休息便是几个时辰几个时辰的了。平日不太睡午觉的,如今躺在床上,也就慢慢睡去。

    林绾烟微微张开眼睛,入眼的便是萧禹文有棱有角的侧脸。一瞬间,她上扬了嘴角,果然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好像从来都不会有意外。

    她还记得在寒月山上,他还是趴在床沿的,如今倒胆子大到直接躺到床上来了。真不知该说他什么才好,无论如何,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不是么,如此大胆奔放不是有失她的身份吗?

    恼归恼,林绾烟还是轻轻地伸手想摸一摸他的脸,她感觉萧禹文一定是瘦了,这脸上丁点肉都没有了。可才动了几下,这厮的眼睛就睁开了。

    “绾绾……”萧禹文的声音沙哑,人一下清醒过来。

    林绾烟继续伸手放到他脸上,从额头一直往下抚摸着,最后一直在他的下巴来回摸索。“胡子呢……”

    萧禹文一下就笑了,这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关心他的胡子,可不是怕她嫌弃给刮了嘛。可她怎么知道有胡子这回事?

    “哪来胡子?”萧禹文轻轻握住她的手就放在嘴边亲了几下。

    “我梦到的。你还喝醉了是不?地上可冷了,你躺那睡要着凉的,笨蛋。”林绾烟感觉浑身没力,说了几句话就很累了。

    萧禹文被她的“笨蛋”甜笑了,原来自己还入过她的梦,还是如此真实的梦。

    “绾绾,我想你……”萧禹文说完眼眶就不自觉地红了,长这么大,他从未如此没出息过。

    林绾烟扬了扬嘴角,自己也想他不是吗?“三爷小傻瓜。”

    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因为绾绾三爷才变成小傻瓜的。”

    “怪我咯?”林绾烟苍白的脸上有一丝委屈。

    “不怪,三爷是心甘情愿的。”萧禹文笑着说道。

    林绾烟扬起嘴角,这厮求生欲挺强的。“青天白日的,三爷躺我被窝里,不合适吧?”

    萧禹文皱了皱眉,这才清醒呢,就开始赶他走了啊。“这是瑾王府,有何不合适?”

    林绾烟无语,自己这算怎么回事,跑瑾王府来还躺在这厮床上,这以后可要怎么撇清关系?

    “绾绾渴么?饿么?要坐起来么?”萧禹文看着林绾烟连抬眼皮都好像很费力。

    “都不用,就想睡,累的。”林绾烟说完就闭上眼睛。

    萧禹文见状也不强求,只是微笑着安静地欣赏她的睡容。以后就可以天天如此看着她了,刚刚忘了告诉她,父王已经指婚的事情。不知道她若知道自己已经是准瑾王妃了,心里会不会和自己一样激动?

    不过,萧禹文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忍着先不告诉她,他还记得在溪棠的时候,自己亲口说过,会再寻一个人物时间地点都对的时候向她求亲。父王的指婚只不过是方便自己不受议论地照顾她。

    和芝卫当时说的一样,等到第七日,林绾烟便可以下地走路了,体力也恢复了很多。她是每日在房间里和萧禹文四目相对有些厌烦了,这厮话又不多,大多数时候只会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林绾烟让他给自己念书消遣,偏偏他不愿意念那些趣味故事给她听。反倒将读过的那些兵法策略、圣贤教诲类的书背给她听。

    林绾烟自然是寻了机会就要释放自己的不满,逮着一个漏洞就同他辩论半天。萧禹文自然是辩不过她的,得了些听不懂的词儿,默不作声地琢磨。后面便只愿意同她下棋,结果自然是林绾烟气他一子不让,他傻乎乎地笑着。

    夜里睡觉更是要将林绾烟抱得紧紧的,生怕会跑了般。偏偏手还不安分,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敢做过分的事情,只是林绾烟看着他忍耐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推也推不开,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自找罪受。

    灵狐和灵沐见萧禹文揽着林绾烟的腰出了房门,又诧异又欣慰,夫人的身子恢复得挺快的,主子也总算可以出来见人了。

    若不是知道夫人身子虚弱,大家还真会怀疑主子是掉进温柔乡里乐不思蜀了,哪见有人可以日日房门不出地照顾一个人?

    看着灵异卫还是秋装,林绾烟便白了萧禹文一眼,这厮都快把自己包成个粽子了,走在院子里显得宝里宝气的。

    “你给我穿成这样,怎不直接裹床被子在我身上再出来?”林绾烟很是不满,在灵山的时候,她感觉不到气候变换,下来了又一直呆在房间,萧禹文给她穿上小夹袄的时候,她还当天气真的很冷。

    “绾绾感觉舒适便好,无须管别人穿什么衣裳。”萧禹文陪着笑说道。

    本来林绾烟就体寒,这次回来又加重了许多。她自己没感觉,但萧禹文知道她会比原来更怕冷,所以早早给她穿初冬的衣裳。不然,若再染个风寒,就麻烦了。

    林绾烟冷哼了一声,人家也是很爱美的好不好。虽然不至于爱风度不爱温度,可乱穿衣就有点扯的嘛。不过,出了院子倒也没觉得这身打扮有多热,反倒像是刚刚好。

    萧禹文没有理会她的小性子,带着她慢慢地逛这偌大的瑾王府。

    “这么多院子都是空着的?”在瑾王府逛了很久,除了遇到几个灵异卫就没有旁人了。

    “绾绾喜欢这里,我们便住这里。现在确实没住什么人,待我们住进来,便会多些管事和丫鬟。”萧禹文已经找萧慎要了些*好的丫鬟,毕竟贴身伺候自己的都是二十四灵异,照顾林绾烟就不方便了。

    “管事和丫鬟哪里住得了那么多院子,这可不都是为瑾王的三妻四妾准备的。”林绾烟随口就说了出来。本来也是事实,若只有他们两个人,哪需要那么多人伺候?再说了,下人能住这么好的院子吗?

    萧禹文一听,哭笑不得。她果然在意的是这个,幸好自己也不准备有三妻四妾,否则她那吃醋的模样,能把人酸死。

    “瞎说!我疼你都疼不过来,哪来三妻四妾!”萧禹文说着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

    “可拉倒吧你!不过,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林绾烟撇了撇嘴,她还得等芝卫将瑶琴送来,还要等自己的通灵护体寻来才能走。

    萧禹文眉头一皱,脸马上沉了下来,什么叫跟她没什么关系?这丫头说话是越来越气人了。“绾绾忘了我生辰那日在灵夜宫兄弟们面前说了什么?”

    林绾烟当然没有忘记,他说“我以灵夜宫起誓,此生,只宠她一人!”。可关键她并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跟他宠不宠好像没有直接的关联。

    “那是你自己说的,你又没问过我愿不愿意!”想到当时还喝了杯交杯酒,林绾烟心里还耿耿于怀。

    “绾绾此番是想赖账?”萧禹文心生不悦,他不知道林绾烟到现在了还在计较什么。

    且不说两人已经有肌肤之亲,光是自己生辰时她那般用心准备礼物,知道要来瑾王府还特意去寻凤凰木,难道不是已经说明了一切了吗?

    “我从未答应过什么,何来赖账一说?”林绾烟也明白自己让他误会了太多,再也不能误导人家了。

    “绾绾若这样说,我便要生气了。”萧禹文冷冷地说道。无形中他已经为林绾烟改变了很多,以前他若生气便直接甩脸就走了,根本不会像现在一样忍着告诉别人自己生气了。

    “我说的是事实,你自己心里清楚。”林绾烟毫不示弱,可声音明显低了很多。

    “你到底在闹些什么?你想我如何做,便说,我猜不透你。”萧禹文有些恼了。

    林绾烟一听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萧禹文是真的生气了,他从未对自己说过重话,这算是第一次。

    “我没闹。也不想你做什么,你做回你自己便好。”林绾烟淡淡地说。

    萧禹文停住脚步看着她,“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的意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要回去。”林绾烟很平静,她迟早要跟他摊牌的。

    萧禹文放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绾绾给我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