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五 指婚
    岸上众人一听,脸上的表情都极其复杂。若人能带回来,灵狐一行肯定不会无功而返。既然是夫人,又无法带回,那就是遇到*烦了。灵山的诡异,更是没人愿意提及的。

    “即刻搭一座神台,差人去取一套绾烟公主穿过的衣裳,将瑾王接来,要快!”萧慎一脸肃穆地安排道。

    闻言,灵异卫便匆匆各自行动。萧慎和杨承阅则和玥字卫守在原地,但众人都背对灵山而立,无人言语。

    一柱香后,灵异卫便领来了十几个普通百姓打扮的人搭建神台。没过多久,萧禹文匆匆赶来,发髻是乱的,浑身酒气,人却清醒了。他望着河中心正想说什么,萧慎却一把捂住他的嘴,拉回洞里。

    “八皇叔!”萧禹文声音沙哑。

    “戌时了,待神台搭好,你便恭恭敬敬地上柱香,再去将人接上,直接回瑾王府,一句话都别说!明日一早再将绾烟公主送回下榻的府里。吩咐下去今夜之事切莫再提起!”萧慎压低了声音。

    萧禹文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后,一座虽小却像模像样的神台搭好了。除了萧禹文,其他人都背对灵山而立。只见他先将林绾烟穿过的一身衣裳恭敬地奉上神台,再自行点香,恭恭敬敬地行了跪拜的大礼,之后登上了木船。

    灵狐几个戴上早就准备好的帷帽,跟着上了木船,很快将船朝河中心的木筏划去。这一次,木船顺利地靠近了,萧禹文走到木船边,伸手就将木筏上的林绾烟抱在怀里,来不及多看一眼,便匆匆回到船舱。

    木船靠岸,萧慎将神台上的衣裳盖在林绾烟身上,萧禹文便匆匆离开。杨承阅与萧禹文同乘一辆马车回瑾王府,他们听从萧慎的叮嘱,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过他知道,此时萧禹文也不会同任何人说话,只见萧禹文将林绾烟紧紧地抱在怀里,眼眶红红的,眼角也溢出了泪水,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瑾王府里早已灯火辉煌,灵异卫在萧禹文的房里备了数个火盆,沐浴的水早已抬进房里,灵夜宫数名医术高明的大夫也已恭候多时。

    进了瑾王府,萧禹文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可哪怕在房间里,他都未将林绾烟放下,而是抱着她一动不动地坐在火盆旁。

    “三爷,先将绾烟公主放在床上,让大夫们把把脉会个诊。”杨承阅轻声说道。

    “绾绾全身跟冰窖一样冷,我要先让她暖和起来。让大夫们回去吧,我知道怎么做。”萧禹文低声说道,好像生怕吵到怀里的人。

    杨承阅点了点头就出去了,他一时忘了萧禹文自己医术就十分高明。瑾王府萧禹文一次都没来过,皇上配到府里的人,都被他打发走了。如今这里除了灵异卫,也没有别的使唤丫头,贴身事宜还是要萧禹文自己动手,杨承阅还留在房里自然十分不方便。

    这一夜,二十四灵异在萧禹文的院子进进出出地忙活着,直到四更天才歇下,而萧禹文更是一步都没有走出房间。没有他的召唤,哪怕是二十四灵异也被禁止打扰。其实汤药等所需物品,二十四灵异也只是送到门口,其他都是萧禹文亲自动手。

    等守在瑾王府的灵异卫再次见到萧禹文,已经是第二日的晌午。

    “主子!玥亲王、李爷和六爷来了多时了。主子不如先同去用膳吧!”灵狐看着一脸疲惫的萧禹文就猜到他昨夜肯定一夜未眠,不仅如此,从昨夜到现在也未进食。

    “将午膳和夫人的药送来,我去同八皇叔说几句话便回来。”萧禹文说完就朝正厅快步走去。

    萧慎、杨承阅、李木川都在正厅里坐着喝茶,见萧禹文虽然看起来疲乏,但精神比前些日子好多了,双目又有了往日的光彩。

    “八皇叔!”萧禹文低低唤了一声,又看了看杨承阅和李木川。

    “先把自己收拾利索了,瞧你这般模样,待绾烟公主看见了可不嫌弃你!”萧慎瞧着萧禹文倒是沐浴更衣过,可那胡子还没来得及刮。

    “绾绾才不会。”萧禹文虽然这么说,还是伸手摸了摸自己自己的胡子,是很扎手了。“晚些时候寻个时间打整。”

    “毒可是解了?”萧慎微微一笑,这小子还是挺在乎自己在心上人心中的形象的。不过,此时最让人担心的还是林绾烟所中的断魂殇。

    “恐怕是直接将人放进冰窖数日才将毒解了,昨夜回来就剩一口气了。”萧禹文表情、言语里都是满满的心疼,昨夜他有多害怕,没有人知道。

    萧慎皱了皱眉头,“毒解了就好,身子往后可以慢慢调养。先用膳吧,马车备好了,待会儿先将绾烟公主送回府里。”

    “我不会让绾绾再离开我半步。”萧禹文根本没打算将人又送回府里,他要亲自照料着,除了自己,谁他都不放心。

    “不得胡闹!你父王还等着你进宫禀报。”萧慎瞪了他一眼,此次事情闹得那么大,萧煜已经知道自己的三皇子就是灵夜宫的夜魅,也默认着他血洗百花宫,连十万禁军都任他差遣。如今绾烟公主总算平安归来,他总要对萧煜有个交代。

    “如此正好,我让父王将绾绾许给我便是。过些日子我便带她去锦城,那里暖和些。”萧禹文反正就是不想将人送走,在哪里都不如在自己的地盘方便。

    “哪怕要许亲,也要些时日,你自己不在乎,你总要顾及绾烟公主的名节。既是明媒正娶,就得按照规矩来。”萧慎自然明白萧禹文此时的心情,但作为长辈他不得不说这些话。指婚,定亲,成亲,皇室繁文缛节诸多,断然不能这样使性子。这若是传出去,是要沦为笑谈的。

    萧禹文不说话了,萧慎的话自然是在理的,可他真的受不了这种煎熬了,这些日子来不仅林绾烟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用膳!”萧慎朝萧禹文吼了一句,自己可是一早就赶着进宫,到现在还未进食,这小子也不知体谅自己这把老骨头。

    萧禹文闻言直接转身往门口走去。

    “你做什么?”萧慎气不打一处来。

    “绾绾该吃药了,就不陪你们用膳了。”萧禹文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屋里三人哭笑不得。

    萧慎估摸着萧禹文也是不会将林绾烟送回去了,可就这么住在瑾王府也不像话,萧禹文如今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那么大一个烂摊子,要收拾可能也要等林绾烟身子好些了,他才有心思。

    用过午膳,出了瑾王府,萧慎又直奔皇宫。

    “皇兄!”萧慎进了御书房,向正在批阅奏折的萧煜行了个礼。

    “八弟免礼!文儿没有同来?”萧煜以为萧禹文至少要来见自己一面。

    “绾烟公主身子尚虚弱,文儿不放心。”萧慎如此说道。

    萧煜点了点头,萧禹文和绾烟公主如何结缘,萧慎已经简单跟自己说了。说来萧禹文在无意中也帮了个大忙,不然绾烟公主还未进城就已遇害。这也是两人冥冥中的缘分吧。

    “此事也该给东陵一个交代了,文儿可是想朕将绾烟公主许给他?”萧煜放下手中的奏折。

    “果然还是皇兄最了解文儿!”萧慎淡淡一笑。

    “朕的孩子,禀性自然都了然。明日我便宣祯烈皇子进宫。”萧煜也笑了一笑。说是了然,可萧禹文做的事却着实让他不敢想象,只道是虎父无犬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

    “文儿长年在宫外,对宫里的礼节不甚厌烦。如今绾烟公主的身子也需要休养,恐怕……”萧慎一脸为难。

    “朕明白。但文儿如今是我大神越的瑾王,他定亲必然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再简俭,该有的规矩还是一样都不能少。再者,这是两国的事,应该比普通皇子定亲更加隆重才是。”皇子定亲、成亲那都是关乎一国颜面的大事,而且这是和亲,更不可能随随便便敷衍了事的。

    “皇兄所言极是。想必文儿也不愿意委屈了绾烟公主,只不过她如今的身子确实需要好好休养。皇兄不如就将亲许了,定亲和成亲的日子择延后一些的便是。”虽然只有定亲了,两人才能名正言顺地来往,但皇上完全可以先指婚,只推说暂时无合适的日子定亲便是。

    萧煜想了想,便点了点头答应了,他一猜萧慎的意思肯定就是萧禹文的意思。此事倒也无大碍,只需同祯烈皇子解释一番就可以了。

    “如今绾烟公主尚在瑾王府,一直未苏醒,文儿也不放心将人送回府邸。不过,这若传出去,怕影响两人的声誉。”关键是连祯烈都未见绾烟公主一面,这小子是护得太好了。

    “文儿这是胡闹!成何体统?”萧煜闻言不禁有些恼怒,身为皇子,连这些忌讳都不明白?

    “皇兄也知道文儿的性子,他是明理之人,当下不过是太担心绾烟公主了。他还说天气渐凉,锦城暖和些,适合绾烟公主调养身子。”萧慎缓缓说道。

    萧煜顿了顿,去锦城倒是比留在瑾王府要好掩人耳目些,待休养好了再回来定亲便是。“也罢,调养身子没错,要为皇家子嗣着想。就去锦城的别苑吧,冬日那里是要暖和得多。”

    萧煜点了点头,一切都如萧禹文的心意,自己这个八皇叔也是够合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