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四 下灵山
    芝卫走后,林绾烟又继续练琴。只是依旧不得章法,谈得无趣,便又回冰床上躺下了。她才想起,芝卫来了两次,那就是说已经过个两个七天了,自己一直在这里好像也未曾饮水进食,却一点不觉得饿,这特么是要成仙了吗?

    再醒来,乙卫已经候在正厅,林绾烟知道他是来指导自己练琴的,也毫不忸怩,问了些技巧,便一遍一遍地练。等到乙卫觉得可以了,便告诉了她一串心法,让她一直在心里熟记默念,而后便是心里边默念边抚琴。

    刚开始的时候林绾烟还是头痛欲裂,可乙卫不让她休息,一直练了十几遍,这种疼痛才算消失。这时林绾烟已经起了条件反射,只要琴弦拨动,自己的脑子里便只会出现那些心法,其他什么都不存在。

    “秋卫师妹进步神速,当初我是练了两日才达到秋卫师妹现在的水平。”乙卫俊美的脸上露出赞美的笑容。

    “都是师兄教得好!”林绾烟回了一个微笑。

    “秋卫师妹过奖了!你想继续练还是出去走走?”乙卫笑着问道,他今日的任务已经提前完成,练琴只能循序渐进,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走走吧,我也有些乏了。只是这九寒宫就那么点大的地方,确实没什么地方好走的。”林绾烟说着便起身。

    “师父既已收秋卫师妹为徒,这灵山往后也就是你的半个家。”乙卫笑着往外走。看来这个师妹是老老实实地没出过九寒宫的大门。

    “意思是我可以去外面逛逛?”林绾烟一听就来了兴致,真想知道这个人人畏惧的灵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秋卫师妹跟紧我便是。在这灵山上,少说话,少问。”乙卫出到门外,四处张望了一下,好像在找寻什么。“安安!”

    林绾烟正好奇乙卫口中的“安安”是什么咒语,却见一只雪白毛茸茸的动物飞快向乙卫奔来,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小脑袋还亲昵地在他怀里磨蹭,像是在撒娇一般。

    “又跑哪里去玩耍了?”乙卫笑意浓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安安的脑袋,那模样就像唤回的是自己的孩子。

    “这就是师兄的通灵护体?”林绾烟看着这只雪白的小白狐很是喜欢,比芝卫那条白蛇不知好了多少倍呢。

    “嗯。”乙卫应了一声,摸着安安脑袋的手滑到它尖尖的嘴巴,“安安快见过秋卫师妹!”

    话音才落,安安就从乙卫怀里一下扑到林绾烟怀里,林绾烟措手不防一个不稳就要摔倒。哪曾想安安不知那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咬住她的衣角,站立回地上,就将林绾烟拉了回来。

    “调皮讨打!”乙卫声音大了点。

    安安好像知道错了般,低头开始在林绾烟腿间磨蹭,好像在让她替自己求情。林绾烟见状就笑了,伸手摸了摸它的头,真是机灵的小家伙,若不说是只狐狸,估计她也就当只萨摩耶来养了。“真可爱!”

    “就是贪玩了些。”乙卫笑笑,也没有要惩罚安安的意思。

    “挺好的。”林绾烟笑着拍了拍安安的脑袋,它就安静地回到乙卫身边。

    乙卫只是笑,带着安安往前面走去。林绾烟边跟着边看了看四周,这就是个巨大的御花园啊,已经是秋天了,这里的花草树木却如盛夏般茂盛,却都是修剪得极好,远处也有不少的亭台和大大小小的院子。依旧是看不到人影,周围安静极了。

    外面倒比九寒宫温暖了许多,但是抬头望了半天,林绾烟依旧不知道太阳到底在哪里。

    “师兄,现在是什么时辰?”林绾烟忍不住问道。

    “灵山没有时辰,长年如此。”乙卫淡笑说道。

    “那岂不是在这里可以长生不老?”林绾烟说完马上就想到瑶音那张未曾留下岁月痕迹的脸。

    乙卫笑而不言。

    林绾烟自讨没趣,都说了少说话,少问的嘛,好奇害死猫,还是闭嘴吧。

    乙卫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带着林绾烟在外面走了一炷香时间,又将她送回到九寒宫,便自行离去。林绾烟无趣地回到冰床上躺下睡觉,这逛跟不逛又什么区别?还好自己不打算留在灵山,真的会把人憋疯的。

    后面乙卫又再来了两次,林绾烟自己都能感觉到琴技在飞速进步,明明是很简单的曲谱,却没想到越练越觉得有趣。

    乙卫再次来的时候,是和芝卫一起跟在瑶音身后。林绾烟一见这架势就知道这是师父来验收成果来了。

    正如她所猜测,瑶音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抚琴。曲毕,瑶音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告诉林绾烟一句心法,让她将此曲再弹两遍,第二遍的时候将刚刚那句心法加进去。

    林绾烟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怕是让自己召唤鸟儿吧?果然跟之前芝卫弹奏时一样,当第二遍弹到一半的时候,便开始有鸟儿往里飞。只是才飞进来二三十只,林绾烟就感觉手里的琴弦越来越重,坚持了一会儿确实拨不动了,琴声戛然而止。

    由于进来的鸟儿并不多,林绾烟曲子该急的时候却拨不动琴弦,那些鸟儿根本没有在她头顶上盘旋起来,所以琴声停了并未造成多大的影响,慢慢的那些鸟儿找到方向也就飞出去了。只是林绾烟却感觉自己疲乏得很,好像自己才是那听到琴声就飞了数里路赶来的鸟儿。

    “尚可。日后还需多加练习。”瑶音微微颔首。“秋卫切记为师的嘱咐:诸恶莫作,诸善奉行。世事虚妄,不可执念。”

    “谢师父教诲,秋卫一定铭记于心!”林绾烟起身低头行礼。

    瑶音转身便走了出去,乙卫跟在身后,芝卫却留了下来。

    “今日我送你下灵山,你先将这颗药丸服下。”芝卫从袖口取出一个小锦盒递到林绾烟手边。

    林绾烟接过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棵黄豆大小的棕色药丸。她拿起就放进嘴里,一口吞了下去,将锦盒还给了芝卫。

    “下了灵山我自己可以选择去哪里吗?”林绾烟知道灵山是一定要下的,可下去了去哪里才是关键。

    芝卫从袖口掏出林绾烟的那枚戒指和几张银票。

    “下了灵山我只能将你送回来时的地方,你身上有夜魅的信物,很快他就会寻来。这些东西现在给你,你带不下山,待下了山我便会还给你。

    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但是身子要回去后七日才会逐渐恢复,若要走,日后自行决定便是。且你要等我差人将瑶琴送到你手里,还要等你的通灵护体来寻你。”

    “嗯,有劳师姐了!到时劳烦师姐将戒指戴在我手上即可,银票师姐就暂且收着吧,反正我回去了也用不上,若被发现了反倒惹人怀疑。”林绾烟想着若是自己没有将萧禹文的玉佩带出来,此番是只能长留灵山?

    芝卫点了点头,眼前的是公主,以后很可能是瑾王妃,锦衣玉食的,几张银票确实不算什么。

    “回去后,关于灵山,半个字都不能说。你道一直是昏迷便是,夜魅是聪明人,不会多问。”芝卫严肃地交待道。

    林绾烟认真地点了点头,她若说了,怕是会被认做妖怪,用火活活烧死。

    芝卫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坐回瑶琴前开始弹奏。林绾烟听着又是从未听过的曲子,便静下来想饱饱耳福,可越听眼皮越重,最后是怎么倒下的都不自知。

    古潼巷院子的禁闭室,萧慎盯着已经醉倒在地的萧禹文紧皱眉头,杨承阅则拿来毛毯盖在他身上。

    “三爷对绾烟公主的用情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深。”杨承阅心酸地说了句。

    “求而不得的痛苦远不及得而复失。”萧慎微微摇了摇头。如今不是他要将萧禹文关在这禁闭室,而是他怎么都不出去。

    杨承阅没有说话,只是陷入了沉思,他一直知道萧禹文如此不顾一切地付出,一定会伤了自己,却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伤。从小一起长大,他以为萧禹文是三人中最不会被儿女之情牵绊的,结果却是陷得最深的。

    “玥亲王!六爷!”灵狐匆匆赶来。

    “有情况?”萧慎转身问道。

    “入夜后,灵山脚下飘来一艘木筏,远远看着船上躺着一个白衣人。无人撑船,船却一直停在中央,十分可疑!”灵狐低声说道。

    一听是灵山脚下,萧慎和杨承阅的眉头都皱得紧紧的,一时谁都没开口。

    “去看看!”萧慎说着就往外走去。

    很快,萧慎和杨承阅就带着十几个玥字卫来到了花涧坊密洞出口的那条河,远远看去,河中央确实停着一艘小小的木筏,在灵异卫火把的照射下,能清楚地看见木筏上躺着一个白衣人,却分辨不出男女。

    “船准备好了吗?”萧慎看着那木筏也确实诡异,明明是下游,那木筏理应顺流而下,却稳稳地停在那里。

    灵狐点了点头。

    “带几个熟识水性的人过去看看!”萧慎吩咐道。

    很快灵狐就带了四个灵异卫上了木船,往河中心划去。可越往中间划就越吃力,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船往外推,明明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木筏上躺着人的模样,却怎么都无法靠近。船上的人连轻功都施展不开来,只能往回划。

    “是夫人!”灵狐从船上跳下来,累极了的样子,这种累和上次他和萧禹文往下游追的累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