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三 秋卫
    后面每次睡醒,林绾烟便只做一件事——弹瑶琴。这九寒宫她是走过了的,确实没什么去处,平日里也是一个人影都没有,弹琴也算打发时间。再弹时,脑袋还是疼,但是已经好多了,起码能忍住将一首曲子弹完。

    不过一首弹完,她还是不知道这个曲子有什么好的,到底是自己的琴艺真的不行,还是古人谱的这些曲,自己真的欣赏不来?时而断断续续,时而尖锐刺耳,音之间的跨度也大,完全不知所弹。

    从小浸泡在流行歌曲里长大,哪怕学了好些年的古典音乐,林绾烟不敢怀疑瑶音,只能怀疑自己的欣赏水平。

    这日醒来,林绾烟又去抚琴,如今整首曲子已经能不看谱都流畅地弹奏下来,可她真的喜欢不上来,弹了几遍就无聊了,便又弹起了《卡路里》来练手指的灵活度,她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速度。

    才忘情地弹完,就见瑶音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芝卫和乙卫。林绾烟便起身迎接,心里纳闷着,这就过了三天了?这里好像整天都是亮堂堂的,自己一觉也不清楚到底睡了多久。

    “将你刚刚的曲子再弹一遍,速度再快一些。”瑶音笑着说道。

    林绾烟舒了口气,笑笑便坐下开始弹奏起来。她还以为自己没有专心练琴会挨骂呢。

    瑶音闭着眼睛听着,不时轻点着头。芝卫和乙卫则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林绾烟那快速在五弦上移动的十指。

    “好!你再将我给你的曲谱按着刚刚的速度弹弹看。”瑶音满意地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长胡须。

    林绾烟心里暗暗叫苦,怎么不早说要弹加速版,自己根本没练啊,这按谱弹都不成调,再加速不知会成什么鬼样子!

    可还是只有硬着头皮弹,果然一曲下来自己都听不下去。

    瑶音微微皱了皱眉,“芝卫!”

    “是,师父!”芝卫点了点头,便走向前去。

    林绾烟让到一边站着,同样一个曲谱,芝卫由缓到急,收尾后很急促地重复弹了一遍。第二遍才弹到一半,就见一群一群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鸟,从阁楼外面飞了进来,在芝卫头上盘旋。

    芝卫的琴音越急,鸟儿叽叽喳喳盘旋得就越快。琴音没断,鸟就汇集得越来越多,已经在芝卫头上绕了一个大圈了。慢慢的,芝卫的琴音放缓了,鸟儿盘旋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琴音一个加急,那些鸟儿竟然往下冲,缓了些便又回到刚刚的位置。

    琴音戛然而止,鸟儿一时乱做一团,好似惊恐地找不到方向般四处乱窜,有些顺着正门飞出去了,有些从窗子上,还有些撞到墙上掉了下来。一时满地鸟儿的羽毛和尸体。

    谣音见状,快步走到桌前,来不及坐下,一手将瑶琴调了个头,十指熟练地在琴弦上拨动。和缓的琴音传了出来,那些鸟儿闻声似乎不那么躁动了,而是又像刚刚般聚集在一起,只不过这次不是盘旋成一个圈,而是排成长长的一列。

    琴音一个升调,离门最近的那些鸟便往外飞去,琴音一直平缓地响着,鸟儿便匀速有序地往外飞去。直到最后一只鸟飞出去了,谣音的琴才停了下来。

    “芝卫要多加练习,心静向善则曲自如,切莫伤了它们。”瑶音一脸严肃地对芝卫说。

    “徒儿知错了!”芝卫低下了头。

    林绾烟惊叹无比,这琴音竟有如此魔性?难道真有能够号召神兽的魔音?芝卫的本事虽然不够大,但也很让人羡慕了。瑶音简直就像是阅兵总指挥,太牛掰了!

    “你今日还不能下灵山,心不在曲,自然调不成调。再练几日看看。”瑶音转而对林绾烟说道。

    林绾烟一愣,她才不关心什么下不下灵山,听着这意思是收自己为徒了。她赶紧欠身行礼,“徒儿谨听师父教诲!”

    “你倒机灵!”瑶音呵呵一笑。“乙卫这几日就不必到我那里了,就在这里陪着你三师妹练琴。我也趁这几日去给你三师妹寻个通灵护身。”

    “是,师父!”乙卫低头应道。

    “谢师父!”林绾烟也行礼道谢,听着不仅能学个本事,还能得个护身的好东西啊,不错不错,赚大发了。

    “既已是我徒儿,那自然要赐你名。”瑶音边说边摸着自己的胡子思索着。“寒山远苍翠,秋水日潺潺。你便叫秋卫吧!”

    “谢师父赐名!”林绾烟向瑶音行了个礼,又向芝卫和乙卫行了个礼。虽然不乐意得个名,不过“秋卫”听着也不难听,况且也没多少人会知道,听着就是了。“秋卫见过大师姐,见过二师兄!”

    芝卫和乙卫见状,纷纷回了个礼,但表情如常,未有言语。

    “好了,芝卫有事就留下,乙卫跟我走吧。”瑶音说着就转身往门外走去。

    闻言,乙卫跟着出了门,林绾烟则学着芝卫低头行礼,待两人走远,才抬头。

    “师父不让你今日下灵山,你便只有多留些时日。”芝卫先开了口。本来她打算今日带林绾烟下灵山的,只是回来了才知道瑶音准备收林绾烟为徒,她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无妨,我也还没想好下了灵山要去哪里。”林绾烟淡淡一笑,她现在的心思都在这曲谱上。

    芝卫微微拧了拧眉,但很快恢复如常。“你不准备回夜魅身边?”

    林绾烟摇摇头,应该说是真的没想好,不过都顾着练琴,也不曾多想什么。只是很好奇芝卫好像一直是向着萧禹文的,上次好像还夸了他一句来着。“师姐跟夜魅很熟?”

    “几面之缘。”芝卫淡淡说道。

    应该说是在江月坊见过一面。那夜他一身黑衣戴着帷帽,坐的上次林绾烟那个位置。她也是弹完一曲要离去,却上来几个男子拉拉扯扯非要她再弹一曲。

    突然从楼上飞来一个酒杯,入木三分地插进摆放瑶琴的桌子上,杯中半杯酒还在摇晃。然后就听到楼上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滚!”。

    那几个一看桌子上的杯子,就知道遇到高人了,生怕没命,拔腿就跑。那次以后,在江月坊,那些三教九流的人顶多说几句荤话,却再没人敢对她动手动脚。

    芝卫也是后面费了好多口舌,才从掌柜的口中打听到,那夜替自己解围的就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夜魅。只是后面夜魅再也没来过,她是几次自己寻去远远看了一眼。

    每次他都带着帷帽,虽未见过真面目,但她还是觉得那应该是一副俊美的容颜。后来越了解越多,便也知道了更多夜魅的秘密。直到在林绾烟身上发现那块玉佩,她很诧异但也算什么都明白了。

    林绾烟看着芝卫淡然的神情,却并不相信只是几面之缘,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三爷也爱招花惹草?不过芝卫倒也不差,长得好看,自有一股清幽淡远的隐世之美。

    “师姐,这个曲我真掌握不好,而且弹久了脑袋疼。”林绾烟换了个话题。

    “此曲,一定要入心,心曲合一,方能领悟其中的精髓。刚开始,曲要入脑,疼痛是难免的,心静下来,便感觉不到了。”芝卫解释道。

    “这曲真的好神奇啊!练好了是不是很厉害?”林绾烟一张迷妹脸。

    “音能杀人。但做不义之事,必遭天谴。”芝卫脸色有些严肃起来。

    林绾烟吃了一惊,自己是在学魔道?

    芝卫瞧见林绾烟的表情变化,不禁好笑。“你我都不知何时才能到此造诣。不过师父的通灵护体是很好的。”

    “师姐和师兄都有吗?”林绾烟听了也觉得自己担心得太多了,就自己这琴技,别说一群鸟,怕是一条虫都唤不来。

    芝卫慢悠悠地从袖口摸出一条三四寸长的通体光滑的小白蛇放在手里。

    林绾烟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这是蛇!“师姐快收起来,我怕!”

    芝卫难得地笑了,伸手摸了摸那蛇身,那小白蛇便自己窜回了袖口。

    “师父若给我这个,我可不敢要!”林绾烟难掩一脸害怕。

    “不会的,每个人的通灵护体都不同,乙卫师弟是一直小白狐。”芝卫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小东西真的太恐怖了。”只要不是这种光溜溜的爬行动物,她都能接受。就是不知道这小东西如何护体?

    “久处有感情了,你便会喜欢上它。”芝卫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袖口。

    “那倒是。”林绾烟说着,心里却想着,那也不可能是蛇!多么冷血的动物啊,养得熟吗?想想芝卫的性子倒和蛇一样冷,还有那眼神也如寒冬的冰雪,毫无温度。

    “你且好好练琴,师父已经有三年未收徒儿了。我过几日再来。”芝卫说完就准备离去。

    “师姐!”林绾烟唤了一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夜魅没事吧?”

    芝卫愣了一下,淡淡地开口。“没消息,几日都未出现。但是他的人还在全城地寻你。”

    “噢。”林绾烟随口应了声。她只有知道萧禹文没事就放心了,可没出现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多半没事吧,她安慰着自己。有事她又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