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二 瑶音
    芝卫走了以后,林绾烟躺在冰床上,关于自由想了良多,终究还是没有说服自己接受和亲这个命运。

    她不知道这一世自己能活到多少岁,哪怕只有四十五岁的阳寿,那她现在才十六岁,人生也才过了三分之一,就这么把命挂在裤腰带上相夫教子了?

    不成,命运如此安排,肯定不是让自己学会逆来顺受的,说不定是来改变世界的呢?想着想着又困乏不堪地睡去了。

    睡梦中萧禹文的身影出现了,林绾烟高兴地远远看着他。可是怎么看那个帅气得没天理的人,都很颓唐,还是那身白衣,蹲坐在墙角,拿着酒壶,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灌酒。喝到最后,随手将酒壶丢开,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

    林绾烟忍不住就上前想将他扶起来,可力气根本就不够大。这么近的距离,她看得清清楚楚,萧禹文整张脸都消瘦了,胡子拉渣,那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林绾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亲了亲他眼角的泪水,便和他一起躺在了那冰冷的地上。

    梦做到这里,林绾烟就惊醒了。她告诉自己,梦都是反的,萧禹文此刻应该还好好的。过了这么多天,他一定已经慢慢接受自己不在了的事实,他的生活一定已经慢慢恢复自己没有穿越过来时的平静。

    他还是夜魅,如今又封了瑾王,很快皇上就会给他许其他家的千金。渐渐地,自己这个本不该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人,就会慢慢被淡忘。他会回到原来的世界,自己也会寻找到新的世界,那里并没有他。

    尽管如此安慰自己,可林绾烟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堵。从床上爬起来,就想到外面走走。话说她还没出过这个云雾缭绕的房间,还不知道这个九寒宫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个灵山又是怎样的一座山。

    走出了这个只有一张冰床的房间,林绾烟才发现,四下和普通的院子没什么两样,还是有一个正厅,正厅里还是有简单的家具,院子里还是有修剪得很好的花木。只是一路走着都没见到一个人,若不是亮堂堂的,如此安静的环境一个人走着还是瘆得慌。

    九寒宫不大,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林绾烟就绕着走了一圈,回到门口。她想走出大门看看,又想起乙卫交待过不能乱跑,便决定还是回去吧。

    她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往正厅的另一侧走去。她从外面看到自己住的是一座九层高的阁楼,猜想着正厅的另一侧一定有通向楼上的楼梯。

    说不定这里有什么宝贵的藏书呢,正好可以借机看看打发时间,反正乙卫说了自己可以在这九寒宫里逛,也没说不能上楼。

    果不其然,另一侧很窄,也就是一个上楼的通口罢了。上楼的木阶梯很陡峭,林绾烟有点想吐槽设计者的水平。摸着扶手小心翼翼地到了二楼,却发现这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乐器。

    林绾烟饶有兴致地一一观赏,走了一圈才惊叹,这里竟然汇集了古典乐器的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音”。

    因为她也是以前古典声乐课的时候有过了解,所以能认出来的并不是很多。她看着有编钟、笙磐、埙、鼓、瑶琴、古筝、竽、萧和笛,虽然还有“木”类她没认出来,但很确定“八音”一定是齐全的。

    林绾烟再细看这些乐器材质,看起来都比较新,倒也不是很特别,不过比一般的要好一些。她又随手拨动了自己比较熟悉的乐器----瑶琴的琴弦,音质有特色,但不算好,不沉也不透。

    她随后又上了第二层,结果发现所有的陈列布局都一样,细看才发现只是乐器不一样。她又试了一下瑶琴,声音是要透了点,但不润。林绾烟大概猜到了,这最好的乐器一定是在最顶楼。

    所以后面的几层楼她都没有做停留,直奔第九层。只是越往上走,楼梯就越陡也越长。走到第八楼,她着实休息了一阵,才抬起已经有些发软的脚,死死地抓住扶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终于爬上了第九层,林绾烟双手扶膝,弯下腰喘着粗气。这爬了九楼,就跟爬了一趟泰山一般累。缓过气来,林绾烟看了看四周,除了乐器,还多了一张古旧雅致的桌子和椅子。想来是供人演奏时用的。

    林绾烟走进仔细看了看这些乐器,看起来年代都非常久远了。但肯定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在现代就算是收藏也是价格高昂的藏品。其他的乐器她不熟,但光看那瑶琴就知道了。

    九楼的这把瑶琴,体态比一般的瑶琴都要秀美小巧,非常方便携带。正面琴弦边上有填金粉不知朝代的字,琴徽像用黄金片做的,闪闪发亮。琴足则是用通透的黄玉,琴轸用的是象牙。金徽玉足象牙轸,这把瑶琴绝对名贵。

    瑶琴的背面,镶嵌了两条象牙做成的螭龙纹蟠龙璧,上面还有林绾烟看不懂的云和题款,怎么看都是一把不可多得的精品瑶琴。

    林绾烟忍不住拨动了琴弦,声音松透浑厚地浸入耳根。这才是太古之音啊,林绾烟感慨道,古琴的奇、古、透、润这把瑶琴全数具备。有幸见此上古好琴,岂有不弹奏一曲之理?

    小心翼翼地将瑶琴放在桌子上,林绾烟迫不及待地坐下。如此好琴,怕是不能再弹《沧海一声笑》或者《卡路里》了,不免格格不入。细细地在脑海里回忆了半晌,林绾烟试了试音,就轻抚琴弦,弹奏起了《平沙落雁》。

    许是处于兴奋状态,再加上这把瑶琴本来就是极品,本来林绾烟并不是很擅长瑶琴的,弹奏着弹奏着,自己竟也沉迷了进去。曲毕,仍旧坐在那里静静回味。

    “何人在此抚琴?”

    林绾烟被一声浑厚的男音吓了一跳,四处看了一下,并未发现有人。心里更是发毛,急忙抱起瑶琴放回原处,准备下楼。

    可还没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白衣老者缓步走了进来。只见这老者鹤发童颜,丝毫无老相,走进来也大气不喘一声。

    “小女子多有冒犯,还请见谅!”林绾烟微微欠身行了个礼。这不会是扰了乙卫口中的哪个祖师爷了吧,白胡子白头发的老爷爷,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身形也如此矫健,这不是神仙就是妖魔鬼怪。

    “你便是我大徒儿领回来的姑娘?”那老者温和地打量了下林绾烟。

    “正是小女!”林绾烟算舒了一口气,芝卫的师父总归会好说话些吧,可别将自己丢进熙河才好。

    “瑶琴讲究音与指和,音与意和,意延言外,意境方能深远。适才曲子倒不错,可惜你心思不静,弹不出瑶琴的平和之韵,比芝卫和乙卫都差远了。生生糟蹋了我的好琴。”那老者虽说着批评的话,却没有指责的语气。

    “多谢指点!小女只是略懂皮毛,实在是献丑了,不好意思!”林绾烟微微脸红,这曲子还不错,可不是自己谱的,反正就是说自己弹得一无是处呗。太实诚的话,总是很伤人有没有!

    “你这女子倒还谦和!”那老者笑了笑,继续说道。“心静则意远,既来之则安之。你若有心,我倒有意再收一个徒弟。”

    林绾烟愣了一下,这是想要自己拜师?那岂不是要长久灵山?虽然自己不想和亲,但也没打算留在这个灵魅彳亍的灵山,别最后人不人妖不妖的,太恐怖了。

    “多谢抬爱!恐怕要不了几个时日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林绾烟微笑着婉言拒绝。

    “噢?我瑶音还从未被拒绝过!”瑶音笑着看了看林绾烟。

    林绾烟歉意地欠身行了个礼,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也罢,这琴谱你收着,若三日内能弹得让我满意,我便破例收你为灵山外的弟子,这把瑶琴也一并送你了!”瑶音说着从袖口拿出一页琴谱递给林绾烟。

    既是灵山外的弟子,又能免费得一把极品瑶琴,林绾烟心动了。况且,人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拒绝就太不给面子了。于是,林绾烟接过琴谱,又欠身行了个礼。

    瑶音微笑地点了点头,“这瑶琴你且带下去吧,免得每日爬这么高。”

    “好!”林绾烟心里一阵感激,这楼梯爬得人也会吐血。

    林绾烟转身去抱瑶琴,回来时,瑶音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倒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着这未来的师父到底是人是鬼?

    回到底层,林绾烟腿都是抖的,后背也沁湿了,还好这一路下来,瑶琴没有磕着也没有碰着。将瑶琴摆好,林绾烟就拿出了瑶音给自己的那张琴谱,试弹了起来。

    可看着没多难的谱,才弹试弹了前半部分,却一点都不连贯,林绾烟这时才对自己当初学琴时耍的小聪明痛心疾首。反复试了十几遍,终于连贯了,可总感觉曲不成调,而且越弹,自己的脑袋便越疼。

    这种疼和之前的烧灼感又不同,是被琴弦割伤的那种疼。可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并未有什么异常。明明该手疼的,怎么会脑袋疼?林绾烟想不明白。又练了一盏茶的时间,她还是受不了了,便重新躺回那冰床上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