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一 关禁闭
    “都给我滚开!”萧禹文怒瞪着站了一屋子的灵异卫,他们已经就这么守了自己一盏茶时间了。

    “主子!”众人瞬间跪倒在地。明知道夫人根本就不在慕斯诺手里,此番不过是一个局,可主子执意要单枪匹马地去赴约,他们怎么敢让?

    “滚!”萧禹文抬腿就踹了站在最前面的灵狐一脚,灵狐毫不反抗地受了,摔到一边。

    从人墙里挤进来的李木川和杨承阅刚好看到这一幕,眉头都不由地皱紧。

    杨承阅伸手去扶灵狐,低声说道:“没事吧?三爷是心里太难受了。”

    “没事。”灵狐低声应道,主子是控制了力道的,不然他不可能挨了一脚还能站起来。

    “都起来,先下去吧!”李木川中气不足地对灵异卫说道。他的伤还没好,只是听说了南栎城已经是不可收拾的局面了,才强撑着匆匆从溪棠赶来。

    灵异卫闻言都静静地退了出去,正厅里只剩下萧禹文,李木川和杨承阅三人。

    “三爷如今脾气是变了啊,连自己人都打了?”李木川对萧禹文踢灵狐的那一脚很是不满,萧禹文虽然性子冷,但从来不会像刚刚这般将气撒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杨承阅朝李木川递了个眼神,示意他少说两句。一个萧禹文他都搞不定了,如今两个人若是真吵起来,他更是头疼。他们现在一个是有伤在身,一个是快失去理智。

    “三爷这是要灵夜宫的兄弟寒心吗?”李木川根本不理会杨承阅的暗示,继续说道。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吗?所有人都不愿意当炮灰,那只有他来了,横竖他现在有身子还弱,萧禹文也不至于对自己动手。

    “滚回溪棠!否则连你一起打!”萧禹文冷冷地看了李木川一眼。

    “好啊,三爷打吧,怕以后想打,你也没那个命了!”李木川也冷着脸看了萧禹文一眼。

    萧禹文抬腿就想朝李木川踢去,杨承阅眼疾手快将萧禹文往后拉了一把,灵狐挨了一脚没什么事,李木川可能就要去半条命了,本来他现在就只剩那张嘴巴还有点能耐。

    “木川!”杨承阅瞪了李木川一眼厉声道,再怎么样,李木川也不该说出如此诅咒的话。

    “我有说错吗?三爷现在是脑子不清醒,他不怕死,他有想过他死了以后灵夜宫那么多兄弟何去何从吗?”李木川根本不准备住嘴,明知是慕斯诺的圈套,还非要去决一死战,不是脑子烧坏了是什么?他不明白萧禹文何以糊涂至此。是的,根本无法理解。

    萧禹文一把甩开杨承阅的手,转身就将桌子上的茶具扫落在地,一时屋子里响起噼里啪啦瓷器破碎的声音。

    杨承阅向李木川偏了偏头,示意他先上楼。李木川冷哼了一声便往楼上走去。杨承阅看着李木川上了楼,正准备跟萧禹文说话,却见他抬腿就往外走。

    “三爷!”杨承阅拦在他面前。

    萧禹文看都没看杨承阅一眼,避开他就往外走,可他往哪里走,杨承阅就快一步挡在前面。

    “让开。”萧禹文满是血丝的双眼看着杨承阅,刚刚的强硬褪去了一些,语气冰冷里多了几分悲伤。

    “三爷,灵夜宫需要你,不可意气用事!”杨承阅看着几日来已经瘦了一圈的萧禹文心里也很难受。

    “我再问一遍,你让不让开?”萧禹文的声调高了一些。

    杨承阅犹豫了一下,就在他犹豫的那个空档,萧禹文快步走了出去。

    “三爷!”杨承阅急忙追了出去。

    正厅外的灵异卫笔直地站成数列,眼见萧禹文走了出来,不知道是该拦住还是跟上。

    “拦住三爷!”杨承阅冲灵异卫喊道。

    灵异卫闻言迅速往院子门口汇集,一下就将院子门堵得水泄不通。

    萧禹文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今日,挡我者,死!”

    灵异卫置若罔闻,没有一个人挪动,依旧一动不动地挡在那里。

    萧禹文将剑插回剑鞘,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块令牌握在手里,“不认我这个主子了吗?”

    灵异卫一愣,慢慢的,以二十四灵异为首开始往边上让出一条过道。萧禹文收回令牌就往外走,杨承阅和灵异卫只能紧紧跟在后面。

    还未走到门口,却见萧慎领着十几个玥字卫迎面而来。萧禹文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路过萧慎身边也当没看见,直往外走。

    “将瑾王拿下!”萧慎怒吼了一声。

    玥字卫领命迅速将萧禹文团团围住,却并未动手,谁都知道瑾王的身手了得,其中不少当年还是瑾王亲自训练的。

    “八皇叔!”萧禹文声音里夹杂了哀求。

    萧慎转身盯着萧禹文看,不过十日,他已经消瘦了许多,一身白衣包裹的身子真有几分病弱的模样。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胡子已经长得很长了也没有剃。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极了。

    “即刻将瑾王关禁闭!没有本王的准许不得出来!”萧慎命令道。

    玥字卫为难地看着萧禹文,谁都不敢先动手。萧禹文站在那里与玥字卫僵持了一会儿,便怒气冲冲地将腰间的剑取了丢在地上,抬腿往回走。

    二十四灵异紧紧跟在他身后。其他灵异卫则各自散去。

    关禁闭是关在萧禹文所住院子的地下密室,是他亲自设计的,如今将自己关进去也算轻车熟路。里面一应俱全,卧室、书房、储物室,灵夜宫的许多秘密也藏在这里面。

    萧禹文进去就合衣躺在软塌上。很快,灵沐带了几个人送来茶水和一些吃食,正想退出去,却听软塌上传来一句“拿酒来。”。

    “主子,过饮伤身!”灵沐小声应道。这几日主子没吃什么东西,倒喝了不少酒,而且一改往日清淡的口味,尽喝烈酒。本来酒量还不错的,可却是一壶下去就醉倒了。

    “如今我的话都不好使了吗?”萧禹文冷冷说了句。

    “马上给主子送来!”灵沐答应完就领着其他人出去了。

    灵沐是答应得好,可出去了还是先去向萧慎禀告了。此时萧慎和杨承阅、李木川正在正厅里坐着。

    “也罢,给他送去吧!再要酒,必须看着他用过膳才给。”萧慎说完就朝灵沐挥了挥手。

    “是!”灵沐应声就出去了。

    三人坐着沉默了许久,还是萧慎先开了口。“灵山那里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杨承阅摇了摇头。所有人都没有在萧禹文面前提到灵山,但是杨承阅还是暗中安排人去寻了的。那些人多是江湖中的奇人异士,毕竟一般人也不敢轻易进灵山,但是几日来都没有消息传回来。

    “将瑾王看紧了!已经过了数日,若未得救,恐怕是没了。”萧慎声音低沉,他知道其实萧禹文心中也明白,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才会如此。但事已至此,东陵国若想得到更好的善后,还是要萧禹文去争取。他若是自己冲动丧命,那才是最大的愚蠢。

    杨承阅默默点了点头,这几日他几乎将宫里的事都放在一边,就怕萧禹文还会做出更出格的事。

    南栎城内所有百花宫的细作窝点都被血洗了,而且不管是东陵还是玄慕,只要有灵夜宫据点的地方,都已得令血洗百花宫。如此迅速又剧烈的动作,百花宫一时受创严重。作为掌门的慕斯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整个城里灵夜宫的人、玥王府的人、大内侍卫、禁军已经反反复复找了数遍,所有进出口都已经被封死,他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能用的手段都已经用了,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种情况下,就算将慕斯诺杀了也无济于事。而且所有迹象表明,人根本不在他那里。他如此设局不过是想引出夜魅,趁机杀害。灵夜宫与慕斯诺的交手次数有限,哪怕是萧禹文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赢过他,况且百花宫阴招多得很,实在没必要如此冒险。

    “瞧瞧三爷现在这个样子,若不是我有伤在身,我定会像以往他揍我一般将他揍一顿!”李木川淡淡地说了句。

    “好了,你少说几句,三爷心里本来就难受。”杨承阅看了李木川一眼,知道他心里是向着萧禹文才会这么说,可他今日在萧禹文面前说的那些话,确实不太好听。

    “不曾经历过,自然不懂那些痛。只不过,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任他如此颓废下去。”萧慎一脸严肃。

    杨承阅和李木川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们是没有经历过,但萧慎经历过,所以他能明白萧禹文的痛苦。同时他又是过来人了,看得比他们都通透。

    祯烈府里,所有人只能默默地等待消息。南栎城内如此大的阵仗,祯烈也不是不知道,除了焦急地等,也不能做什么了。大神越皇帝倒是和上一次一样,屡次派人来说些宽慰的话,可祯烈心里也清楚,恐怕这一次的情况比上一次要复杂又危险得多。

    他也不禁想了想,若妹妹真的就这么没了,大神越皇帝会给出怎么的交待?东陵自知是三国中较弱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讨伐其他两国中的任何一国。

    哪怕父王对妹妹万分宠爱,恐怕也只有忍着痛了。那是重新册封一位公主继续和亲,还是各种补偿后就此作罢呢?只是,不管怎样,妹妹是最不值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