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八十 自由是什么?
    林绾烟感觉自己好似使了吃奶的劲儿才将眼睛睁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好似还在冒着气儿。自己这是在哪里?回到现代了吗?

    她只记得在花涧坊的那个里屋,外面突然一阵烟雾,她起身想跑的瞬间,有人将粉末撒向她的同时破窗而入。她才跨了两步,来不及出门,门却瞬间被关了起来,自己掉进了一个黑洞,跟着那个人也一起掉了下来。

    只听芝卫说了声“走!”,她的手便被拉着在那黑黢黢的洞里快速前进。刚开始那个人还落在后面,后来越跟越紧,还一把抱住她的腿,她便松开芝卫的手,迅速摸出藏在脚上的匕首往那人身上刺去。她不知道自己刺中了哪里,反正后面没见那人再跟来。

    等出了洞口,芝卫便带她上了一艘小船,她喘着粗气,来不及跟芝卫说上话,就感觉脑袋一片昏眩,之后就倒下不省人事了。

    林绾烟艰难地侧身,撑起双手想爬起来,可触手冰冷透骨,平时极其怕冷的她,此时却也不觉得难受。好不容易坐起了身,周围的一切却让她吓了一跳,这个云雾缭绕的地方是哪里?自己是升天了吗?这不是电视剧里天庭才有的景象吗?

    再看看自己躺的地方,就是一个剔透的冰床啊!天啊,这不会是没能穿越回去反倒死了吧?可阎王殿不该是黑布隆冬的吗?怎会像仙境般?

    林绾烟正疑惑又害怕坐着,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白衣男子,五官精美如画,皮肤白皙发丝乌黑,那脸明明没有笑看起来却像在笑。

    “你醒了?”那男子声音很磁性,看过来的目光温柔如水。

    “你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林绾烟看着这男子面目和善,便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叫乙卫,我师姐是芝卫,是她托我照看你的。这里是灵山。月圆之夜,芝卫师姐带你来到这里。但是你中了断魂殇,昏迷不醒,便在这里疗伤。”乙卫笑着说道。

    “我不是该在月圆之夜回去吗?那现在还能回去吗?”林绾烟着急地问道,中毒肯定就是从窗户撒进来的那些粉末所致,可她现在不关心这个问题,她只想知道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回去,什么时候能回去。

    “你来时已中毒昏迷,护体灵物灵气也受损,月圆之夜不足以送你回去。如今身上的毒恐怕还要休养些时日,待完全好了再找灵婆婆为你想想办法吧。”乙卫语气平缓。

    “该死!”林绾烟一听已经错过了回去的日子,不禁骂了出来。“不行,我现在就要去找灵婆婆,问清楚我到底还能不能回去!”

    “这里是灵山,你切莫乱跑。芝卫姐姐是求了很久,灵婆婆才答应让你留在这里疗伤的。倘若出去扰了任何一位祖师爷,你都会被丢进熙河,到时没有人救得了你。”乙卫好言相劝,灵山的每一位祖师爷脾气都极其古怪,惹恼了可不好收场。不仅林绾烟可能丢了性命,自己和芝卫师姐可能都会一并受惩罚。

    林绾烟一听就蔫了,那日灵狐是说过灵山是个灵魅彳亍之地,想来还真的不能造次。虽然不知道被丢进熙河是多么严重的惩罚,但应该是离死不远了。能痛快地死了倒也还好,就怕最后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都害怕。

    “你身子若好些了,可以在这九寒宫里走动,但切记不能出宫门,且每日必须在这寒床上睡足五个时辰身上的毒才能完全解了。”乙卫继续说道。

    林绾烟只能顺从地点了点头,也只有先把身上的毒解了再说了。要做其他什么垂死挣扎,不还得有身体做支持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乙卫也不再说什么,静静地就走了。

    林绾烟坐了一会儿,没有出去走动的**。确切地说,是浑身没力气,走不动。她不知道自己来这灵山几日了,这期间好像也没人照顾自己,此时身上穿的还是那日出来的衣裙。很奇怪的是,明明身着单薄的衣裳,也未加盖被褥,就这么躺在还冒着寒气的冰床上,自己也未感觉到冷。

    也不知道用过膳吃过药没有,但是没感觉肚子饿,只感觉脑子里好像有把火在烧,而且越烧越旺,烧得她脑袋开始疼,只能又躺下。一趟下就感觉脑袋的灼烧感在减退,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这一觉又睡了多久林绾烟自己也不知道,再次醒来是被摇晃醒的。芝卫一身白衣坐在她身旁,娇美的脸庞还是很淡然。

    “你来了?”林绾烟睡眼朦胧地坐起身问道。

    芝卫点了点头,盯着林绾烟的脸看,看到她的脸已经不似刚来灵山时那般通红,总算放心了。“感觉如何?”

    “好多了。”林绾烟并不知道自己到灵山顶时整张脸红得发紫,任谁见了都会害怕。她也不知道哪怕是现在,她脸上也还有没褪完的红血丝。只是觉得当下脑子没有烧灼感,好像比之前有了些力气。“多谢芝卫姑娘相救!”

    “不必客气,我不过是听从吩咐。”芝卫神色淡漠。

    林绾烟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她记得那个叫乙卫的男子说,是芝卫求了很久自己才能留在这里疗伤的。

    “可想知道南栎城近日什么情况?”芝卫淡淡地问了句。

    林绾烟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想起自己失踪了那么多天,萧禹文和祯烈不知该着急成什么样儿了,而自己来了灵山之后,就一直在昏睡,根本来不及想这些。

    “你在灵山的这七日,南栎城全城戒严了七日,夜魅在掘地三尺地寻你。我要回一趟灵山都费了好大力气。”芝卫淡淡道。

    林绾烟从芝卫口中听到“夜魅”这个名字很诧异,但也只是眨了眨眼没说话。心里暗自想着,自己是睡了两觉就过了七日,可这七日对某些人来说有多难熬她不敢想。

    “这个你自己收好了,日后下了灵山才能寻着回去。”芝卫说着从袖口掏出玉佩放在林绾烟手里。

    “什么意思?”林绾烟睁开眼睛看了看,手里的正是萧禹文的玉佩。

    “进灵山前经过熙河断流处,所有身外之物都会掉出,这是那日我帮你收着的。一旦进了灵山,没有此世的信物是出不去的。”这是灵山的秘密,芝卫不能说太多。

    “我不是要回去吗?为何要下灵山?”若回不去,来来回回折腾这一番做什么呢?

    “此番已经错过这个月圆之夜,要回去怕只有等下个月圆之夜。但每一个要回去的人,只能月圆之夜出现在此,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七日了,沾染了不少灵山的气息,恐怕是回不去了。”芝卫语气依旧。

    “什么?不可能!我要回去!我一定要回去!不是说灵婆婆可以想办法吗?”林绾烟一把抓住了芝卫的手腕摇晃着。

    “这是灵山的规律,灵婆婆也无能为力。而且你最多可以在灵山呆七七四十九日,到时间了,不管你身子好没好,都要离开。你若不下灵山,便只能同我一样拜一个祖师爷为师,长留灵山。”芝卫拨开林绾烟的手,声音有些冷。

    林绾烟傻了眼呆坐着,这就是说彻底回不去了?长留灵山她不会想,那还是回去和亲?萧禹文是很好,可她不愿意过那样的生活。

    打打杀杀,提心吊胆,她怕自己的小心脏受不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怕自己学不会。她就想回去念自己的大学,毕业后找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做点花花草草,养条狗,有空到处走一走,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地过点小日子就好,真的没有太大的抱负。

    “你最多再有七日身子就可以恢复从前,依我看,还是早日下灵山。夜魅已经快把南栎城内百花宫的人都杀光了。”芝卫淡淡说道。

    林绾烟看了看芝卫,一脸乞求地说道:“你带我去见灵婆婆吧,我还是想回去,求你了!”

    芝卫盯着林绾烟,那眼神似乎想将她看穿。“若我说,你再不下灵山,夜魅会有生命危险,你在乎吗?”

    林绾烟的心一颤,“你都知道些什么?”

    芝卫淡淡一笑,“夜魅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百花宫再不将你交出来,他就算追到玄慕国也要将那百花宫的掌门亲手杀了。江湖上谁都知道,夜魅说到做到,但能不能活着回来就不好说了。”

    “那个笨蛋!”林绾烟又气又恨又急。她问自己,真的不在乎萧禹文的死活吗?一切因自己而起,自己就要这么自私地选择逃避吗?一辈子能心安吗?

    “夜魅是我欣赏的男子,少有的磊落刚烈。为人一世,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便好。既然回不去了,不妨好好珍惜此世真心对你的人。”芝卫难得说一句带温度的话。

    林绾烟没说话,继续躺了下去。

    “七日后我再来。”芝卫说完就走了。

    林绾烟也不说话,也不相送,只是沉思着。芝卫的话固然没错,可是她也不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是的,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明白。

    那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呢?自由?自由又是什么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每一个世界都有其游戏规则,所有的自由也是在遵循这个规则的前提下才能自由。自己在这个古代找寻现代的自由,已经是违背规则了。规则要么有能力打破重建,要么就只能遵循,哪怕打擦边球,钻规则的空子,也是基于规则之下的。自己如此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