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九 那凭夜魅呢?
    入了宫,萧禹文不顾阻拦直奔御书房。

    “瑾王!千万使不得,皇上如今在皇后的寝宫,请让奴才先去禀告!”一群公公紧紧跟在萧禹文后面,却又不敢拦他。

    “快滚去禀告,步子慢了当心本王要了你的狗命!”萧禹文冷冷地说道,一路走进御书房。

    见状,当值的公公使了个眼色,便有人转身快步离开。且不说如今三皇子已经贵为瑾王,哪怕就是以前,也从来没人敢惹他不快。只是众人都不禁多瞧了萧禹文几眼,素来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三皇子,今日好像比一般男子还要伟岸,只是那冷漠有增无减。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萧煜便一路皱着眉从皇后的寝宫回到御书房。今日是拜月节,他才到皇后寝宫,便听闻萧禹文不听劝阻硬闯御书房。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虽然萧禹文一向冷淡,但从未无礼至此。

    一进门,萧煜便看到萧禹文冷着张脸端坐在那里,奉上的茶好像也没有动,见了自己也不起身行礼。他今日看起来倒不似平日那般体弱,但是坐在那里浑身一股寒气。再看他那身白衣,已经不甚干净,像风尘仆仆赶了很久的路,这么多年自己从未见萧禹文这般形象。

    “文儿这个时辰进宫所为何事?”萧煜也没再计较萧禹文不行礼的事,坐下便开口问道。

    “绾烟公主不见了,玄慕百花宫干的,还用了断魂殇。儿臣前来跟父王请命血洗百花宫。”萧禹文冷冷地说道。

    萧煜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中间的关系,明明生辰宴那日萧禹文对绾烟公主的态度很冷淡。今日瑾王府向绾烟公主发出邀请帖他是知道的,可人怎么不见的,萧禹文又如何知道是百花宫干的,又如何至于血洗百花宫,他不明白。

    “文儿先将事情细细同父王说。”萧煜皱了皱眉,总归东陵公主不见了就不是小事。

    “父王要儿臣说?恐怕直接问皇后会更清楚吧!”萧禹文冷哼了一声。

    “此事要从长计议。”萧煜眉头又紧了些,语气却很镇定。

    他不悦,看来皇后还是不知收敛,但说起来这也是家丑,必须关上门来处理。血洗百花宫,且不说能不能做到,但此事若是大神越三皇子做的,那就上升到国事的高度,说不定还要打上几仗。打仗大神越从来没怕过,只是萧煜觉得没有必要。

    萧禹文冷笑了一声,站起了身。“看来父王是要彻头彻尾地令儿臣寒心。儿臣言尽于此,先行告退!”

    “慢着!”萧煜喝道。彻头彻尾什么意思,萧煜不明白。

    萧禹文便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也没准备再坐下。

    “文儿准备如何血洗百花宫?”萧煜觉得今日的萧禹文十分陌生,陌生得让他打寒颤,这还是自己的三皇子吗?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根本就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这就不劳父王费心了!”萧禹文声音更冷了几分。

    “就凭玥字卫?”萧煜知道萧慎一直护着萧禹文,这些年也没少照应他,从来不让人靠近的玥王府,他却可以自由出入。玥字卫武艺自然高强,但是百花宫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后面是一整个玄慕国在支撑。

    “那凭夜魅呢?”萧禹文冷眼和萧煜对视。

    萧煜的脸色瞬间变了,自己的三皇子就是灵夜宫的夜魅?他是该高兴还是害怕呢?父子俩对视了几秒,他分明从萧禹文眼里看到了年轻时自己的倔强、果敢和有勇有谋。

    “想要朕给你多少人?”萧煜沉脸问道。

    萧禹文又一个冷笑,他今日来不是要人的,对付百花宫,灵夜宫的人足够了,他要的是自己父王的态度。“若父王还想试探夜魅的能力,那尽可静观其变,只要日后父王不会后悔便好。”

    “你……”萧煜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看来不管自己答不答应萧禹文决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哪怕倾尽所有。

    萧禹文仍旧傲然又冷漠地站得笔直。

    “为了一个女子,尚不值得如此。”虽然自己一直想挫挫百花宫的锐气,但此事并不是一个好的由头,况且皇后也参与其中。

    再者,血洗百花宫自然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的事。哪怕东陵公主真的遇害,萧煜自有其他方法安抚。况且就算血洗了百花宫,给东陵的安抚依旧是不能少的。不管怎么算,这都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一人有一人的选择,父王也好,八皇叔也罢。”萧禹文冷冷道。

    萧煜被萧禹文直戳了心脏,一时脸色惨白没有说话。玥亲王一直以来也是他的心病,太后一念叨,他就难受万分。

    “既然话已至此,我便请父王将绾烟公主许给儿臣。”萧禹文冰冷的脸上全是认真。

    “休得胡言乱语!”如今是什么情况?那断魂殇是什么毒?这个东陵公主多半已经没了,怎么可能许亲?就算救回来了,身体若落下什么病根,也断然不会许为正妻的,起码不会许给几个皇子。

    “父王答应也罢,不答应也罢,我心意已决。绾烟公主生是儿臣的人,死是儿臣的鬼。不过多一个八皇叔而已。”没想到最后自己还是步了八皇叔的后尘,萧禹文在心里嘲笑自己。

    “混账!”萧煜气得说不出话,这两人何时感情已至此?一个玥亲王已经够了,以后还要加一个瑾亲王吗?

    “该说的儿臣已经说了,先行告退!”萧禹文说完抬腿就往外走去。

    “明日袁统领会来府里寻你!”萧煜朝他喊道。这一局,自己又输了。

    萧禹文好似没听到,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了皇宫,萧禹文直接回了古潼巷的院子,杨承阅已经在那里候了很久。

    “三爷……”杨承阅见萧禹文一脸冰冷,但双眼早已没了光彩,他从未见过萧禹文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一时竟也不知道说什么。

    萧禹文看都没看杨承阅一眼,直接就回了书房,一言不发地坐在软塌上。杨承阅在软塌旁陪着坐了一会儿,就下了楼。

    “主子怎么样了?”灵狐关心地问道。

    这种情况下,除了杨承阅和李木川,恐怕没有人能让主子开口说话。如今李木川还在溪棠养伤,杨承阅得知消息,做了一番安排后也急忙赶来。

    “什么都没有说。”杨承阅担心地说道。

    “主子昨日连夜从溪棠赶回绾烟公主那里,早上回来洗漱更衣便匆匆出门,已经一日未进食了。”灵狐盯着桌子上已经凉了的晚膳摇了摇头。

    往时除了在外面,其他时候主子的生活都是极其规律的,饭更是按时按点一顿都不会落下。今日哪怕是灵异卫也是匆匆吃了些东西的,唯独主子连口水都没喝。

    “重新做几道清淡的菜肴送来。”再怎么样,还是要先吃些东西,否则身体受不了。

    灵狐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可有消息?”杨承阅看向一旁的灵沐。数年来,灵夜宫第一次如此大动干戈地找一个人,在南栎城,若灵夜宫都找不到的人,那肯定是飞天了。

    灵沐摇了摇头。

    杨承阅愁眉紧锁,百花宫这次用了断魂殇,只要沾染了一点,按着时间算,此刻已经毒发了。若得不到解药,那必死无疑。

    可既然百花宫用了断魂殇为何又要将人带走?那岂不是多此一举?难道这是百花宫的两全之策,若带不走人,也会毒发身亡,若带走了,便施以解药,再用人来威胁萧禹文?

    很明显,现在人已经被带走了,灵夜宫也以夜魅的名义让百花宫交出人,若他们的目标真的是萧禹文,那后面必然会有一系列地布局。

    “百花宫那里传回什么消息?”杨承阅问道。

    “百花宫反应很奇怪,那慕斯诺勃然大怒,好像并不知道此事。但死的和抓住的确实是百花宫的人。”灵沐也觉得不敢相信。

    “若此事是真的,可见百花宫内讧已经很剧烈了。”杨承阅不免更加担心,动机太模糊了,这样一来林绾烟便更是凶多吉少,毁尸灭迹这种事太平常了。

    “另外,主子让查的那条河,竟是通往灵山。”灵沐的声音很小,像怕旁人听了去,可屋里明明只有他和杨承阅两人。

    杨承阅脸一沉,也压低了声音。“吩咐下去,谁都不许提灵山。”

    “已经吩咐了。”灵沐也知道事情的利害,依照主子的脾气,那必定是会不惜一切深入灵山的。一旦进了灵山,那危险就是十个百花宫也比不上,从来没有人能走到灵山半山腰,还能活着回来。

    杨承阅端着装了饭菜碗筷的盘子上到书房,萧禹文还保持着他走时那个端坐姿势,只是手中多了一张纸。杨承阅将盘子放在书桌上,走近一看就明白那是林绾烟未来得及画好的画。

    “三爷,先用膳吧,还有很多事等着三爷去做。”杨承阅轻声说道。

    萧禹文好像没有听到,继续盯着看。

    “三爷,多少吃些吧,不然日后绾烟公主回来知道三爷如此糟蹋自己的身子该生气了。”杨承阅连哄带骗。

    萧禹文闻言愣了一下,将那副画小心地收起来后,便来到桌子前用膳。他吃得很慢,牙齿好像咬不动,喉咙好像也吞不下。

    杨承阅坐在旁边,时不时地往他碗里添菜,他知道每次萧禹文和林绾烟一起吃饭的时候,萧禹文都会不停地给林绾烟夹菜。

    晚膳后,萧禹文也不沐浴,也不再说话,就那么躺在软塌上慢慢闭上眼睛。杨承阅将角落的毛毯盖在他身上,也轻轻地下了楼,明日少不了一场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