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七 凤凰木
    早膳时,祯烈果然将瑾王府的邀请贴和礼品清单递到林绾烟手中。

    林绾烟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皇家出的邀请帖倒是固定的材质、款式、书写风格,只是落款人不同罢了。不过礼品清单内容却让她很是吃惊,足足写了一页纸笺,从首饰到上等布匹到瓷器到名贵药材。

    “这瑾王竟如此阔绰?”林绾烟抬头看了祯烈一眼。心里骂道,知道三爷你有钱,可也不用这么碾压其他皇子吧,做人要低调知道不。

    “瑾王的封地多是大神越富庶之地,虽无封地的实际管辖权,可每年的税赋收入还是很可观的。而且历来封王时皇帝都会赏赐很多东西,瑾王出手阔绰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祯烈笑着说。这就是封王会让人眼红的原因之一。况且作为第一个封王的皇子,是应该将自己与其他皇子区分开来。

    林绾烟点了点头,就将邀请帖和礼品清单放在一边,她对那些东西都没什么兴趣,萧禹文要送,那好歹是他的一片心意,收着就是了。

    “妹妹可是要赴约?”祯烈笑着问道。瑾王府的邀请帖是一大早就送来的,况且其他也没有人相邀,瑾王又是第一次发来邀请,情理上也该去的。

    “自然。待会儿我先出去一趟,上次订的首饰还未取。”林绾烟淡淡道。她是打定主意要早些溜出府去。

    “好。妹妹要多带些人去吗?”祯烈以为林绾烟此举是对瑾王约会的重视。

    “不必了,我去去就回。”光是萧禹文的人就不好甩开了,再带上东陵的人,不就是给自己添堵吗?

    “那妹妹当心些,快去快回。”祯烈也知道大神越皇帝派在身边保护自己和妹妹的都是顶尖的高手,自己的人也只是以备不时之需。

    “好。”林绾烟浅笑地看了看祯烈,这个哥哥自己是没什么感情,但相处多日还是觉得他是非常靠谱的人。

    用过早膳,林绾烟还是跟往常一样在花园里散步,只不过很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换上那日萧蔓雪送给自己的便装,取下自己的剑,想了想又将剑挂回去,藏了一把匕首在裤腿束进靴子里。

    又从那日买首饰剩下的银票里抽了几张,叠成方块,和萧禹文的玉佩一块放进衣袖藏好。正想出门,又犹豫了一下,将玉佩取出,用自己的手绢包好,放在枕头下面。走到门口,又折了回去,还是将玉佩收进衣袖。

    今日随行的人有十六个之多,司空、司言、赤焱、绿莺和灵狐一行十二个二十四灵异。林绾烟感叹着萧禹文这也将自己看得太紧了吧?不对,是太在乎自己了,保护得自己都没机会逃跑啊!

    取了寄存的首饰出来,林绾烟就问这里哪里可以买到名贵的花木,最好是集中一点,可以自己挑选的那种。得到的是她想要的地方:船巷花岗。

    “按着时间,主子应该快到府里了,不如等见了主子,再一同前往?”灵狐建议道。从四方街到船巷花岗要半个时辰,而且是偏僻之地,往来的都是底层的人,情况也说不清楚。

    “无妨,差个人跟三爷说一声便是,来回跑多费时间。今日要去瑾王府,我想寻个吉祥树一起带去,讨个好彩头。”林绾烟才不想等萧禹文一起去,那一定会被盯得死死的。

    闻言,灵狐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回到首饰铺吩咐他们差人去给萧禹文捎个信,便护着马车往船巷花岗去。

    林绾烟不知道是船巷花岗真的有那么远,还是灵狐有意放慢速度等萧禹文,马车不快不慢地走了半个多时辰,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估摸着时间,芝卫也应该快到花涧坊了,所以林绾烟也没有催促,继续在马车里闭目养神。

    一盏茶以后,马车停在船巷花岗的口子上。这是条老旧的巷子,依着河流而建,靠着河那侧没有房屋。秋天那河里似乎也没多少水,露出一大片滩涂,看得出来原来应该还是很开阔的一条河流。

    巷子另一侧都是些矮旧的房子,门口摆放着各式花木,林绾烟瞧着很像自己原来逛的花鸟市场。这里来往的人倒还不少,但都是普通百姓打扮,有些还背着背篓,像是刚从花圃或者山间回来,裤腿和草鞋上还有来不及洗掉的泥巴点子。

    “这里没有船呀,为什么叫船巷花岗?”林绾烟好奇地问道。

    “这里售卖的花木都产自上游的灵山。原来都是用船通过这煦河运到这里的,每日清晨这里便停满了船只,入夜才回。后来熙河的水渐渐干涸了,水路便走不通了,但这个名字保留至今。”灵狐解释道。

    “灵山?”林绾烟此次的目的地也是灵山,就想多问几句。“离这很远吗?盛产花木的山应该在气候温暖的地方吧?”

    灵狐顿了顿,好似不太愿意回答,可最终还是开了口。“此处到灵山若水路走得通的话要两个时辰,陆路的话要五六个时辰。灵山很高,从山脚走到山顶,就像走过了盛夏初春深秋寒冬,越往上走越冷,而且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所以盛产花木。”

    “没想到大神越还有如此神奇的地方!有机会真该去看看!”一年四季都如此?不受自然界的季节更迭?听起来怎么那么玄乎!

    “都是传言而已,实际上从来无人登过灵山顶。今日是属下多言,夫人以后切莫再提此事,灵山是灵魅彳亍之地,不可久观,更不可久处其中。”灵狐一脸严肃。

    林绾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听起来好邪门啊,不过不邪门又怎么能掌管魂魄穿古梭今?总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是了。

    从第一家铺子开始逛,林绾烟多半是问花木的名字、寓意和栽种的注意事项,但都没有中意的。走了几家后,发现所售花木都大同小异。

    不过她的目的是找花涧坊,便不知疲惫地一家一家地走,越到后面她对这些花木品种就越清楚,基本上眼睛一扫就走了。灵狐几个只道她没有寻到自己心仪的,只是静静地跟着。

    就在快走完这条巷子的时候,一个并不显眼的花涧坊牌匾终于出现在林绾烟面前。众人对林绾烟喜出望外的眼神一点都不怀疑,因为同比其他铺子,花涧坊太特别了。

    从外面看,花涧坊就像一个隐世高人的住所。门口也有很多花木,但都不是摆在那里,而是栽种在门口,中间只留一条一丈来长,用鹅卵石铺就的蜿蜒小径。

    门前一个破裂的大水缸也被装满了土,里面栽的一株四季海棠开得正红。已经掉了漆的门框和窗棂上爬满了藤蔓,还星星点点地开着不知名的粉色小花。

    “好有意境啊!”林绾烟边感叹边抬腿往里面走。

    “不知姑娘想要什么花木?”林绾烟才踏进去,就有一名普通中年妇人打扮的女子迎向前来。

    林绾烟看了看四周,花木并不多,但都是修剪成盆景状高低错落地摆满屋子,只留一条过道。

    “请问这里有凤凰木吗?”凤凰木是那夜林绾烟和芝卫随口说的一个名字,当做两个人会面的暗号。

    “凤凰木?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不知长何样子?有些花木,也许在不同的地方会唤做不同的名字。”那女子想了想说道。

    “此树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故唤作凤凰木。”林绾烟浅笑说道。

    那女子摇了摇头。

    林绾烟一脸失望。“凤凰木树冠高大,枝繁叶茂,花红似火,乃富贵吉祥之树。今日本是特意前来寻了为我夫君栽至府中祈福,如此一来倒很遗憾了。”

    闻言,灵狐不禁盯着林绾烟看了几眼,没想到林绾烟此行寻的花木意义如此重大,而且她刚刚说什么来着?“为我夫君栽至府中祈福”?主子知道了不知会多感动。

    “有姑娘这样的妻子,真是你夫君的福气啊!”那女子笑着说道。“若姑娘识得此树,又会作画,不妨进里屋将此树画下来,待晚些时候我们掌柜的来了,我给他瞧瞧,他或者可以帮姑娘去寻寻看。”

    “真的吗?那太好了!”林绾烟激动起来。看来芝卫是一切都安排好了的。

    “姑娘里面请!不过,里屋狭小,恐怕……”那女子为难地看着林绾烟身后那十几个人。

    “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吧,我画完就出来。”林绾烟看了看灵狐,轻松地说道。

    灵狐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只要主子不在,他们必须寸步不离地护在林绾烟身边,否则出了什么差池,没人能担起这个责任。

    “那一起进来吧,能站几个算几个。”林绾烟无奈地说道,她只是快点进去,说不定再过一会儿萧禹文就赶来了。

    那女子见状便往里屋走去,灵狐示意林绾烟先在这里等着,他和司空先跟着那女子进了里屋。里屋和外面就一条不足两丈的走廊连着,两旁摆满了半人高的树木。

    里屋确实很小,一扇看起来并不结实的木门,一扇摇摇欲坠的窗子。窗边一张陈旧的桌子,桌子上一副半新的茶具,桌子前只对着窗子摆了一张凳子。

    窗户对进去摆了一张简易的木床,床上还摆得有叠放整齐的被褥,床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柜子。整个屋子看起来就是平时稍作休憩的地方,确实站不下十几个人,两三个人在里面就已经很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