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六 人算不如三爷算
    翌日,林绾烟醒来,身体的酸楚提醒着她昨夜两人的疯狂,枕边人意料之中已经离开。绿莺伺候她洗漱梳妆用膳,回到自己府中已经是晌午。

    祯烈已经多日没见林绾烟,两人用过午膳便一起在花园里散步。

    “听说昨日生辰宴上,大神越皇帝封三皇子为瑾王?”祯烈笑着问道。

    “哥哥也得了消息了?”林绾烟淡淡道。

    “这么大的事,昨夜便传开了。这是大神越首个封王的皇子,不免引人议论一番。但是能打听到的消息很少,这三皇子好像一直深居简出,又长年不在宫中,很是神秘。之前舆论说三皇子最不得宠,如今看来倒不见得。”祯烈有些看不明白。

    “昨日一见,倒如传言般冷淡不好相处。”林绾烟附和了一句。

    “妹妹可知大神越皇帝有意将你许给三皇子?”祯烈也是昨日才听说。

    “大神越皇帝没有挑明。”林绾烟很平静。

    “如今有两种传言,一种说的是三皇子一直记恨大神越皇帝当年将他母子送出宫,所以不愿回宫。封王只是个名头,再将妹妹许给他,好让他成家回归皇室。但三皇子体弱,恐怕也无法朝事,一个摆设而已。”

    如果是这样,祯烈肯定就不愿意林绾烟的和亲对象是三皇子。一点地位都没有,以后怕是连林绾烟都保护不了,等当今大神越皇帝故去,林绾烟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

    林绾烟淡笑了一下说道:“若只是让三皇子回归皇室,封王就可以了,何必多此一举将我许给他,昨日生辰宴可是去了很多千金。”

    “所以第二种说法就恰恰相反,说的是大神越皇帝是器重三皇子,首个封王,以后便是太子人选,将妹妹许给他,便是一种重视。但是于情理又不符,三皇子这些年在朝中一点势力都没有,而且据说每日都要服大量的药来续命。”祯烈微微摇头,身体孱弱是无法继承皇位的。

    “这恐怕要问大神越皇帝才知道了,他的心思又哪里那么好猜。”林绾烟也摇了摇头,看来萧禹文是真的隐藏得很好,明明身体壮得跟头牛似的,偏偏让人以为他一不小心就会一命呜呼。说他朝中一点势力都没有,她也不相信,起码玥亲王如何对他,那是很明显的。

    “也是!”祯烈笑道。“妹妹可有属意的皇子?”

    “尚未有。”林绾烟浅浅一笑。

    “近日外面不*宁,妹妹少出门。”祯烈提醒道,他最近可是打听到了不少消息,关于玄慕百花宫,关于大神越。

    “嗯。”林绾烟也不想问为什么,横竖她这两天也不准备出门,待拜月节那日出去就是了。

    从花园回来,林绾烟就去睡了个午觉,醒了就躺着看书,直到丫鬟来唤她用晚膳。用过膳,她便独自在花园散步消食,如此无聊的生活也就只剩两天可以过了。

    逛了半个时辰,林绾烟便往回走,路上遇到了灵狐,看他那样子像是特意来寻的。

    “夫人!”灵狐低头行礼。

    “还是像以前般唤我公主便好,我和你们主子也还没定亲什么的。”林绾烟有些脸红,这个称谓让她接受不了,而且今日灵异卫见到自己都比以往敬重了许多,还是一样无言又冷淡,但那行礼的模样就跟见到萧禹文一般。

    “主子说是便是。”灵狐道。昨天那宴席上都是些什么人,恐怕林绾烟不知道,那都是灵夜宫最核心的力量,主子在他们面前说过的话那绝对是不会更改的。

    “好吧,你们爱这么唤就唤吧!你来寻我可是有事?”林绾烟无奈。

    “主子捎回话说已经安全到溪棠,让夫人不必担心。”灵狐道。

    “好,我知道了。”林绾烟淡淡回了句。这厮这回是长了心了,可他越这样,自己越难受。

    第二日,林绾烟依旧没有出门。用过早膳便去了花园的亭子里看书,没一会儿,绿莺就端来了茶水和点心。

    “公主,这是刚刚瑾王差人送来的,说是你素日喜欢的糕点和茶水。”绿莺边摆上边说道。

    “嗯。”林绾烟淡淡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书。吃了块金丝酥,还是热的,喝了口茶,正是每次在雅间喝的那种。

    林绾烟边吃边叹气,劳资上辈子可能真的拯救过银河系,这么个暖男怎么都遇得到?如今自己要弃他而去,会不会五雷轰顶?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所以,我算是做出正确的选择。林绾烟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道。

    由于第二日就要走了,林绾烟也不知自己是激动,还是其他什么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居然就失眠了。已经过了三更,还是醒着的。

    翻来覆去间却感觉有人推门而入,她迷糊中一个惊醒,从床上弹了起来。

    “是我。”萧禹文轻声说了句,他还没忘记在云岚寺那夜,自己也是悄悄潜入,结果两人还打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林绾烟吃惊不小,不是因为萧禹文进自己的房间,而且因为萧禹文这个时候进自己的房间。他不是应该明天才会回来吗?

    “办完事便回来了。”萧禹文边说边戴掉帷帽脱去外褂。他是连夜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的,若不是如此,要明日午时才会到。而且进了南栎城,他便直接来了林绾烟这里。

    “可还顺利?”林绾烟淡淡问道,重新躺下,往里面挪了挪,这厮今夜是准备睡这里了。

    “嗯。”其实不太顺利,但是萧禹文是不会跟她说的,林绾烟也帮不上忙,徒有担心的份儿。

    萧禹文躺下就将林绾烟抱在怀里,“绾绾为何这么晚还不睡?”

    “嗯?”难道说自己明天就要走了所以失眠?“大概感知到三爷今晚会回来。”

    萧禹文嘿嘿地笑了两声,就在林绾烟脸上亲个不停。“乖,我回来了,安心睡吧。”

    这么晚才回来,林绾烟猜也猜到他路上肯定没有休息,哪怕睡不着也温顺地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她发现萧禹文已经睡着了,呼吸很平稳,睡相很恬静。这厮怕真是累了,连折腾的心思都没有,这么快就睡去了。

    林绾烟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也闭上眼睛睡了。

    翌日醒来,萧禹文破天荒地还躺在身边,而且睡得香甜。这下林绾烟着急了,若他不走,自己根本就没机会出府。

    不对,他一定会走的,但也会带上自己,今日是拜月节,他一定会陪着自己的。千算万算,没有把这厮算在里面!

    林绾烟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重新闭上眼睛假寐,可是天要亡我吗?

    “绾绾醒了?”萧禹文的声音还是惺忪的。

    “你也醒了?累了就多睡会儿。”林绾烟随口说道。

    “绾绾。”萧禹文唤道。

    “嗯,怎么了?”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这厮明显没睡醒。

    “睁开眼就能看到你,真好。”萧禹文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大清早的你肉麻个什么劲儿!”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恋爱中的男男女女都是自带诗人体质啊。

    “我想跟你成亲。”萧禹文将林绾烟抱紧,好像这样就不会被再次拒绝。

    “没睡醒就继续睡,别说胡话!”林绾烟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又白了他一眼。

    “绾绾说考虑十日,今日就是第十日了。”萧禹文好不委屈。

    林绾烟一愣,这厮怎么记得如此清楚!“今日是第十日,可不得明天才给你答复?十天十夜还没满的嘛!”

    “……”萧禹文无语,还可以算得那么精的吗?

    “你待会儿要怎么逃出去?这天都亮了。”林绾烟转移话题。

    “如何要逃?我今日名正言顺地邀请绾烟公主一起过拜月节,估计这会儿邀请帖已经递到你哥哥手里了。”萧禹文笑道。

    “……”林绾烟连死的心都有了,真是人算不如三爷算啊!

    “今日带绾绾去瑾王府瞧瞧,绾绾看有什么要添置的,往后住着也舒心些。”瑾王府和玥王府就隔了一条巷子,这住着倒很方便,而且那一片向来清净。

    “三爷看来有很多府邸啊!”林绾烟顾左右而言他。

    “以前住寒月山的时间多些,绾绾进城后,便在城里住的时间多些。瑾王府是父王赐的,若绾绾不喜欢,差人打理着,我们住其他地方便好。”按理说往后他就该住瑾王府了,不过他不住自然也奈何不了他。

    林绾烟不置可否,自顾自坐了起来。萧禹文见状也起身。

    “三爷,我觉得你还是该回去沐浴更衣,用过膳再过来,不能那么嚣张不是?”林绾烟准备下床穿衣。

    “嗯?好,依你。”萧禹文先下了床,还未来得及给自己穿衣,便伺候起林绾烟穿衣来。

    林绾烟默默地接受萧禹文的服侍,心里计算着和芝卫会和的时间。看来自己该早点出去,否则绝对脱不了身。

    本来林绾烟以为这起码是自己的府里,萧禹文至少要遮掩些,没想到,他却毫不顾忌,戴了帷帽便淡定自若地出了房间。

    林绾烟生怕他碰到东陵的人,站在窗口目送着,结果是她多虑了,自己的院子门口除了灵异卫就再没其他人。出了自己的院子,他便更不怕了,若祯烈问起,司空自然会说是自己主子例行的巡查。这厮做事就是敢做必定准备了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