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五 我以灵夜宫起誓
    一直到下马车,林绾烟还气不过来。绿莺不知她为何生气,见她冷着张脸也没好搭话,一直将她领至正厅,倒了杯茶就出去了。

    林绾烟就坐在那椅子上一动不动,想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也就一炷香的时间,萧禹文就回来了。一进门司空已经将路上的事情同他禀告了,他闻言眉头紧锁,可见林绾烟坐在那里,还是马上快步淡笑着迎过去。

    “手还疼么?”萧禹文抓过林绾烟的手仔细端详,除了有点红,倒没有割伤的口子。

    林绾烟依旧冷着脸不搭话,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绾绾怎么了?可是等我等生气了?”萧禹文半蹲下握住林绾烟的手,亲了亲。

    林绾烟冷哼了一声,还是没开口。

    见她这般模样,萧禹文倒笑了,起身就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松手!小心我揍你!”林绾烟瞪了他一眼。

    “乖,不闹了,我这不回来了嘛。”萧禹文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我闹了吗?瑾王如今树大招风,在宴席上明目张胆地挑衅我还不够,半路上还敢来追杀!这我们还什么都不是呢,有必要这样吗?”林绾烟瞪着眼一吐为快。

    萧禹文也猜到她多半是为这些事生自己的气,可最后那句话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人生气。无论谁让绾绾受委屈,我都必让他百倍奉还。”

    “得了,瑾王我惹不起,我还想过点清净的日子呢。”林绾烟还说着气话。

    萧禹文眉头微微一皱,“绾绾今日说话为何句句带刺?”

    “不为什么,心里不舒坦。”林绾烟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般,明明就没必要如此的。

    萧禹文顿了顿,将林绾烟放下使其站好,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好了,不气了。绾绾饿了吧,我们先去用膳。”

    一听用膳,林绾烟马上就将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情绪归因为肚子饿,然后又暗自为萧禹文喊冤,他的脾气也算是好的了,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没发怒。想着随即就心怀歉意地轻轻吻了一下萧禹文的薄唇,这会儿他的脸色倒和平日里差不多了。

    萧禹文意外被赏了一个吻,刚刚心里还生着的闷气一扫而空,回了一个深情的吻便牵着林绾烟的手出了正厅。

    天快黑了,晚霞的余晖撒在这个静谧的府邸,两人就这么手牵手不紧不慢地沐浴在霞光里,好一幕岁月静好。

    走了一盏茶的时间,还没到用膳的地方,林绾烟感叹着这厮不仅有很多个府邸,而且都这么大,那得花多少钱?又想着素心楼是他的,锦华坊是他的,南栎城最大的首饰铺是他的,他根本就不差钱。对,还有灵夜宫也是他的。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对于一个皇子,从小被遗弃在宫外,就相当于手里拿到的是人生最烂的一副牌,可今日看皇上和太后对他的态度,再反观他对旁人的态度,明明他的冷淡和不屑毫无顾忌。他真的不怕也不在乎吗?

    林绾烟暗自琢磨间,萧禹文已经牵着她的手进了一个黑压压站满一片人的院子。所有人都是一身黑衣,两人一身白衣便格外醒目。

    “恭喜主子!”众人纷纷低头行礼。

    林绾烟微微一愣,这些都是灵夜宫的人吧?这一声恭喜是恭喜什么呢?生辰?封王?

    萧禹文朝众人点了点头,便继续牵着林绾烟往里面走去,众人依次跟在身后。

    走进去了林绾烟才发现,这里面才是足够大,而且已经摆满了宴桌,宴桌上已经布好了酒水菜肴,菜肴规格和适才宫中的生辰宴相差无几,参宴人数却多多了。

    不过排场一点都不奢华,没有金龙大宴桌,没有琉璃酒杯鎏金碗,就是普通但精致的器皿。正中主位的宴桌也就只是大一些而已,吃食和其他宴桌是一样的。

    萧禹文和林绾烟在正中主位宴桌前落坐,其他人也纷纷落坐。没有歌舞,只有几名乐师在奏着平缓的曲子,气氛倒也轻松,各自轻声谈笑,倒没有平日林绾烟见得那般冷淡。

    林绾烟还是一贯的待遇,根本不需要动手夹菜,她也是饿了,自顾自吃了起来。直到萧禹文倒了一杯酒放在她面前,她才抬起了头,看到萧禹文已经将酒杯端在手里,林绾烟明白过来了,这是要向众人敬酒。

    于是,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端着酒杯站起身。众人见状,便也纷纷起身。

    “第一杯酒,敬灵夜宫的每一个兄弟!”萧禹文目光如炬,神色冷峻,声如洪钟地说完便一口饮尽了杯中酒。

    “一日为灵夜宫人,一世做灵夜宫魂!”众人齐声回应,也一干为净。

    林绾烟也浅尝了一口酒,发现一点都不辛辣,喝起来像果酒,入口很香醇,便也将一杯酒喝完了。

    萧禹文已经为自己斟上了第二杯酒,看着林绾烟递来的杯子,笑了笑,低声说道:“喝一口就好,容易醉。”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晃了晃手中的杯子,示意他倒上。这厮哄鬼呢,喝起来根本就像没度数的。

    萧禹文无奈地给她倒了半杯,又举起酒杯望向众人,“第二杯酒,正式将我夜魅的妻子引见与诸位!我以灵夜宫起誓,此生,只宠她一人!”

    林绾烟闻言瞬间脸红,这厮表白得也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还有,谁答应要做他妻子了,这不是将人逼上梁山吗?明知这种情况下她不能当面反驳。

    萧禹文则将端着酒杯的手伸向她,微笑示意此时此刻应该喝的是交杯酒。

    林绾烟心里是不愿意的,可当着那么多人又不能扫了萧禹文的面子,只能红着脸跟他喝了个交杯酒。

    “恭喜主子!恭喜夫人!”众人说完,也将杯中酒饮尽。

    萧禹文又倒将酒杯倒满,这次没有给林绾烟倒,她却不乐意地自己给自己倒了个满杯。

    “最后这杯酒,我干了,诸位随意!”萧禹文说完就喝下第三杯酒。

    众人自然也是一饮而尽的。只有灵夜宫的人知道,每次敬酒,夜魅的第一杯和最后一杯说的话都是一样的。也只有灵夜宫的人能明了夜魅话语中的深意。

    林绾烟本来不饮酒,可尝着这酒口感好,后面便缠着萧禹文倒酒,萧禹文说了很多次这个酒容易醉,可林绾烟怎么都不相信,她只是脸颊微微泛红,毫无醉意。结果,耐不住林绾烟软磨硬泡,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竟然将一壶酒都喝光了。

    再要喝,萧禹文坚决不让,辞了众人,便牵着林绾烟走回自己的院子。

    “可是醉了?”走在路上,萧禹文一手揽住林绾烟的腰。

    “嗯?”林绾烟摇了摇头。“我还没有醉过,不知醉了是什么感觉。”

    “酒量这么好?”萧禹文一脸不敢相信。

    “是没醉过,很少喝酒,本来今日想醉醉看的,你偏不让,没劲儿!”林绾烟撇撇嘴。

    “那夜在云岚山你不是醉了?”萧禹文笑道,还醉得不行呢,抱了一夜还什么都记不得了。

    “云岚山?”林绾烟一下就想起那夜和萧蔓雪喝着酒又唱又跳,最后好像是醉了,做的梦里还有萧禹文。“你也在?”

    “嗯,某人抱了我一夜不让我走。”萧禹文脸不红心不跳地撒了个谎。

    “怎么可能?人家矜持着呢,怎么会做这种事?胡说八道,当心我咬你!”林绾烟其实很不确定到底抱没抱,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是第二天是感觉睡得很香。

    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笑着不说话。

    “三爷可是明日启程去溪棠?”林绾烟换了个话题,她才不想一直尴尬着。

    “嗯。”萧禹文低声应道。

    “往后凡事自己担心些。”林绾烟淡淡地说道,这样的话她也就今天跟他说了。

    “嗯,绾绾乖乖等我回来,拜月节我带你去南湖放许愿灯。”萧禹文温柔地说道。

    林绾烟心虚地没有回答,而是将头靠在萧禹文胸前,第一次感觉自己自私又残忍。

    “想你父王和母后了?”拜月节是举家团圆的节日,萧禹文自然而然地觉得林绾烟是想家了。

    林绾烟依旧没有说话,心里却因为自己的欺骗难过起来。

    萧禹文低头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柔声说道:“尚书省明日会告知正式册封的日子,待忙完封王的事,我便同父王说陪你回一趟东陵,我也当亲自去拜见你父王和母后。”

    林绾烟抬起头就吻住萧禹文的唇,他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刺痛她的心,她不想再听。

    “不要再说了,我哭起来很丑!”林绾烟又在他脸颊亲了一口。

    萧禹文笑了,紧紧牵住林绾烟的手,自己的绾绾不论什么模样都是最美的。

    可能是因为心里的歉意,也可能是慢慢的酒劲儿上来了,这一夜林绾烟表现得很大胆很主动。结果自然是把萧禹文撩得起火,浴池边上燃起的火,一直烧到床上。

    林绾烟**地低吟,身体不自觉地迎合,嘴里不时唤着萧禹文的名字,无不让萧禹文异常亢奋。两人不知疲倦地久久缠绵,最后满足地相拥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