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四 多半是情敌
    萧禹文微微皱眉,冷冷地看了秦媛一眼。却见林绾烟缓缓起身,徐徐走了出去。

    林绾烟微微欠身向皇上等人行了个礼,微笑地说道:“看来秦姑娘是热爱曲艺之人,也知这江芝坊的芝卫姑娘琴技高超。我想,纵使人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曲艺素来不论出身。

    秦姑娘说我将芝卫姑娘比下去了,此言差矣,我擅即兴创作,没有版本可以参照,自然无法评估好坏。今日既受邀前来参加三皇子的生辰宴,我自当献上一曲。”

    “好一个曲艺不论出身!绾烟如此纯善浩然海纳百川的胸怀,恐怕甚少女子能及!”林绾烟话音刚落,萧慎就毫不吝啬地赞叹道。

    “说得好!绾烟丫头,快弹一曲让哀家也饱饱耳福!”惠太后赞赏地盯着林绾烟,没想到这个丫头嘴巴如此伶俐条理还非常清楚,这个秦媛相比之下真是差得远。

    “难得母后有此雅兴,就请绾烟公主为母后弹一曲吧!”萧煜向林绾烟点了点头。

    林绾烟欠身行礼便走到瑶琴前坐下,边试音边思量着,刚刚秦媛弹得甚好,想纯粹弹首曲子超过她,不太可能,只能巧取。她弹琴的优势和她下棋的优势一样,手速极快。

    于是,调试好瑶琴,林绾烟又站起身扫视了一下众人,特意看了秦媛一眼,又看了萧禹文一眼,就那么一瞥,她却对上了萧禹文投来的略显担忧的目光。

    林绾烟没有理会,向众人行了个礼,便坐下。心里默默说,三爷你担心个屁,好好看看劳资是怎么把她虐成渣渣的!

    接着一首瑶琴版的《卡路里》便传入众人的耳朵里,起先大家只是被新奇的曲调所吸引,后来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林绾烟那八倍加速版的手。

    所有人简直不敢相信瑶琴还可以如此不正经地弹,速度竟可以是眼睛看不过来得快,曲调还如此欢快流畅,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魔音吗?这绾烟公主难道就是传说中可以用琴音召唤神兽的魔女吗?

    弹到最后,林绾烟就一个感觉,特么的,劳资的手指要废了!

    萧慎激动地起身大力地鼓掌,接着便是响彻大殿的雷动掌声。林绾烟微微一笑,欠身行礼就回到自己的宴桌,余光里就只有萧禹文依旧冷着脸坐着,丝毫不为所动。

    坐下后,林绾烟已经听不到那些溢美之词,一心偷偷地搓着自己的手指,要废了要废了,感觉手指被千刀万剐了般,特么的,劳资这是招谁惹谁了。

    林绾烟正痛得龇牙咧嘴,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滚到自己裙边,她侧眼一看是一个白色瓷罐。她瞬间明白了,手一垂,长袖一遮,收回手的时候顺便就将瓷罐带了起来。遮遮掩掩地在十指上涂了药膏,才算缓过气来,双手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

    再抬头,又有个女子在表演水袖舞。林绾烟索然无味,她发誓,再有人敢如此不知死活……嗯,特么劳资也没办法,只有出宫后将萧禹文暴打一顿解解气!

    看过几个女子的表演,惠太后就辞了皇上摆驾回寝宫了。萧禹文和皇上、皇后、玥亲王将惠太后送出殿外,趁着这个机会,萧蔓雪就大摇大摆地走到林绾烟身边坐下。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瑶琴都能将秦媛比下去了!她可是号称南栎城瑶琴第一!”萧蔓雪一脸崇拜地看着林绾烟。

    “是吗?”林绾烟淡淡地说道。心里默默道,劳资不是付出了十指的吗?还不能赢她?

    “是啊!不过人是极讨厌的,赢了她才大快人心!”萧蔓雪得意得很,好像打败秦媛的是自己。

    林绾烟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她只是听不得她说芝卫的那语气。而且听她那么说,这个秦媛是暗中派人调查自己了的,她怎么就那么笃定萧禹文钟意的是自己?

    “我禹文哥哥英俊吧?你看他现在是瑾王了,父王这么多皇子只有禹文哥哥封了王,你若同他成亲,你就是瑾王妃了,说不定以后还是太子妃!”萧蔓雪凑到林绾烟耳边小小声说道。

    “快闭嘴!祸从口出!我还想以后过点清静日子呢。”林绾烟瞪了萧蔓雪一眼,这个丫头真是口没遮拦,这些话若是被居心不良的人听了去,可不是要惹祸上身。

    “哎,反正我不许你走,你要留下陪我!”萧蔓雪认真地说道。

    “谁说话不算数的?说了要帮我的。”林绾烟作出生气状,其实不用她帮,自己已经要回去了。

    “若你最后不和禹文哥哥成亲,我自然要帮你!”萧蔓雪皱了皱眉。

    “我是不可能跟他成亲的!我要回去!”林绾烟低着头若有所思,话语却很肯定。

    林绾烟话音刚落,就见萧蔓雪起身落荒而逃,萧禹文正站在自己的宴桌前。萧禹文冷冷地看了林绾烟一眼,便坐回自己的位置,默默地端起茶杯。

    就这一眼,林绾烟觉得自己被看得很心虚,萧禹文定是听到自己说的话了,他应该不会多想吧,说好了要装作不认识的嘛,自己这么说也是情理之中啊,别自己吓自己!

    这么一想,林绾烟就感觉好受了一些,她想起萧禹文说觉得无聊就寻个理由早些出宫。此时她确实觉得挺无聊的,便弯着腰从后面绕到萧蔓雪的宴桌前,跟她说自己想走,让她想办法。

    这种偷溜的借口,萧蔓雪一找就一大堆,前去和萧煜撒了个娇,便领着林绾烟出了大殿。无论萧蔓雪怎么留,林绾烟都不肯在宫里多逗留,萧蔓雪也只能将她送上马车,便回了自己的寝宫。

    坐在马车上,林绾烟只有两个感觉:累、饿。长叹了一口气,她便准备闭眼养神,这时赤焱上了马车,将一个食盒递到林绾烟面前。

    “瑾王让公主先垫着肚子,别吃多了。”赤焱淡淡说着便在绿莺对面坐了下来。

    林绾烟对“瑾王”一时没反应过来,只顾打开食盒,一看全是宴席上那些做工精美的糕点。也就只吃了几块,她便盖上食盒,还是没有素心楼的好吃,徒有外表了。

    “我们去哪里?”林绾烟问道。

    “瑾王的府邸。”赤焱面无表情地说出五个字。

    “这么快就有府邸了?”这不是刚刚才封的瑾王吗,这皇上的速度要不要这么快。

    “不是瑾王府,只是瑾王其中一个府邸。”赤焱有点不明白,林绾烟难道觉得瑾王只能等皇上赏赐府邸吗?

    林绾烟点了点头,脑海里只冒出了四个字:狡兔三窟。

    不一会儿林绾烟就在马车上睡着了,她感觉没睡多久就听见马车外有打斗的声音,睁开眼,赤焱已经不在马车里,绿莺则已经拔出剑护在她面前。

    此时林绾烟感觉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无奈。“出去会会他们呗,本公主手痒得很,老是躲着没意思!”

    绿莺瞪大了眼睛,她没有听错吧?

    “你不出去就将剑给我,我已经烦了他们了,整日对我追来追去!”林绾烟起身朝马车外走去。

    “公主……”绿莺拦在门口。

    林绾烟觉得自己是起床气犯了,脾气很大,趁绿莺不注意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剑就冲了出去。绿莺也只能跟着冲了出去。

    他们被围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本来进宫里跟着林绾烟的就只有八个人,这还没到灵异卫接应的地方就遇到伏击,虽然司空几个都是高手,但对方人数众多,还是需要时间的。

    林绾烟看那些人身手都不算好,估计还使了些下三滥的手段,司空几个身上都沾了些白色粉末。这一世的林绾烟虽然会武功,但还没有单独杀过人,心里是有些畏惧的。她身体灵活,剑速极快,但都不攻要害,只刺伤腿脚这些部位。

    从外围杀进了中间,林绾烟重伤多人,但都不足以致命,司空看见林绾烟,眼神里颇为震惊。 不仅震惊她的出现,更震惊她的剑之快。

    因为林绾烟和绿莺的加入,那群人本来就就仗着人多强撑,结果发现马车里也不是手无寸铁之辈,便很快撤退。

    林绾烟将剑丢还给绿莺就自己上了马车,看这些人不经打的样子,她就一个直觉:妈了个巴子,多半是情敌!

    一直到下马车,林绾烟还气不过来,绿莺不知她为何生气,见她冷着张脸也没好搭话,一直将她领至正厅,倒了杯茶就出去了。

    林绾烟就坐在那椅子上一动不动,想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也就一炷香的时间,萧禹文就回来了。一进门司空已经将路上的事情同他禀告了,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可见到林绾烟还是淡笑着迎过去。

    “手还疼么?”萧禹文抓过林绾烟的手仔细端详,除了有点红,倒没有口子。

    林绾烟依旧冷着脸不搭话。

    “怎么了?”萧禹文半蹲下握住林绾烟的手。

    林绾烟冷哼了一声,还是没开口。

    见她这般模样,萧禹文倒笑了,起身就将她抱了起来。

    “松手!小心我揍你!”林绾烟瞪了他一眼。

    “乖,别闹。”萧禹文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我闹了吗?瑾王如今树大招风,在宴席上明目张胆地挑衅我还不够,半路上还敢来追杀!这我们还什么都不是呢,有必要这样吗?”林绾烟一吐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