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三 瑾王
    “快免礼快免礼!今儿个哀家太高兴了!”惠太后笑容满面。“文儿快过来让皇祖母瞧瞧,你可数月没来给皇祖母请安了!身子可好些了?”

    萧禹文脸上淡笑走向前去,“劳皇祖母挂念,无碍。”

    惠太后摸了摸萧禹文的脸,“文儿可是又瘦了?煜儿你一天政务繁忙,可也要花时间好好关心文儿,我怎见他一次比一次瘦?”

    “皇祖母,我很好。”萧禹文淡笑道,连眼神都柔和了许多。

    “皇祖母,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呢,皇祖母眼里怎么就只有三哥哥,我要吃醋了哟!”萧蔓雪嘟嘟嘴,萧禹文不在宫里的时候她最受皇祖母宠爱,一旦他回来了,所有人都靠边站。

    “好好好,蔓蔓也过来,也让皇祖母好好瞧瞧!你最近可又给你父王惹事了?”惠太后慈爱地说道。

    “蔓蔓才没有,蔓蔓乖着呢!”萧蔓雪走过去就撒娇地拉住惠太后的手。

    “乖就好,乖就好!”惠太后高兴地握住萧蔓雪的手,眼睛看向还微笑地站在那里的林绾烟。“绾烟公主也过来让哀家瞧瞧!”

    林绾烟听到点自己名字了,便走向前去,萧禹文很自然地让到一边,正眼都没瞧林绾烟一下。

    “你这丫头我一看就喜欢,长得真俊!”惠太后仔细打量着林绾烟夸道。

    “太后娘娘谬赞了!”林绾烟浅浅一笑,惠太后看起来倒有祖母的慈祥,笑起来连皱纹里都沁满了子孙满堂的福气。

    “文儿!”惠太后向萧禹文招了招手。

    萧禹文便又走向前去,目不斜视,眼里好像只有惠太后。

    惠太后看了看萧禹文又瞧了瞧林绾烟,那样子就似在迅速比对两个名贵珍品的共美之处。“我瞧着文儿和绾烟丫头很有缘。”

    林绾烟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能僵在那里。这没法儿接话啊,好歹有三个适龄皇子,怎么都如此认定自己和萧禹文应该是一对儿?

    萧禹文倒镇定自若地站着不说话。

    “父王,你看我没说错吧,皇祖母也这么认为!”萧蔓雪得意地朝萧煜眨了眨眼,看来禹文哥哥在众人眼里一直都是最优秀的,如此才子才当配绾烟公主这样的佳人。

    萧煜笑了笑,“母后,儿臣也觉得这俩孩子很登对。”

    “依儿臣看也甚好,绾烟公主才华好,性情温和,识大体知进退,他日定会是文儿的贤内助。”萧慎也笑着添了一把火。

    惠太后听了萧慎的话,不禁多看了林绾烟几眼,能得她八皇儿称赞的女子可不多。随后又看向萧禹文冷淡的脸,对林绾烟说道:“绾烟丫头,文儿虽然身子弱了些,性子也清冷了点,可自小心眼很好,明理懂事,很会心疼人。”

    林绾烟闻言只能回以礼貌得体的笑容。很会心疼人,她承认,性子清冷她也知道。身子弱她可就不相信了,昨夜是谁那么能折腾,自己腰都快要断了!这厮也太能装了,骗了那么多人。

    “我没那么好。”萧禹文冷冷地冒了五个字出来。

    闻言,林绾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若不是早就熟识,今日他这般冷淡模样,自己还真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可就这么近距离地看了一眼,她发现萧禹文的脸色确实很难看,连嘴唇都是苍白的,除了那双眼睛冷淡却有神,全然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自己离开的时候他还不是这个样子啊,难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林绾烟心里不免担心起来。

    “你这孩子!”惠太后无奈地看了萧禹文一眼,又怜爱地看向林绾烟。“丫头,他日若文儿欺负你,你便来同哀家告状,哀家替你做主!”

    林绾烟害羞地低下头,其实是不知道说什么,这就是认定了?特么也太随便了,就看一眼就决定了两个人的婚姻,这古人也太不挑剔了吧?

    “皇祖母,天气好,不如文儿陪你去御花园走走吧!”萧禹文淡淡道。

    “好好好!”惠太后很高兴地点头。“你们两个丫头也陪着,煜儿和慎儿就各自忙去吧!”

    “母后这是赶我们走呢!”萧慎笑着说道。

    “这会儿没人比我皇孙和皇孙媳妇重要!”惠太后边说着边欲起身,萧禹文贴心地上前搀扶。

    萧煜和萧慎相视一笑便不再说什么,跟着出了惠太后的寝宫。

    惠太后左手边是萧禹文,右手边是萧蔓雪和林绾烟,后面还跟着赤焱、绿莺、萧蔓雪以及自己的几个丫鬟,一行人缓缓地往御花园走去。

    一路上萧蔓雪都在陪惠太后说话,讲些宫里宫外的趣事儿,不时将她逗得开怀大笑。萧禹文则是一贯冷着张脸不搭腔,林绾烟也微笑着安静走路。

    御花园已经有好些今日进宫赴宴的女子在游园赏花了,见到惠太后自是一番行礼寒暄。林绾烟并未说什么话,却明显感受到她们对萧禹文又怕又想亲近的心思,同时收获了她们看向自己眼神里满满的敌意。

    女人啊,不曾尝试过嫉妒,就不知道自己可以有多丑陋,林绾烟心里感慨着。不过对萧禹文的冷淡很满意,她对自己还说了“无须多礼”,对这些女子便是一个字都不搭。

    眼尖的林绾烟还在秦媛没有自报家门之前,就认出了她就是那日在李卿卿府里截了自己胡的女子。这秦媛相貌倒是生得很好,言行举止也端庄得体,可林绾烟与她对视却感觉这个女子心思极深,看来是个难缠的主儿。

    秦媛走了之后,萧蔓雪凑到林绾烟耳边说了句“这个秦媛自小爱慕禹文哥哥,不过禹文哥哥不待见她!”

    林绾烟撇撇嘴,没说什么。她可一点都不担心,也就今日了,明日萧禹文肯定就会去溪棠,起码要去两天,待回来便是自己离开的日子了,她只要顺利出府和芝卫会和,这一切就算结束了。

    从御花园出来,一行人便向今日设宴的乾坤殿走去。待他们到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入宴,见太后娘娘进殿,便是一番行礼。

    林绾烟发现这生辰宴的规格一点都不输上次款待自己的宫宴,只不过赴宴的除了王爷皇子公主嫔妃,其他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她算明白了,这明着是生辰宴,实际上不过是萧禹文的选妻宴。

    宴桌也是提前安排好的,皇上、皇后、太后坐在金龙大宴桌前。东首座是萧慎,西首座是萧禹文,林绾烟被安排在西次座。

    落座的时候,萧禹文一个转身假装不经意看了林绾烟一眼,林绾烟则不悦地剜了他一眼。萧禹文面无表情地在坐下,好似不曾见到她的不悦。

    为宴席拉开序幕的还是宫廷歌舞表演,依照惯例,歌舞完就是正式开席了,皇上给众人赐菜赐酒。没曾想,皇上宣来了礼部尚书。

    皇上这是要做什么,连一向凡事逃不过她耳朵的皇后严艺薇都不知道。宣礼部尚书,要么就是封赏,要么就是惩戒。如此宴席上肯定是封赏,可这要封赏为何此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从中书大臣起草政令,皇上过目交由门下省核定存档,再传至尚书省,最快也须三日。这期间如何会丝毫消息都未透露?

    礼部尚书赵固安拜见皇上等人后,金龙大宴桌前的众人便下跪听昭。

    嘉栎十八年八月十二,大神越皇帝诏曰:

    皇三子禹文,天资聪颖,温厚纯良,谦恭友爱。荷上帝之眷怀,启灵心而护佑,皇三子今满十八,奉大神越之祥辉,特封瑾王。宜令有司择日,备礼册命,主者施行。

    虽然萧禹文和众人一样意外,但一贯从容冷静的他,仍旧面色如常地接过诏书,向皇上谢恩。

    众人行过拜见瑾王之礼,宴席继续。除了萧禹文那张冷脸,大殿里所有人都好似笑意盈盈。只是林绾烟明显感觉气氛有些压抑,看来这个瑾王不好当。

    最先前来向萧禹文道贺的是大皇子萧禹城,萧禹文连寒暄都懒得,寥寥几句拒人于千里之外。萧禹城便走来和林绾烟寒暄了几句。后面的几位皇子公主都是此番操作,林绾烟不禁有几分烦躁,封王的是萧禹文,在他那里吃了瘪,平白无故她这个坐在旁桌的还要跟着应付。

    林绾烟正准备悄悄退到殿外透气,皇后却开始请众女子为瑾王表演才艺道贺。一时下面的女子便都跃跃欲试,因为最先站出来的是那秦媛,林绾烟便耐着性子坐着看。

    秦媛身姿翩翩,向皇上等人行了礼,特意侧身向萧禹文也行了个礼。这让林绾烟发出了一声嗤笑,笑完她就发现自己失态了,掩饰着端起了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萧禹文则不明就里地微微偏头瞪了她一眼。

    林绾烟不得不承认秦媛的瑶琴弹得不错,姿态柔美地将曲子弹得行云流水。不过比起芝卫还少了很多韵味,芝卫弹瑶琴是自在其中只悦自己,秦媛显然没有到那个境界。但还是很不错了,她自顾自地想,这古代才女还是很多的。

    曲毕,秦媛欠身行礼,自是得到皇上和皇后的一番赞誉,只见她谦虚一笑,对皇上和皇后说道:“小女不才!昨日才听说绾烟公主瑶琴弹得甚好,竟将江月坊的芝卫姑娘都比下去!不知今日可否有幸也请绾烟公主为瑾王弹奏一曲?”

    “哦!”萧煜沉吟。这江月坊是何地,芝卫姑娘又是何许人也,大家心知肚明。堂堂一个东陵公主竟去这种地方,公诸于众怕不是什么雅谈,可这秦媛看来也不是什么善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