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一 此生我便只宠她
    “三爷,咱们要点脸成不?”林绾烟打了打他的手,制止他更过分的动作。

    萧禹文正想说什么,敲门声响起,两人又恢复正常的模样。

    萧禹文开了门,小二恭敬地喊了声“当家的好”就将茶水和点心摆上桌,他用余光瞟了林绾烟一眼,脸色就变了。

    “小二,劳烦将我订的糕点也送上来吧!”林绾烟没好气地说。这些人不可能不认识自己,真没意思,好好的惊喜,变成了自己的惊吓。

    “是,小的这就去!”说完那小二很快就下了楼。

    萧禹文将金丝酥和杏仁糕各夹了一块到林绾烟盘中,“往后无须订,想吃什么差人来说一声便是。”

    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自顾自吃起了盘中的杏仁糕。土豪不得了?姑奶奶就喜欢亲自跑来吃怎么了?

    萧禹文挨了一记白眼,心里很是委屈,素心楼的糕点都是每日限量,售完便是明日请早,无论谁来都一样。自己明显是给她用了特权,怎么还这般对自己?

    很快,小二将一个精致的食盒放在桌子上。

    “喏,送你的!”林绾烟嫌弃地看了萧禹文一眼,都不想动手去打开食盒。

    萧禹文淡笑着打开了食盒,入眼的是自己最喜欢的金丝酥,瞬间脸上就笑开了花,好像也明白了林绾烟为何这般态度对自己。

    “绾绾。”萧禹文声音很动容。

    “嗯嗯,说。”林绾烟头都不抬地说道。

    “绾绾是我此生最好的礼物。”萧禹文说完感觉自己的脸在微微发烫,他从未说过这样煽情的话。

    每年生辰都会受到各式各样的礼物,这般用心的却从未有过,这丫头也不知打哪知道自己喜欢吃金丝酥。

    林绾烟一愣,抬头看了萧禹文一眼,嗯,这厮很认真,可话她不爱听。“三爷在骂人呢?”

    “嗯?”萧禹文不解,自己明明在深情表白不是?

    “你说我是礼物,不就说我是一件东西么?”林绾烟笑着刁难他。

    “……”萧禹文没了语言,自己明明不是要表达这个意思,可她这样理解又挑不出毛病。

    “好吧,三爷要说我不是礼物,那就说我不是东西。那啥,我好心好意给三爷制造惊喜、准备礼物,三爷竟然骂人,三爷你自己说你这样真的好吗?”林绾烟看他吃瘪的模样很好笑。

    “……”萧禹文这才知道自己又掉进她挖好的坑里了。“绾绾的嘴我辩不赢,你知道我的心意便好。”

    “哈哈哈!”林绾烟很得意。“好了好了,今日三爷生辰,三爷最大,三爷说什么我都不辩了。”

    萧禹文无奈地盯着她,真是古灵精怪的坏丫头!自己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人才开始吃,灵狐敲了三声门,便进来走到萧禹文身边低声说道:“主子,有狗!”

    林绾烟一听,惊了一下,刚刚从首饰铺出来自己没有戴帷帽。

    “杀!”萧禹文刚刚还温和的脸上瞬间一片冰冷。

    “是!”灵狐答应完就关上门离开了。

    “不查清楚就这样杀了不会有事吧?”林绾烟还是被萧禹文冷峻的模样吓到了,她想起那日在府里处置孔清,他也是这副表情。

    “不杀才有事。”萧禹文对这样的人从来没有一丝犹豫,哪怕多留那人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林绾烟也不再说什么,默默吃着点心。

    萧禹文脸上又温和起来,“害怕了?”

    “没有,只是担心你。”林绾烟淡淡地说。

    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她真的不愿意过,她是过几日就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了,可是萧禹文呢?他的人生会怎样落幕呢?年少时总渴望命运的波澜,想活得轰轰烈烈,如今想想,二十几岁就死七十岁才埋的人起码很平淡。

    “没事,绾绾别担心。”萧禹文心里是幸福的。

    林绾烟顿了顿,抬头看着萧禹文,“三爷,你打算一辈子都这样充满危险地活着吗?”

    萧禹文愣了一下,一辈子太长了,在没遇到林绾烟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从出宫后,他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活下来,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绾绾,我无法逃避,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林绾烟点了点头,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树欲静而风不止,皇子的出身注定他背负杀戮。有些人就是这样,看起来身份高贵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殊不知连这条命都要很努力才能保住。

    吃了点心,林绾烟也不想再出去用午膳了,两人就在雅间里下起了棋。林绾烟落子的速度依旧快,不过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越下到后面,她也和萧禹文一样要停下来思考一番。

    下棋,萧禹文倒没有刻意让着林绾烟,不是不愿意让,而是常常他也就略胜一筹而已,胜出的他都归于自己下了太多年的棋,撇开这个,两人算是平分秋色。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要走的时候,林绾烟还有些不死心,下了一个半时辰,她就一局都没赢过。“三爷,我可跟你杠上了,不赢你一回我心里不舒坦!”

    萧禹文笑笑不说话,跟他对弈能输得如此好看的人极少,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该进宫了吧?”林绾烟其实很不想去,那些人没一个好应付的。

    “嗯,人应该在候着了。”萧禹文都是安排好了的。“待会儿你先进宫,去了别乱跑,很快你就会见到六公主。其他人不必理会,不愿意说话便不说,谁都不能拿你怎么样。”

    “哦!”林绾烟淡淡应了一句,他这么一说,自己倒是心安了很多。萧蔓雪的脾气她是知道的,经过云岚寺一行,林绾烟相信,只要有她在,定会护着自己。

    “今日你还会见到皇祖母,皇祖母很好,不必紧张。”萧禹文继续交待道。

    “太后娘娘?”林绾烟记得上次宫宴太后娘娘并未来。

    “嗯。”所有皇孙中,太后最宠爱的便是萧禹文。如今年岁大了,鲜少走动,也不爱热闹。但每年萧禹文生辰,只要他回宫了,去给她请安,她都会一同来宴席。虽然只是小坐一会儿,但已经足够体现对他的重视。

    “今日宫里我说什么你皆不必介怀,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说什么更不必放在心上。”萧禹文是在乎林绾烟的感受,所以想提前和她说一声。

    林绾烟有些不解地盯着萧禹文,听他这么说晚上是会有什么大事发生?起码有人会刻意为难她?“我自会装作与三爷素不相识,三爷别露馅便是。”

    萧禹文瞪了林绾烟一眼,“自己当心,在宫里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出手。”

    “嗯。”林绾烟有点明白了,萧禹文是不能让人识破他的身手,他常年在外的理由是体弱需要休养。至于他是灵夜宫夜魅的身份更是不能被人知道,事情孰轻孰重她很清楚。

    “你去吧,我便不下去了。”萧禹文抱了抱林绾烟就松开了。

    “嗯,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些!”林绾烟挥手告别便出去了,她还记着灵狐说有人跟踪的事,不免有些担心萧禹文。

    赤焱、绿莺、司空、司言还有另外四个二十四灵异都已经候在门口,见林绾烟出来,便领着她下楼了。马车已经停在素心楼门口,一行人很快便离开。

    林绾烟走后,萧禹文继续在雅间里自己跟自己下了一盘棋才起身离开。他依旧戴上了帷帽从素心楼的后门出去,上了马车,并未直接进宫,而是去了玥王府。

    进去一盏茶的时间便和萧慎同乘一辆马车进宫。此时,灵狐和灵沐都已经换了一身和其他六个玥字卫一样的进宫便服,骑着马护在马车前后。

    “可是感觉身子不适?”萧慎看着萧禹文脸色苍白,眉头拧在一起,额头上沁出了些汗珠。

    “无妨,就是伤没好,这药吃了感觉痛。”萧禹文声音低沉了很多,像是从牙齿间硬挤出来的。

    “这是何物?”萧慎盯着萧禹文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款式简洁又很别致,不像一般首饰铺有售的。

    “自然是信物。”萧禹文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伸手抚摸着那枚戒指。

    “玉佩还不够?”萧慎取笑道,心里道这一对人儿还真是彼此有心。

    “八皇叔知道了?”萧禹文似乎又一阵痛,眉头拧紧了些。

    “你这丫头胆子够大的,直接将玉佩放在本王面前,说你若有何不测,她便也不苟活。本王何曾受人如此威胁?”萧慎言语不悦,表情里却都是赞赏。

    “我的女人自当如此。”萧禹文身上还是痛,心里却甜滋滋的。他还来不及问萧慎为何会让林绾烟来寻自己,没想到这丫头有如此胆识。

    “本王瞧着这丫头迟早要被你宠坏!”萧慎幸灾乐祸地说。

    过了不经事的年纪,萧慎倒有些羡慕萧禹文。想来自己也算放心了,总怕他也同自己一般会清冷终老。不是没有选择,而是心太小,只够装一个人。要么这个人一直未来,要么这个人再也不会来。

    “此生我便只宠她。”萧禹文说完就闭上了眼,他有些撑不住了。

    萧慎盯着萧禹文这张痛得已经有些扭曲的俊脸,眼神复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