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七十 这个咒语我挺喜欢的
    鞋一穿上,林绾烟就感觉很暖和,应该里层是皮草,这厮知道自己怕冷。再看鞋子做工精细,鞋头绣有栩栩如生的鸳鸯,而且两只鞋上的图案几乎一模一样。这应该也不是赶工能赶出来的吧?这厮是什么时候就开始准备了?

    林绾烟站起来就扑进了萧禹文的怀里,她的心不是石头做的,相反,还很柔软。

    萧禹文轻抚着林绾烟的秀背,幸福洋溢在脸上,哪怕林绾烟一句话都没说。“我让人进来为你梳妆。”

    “嗯嗯。”林绾烟从萧禹文怀里离开,望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神情一时恍惚。

    很快就进来了两名女子,熟练地帮林绾烟梳了个仙气十足的流苏髻,又略施了淡妆。她才梳妆完,萧禹文就笑脸盈盈地走了进来。

    “三爷今日真俊朗!”林绾烟看到萧禹文也换了一身白缎裳,简洁又一股贵气逼人,细看跟自己的衣裙好像是情侣款。

    萧禹文第一次看如此施了粉黛的林绾烟,更是被她的俏美惊艳,走向前就想轻啄她那诱人的朱唇。

    林绾烟伸出手指挡在萧禹文的嘴上,他这一口亲上去怕要同染朱红。

    萧禹文只能作罢,给自己戴上帷帽就揽着林绾烟的腰往外走。他们没有从锦华坊正门出去,而是直接从院子的后门上了马车。

    马车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又停在另一个院子后门,萧禹文轻车熟路地带着林绾烟进了院子。才坐下,一个微胖的男子就领了五六个端着满盘首饰的女子鱼贯而入。

    “当家的!”那男子向萧禹文行了个礼。

    萧禹文微微点头,笑着看向向林绾烟。

    林绾烟一眼就认出,那男子就是那日自己来定戒指时前来接待的掌柜。她疑惑地朝灵狐看了一眼,灵狐微微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未泄密。

    此时那掌柜的也认出了林绾烟,一脸诧异,话到嘴巴又吞了回去。

    “掌柜的,那便将我定的东西也取来吧!”既然都来了这首饰铺,这当家的还是萧禹文,还能怎么办?

    “是!”那男子看了萧禹文一眼,便低头快步走了出去。

    萧禹文则满心好奇地盯着林绾烟,她自己也定了首饰的?

    “眼睛都挑花了,三爷你帮我挑吧。”林绾烟起身将几个盘中的首饰都大致看了一下,那些做工精致的珠钗、耳坠、手钏、项链都挺好的,可她本就不喜欢太多的饰品,一时没了主意。

    萧禹文闻言笑着起身,他知道林绾烟不喜欢繁复的首饰,便挑了一枝红梅金丝镂空珠花插在她的发髻上,又挑了一双红珊瑚流苏耳坠为她戴上。

    还想挑个手钏,林绾烟却摆摆手,意思是够了,不想戴了。萧禹文只能笑着示意那几个女子退下。

    “三爷眼光不错,挑的我都很喜欢。”林绾烟笑着说道。

    “绾绾喜欢便好。”萧禹文被林绾烟毫不走心地夸一句都很满足。

    这时掌柜的端了个盘子走了进来。林绾烟上前,自己订好的首饰一概不看,直接拿起了那两枚戒指。不错,虽然跟效果图有些出入,但就做工来说已经算很好了,毕竟在这个年代,工艺上还不能做过多要求。

    萧禹文则好奇地拿过盘子上的那张效果图,上面所画的图应该就是林绾烟正在看的戒指,纸上除了画了图,还标注了很多注意事项。“你画的?”

    “嗯嗯,厉害吗?允许你默默崇拜我!看看喜欢不?”林绾烟将镶黄玉的那枚戒指递给了萧禹文,镶白玉的拿在手里。“掌柜的,劳烦其他首饰包起来寄存在此,改日我再来取。”

    “姑娘客气了!”掌柜的说完就端着盘子走出去了。

    萧禹文拿着戒指在手里细细看着,这个戒指像是两个指环中间隔空两侧焊接在一起的,却没有一点焊接的痕迹。指环上是简单大方的粗狂波浪条纹,中间镶嵌着磨得光滑的上等黄玉。指环内侧还刻得有字,上下两个指环分别刻了“forever”“绾”。

    萧禹文拿过林绾烟的指环,中间镶嵌的是温润的白玉,整个戒指比自己的要小,指环上的花纹却完全一样,内侧也刻了字:“forevey”“文”

    “上面刻的什么意思?”萧禹文皱了皱眉,看不懂很着急。

    “咒语!”林绾烟神秘地笑着。

    “咒得什么?”萧禹文好奇地问。

    “嗯……”林绾烟努着嘴思考要怎么圆这个谎。“咒得是,戴上这个戒指的人一生只能和刻在上面的那个名字主人不离不弃。”

    “这算什么咒语?!”萧禹文笑了,拿过林绾烟的手就将那枚白玉戒指戴在林绾烟的无名指上,他可看到了她的戒指上刻了“文”字。

    戒指戴在林绾烟手上刚刚好,将她白皙修长的手指衬得很好看。萧禹文给林绾烟戴好后,低头亲了亲那戴了戒指的玉手,然后笑着将自己的左手伸给林绾烟。

    “你怎么知道戒指是戴在这个手指上?”难道古代人也知道手指戴在无名指上代表什么意思?这厮刚刚还亲了自己的手,他懂这些浪漫的西洋礼仪?

    林绾烟笑着从萧禹文右手里拿过那颗黄玉戒指,戴在他左手的无名指上,在中指骨节出有点紧,不过还是很顺利地戴了进去,尺寸林绾烟也是估摸着来的。

    “感觉。”萧禹文举起自己戴了戒指的手看了看,很满意。又拿过林绾烟的手摆在一起瞧了瞧,暗自点头,嗯,很般配。

    “感觉很准。这个手指是手上最特殊的手指,传说是与心的连接通道,在这个手指佩戴戒指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林绾烟若有所思地说道。

    “真的?”萧禹文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过这个说法让他心里很舒服,他也很高兴自己戴对了手指。“绾绾如何知道这么多?”

    “都说了是咒语嘛!”难道告诉你劳资是外星人?林绾烟有点无语。

    “这个咒语我挺喜欢的。”萧禹文笑了起来。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这厮幼稚起来也是没救了。

    萧禹文笑着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一个皱眉,收起了笑容,对着灵狐和灵沐叱喝了一句:“你们两个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灵狐和灵沐正在欣赏自己主子沉浸在幸福里的小模样,蓦地一把火烧在自己身上来,惊得他们面面相觑。这该怎么解释?他们在例行的禀告中是依照林绾烟的意思将这些事抹去了。

    “没事,三爷跟你们开玩笑呢,因着你们的配合,三爷这个生辰很特别!他还要奖赏你们呢,是吧三爷?”林绾烟拉了拉萧禹文的衣襟,声音柔和,还跟他抛了抛媚眼。

    萧禹文最吃不消林绾烟的撒娇,刮了刮林绾烟的鼻子,对灵狐和灵沐说道:“赏!你们两个都赏!吩咐下去,今日的晚宴除了值夜的皆可饮酒。”

    “谢主子!”灵狐和灵沐不约而同地看了林绾烟一眼。

    主子说赏,一般出手都很阔绰。历年主子生辰,除了会给灵夜宫所有人发赏银,还会在各个灵夜宫人的聚集地宴请,当日没有出任务的都会去赴宴,但一向不允许饮酒。一年之中允许饮酒的只有新年宴,看来主子今日是真的很高兴。

    “三爷,我们待会儿去哪里?”林绾烟想着那日还在素心楼点了金丝酥。

    “绾绾想去哪里?”这会儿用午膳还早,想逛到也可以逛一下。就是两人现在还不好同时露面,从锦华坊出来没给林绾烟戴帷帽,是见她新梳了发髻会弄乱,可若在街上逛,恐怕就要戴了。

    “不如去素心楼吧。”林绾烟笑道。

    “那走吧。绾绾喜欢喝茶?”素心楼是自己的地盘,自然比其他地方方便得多。

    “还好。素心楼的点心很好吃是真的,当家的也有趣。”林绾烟随口一说,说完就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要是让这厮知道自己在素心楼的那些特殊待遇,怕是要吃醋。

    “有趣?”萧禹文扬扬眉反问道。

    “没有没有,还是三爷有趣!又英俊又大气又有趣,是除了我之外最有趣的灵魂!”林绾烟赶紧一顿乱夸。

    萧禹文好笑地扬起了嘴角,这把他夸得都快不好意思了。

    于是,四人又从后院出去,到了素心楼后门的巷子停下,直接就上了二楼。灵狐和灵沐守在门口,萧禹文则领着林绾烟走进了雅间,关上了门。

    “你就是素心楼的当家?”林绾烟努力想压制自己乱跳的心。

    “嗯。”萧禹文说着一把就将她抱在怀里,凑到她耳边魅惑地说道:“今日绾绾美得我现在就想要!”

    林绾烟伸手就在萧禹文腰间掐了一下,刚刚满心的感动,瞬间没有了。

    接着就听到萧禹文低声惨叫。

    “让你嘴贱!”林绾烟没好气地说道,这厮是不能好好说话了?

    虽然腰被掐得疼,可萧禹文还是没舍得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清荷如水,素心无尘,听说你很景仰我?”

    “还不是当时眼瞎!”林绾烟不好意思地狡辩。

    “是么,适才你还夸我有趣呢!”萧禹文可是记在心里的,她说素心楼当家的有趣。

    “适才更瞎!”林绾烟觉得自己这次是打脸打得“啪啪啪”。

    “看来今日是治不了你了是吧?”萧禹文说着手开始不安分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