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九 生辰快乐
    萧禹文帮林绾烟取了披肩,又脱了外褂。“乖,先睡,我去书房处理些事。”

    “我也睡不着,要么去书房陪你?我顺便也看看书。”林绾烟柔声说道。

    “绾绾不累?不必刻意陪我,累了就先歇着,嗯?”萧禹文摸了摸林绾烟的小脸蛋,骑马赶了一天的路了,不累怎么可能。

    “三爷是怕让我看你身上的伤吧?脱了!”林绾烟虽然微笑着,但一脸不容拒绝。

    萧禹文是不怎么愿意让她看到自己的伤,但想去书房处理密函也是真的。此时无奈,只能当着林绾烟的面脱下自己的外褂和里衣,袒露出精壮结实的上半身。

    林绾烟是第一次如此明目张胆地看萧禹文的身体,两人虽有肌肤之亲,但每次她都害羞地将眼睛闭得紧紧的。她不过被折腾的声音叫得有点大,可却是任由摆布,两人基本没什么互动。

    此时她围着萧禹文转了一圈,仔细看了他的前胸和后背。虽然皮肤白皙,但上面有很多长长短短形状不一的疤痕,有些已经很淡了,有些还很清晰。

    还有几道刚刚结痂的伤痕,估计就是前几日受的,但看起来确实不像什么严重的伤,就是被树枝或者利器轻微刮破皮,伤口都不深。前胸上上一次那个掌印似乎淡得看不见了,可是却又有一个拳头般大的淤青。

    “谁干的?”林绾烟伸手轻轻抚摸着那片淤青,像生怕萧禹文会疼,她知道习武之人受内伤比受外伤更加严重。萧禹文的身手,林绾烟领教过,一般人绝不可能将他伤成这样。

    “掉下悬崖时摔的。”萧禹文握住了胸前那只手,他不想林绾烟担心。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当她是傻子?“我可没见三爷吃药,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无妨,过几日便好了。”他是吃了药的,只不过是偷偷吃。他自己就懂医术,灵夜宫各种疗伤的药也是顶好的,所以这个伤也就是需要时日恢复。

    “我懒得同你说,穿上衣服滚吧!”林绾烟冷着脸说完就走向床边,脱了鞋子,躺了上去。

    萧禹文情商再低也知道此时要是听话滚了,晚上怕是要睡书房了,果断就脱鞋爬上床。

    “知道绾绾是担心我,往后我当心些就是了。”萧禹文抱住林绾烟,温柔地说道。

    林绾烟根本不想理会他,闭上眼睛,任他说什么都不吱声。萧禹文没辙,便只有不断挑逗她的身体。

    “都伤成这样,你还有这心思?”林绾烟没好气地想推开他,她的身体很敏感,而且这厮明显更清楚自己的敏感点。

    “不碍事。”萧禹文哪里会依她,直接用行动去证明自己多日没见她的渴望。

    事毕,林绾烟无力地盯着萧禹文。光从这事上她的确感觉不出来萧禹文受了伤,似乎比前几次还能折磨人,若不是自己的身子足够柔软,怕配合不了他完成那些高难度动作。

    “没满足?”萧禹文调笑道,前几次一结束林绾烟都是话都不想说,直接闭眼睡觉,现在却还睁着眼睛看自己,看来没把她压榨干。

    林绾烟一口就往萧禹文肩上咬去,可他就哼唧了一声,动都不动一下。林绾烟看着他肩膀上还有不少自己刚刚咬的牙印,也不好意思再下口。若要说的话,她已经有男女之事的美妙感觉了,只是没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什么时辰了?”林绾烟的头重新靠在萧禹文胸膛。

    “大概过了子夜了。”萧禹文也是大概估计,两人反正是折腾了挺久的。

    “嗯,有句话想对三爷说。”林绾烟柔声道。

    “绾绾说。”萧禹文的一只手轻抚林绾烟平坦的小腹。

    “生辰快乐!”林绾烟说完在萧禹文脸颊上亲了一口。

    萧禹文一愣,抱住林绾烟又是一通热吻。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生辰这个事,一时心里很感动,这个生辰竟然是和林绾烟一起迎来的,第一次感觉这一切都像做梦般。

    这一夜,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很久,才渐渐松开睡去。

    翌日一早,林绾烟一个翻身,身边居然没人,这厮又是去哪里了?穿好衣服,梳了发髻,林绾烟就上了三楼,她记得昨夜萧禹文说要去三楼处理事情,后来直接睡了肯定就没处理成。

    果然,萧禹文正在书桌前,手里握着毛笔在纸笺上写着什么,书桌两侧则是码得齐整的两叠信。

    林绾烟才走到门口,萧禹文就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对她笑了笑。“如何不多睡会儿?”

    “本来想再睡的,发现三爷竟然如此勤奋,便发誓要向三爷学习!”林绾烟本来想说,你丫这里连一个使唤丫鬟都没有,我要洗漱不找你难道找那群男人?

    “夸我?”萧禹文边说边将书桌上的密函整理一番,处理的和没处理的,都分别捆了起来。

    “可不是怎的!这个世界上,比你优秀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三爷这种就是典型不给人留活路的。”林绾烟一脸义愤填膺。

    萧禹文笑得眼睛都快弯了,还没见过这么夸人的,可听着怎么就那么舒服呢?“走吧,下去洗漱。”

    “嗯,三爷,洗漱完我得回府了。”重要的是要给你取生辰礼物,林绾烟在心里说道。

    “不急,先用早膳。”萧禹文将处理好的那捆密函拿在手里,准备下楼。

    林绾烟一听就着急了,这等用过早膳回到府中,自己再偷偷出来怕已经是要进宫的时辰了。

    “不必了,今日要进宫,我自当早些回去准备才是,不然哥哥又得数落我了。”话说她走了这么几天也没给祯烈带信,不知他们又编了什么理由蒙混过关。

    “你不用回府,小六子说的是你这几日在宫中同六公主玩耍,自然今日宴席完了才回去。”萧禹文牵起林绾烟的手就往楼下走。

    林绾烟简直无语了,这还有的玩儿吗?“三爷你就不怕我丢人吗?我就这个样子进宫?”

    “自然不是。”萧禹文神秘地说。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反正待会儿我要早些出去,三爷赏我些银两,再怎么样我得收拾一番才成。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萧禹文好笑地赏了她一个吻,不说话。

    用过早膳,萧禹文就领着林绾烟上了马车。

    “我们去哪里?你这一声不吭地我总感觉要被你卖了!”林绾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不是早卖给我了?”萧禹文说完就在林绾烟额头上亲了一口,上次将玉佩给她的时候就卖了。

    林绾烟不说话了,反正只要萧禹文不准备说,那是无论怎么问都问不出来的。

    “去了宴席找个推辞就出宫来,晚上带你去个地方。”萧禹文笑道。

    “三爷可别说笑,就算我能出来,你走得了吗?今儿个你可是主角儿。”林绾烟还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寿星,父亲给他设宴,他还撺掇别人早些走。

    “我高兴便多呆一会儿,不高兴见了父王我就离开。”萧禹文淡淡道,只有林绾烟会觉得奇怪吧,其他人大概都习以为常了。

    “啧啧啧!”林绾烟真没想到他这么任性。“三爷威武!”

    萧禹文闻言笑了起来,这是夸还是损呢?“你要喜欢那宴席,我便陪你多留一会儿,反正我不喜欢。”

    “我才不喜欢!一个个假惺惺的,害得我连肚子都填不饱!”林绾烟想起上次宫宴那些看着又不敢敞开肚皮吃的美食都觉得糟心。

    “你这不喜欢的理由我倒头一回听。”萧禹文笑道。

    林绾烟瘪了瘪嘴没说话,希望今天宴席上别再有人刁难自己,她可不能保证能装得下去。

    马车在四方街停了下来,萧禹文给林绾烟和自己带上白色帷帽才下马,然后很自然地将林绾烟抱下来。

    四方街的人依旧很多,萧禹文紧紧牵着林绾烟的手,身后只跟了灵狐和灵沐。很快四个人走进了一个叫锦华坊的铺子,虽然是上午,但铺子里已经有不少客人,有些是来取衣服的,有些是来定制正在量尺寸的。

    掌柜似乎早就候在铺子里了,一见四人进来,立刻亲自前来将他们领到铺子后面的院子里。

    林绾烟发现,一进了后院,萧禹文就像回到自己院子一般自然,取了帷帽随便一放,便拉着她坐下,还倒了茶水。

    不一会儿掌柜的就领了三名女子进来,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个托盘,三个托盘里是三套不同颜色的衣裙。

    “当家的请过目!”掌柜的弯着腰说道。

    “放下去忙吧。”萧禹文淡淡道。

    “是!”说完那几人放下托盘都走了,灵狐和灵沐也退到院子门口候着。

    “都是绾绾的,挑一身今日穿。”萧禹文微笑地看着林绾烟。

    林绾烟这才知道这厮是早就准备好了,难怪那么淡定。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布料,做工也特别细致,不像是赶出来的,林绾烟看了一眼,便用手指了指那套白色的。

    萧禹文笑着端起托盘,带着她进了旁边的房间。

    “三爷不出去准备伺候我更衣?”林绾烟瞪了一眼还站着不动的萧禹文。

    “既然绾绾吩咐,我照做便是。”萧禹文说着便准备帮林绾烟脱衣。

    “得,我吩咐你门口候着。”林绾烟边说边将他往外推。

    萧禹文只好一脸委屈地守在门口,等身着银如意云纹锻裳开门出现在他面前,那股端庄高贵的气质一下震慑了他。

    “很美。”萧禹文轻吻了林绾烟的唇,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自己则起身拿来了一双白底鸳鸯履,蹲下身给林绾烟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