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八 随缘
    “三爷!”灵狐、灵沐、司空、赤焱几个见萧禹文走来纷纷行礼。

    林绾烟发现又多了很多人,昨天她就没看到赤焱,恐怕是昨夜赶来的。李木川已经不像昨天见到那样躺在那里,而是坐了起来,袁弘毅也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面容稍有疲惫。

    “好点没?”萧禹文蹲下身,就伸过手去给李木川把脉,虽然语气淡淡,眼里的关切却掩不住。

    “能撑住。”李木川刚刚是看到两人手牵手走来的,此时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绾烟公主着实让人感动,瞧瞧三爷脸上的幸福都溢了一地了。”

    “又嘴欠?”萧禹文松开李木川的手,瞪了他一眼。李木川的情况比昨日好多了,这小子是一有点力气就要贫嘴。

    林绾烟瞥了瞥嘴,白了李木川一眼,“早知道李公子今日会这般笑我,昨日就该让某人将你丢进这河里!”

    闻言,萧禹文的嘴角微微扬了扬,这丫头的嘴巴啊!

    “哎,三爷真是一次又一次伤我的心啊!”李木川自然不知道,萧禹文是在何种情况下说要将他丢进河里,但他知道林绾烟口中的某人肯定就是指萧禹文。

    “别贫了,留点力气回去。”萧禹文忍住笑。“今日我先回南栎城,后日过来。”

    李木川点了点头,其他人听到了也各自知道怎么安排了。这时袁弘毅慢慢睁开了眼睛。

    “袁伯,有劳了!”萧禹文淡淡说道。输功伤神,袁弘毅毕竟年纪大了,恢复起来比他们几个要慢些。

    “无妨!李爷回去要好好休养,切不可大意了!”袁弘毅看了看李木川关心地说道。这些小家伙从来都不把身体当回事,大伤小伤、新伤旧伤都不放在心上,等到了自己这个年纪,就知道后悔了。

    李木川这次五脏受损内力大创,身上又还有外伤,若不是萧禹文寻了草药给他内服外敷,又一直给他输功保住经脉,恐怕早就昏迷。一旦昏迷,苏醒就需要些时日了。再不好好调养,恐怕要落下病根。

    “多谢袁伯!”李木川声音比原来虚弱了很多。

    他知道若不是昨夜服了灵异卫随身携带治内伤的药,灵狐、灵沐、司空、袁弘毅分别给自己输功,恐怕今日自己还站不起来。萧禹文毕竟自己也受了伤,而且一直在给他输功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很快,一行人就沿着河流往下出发了,在前面领路的是煅字卫,他们长年在溪棠山活动,对这里的地势比较熟。

    走了一个多时辰,就开始分道而行,几个煅字卫继续将萧禹文一行人送到最近的鑫城,其他人则带着李木川回了煅字卫的住处。

    二十四灵异被分了六个随身保护李木川,剩下的灵异卫和杨承阅的人都跟着萧禹文回南栎城。

    由于人数众多,他们分批进城后,司空和袁弘毅领着自己的人直接回南栎城,萧禹文则带着林绾烟和灵异卫在鑫城用午膳。

    几日来终于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林绾烟心情说不出有多好。萧禹文看着她那心满意足的模样很无奈,想不让她多吃她还要瞪他,其实他是想说,几日没好好进食,突然这么大吃大喝怕肚子受不了。

    “三爷,撑得走不动了!”林绾烟好想找个床瘫下。

    “要抱?”萧禹文放下筷子淡笑着。

    “没有没有,就是感谢三爷慷慨解囊赐我一顿饱饭!”林绾烟双肘撑在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盯着萧禹文看,请吃饭的人果然最帅。

    萧禹文无语地笑着,每次和林绾烟一起吃饭自己的食欲都要好很多,明明很普通的菜肴,她吃着都像人间美味,看得自己都想多吃几口。

    “三爷别笑啊,这些日子我没少蹭吃蹭喝,怪只怪我身上真的一个铜板都没有,不然我也一定请三爷吃顿好的!”林绾烟笑道。

    “你什么都有,我的便是你的。”萧禹文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心里一阵好笑。

    林绾烟怎么听着这句话好耳熟的赶脚?她瞥瞥嘴,什么都有?看来三爷财大气粗啊。“有个土豪朋友确实不错!”

    萧禹文淡笑着看着林绾烟那笑靥如花的脸,没说话,却想了很多。她太不一样了,藏了一身的本事不说,做事的想法和魄力也绝不是一般女子能及。她如匹桀骜不驯的骏马,他第一次有种一切不在掌握之中的不安感。

    土豪是什么萧禹文不懂,朋友却让他怎么听心里怎么不舒服,她自当是自己的妻子,可怎么就那么不愿意?

    她到底想要什么?毫不夸张地说,哪怕他想要争太子之位,胜算也比其他皇子大。难道她是觉得自己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难道她想要当皇后母仪天下荫护自己的国家?

    不对,如果是这样,她定会护住自己的完璧之身,谨慎选择和亲的皇子。那她是真的不准备和亲,要回东陵?如今的局面她又想如何回去?回去以后又将会怎样?

    林绾烟也并没觉察出什么异常,这厮不说话是常态,不想说,或者答不上,都是这种一切尽在不言中你自个儿猜的表情。

    稍作休息,众人便直奔南栎城而去,即便是如此,也是一更天才到古潼巷的院子。林绾烟心里又是苦叹,这戒指是不取了还是怎样?今夜这厮是不会让自己走了,明日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放自己走。

    两人沐浴更衣完,晚膳也准备好了。萧禹文一改午膳时不让林绾烟多食,而是很殷勤地夹菜。

    “三爷,你这是要撑死我的节奏?”林绾烟真是忍不住了,这厮是把自己当猪了吧?

    “府里菜肴可口些,多吃点,我瞧着这几日你都瘦了。”萧禹文淡笑着,想起在溪棠山见到林绾烟的时候,她一身黑衣,身形看起来瘦弱得不行,特别是那腰肢,好像一用力就能折断。

    “瘦了?要瘦也是三爷瘦了,我本来也不想长胖。”林绾烟撇嘴,然后报复般地往萧禹文碗里夹满了菜。

    “养好身子,以后有了身孕才不会那么辛苦。”萧禹文言辞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了。

    “……”林绾烟闻言像被雷劈了般愣在那里。特么的,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会怀孕?

    来了不到一个月,也不知道月事是什么时候。这么几次她也搞不懂萧禹文到底是体内还是体外,总之是没有避孕就是了。

    不会那么巧吧,如果真中奖了,那就好玩儿了,回去是做人流继续上学,还是偷偷找个地方把孩子生下来?

    麻蛋,自己好像没多少存款啊,攒下的都是历年的压岁钱,平时的零花钱和偶尔兼职赚得钱都挥霍完了的。

    林绾烟使劲地回忆自己那几张银行卡里到底还有多少钱,又快速地计算从怀孕到生下孩子的花费,好像钱是够的,就差编什么理由糊弄爸妈了。

    再想想又不对,自己才二十岁,没有正经谈过恋爱,世界这么大也没来得及去看看,总之,美好的人生还没开始呢,难道就这么当个单亲妈妈了?

    又偷偷瞄了一眼萧禹文,这厮帅得没天理,情商不怎么样,但智商高。自己吧,大言不惭地说美得惨绝人寰,双商又爆表。一对拯救过银河系的男女,生下来的孩子肯定聪明伶俐又美萌得不要不要的,就那么人流了好像很可惜。

    “想什么呢?”萧禹文伸手摸了摸林绾烟的头,怎么自己就随口一说,就把她吓坏了?没遇到林绾烟之前,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成亲,如今有了她,他觉得自己该成亲了。那有孩子也是早晚的事情,他并不觉得难以接受,反倒有些期待。

    “三爷你最好默默祈祷我没有怀孕。”林绾烟瞪了萧禹文一眼,想着晚上是再不能让他得逞了。这以身相许别到最后变成自作虐不可活,她还是想回归原来平淡生活的。

    萧禹文放下手中的筷子,脸一沉,有想摔东西的冲动,可想到林绾烟的倔强,又忍了回去。“随缘。”

    “我饱了,三爷慢用。”林绾烟放下筷子就起身走了,她是再也吃不下来,而且看着萧禹文好似生气了,她此时可没心情哄。

    萧禹文是彻底生气了,由着她走出去,一句话都不说。虽然知道再吃也是食之无味,但他还是重新拿起筷子,慢悠悠地将碗里的菜吃完。

    用完膳萧禹文本来准备回书房,几天不在,密函怕又堆起来了。可见林绾烟一直没回来,又不放心。走到院子门口询问当值的二十四灵异,说往花园去了,便回房拿了件披肩快步去花园寻她。

    林绾烟果然在花园,什么都没干,就那么百无聊赖地走着。萧禹文从后面追上,什么话都没说,将披肩覆在她肩上,系好带子,牵起她冰凉的手就往回走。

    “三爷。”林绾烟轻轻唤道。

    “嗯。”萧禹文淡淡应了一声。

    “三爷。”林绾烟又唤了一声。

    “嗯,绾绾说。”萧禹文侧脸看了林绾烟一眼。

    “没事,就是唤唤你。”林绾烟浅浅一笑。自己赌气走了,那么久萧禹文都没来寻,她就在心里说,再不来她就回府了。

    萧禹文见她笑了,刚刚的怒气又消了,反倒有些后悔自己没有跟着她出来,瞧她的手都凉成什么样了?

    自己跟她计较这些做什么?不过是随口一说的话,若真有身孕那也是好事,若没有便再努力就是了,怎么就值得生气了?

    “外面凉,我们快些回去。”萧禹文略带歉意地在林绾烟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嗯。”林绾烟顺从地点了点头。

    回到院子,两人很自然地就一起进了二楼的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