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七 人物时间地点都不对
    萧禹文站了起来,向林绾烟伸出手,林绾烟像没看到般,自己起身。

    “待回去再好好惩罚你!”萧禹文把“惩罚”二字咬得特别重。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这厮是对那事儿上瘾了吧。都说他不近女色?这又哪里像?折腾起来能要你半条命。“三爷当心点身子!”

    “绾绾可是对我不满意?”萧禹文凑到林绾烟耳边私语道,他可明明记得每一次她都要求饶的。

    林绾烟对着他的腰就是一掐,萧禹文吃痛地叫了一声,不大不小,旁边的袁弘毅、灵狐几个刚好能听到。林绾烟一个脸红,低下了头,萧禹文却毫不在意地牵起她的手。

    “饿了么?去前面看看他们都弄了什么好吃的。”萧禹文笑着往前走去。

    “嗯,是有点饿了。”一共就吃了几个馒头喝了点水,本来没什么感觉,现在知道萧禹文没事,饥饿感又冒出来了。

    “往后好好在府里等我,别受这罪,我说会回来便一定会回来。”萧禹文说得很认真,虽然看到林绾烟来了,他心里很温暖,但是更心疼她。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打打杀杀风餐露宿的生活,可林绾烟毕竟是女子,在外面吃也吃不好,睡也不舒服,跟着一群男子还有诸多不便。

    “我说要等你了?只此一回,没有往后。”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这样的话里有话,萧禹文是不会听懂的。

    萧禹文没把林绾烟的话放在心上,只当她是太担心自己了,还在赌气。“绾绾。”

    林绾烟听到他唤自己的名字,可半天又等不到下文,偏头看了他一眼。“听着呢,说。”

    “我们成亲吧!”萧禹文含情脉脉地看着林绾烟柔声说道。

    林绾烟又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一脸郑重,丝毫不像在说笑。“三爷,人物时间地点都不对,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绾绾什么意思?”萧禹文停住脚步,盯着林绾烟。

    “如三爷所听到的字面上的意思。”林绾烟淡淡说道,拉着萧禹文的手继续往前走。

    “什么叫人物时间地点都不对?”萧禹文皱紧了眉头,他听出来的意思就是她不愿意,可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又为何不愿意?

    “三爷不觉得求婚是很严肃的事情吗?

    几个时辰前对于我来说你还生死未卜,现在看着你这个样子,你若跟我说你没有受伤,我是不信的。此时此地你跟我说成亲?

    抱歉,我不敢,也不愿意,我不想往后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我不是木头,你说让我不要担心我就能不担心?你可知道这两日我吃不下睡不着,要是再找不到你,我都要疯了!”林绾烟明明只是想随便说几句忽悠他的,结果越说越动情,这就是她最真实的心情了。

    萧禹文牵住林绾烟的那只手紧了,像生怕她此刻就会挣脱,离他而去。“绾绾,因是你,我想成亲了。那句话就当我没说,我会找一个人物时间地点都对的时候再同你说。”

    “不必再说。”林绾烟淡淡道,心里一阵绞痛。她是不可能同他成亲的,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萧禹文偏头就在林绾烟脸颊上亲了一口,“绾绾,适才是我考虑不周,不生气了,嗯?”

    “我没生气,我确实不喜欢那种生活。”林绾烟依旧淡然。

    “乖,别说气话了,你都是我的人了。”萧禹文声音温柔,十几年来积累下来的温柔此时都用上的。

    林绾烟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三爷,从小到大,没有人可以勉强我做任何事。我做什么,定是我愿意做什么。我以身相许,那是我自愿,我没想要你负任何责任。”

    萧禹文一愣,自己竟然忘记了这丫头跟自己一样倔强。“绾绾既以身相许,我必相偕白头。”

    林绾烟闻言苦笑了一下,如此深情的告白,换做其他女子,怕是会感动流泪。可她不会,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无法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也给不了自己想要的幸福。

    “三爷,我不想继续说这些。你答应给我时间考虑的,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萧禹文无言以对,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以为两人已经是这种关系,林绾烟定是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了的。他也在想着自己生辰时去探探父王的意思,既然和林绾烟成亲,她身后的整个东陵国,便也应该是他要保护的了。

    林绾烟也没再说话,两人之间气氛很冷。默默地坐在树下吃着烤的野味,林绾烟吃完了自己的,就像个小馋猫一般眼巴巴地盯着萧禹文。

    萧禹文直接递过去给她,她却没有接,而是凑过嘴去咬了一口,然后摇摇头示意他自己吃。萧禹文这时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在林绾烟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又递到她嘴边。

    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两人好像都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吃完了又继续牵手往下游走去。走到远离众人视线的树下,萧禹文就忍不住抱住林绾烟一阵热吻,双手一直在她的后背来回摸索。

    “缠着不难受?解了。”萧禹文在林绾烟耳边轻声道。

    “怎么解?”林绾烟的脸微微红,原来他在背上摸半天,是发现她胸前缠了布。

    “我帮你挡着。”萧禹文说着开始脱自己的外褂。

    “别别别,等回去换衣服就好了。”林绾烟才不想在这里脱个精光,虽然天黑也看不清什么,可毕竟眼前站着个饿狼。

    “解了。我看着难受。”萧禹文已经脱下外褂,两手张开,挡在林绾烟面前。若不是已经知道林绾烟的尺寸,她这样缠着还真就会让他相信她是一马平川。

    林绾烟无奈只能动手脱外褂,脱完一个垫脚快速地将外褂盖在萧禹文头上,将他的视线完全挡住,自己快速地脱掉里衣,取了布条丢在一边,又迅速地穿上里衣。

    恢复视线的萧禹文一脸讪然,他没将双手举高,就存了点小心思,可这丫头看都不让看?

    “三爷既然已经脱了衣服,不如就让我瞧瞧哪里受伤了。”林绾烟边穿外褂边笑着说道。

    她会不知道萧禹文在想些什么吗?若真在这厮面前脱衣服,恐怕要被就地正法。不过,没有那布条缠着,是要舒服了很多。

    “我没事。”萧禹文并不准备给林绾烟看,迅速地将外褂穿上。

    “有事没事明日我定能知道。”林绾烟轻哼了一声,晚上光线不好,就算他给看,也不一定看得清楚,而且看他紧张的模样,肯定是受了伤的。

    “成,明日回去脱了让绾绾好好看看。”萧禹文说着又将林绾烟抱在怀里,要看肯定是在床上才给看的。

    “好好休养,脑子里尽是些少儿不宜的事!”林绾烟哪里会听不出萧禹文的言外之意。

    “就是想怎么办?现在就想,很想。”萧禹文轻咬着林绾烟的耳垂,声音魅惑。

    林绾烟一把推开他,杏眼怒瞪。口味真重,野外就算了,这旁边可还有几百来人呢,要脸不要了?“你还没羞没臊了是吧?”

    萧禹文牵起林绾烟的手,没有一丝不好意思,他只不过心里这么想就说出来了。“回去歇息吧,明日早些回去。”

    林绾烟没再说什么,两人慢慢往回走。走了一段路,她才想起问萧禹文为何会被困在这里。萧禹文并没有多说什么,只道不慎跌落悬崖,李木川又受伤严重,便只能原地等待救援。

    这个解释如此牵强,林绾烟自然不会相信,她在路上遇到的那么多尸体怎么解释,灵狐说的百花宫的人又怎么解释?

    但萧禹文不说,她自然也不会追问,有些事知道多了,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况且她只要在自己走之前看到萧禹文好好的,就放心了。

    这一夜,林绾烟是躺在萧禹文腿上睡的,身上还盖了两床薄被。可能是累了,心也放下了,又有一个人的体温在身旁,她睡得很香。醒来时发现其他人都已经起身候着了。

    “怎么不叫醒我?”林绾烟看了萧禹文一眼,天亮了,看他的脸确实是苍白的,双眼却依旧有神。

    “看你睡得香。”萧禹文浅浅一笑,开始活动自己的腿,怕一动就会吵醒林绾烟,他几乎没怎么动,此时腿都是麻的。

    林绾烟没说话,默默地将薄被叠成小方块。“我们是回南栎城吗?”

    “除了玥字卫其他人都回煅字卫的住所,明日我们再一同回去。”萧禹文淡淡道。

    “不成,我跟玥字卫一同回去。”林绾烟想到明日就是萧禹文的生辰,戒指都还没取,后日回去恐怕就来不及了。

    萧禹文不悦地盯着林绾烟,不知她怎么就那么急着回去。他此次回溪棠的事还没办,本来打算今日回去处理了,明日一早就回南栎城。可不还得赶着进宫,生辰宴他答应了就不能不去。

    “三爷,你不会让我就这个样子去参加你的生辰宴吧,再怎么说我也得艳压四方啊,要给你长脸不是!”林绾烟知道他不高兴了,一脸笑意地哄着他。

    萧禹文摸了摸林绾烟的小脸蛋,想了想说道:“罢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这不有玥字卫嘛,三爷忙你自己的就是!”林绾烟笑着拒绝,他若送自己回去,还不是一样没有机会去取戒指。

    “我说送便送。”萧禹文瞪了林绾烟一眼便自己起身了。他自己亲自送她,难道还不如玥字卫?

    林绾烟还能说什么?这厮脾气来了也是犟不赢的,她只能默默地跟着也起身。

    萧禹文从林绾烟手里拿过叠好的薄被,就递给了旁边的灵异卫。然后牵着她的手就往前面走,昨夜他一直陪着林绾烟,也没去看李木川,不知道他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