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六 狼才不色
    灵狐转身和袁弘毅商量,先下去一部分人看看情况。很快,灵异卫和玥字卫的人以轻功和攀爬技术来划分,自动站成两排。

    灵狐又从中挑选了十五人到一边交待相关注意事项,剩下的人则从各自随行包袱中取出钩绳,又准备了十六个小包袱,每个包袱里都装有少量的药品、干粮、烟雾信号弹。

    都准备妥当,灵狐带领的十五个人都将小包袱斜跨系紧,每人腰上缠了一根勾绳备用,手上又拿了一根,排成两列,准备两两同行。

    就在这时,“嗷呜”声又传来,这次五声完了,响起的是一阵刺耳的呜鸣。灵狐往下看,绿色的光在夜里特别明显。

    “主子在下面,已经有灵异卫到了。”灵狐对袁弘毅和林绾烟说道。

    袁弘毅点了点头,林绾烟这下才算松了口气。

    灵狐几个没有继续冒险下崖,众人往回走,开始寻下去的路。越往下走,行进越发艰难,弯弯绕绕,足足花了两个时辰才远远看到有河流,沿着河岸走,路倒是平了些,可草木还是很茂盛,速度比山里还是快不了多少。

    走了一个多时辰,林绾烟都开始怀疑是不是上下游方向走反了。还好每隔一段时间那“嗷呜”声还是会响起,只是间隔的时间长了,每次的叫声也从五次变成了四次,林绾烟猜想应该是又有一队人已经找到他们了。

    终于在半个时辰后,他们远远地看到了篝火,看起来数量还不少。很快就有几人骑着马朝他们奔来,一见是自己人,便在前面领路。

    下了马,灵狐在前面等林绾烟和袁弘毅同行,此时这河边已经聚集了两三百人,一直沿着河流往下驻扎。

    走了一段路,林绾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河边的草地上七匹灰狼组成半圆形,七匹灰狼像七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在站岗放哨,一动不动地盯着河对岸。

    而这些狼群背后的树下则坐了七八个人,有看起来像受伤了躺在那里的,有静坐闭目养神的,还有站在那里候命的。

    见他们走来,灵沐和灵月走了过来。

    “见过袁管家!”两人纷纷和袁弘毅行礼。

    袁弘毅点了点头,侧目看了看林绾烟。两人顿时多看了几眼灵狐和袁弘毅中间的这个同着黑衣的人。

    “绾烟公主!”两人惊讶无比。

    “你们主子呢?可有事?”林绾烟低声着急问道。

    “主子没事,李爷受了重伤,主子刚刚给李爷输了功,此时正在歇息。”灵沐答道。

    听到萧禹文没事林绾烟终于放心了,认真地往树下看去。那个躺着的肯定是李木川,旁边分坐的两人,一个是萧禹文一个是司空。

    此时萧禹文看起来并不好,篝火映衬下,他的发髻都是乱的,身上的衣裳也有多处撕破了,盘腿坐在那里,黑色袍子上的污泥特别明显。

    心理作用吧,林绾烟觉得他连脸色都是苍白的,这怎么就叫没事?自然林绾烟不会知道,在他们眼里,只要不是致命的伤都叫没事。

    一行人都没有过去打扰正在树下歇息的几个人,而是各自寻了地,站的站,坐的做。林绾烟则往河边走去,她对这七匹灰狼很感兴趣。

    这些狼个头不是很一致,最大的蹲坐在中间都有半人多高,小的也就和普通成年阿拉斯加犬差不多,只是都偏瘦,应该说不似宠物犬那般还有多余的脂肪。但无论大小,此时都坐在那里目不斜视,好不威风凛凛,显然是受过训练的。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萧禹文慢慢睁开了眼睛,起身看了看四周,便向一旁站着的袁弘毅走去。

    “袁伯,有劳亲自跑一趟。”萧禹文淡淡道。

    “无妨,我不过是奉玥亲王的命护送重要的人前来。”袁弘毅浅浅一笑看着萧禹文。

    萧禹文有些不解,重要的人?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哪个重要的人会来?

    “快去看看绾烟公主吧,找不到三爷都急哭了,这两日也未如何进食。”袁弘毅的目光往河边移去。

    萧禹文皱了皱眉,也向河边看去,只见一个瘦弱的黑影耷拉着脑袋蹲坐在狼群几米旁。他朝袁弘毅点了点头就快步向林绾烟走去。

    “绾绾。”萧禹文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很温柔。

    林绾烟回头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终归他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哪怕有些狼狈,可还能强求什么呢?自己担心他,还用说吗?不是都用实际行动体现了吗?如今再说些煽情的话,日后离别又多些难受,不说也罢。

    萧禹文俯身就将林绾烟抱起,林绾烟挣扎着要下来。萧禹文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也就将她放了下来。

    “累么?如何要来?等我回来便是。”萧禹文上下打量着林绾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是不愿意她坐在地上,山里比外面更冷。

    明明那表情就是很感动很惊喜,可又要故意绷着脸,林绾烟不怎么高兴了,三爷你要跟我比扎心吗?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李公子可还好?如何受伤的?”

    萧禹文一听,脸马上黑沉。“绾烟公主如此涉险前来,自当亲自问候方显心意。”

    “三爷提醒得是,我这就去。”林绾烟作势要走。

    萧禹文一把揽住她的腰,怒瞪了一眼。“你信不信你胆敢看他一眼,即刻我便将他丢进这水里?”

    林绾烟看着他那好似要杀人的眼睛,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看你都看不够,我看别人做什么?莫非比你好看?”

    萧禹文别过脸,冷哼了一声,能瞬间引爆他的怒火,又能一笑平息的,只有林绾烟了。

    “不让我摸?那我摸这些狼了,瞧着挺可爱的,搁哪骗来的?”这厮醋劲儿还挺大,哄不好了?

    萧禹文依旧黑着脸不说话,连灵狼都可爱了?那他呢?骗来的又如何,难道他还不如这些骗来的灵狼?

    林绾烟轻踮起脚尖,轻轻在萧禹文嘴上印上一个吻。有什么办法,哄不好只能*了。“好了好了,我这不是看到你好好的,心情一好,就跟你闹着玩嘛,你还真跟我生气了啊!”

    萧禹文低头用力地在林绾烟嘴里亲了一下,末了还轻咬她的嘴唇才算解气。

    “你属狗的嘛!”林绾烟吃痛,举起拳头就往萧禹文胸膛捶了两下。

    “属狼的。”萧禹文笑着说道。

    “那也是色狼!”林绾烟瞪了他一眼。

    “狼才不色。大王只有小夜一个妻子。”萧禹文说完吹了一个口哨。“大王过来!”

    话音刚落,就见最大的那只灰狼,头埋进臂弯,尾巴夹在胯部的两侧,快步奔来。走到萧禹文面前,就开始呜呜低嚎。

    萧禹文摸了摸大王的头,蹲下身来,“大王,好好瞧瞧你的女主人,可要记住了。”

    大王好像能听懂一般,盯着林绾烟看。

    林绾烟本来还有些害怕,可见萧禹文敢像摸狗狗一样摸它,便也蹲了下来。“我也可以摸它吗?”

    “嗯,多跟大王玩一会儿,它就会记住你身上的味道。”萧禹文看林绾烟又想又怕的样子着实好笑。

    林绾烟将信将疑地伸出自己的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那可是狼啊,咬一口怕是手都能断。

    这时大王却慢慢趴下身,仰着头朝林绾烟爬了两步,好像来求抚摸来了。林绾烟看着大王笑了,伸过手,轻轻碰了碰它头上的毛,见它没有反抗,反倒很温顺地完全趴在地上,才敢去摸它的头。轻轻摸了两下,大王却一个翻身四脚朝天地露出它的肚皮。

    “这是什么意思?”林绾烟赶紧缩回手,以为大王这是不高兴,不愿意被摸头。

    “大王这是在说喜欢你,想跟你玩耍。”萧禹文见林绾烟紧张兮兮的样子笑得不行。他在,大王自然不会伤害她。都跟大王说了这是女主人,多接触几回就熟识了。

    “乖,回去吧,我怕你得很!”林绾烟往萧禹文身旁挪了几步,她可还没胆子跟狼玩儿。

    “哈哈哈!”萧禹文一把搂住了林绾烟的肩。“胆子那么小?大王,回去吧!”

    “嗯,有时候在强大的对手面前适当示弱还是有必要的。”林绾烟看着大王听话地回到狼群,才稍微没那么紧张。“它为何如此听话?”

    “不是听话,是信任。”萧禹文淡淡道。“应该是四年多前的一个下雪天,在这山里我从猎人手里救下大王的幼崽,后来它就寻来了。”

    林绾烟一脸迷妹眼看着萧禹文,这厮对人那么冷淡,对这狼好像不是。一句话轻描淡写四年多的情谊?如果仅仅是救了幼崽,说不定故事就写不到现在了。“再然后就拖家带口来投奔你了?”

    萧禹文被林绾烟的话逗乐了。“只有冬天最冷的时候它们会来,平时它们还是自己觅食,只是会回煅字卫附近的岩洞,经常一起玩耍是真的。”

    林绾烟点了点头,她想起原来看过的科普纪录片,人们对狼确实有很多的误解。一般一个狼群有大约七到十只狼,一匹公狼担任头狼,头狼有固定的配偶,狼群里也只有头狼夫妇有繁殖的权利,母狼生下幼崽后,头狼会和狼群里的其他人一起觅食、保护它们。

    如果没有意外,头狼夫妇会厮守终生。所以,萧禹文说狼不色,是有科学依据的,就是不知道这厮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