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五 灵狼的嗷呜
    很快林绾烟就换了一身和玥字卫一样的黑衣,也戴上了帷帽。她为了装扮的像一点,还特意让丫鬟找来了布条,将胸部缠了几圈,除了把自己勒得不太舒服,看起来倒也像个弱不禁风的男子。

    袁弘毅亲自领了三四十名玥字卫和林绾烟一同出了玥王府直奔出城的方向。林绾烟发现袁弘毅只是远远出示了一张令牌,一行人就停都没停直接出了南栎城,守城的官兵不仅没有阻拦,还站立行礼直到所有人都离去。

    午膳是在官道边一个小客栈用的,因为要赶路,吃得很急。林绾烟很担心,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期间他们经过了两个小城,才在夜幕降临时分进了溪棠城城门。

    “绾烟公主,已经到了溪棠了,不如我们用过晚膳再继续前往如何?”袁弘毅问道。

    “请问袁老伯还需要多久能到?”林绾烟并不饿,只想快点见到萧禹文。

    “从这里到溪棠山大概还有一个时辰。”袁弘毅这还是保守的估计,毕竟溪棠山太大了,这个时间只是到达最近的一个入山口而已。

    “听袁老伯的安排便是。”林绾烟微笑道。既然快到了,她也没那么忧心了,自己不想吃,但那么多人不能饿着肚子。

    于是,一行人便寻了个客栈随便用了晚膳继续往溪棠山去。林绾烟发现,溪棠城比之前路过的两个小城看起来都要萧条,随眼望去房屋皆很陈旧,入夜了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客栈的吃食也是以野味为主,口感算不上好,但很新鲜。

    溪棠城依山而建,因为溪棠山而得名。溪棠山由几座连绵起伏的山脉组成,南侧的溪棠河有水路通向临近的几个小城。但因为山体巍峨,植被繁茂,野生动物也多,入山后就危险重重,这里的百姓虽然靠山吃山,但基本不进深山,也鲜少有人走水路。

    在最近的山口进了溪棠山,一行人慢了下来,几个玥字卫下马在路边四处寻之前进山的人留下的记号。然后跟着记号往山里走。

    夜间行进,虽然有火把照明,但林绾烟的视力不如玥字卫,只感觉到越往里面走就越冷,路也很小,骑在马上一不小心就会挂到旁边的树枝。

    林绾烟一直以为袁弘毅说还需要一个时辰的意思是,一个时辰就可以到达萧禹文被困的地方。可从出发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时辰了,一行人只不过一路在寻着记号往深山里去,而且这个山似乎大得能走上几天几夜。

    “袁老伯,我们这是去哪里?”林绾烟忍不住问。

    “寻三爷。若遇到同来寻他的人,便可一起行事。”袁弘毅答。

    “袁老伯的意思是,谁都不知道三爷到底在这山的哪里?”这么大的山里寻一个人,跟海底捞针有什么区别?

    “目前还没有消息。”从昨日驻扎在溪棠山里的灵夜宫煅异卫,巡逻时看到紧急的求助信号烟雾到现在,已经有五六批人进山。此时这山里灵夜宫的人,玥王府的人,杨承阅的人,加起来不少于五百人,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我想请问袁老伯,三爷只是单纯有什么意外被困在山里,还是中了埋伏?”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失踪,对失踪者和搜救者在危险系数上也有很大不同。

    “没找到三爷前不敢妄下结论,我们多加小心便是。”袁弘毅心里是有数的,多半是遇上埋伏了。最近朝中已经有人对溪棠山的铁矿和铜矿现出觊觎之心,皇上的态度不明朗,背后蠢蠢欲动的大有人在。

    林绾烟的心揪得紧紧的,情况比她想象的更不容乐观。萧禹文离开了两天,按着时间算他们起码被困在这山里一天一夜了,就算这山里可以打些猎物来果腹,可若有人受伤,医治不及时,很有可能就会丧命。

    一行人继续往山里去,路上几处都发现有打斗的痕迹,但显然之前已经有人路过了,尸体虽然来不及处理,但敌我的尸体被分别放置在不同的地方。就算袁弘毅不说,林绾烟心里也清楚,肯定是遇到埋伏了。至于是什么人,她无从知晓。

    直到午时,他们才远远看到前方树林有篝火,前去探路的玥字卫来报是灵异卫。林绾烟和袁弘毅才下马,灵狐就走了过来。

    “袁管家!”灵狐行了个礼,看向袁弘毅身旁的林绾烟,惊愕地张着嘴。“绾烟公主?”

    “我不放心就来了。可有什么消息?”林绾烟着急地问道。

    灵狐看向袁弘毅,见他微微点了点头,便说道:“已经分头在寻了,煅异卫的灵狼也去了,眼下尚未有消息。路上遇到百花宫的人,和其他不知名的人,都没留活口。”

    袁弘毅点了点头,也没再问什么。林绾烟则忧心忡忡地去了一旁歇息,没有行军帐篷,所有人都是靠在树背上歇息。灵狐专门送来了两床叠得很方正却很薄的被褥,林绾烟看着其他人都没有,但又确实怕冷,还是接过,将自己裹成蚕蛹般靠在树背上。

    深夜山间凉风阵阵,空地上的篝火跳跃着,除了巡视的几个灵异卫,众人都纷纷闭眼歇息了。林绾烟盯着那篝火发了好一会儿呆,还是闭上了眼睛。要保持体力明天才好去寻那厮不是?虽然要不了几天就要离开这里的,但还是要看到他好好的,不然走得也不心安。

    第二日天蒙蒙亮,林绾烟就听到其他人都已经起身,她便也将两床薄被里解开起来。灵狐递来了一个水壶和两个已经硬邦邦的粗粮馒头,林绾烟没有说话,接过水壶,但只要了一个馒头。她不喜欢啃馒头,此时更是没有胃口。

    众人吃完馒头,便将篝火熄灭,纷纷上马。数十个灵异卫在前面领路,袁弘毅和林绾烟领着玥字卫跟在后面。白天视线比夜间好一些,但光线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里的树木太茂盛了,林绾烟就感觉像走在原始森林里。

    越往里走,就越发安静,隐隐地好像还能听到野兽的嘶吼声。灵异卫一路还是在寻记号,但是并没有看到,行进速度就慢了下来。

    直到午时,都还一无所获,林绾烟越发焦急起来,啃了半个馒头后再也吞不下去。

    “我们还有其他办法吗?这样漫无目的地寻,不知要寻到什么时候!”林绾烟冷着脸问灵狐。

    灵狐摇了摇头,他和林绾烟一样着急,但是几经生死,又加上长期训练,他已经不会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林绾烟一时间才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人的渺小在这一刻显而易见,你三爷再牛逼能怎样,丢在这深山老林里,还不是遍寻不见。

    她鼻子一酸,感觉眼泪就要掉出来了,急忙起身走开,默默擦掉眼角不听话的几滴泪。吸了吸鼻子,深呼吸着,不让自己再沉浸在这种情绪里,在这么多人面前掉眼泪是多么失态的事情。

    “三爷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绾烟公主不要太担心了,当心些身子!”袁弘毅走到林绾烟身边轻声说道。这些年萧禹文多少次在鬼门关外徘徊,说出来怕吓到她。

    “多谢袁老伯宽慰,我没事!”林绾烟勉强挤出几丝难看的微笑。

    袁弘毅也微微一笑便走开了。

    再次出发,林绾烟的情绪异常低落,一直耷拉着脑袋。袁弘毅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到了暮色再次降临,一行人在树林里升起篝火,还寻来一些野味烤得香喷喷地递到林绾烟面前,她还是摇摇头不要。

    林绾烟已经感觉不到饿了,只喝了几口水,便背靠着树坐下发呆。按着约定的时间,今日她就该去取定制的戒指,后日就是萧禹文的生辰,可现在他人还生死未卜,她又怎么吃得下东西?

    熄了篝火,点上火把,众人准备继续赶路。隐隐约约一阵“嗷呜”声传来,刚开始众人并未在意。可声音停了一下,又响了起来,而且更加清晰持久,一时间众人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听。“嗷呜”声如此反复了六次,便停了。

    “是灵狼,可能已经找到主子了!”灵狐冷淡的脸上也不免浮出几丝喜悦。

    林绾烟一听,瞬间就抬起头,两眼放光。

    灵狐同袁弘毅交谈了几句便开始在前面领路,他们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朝西南方向往下走。这路比之前更难走,几乎就是现辟出来的。走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嗷呜”声再次响起,众人立即勒马屏气侧耳倾听,同样的六声以后就停止。灵狐再次判断方向,继续朝西南前行。

    随着几次越来越清晰的“嗷呜”声响后,一行人一路来到一个陡峭的峡谷边上,前方已经没有路可以走。灵异卫纷纷下马查看,林绾烟也跟着下了马。

    走到边上,林绾烟借着灵异卫的火把往下看,不禁一阵晕眩。这怕是有上百丈高吧,峡谷下方是一条蜿蜒的河流,峭壁上倒是有些树木,但是这么高的地方,想依附这些树木往下走,恐怕不太可能。

    众人只能回到静静等“嗷呜”声再次响起。半柱香过后,声音果然再次响起,而且很清晰。灵异卫又走到悬崖边上,确定声音是从峡谷下方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