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四 生辰礼物
    虽然已经错过了早膳时间,但见林绾烟起床了,贴身丫鬟还是很快让厨房送来了早膳。用过膳,林绾烟特意在院子里寻灵狐。两人在花园里一前一后地走着。

    “三爷这几日是去哪?”林绾烟问道。想都不用想,昨夜萧禹文在这里过夜,二十四灵异和杨承阅的人肯定都知道,否则他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进进出出。

    “主子未曾说。”有关灵夜宫的事,灵狐肯定不会多说半个字,哪怕这个人是林绾烟。

    他誓死效忠的只有萧禹文,况且林绾烟在他们心里还只是外人。就算她和自己主子已经有那层关系,可也不见得主子愿意让她知道灵夜宫的事。女子服侍好自己的夫君便是了,其他事自是不能多问的。

    “他生辰时可会回来?”林绾烟也没去想灵狐是不是故意不告诉他,毕竟萧禹文不说,做手下的肯定也不敢问。

    “应该会。”如果事情顺利,会提前回来,不顺利,怕是只能赶在当天回来。这些灵狐都不会说出来。

    “三爷平日有什么喜好?”林绾烟淡淡问道,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灵狐想了想,“并无特别喜好。”

    “……”林绾烟觉得问也是白问,根本问不出什么名堂来。“这里的首饰铺可以定制首饰吗?”

    灵狐一脸不解,他一个大老爷们,身边也没个女子,这些他都不了解。

    “我只是想给三爷准备一份特别的生辰礼物罢了,幸好他这几天都不在,你们要替我保密,不然就没有惊喜了。”林绾烟解释道。

    “属下可以先差人去问问。”灵狐这总算明白了,说来跟在自己的主子身边多年,确实没见他多么重视自己的生辰。如今有人念着他的生辰,还要给他惊喜,也是好事,起码主子会很高兴。

    “好,那你去吧,要快,还有就是不能让你们主子知道。”林绾烟笑道。

    “属下明白!”灵狐答应完就匆匆离去。

    林绾烟打定主意定制两枚戒指,继续边闲逛边想要定制成什么样的款式。脑子里有大概的构思后,她就快步走回房间,拿出了纸和笔,画出了设计图。画好后觉得不够满意,在原图上改了一些细节,又重新画了一张。一直画到第五张才算满意。

    到最后的设计图,简单大方,一是林绾烟担心这里的工艺水平达不到,二是自己本来就不喜欢复杂的东西。

    画完差不多就用午膳了,灵狐也回复林绾烟南栎城最大的首饰铺可以定制,但是要看款式才能定取货时间。

    用过膳,林绾烟跟祯烈说下午要去添置些首饰,祯烈二话不说就让人拿了一叠银票给林绾烟。这是林绾烟第一次见到银票,拿在手里好奇地看了一番,就全让绿莺帮忙收着。

    这些日子,林绾烟就没自己付过帐!她猜想自己所花的多半是萧禹文的钱。可这花他的钱给他买礼物算怎么回事,好歹她也是个公主,不至于穷成这样吧?

    回房间取了设计图纸,林绾烟就跟着灵狐几个到了四方街,径直就去了南栎城最大的首饰铺。

    林绾烟先拿出设计图纸跟工匠交流了一番,最后确定戒指整个是银质的,两枚戒指花纹相同,只是指环大小、镶嵌物和所刻的字不同。

    选银质是因为林绾烟不喜欢黄金也不喜欢玉指环,而且两人都喜欢白色,银就很适合。镶嵌物,林绾烟没要水晶、玛瑙这类颜色艳丽的宝石,而只选了白玉和黄玉磨成圆形包镶。

    戒指订好,林绾烟又给自己选了些简单的首饰,约定好两日后一并来取。灵狐要去付账,林绾烟微笑地制止了,示意绿莺前去。

    从首饰铺出来,林绾烟又去了素心楼,这次她只是订了两份金丝酥就走了,还是让绿莺付的帐。

    她记得杨承阅和萧蔓雪那日交谈时说过,萧禹文最喜欢吃素心楼的金丝酥。从素心楼出来,林绾烟才意识到,无形中自己已经记下了那么多关于萧禹文的细节。

    晚上躺在床上,林绾烟感觉天又凉了,脚怎么捂都不暖,第二天早上起来都还有些凉。不禁想起和萧禹文睡的时候他总是帮自己暖脚,而且他身子本来就暖和,就像靠近一个无限量供暖的暖炉。

    习惯真的太可怕,千万不要矫情,她对自己说。可还是默默地提醒自己每日饭后还是将萧禹文之前送来的药服了,美其名曰不能浪费。

    用过早膳,祯烈就出门了,林绾烟依旧在花园散步,绿莺闲来也跟在后面。这两日她忙自己的事,好像祯烈也在忙,两人除了用膳的时候会一起,其他时候倒各自不过问。

    今日府里的人好像少了些,林绾烟好像都没见到二十四灵异,连赤焱和司空也没见到。

    “今日他们都去哪里了?”林绾烟扭头问绿莺。

    “主子传唤。”绿莺淡淡答道。

    林绾烟没说话,想想又有哪里不对。“二十四灵异呢?”

    “他们稍后会回来。”绿莺回答依旧简单。

    林绾烟也没再多问,逛了一圈,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又是躺在软塌上看书,她不出门也就只能看书打发时间。

    可一个时辰过去了,总看不进去,今日总感觉心神不宁的,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眼皮老是跳。她干脆合上书准备下楼看看。

    她脚步一向轻,才走到楼梯转角就听到楼下有说话声。

    “马车已经备好了。”是司枫的声音。

    “不用等他们吗?”绿莺问道。

    “这个时辰他们还没回来,定是被拖住了,先走吧。”司枫说道。

    “主子也没信吗?”绿莺继续问。

    “主子还在宫里,今日怕出不来了。你快去吧,玥字卫还在门口候着呢。”司枫催促道。

    “好吧。”绿莺答应完就往楼上走。

    绿莺敲开了林绾烟的门,见她正躺在软塌上看书,一动也不动。“绾烟公主,玥亲王差人来请公主前去一叙。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玥亲王?”林绾烟放下了书问道。

    “正是,公主需要更衣吗?”绿莺问道。

    “不用了,走吧。”林绾烟心里的不安更甚,萧禹文不在,二十四灵异也走了,这会儿让她去玥王府,那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还很危险。

    走到门口,林绾烟见候着的是十几个黑衣戴帷帽的人,这身装扮她在云岚山住的那晚见过,那日玥王府的人也去了云岚山?那一定也是萧禹文将人调过去的,这厮背地里还做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林绾烟就到了玥王府,出来迎接的依旧是袁弘毅,一路将她领至正厅。

    萧慎正坐在那里喝茶,见林绾烟进来了,便起身。“终于把绾烟公主等来了!”

    “见过玥亲王!”林绾烟欠身行了个礼。

    “绾烟公主无须多礼!快请坐!”萧慎说着就倒了一杯茶。

    “多谢玥亲王!”林绾烟笑着坐下。

    “绾烟公主近日来可还好?在这里习惯吗?”萧慎笑着问道。

    “托玥亲王的福,一切安好。这里很好,可能慢慢就习惯了。”林绾烟笑着答道。

    “那便好,思乡是难免的,也要慢慢习惯才是。”萧慎点着头道。

    “玥亲王说的是!”这些寒暄林绾烟不怎么会接。

    “今日天气好,绾烟公主可以去花园逛逛,这时节桂花开得正香呢!午膳我让厨房备了东陵菜肴,应该合绾烟公主的口味。”萧慎继续说道。

    “真心谢过玥亲王,小女受宠若惊!”林绾烟真诚地道谢。

    “绾烟公主不必客气!如此,我便领你去花园瞧瞧?”萧慎作势要起身。

    “玥亲王,小女有一事相问。”林绾烟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

    “绾烟公主请说。”萧慎闻言又坐定。

    “我猜想今日玥亲王邀我前来,应该不仅仅是赏花、用膳吧?可是三皇子出了什么事?”林绾烟问得直接。

    萧慎愣了一下,“绾烟公主可是觉得我这里花不香饭菜不好吃?”

    林绾烟低头从袖口掏出了萧禹文的玉佩放在萧慎面前,“玥亲王,我想我应该知道他出了什么事。”

    萧慎一眼就认出那是萧禹文的玉佩。这玉佩从林绾烟手里拿出来,那就是说两人已经私定终身,自然也就没有瞒着她的道理。

    “绾烟公主无须担心,文儿只是一时被困,后援的人已经去了,相信很快便会没事。”

    “被困在哪里?有没有受伤?”应证了自己的猜想,林绾烟紧张起来。

    “溪棠。人应该没事。”萧慎语气平静。

    林绾烟顿了顿,说道:“以三皇子的身手和才能,被困怕不是经常的事,只能说明他此时真的需要帮助。我恳请玥亲王让我前往。”

    “胡闹!”萧慎一听她要去,顿时语气凌厉起来。

    林绾烟脸上没有半点害怕的神色,“我的命都是三皇子救回来的,如今他有危险,我如何能置之度外?再多旁人前往,都抵不过我自己去放心。”

    萧慎沉默,在危难来临的时候,林绾烟还能有如此胆量,看来萧禹文的眼光不错。而且两人倔强起来的模样都差不多,果然很般配。

    “玥亲王,若三皇子有何不测,我定不会苟活,请玥亲王允许我前往!”林绾烟说得很认真,她欠萧禹文的太多,拿命抵也不为过。

    萧慎思量着,不说话。林绾烟也不再说什么,端坐在那里一脸决然。

    “袁伯!”半晌后,萧慎唤道。

    袁弘毅很快进来,林绾烟将玉佩收起,准备起身,她知道萧慎这是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