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三 无法无天了?
    菜肴很快端了上来,不如府里精致,但闻着真香。林绾烟正要动筷子,绿莺朝了递了个眼神,赤焰则拿出了用手帕包好的银针,在每一道菜都试了一下。

    灵沐则拿起面前的筷子和碗细细看了一番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往碗里滴了几滴液体,将勺子和筷子的前端放入碗中,倒满茶水。

    然后将碗里的水倒至另一个碗里,把刚刚泡过水的碗、勺子和筷子递给了林绾烟。而且又用同样的方法将所有人的餐具都过了一次茶水。

    林绾烟知道他们这是在试毒和消毒,并没多说,就静静等着他们。等都弄好了,灵狐也回来了,众人便开始用膳。

    可能是饿了,林绾烟胃口很好,反观他们几个却吃得很拘谨。作为属下,他们从未同主子一桌吃过饭,林绾烟虽然不算他们的主子,可好歹贵为公主,他们自然也不会自在。

    林绾烟看着满桌子的菜,他们却不怎么动筷子,便动手往赤焱和绿莺碗里各夹了一筷子菜。她们两个抬头一脸惶恐地看着林绾烟。

    “你们要是不吃,我只能这么做了。”林绾烟对她俩笑了笑,又看了看对面那四个人。“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来?”

    “不敢!”灵狐低声答道,很自觉地往自己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其他三人也纷纷效仿。

    见状,林绾烟笑了,“这就对了嘛,都让你们坐下一起用膳了,自然不必拘礼,饿坏了可是你们自己的肚子。况且我一个人吃不如大家一起吃来的香。”

    几个人都没有搭话,但心里对林绾烟泛起不一样的感觉,她说话做事一点都不像公主。太平易近人了,却又很真实,丝毫不做作,好像一切本该如此。

    用过膳,小二将碗叠撤下,换上茶水。楼下已经从单纯的弹奏,变成了弹唱。本身唱得不是太好,林绾烟心里还想着怎么同芝卫接应上,便没什么心思听。

    “公主可是想回去歇息了?”绿莺低声问道。

    “没有,就是唱得不怎么样,听着没劲儿。”林绾烟撇撇嘴。

    绿莺浅笑着,她知道林绾烟本身曲艺过人,一般歌姬自然不入她的眼。

    林绾烟正苦恼着,就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之后就是几个男人的调笑声。

    “芝卫姑娘,来,坐下喝一杯。”“来来来,芝卫姑娘到我这里来!”“芝卫姑娘这身段真是诱人啊!”

    只见芝卫并不言语淡淡一笑就径直朝林绾烟这桌走了过来。

    芝卫欠身行了一个礼。“素来都是公子爷打赏芝卫,今日是姑娘你,芝卫特地来道谢!”

    “芝卫姑娘多礼了,听芝卫姑娘弹一曲,真是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林绾烟笑着起身,其他几人见状也纷纷起身。

    “姑娘过奖,芝卫怕是献丑了,若有机会听姑娘弹奏一曲,才是芝卫的荣幸!”芝卫淡然的脸上微微一笑。

    “有机会同芝卫姑娘切磋曲艺,自然是求之不得。”林绾烟脸上平静地笑着。

    “不敢当!那,请!”芝卫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绾烟便往前走,跟在芝卫后面下了楼。到了一楼角落,芝卫取来一个白色面纱递给了林绾烟,自己则将瑶琴抱着。

    赤焱几个只能跟在她们身后,等她们走到台上布琴,就只能在台下盯着。

    芝卫将琴摆好,便让林绾烟试音,试了又调了一下,两人低声交谈,不一会儿,芝卫就走了下来,同赤焱他们站在一起。

    林绾烟坐定,便弹了一曲《沧海一声笑》。琴声一起,四下的目光便汇集过来,刚开始大家都在窃窃私语,后面便全场寂静沉浸在瑶琴的旋律里。

    曲毕,林绾烟微微一笑就走下来了。先是芝卫拍起了手,而后便是越来越大的掌声和男子们各种调笑喊话。

    “芝卫姑娘,今日已晚,我们择日再会。”林绾烟被那些男子大胆露骨的调笑吓到了。

    “好,姑娘的曲艺真是让我自愧不如,有机会定要再讨教一番!那我便不相送了,走好!”芝卫淡淡笑着。

    “芝卫姑娘过奖,那告辞了!”林绾烟笑笑就走了出去。

    “绾烟公主适才弹奏的曲子我好像从未听过。”灵沐淡淡道,他素来喜欢听曲儿,今日听林绾烟弹一曲,觉得十分震撼。

    “啊?我自己都没听过,就是即兴乱弹的一曲。”林绾烟笑道,瑶琴她不精通,复杂的弹不出来。这首是电视剧看多了,经典的曲目都会拿来练着消遣。

    “……”灵沐无语。乱弹琴也能弹成这样,他还能说什么?有天赋就是这么不得了,不服也得服。

    回到府里,已过戌时。祯烈已经歇息了,林绾烟也就回了自己院子。沐浴完,她坐在铜镜前将头发全部放了下来,慢慢地梳着。目光落在梳妆台那块玉佩上,那是沐浴前取下的。

    怎么会每天睡前取下,起身又带在身上她不知道,应该就是习惯了。看来哪天还是得把东西给人家还回去,好歹这个贴身的东西丢了很可惜。自己拿来没什么用,对它的主人却有纪念意义。

    正沉思着,传来两记敲门声。林绾烟狐疑,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自己这个院子连祯烈都很少来,出入的都是侍女。她披起外衣就走去开门。

    这门一打开可把她吓了一跳,那一身黑衣戴着帷帽的不是萧禹文还有谁,真是念不得,刚刚还在想着,这会儿人就出现了。

    “不准备让我进去?”萧禹文淡笑着。

    林绾烟没好气地让到一边。“哪哪都是你家?可以自由出入?”

    萧禹文进来了很快将门关上,取下帷帽随处一放,就伸手搂住了林绾烟的腰。“刚沐浴?真好闻。”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这么晚来有事?”

    “嗯,睡觉。”萧禹文淡淡说道。

    林绾烟抬腿就踹了萧禹文一脚。他没躲,挨了一脚,哀叫一声就蹲了下去,一脸痛苦的表情。

    “少给我装,我才用多少力啊!”林绾烟说得有点心虚,其实她蛮大力的,一听他说来睡觉,她就气到了,当她是什么呢?本还以为他会躲,谁知道他反应那么慢呢。

    萧禹文不说话,默默地撩起袍子,挽起裤腿,林绾烟看到他右腿的小腿上果然有一处是红的。

    “坐下!”林绾烟没好气地瞪了萧禹文一眼。看他乖乖在床边坐下了,才去角落的箱子里翻出了一瓶治跌打扭伤的药酒,滴了几滴在红了的皮肤上,蹲下身子慢慢地给他揉着。

    萧禹文看着她紧张的模样笑了,其实哪有那么严重,她那一脚踢过来,跟他平时受的伤比,根本算不了什么。可他喜欢看她紧张自己的模样。

    “还痛不痛?我说你就是活该!”林绾烟抬头问他,有些担心又有些气。

    “本来不痛了,可听你说活该,又开始痛了。”萧禹文浅笑着逗她。

    “我就知道你是装的!”林绾烟一巴掌就打在刚刚擦药酒的地方。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给我瞧瞧手打疼没。”萧禹文柔声说着,拉过她的手看了看。

    “松开,我去洗手,一股酒味儿。”林绾烟将手从萧禹文手里抽出,起身去洗手。

    等林绾烟回来,萧禹文已经自觉地躺在床上。

    “无法无天了?这还让不让我做人?”林绾烟很不悦,这里可还有东陵的人,明日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房间走出一个男子,还是留宿一夜的,这算什么?

    “明日一早我就走,要过几日才回来。”正因为这样,他今晚才会来。

    “你这就是转移话题,我明明不是跟你说的这个问题。”林绾烟好气。

    “你站在那里不冷?先上来。”萧禹文才不会说自己来是因为太想她了。

    林绾烟堵气地取下披在肩上的外褂就朝萧禹文甩过去。

    萧禹文伸手一把就接住,好笑地看着林绾烟,这丫头喜欢动手。“里面没穿?”

    林绾烟一听羞红了脸,该死的,又没穿肚兜!谁知道这厮会这个时候来!

    林绾烟气急败坏地冲过去就往萧禹文身上打,萧禹文笑着一把将她抱住,待她打累了,便伸手帮她脱了鞋子,结结实实地将人抱在怀里。后面不必说,自是一屋旖旎。

    “晚上去哪儿了?”风雨过后,萧禹文的手轻抚着林绾烟的后背,她这回终于在状态了,不会让他感觉自己只是满足一己私欲。

    “澜江边上的江月坊。”林绾烟慵懒地应道,她不说实话反正他也会知道,那就不用隐瞒了。

    “以后不要去这种地方,免得污了眼睛。”他指的是苏赫之类对林绾烟有非分之想的人。今日只是他不在而已,若他在,定不会轻易放过苏赫。他的女人,哪怕别人多看一眼他都生气。

    “嗯。”林绾烟低声答道,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萧禹文盯着躺在自己怀里的人儿,笑了,也很快睡去。

    因为知道当天没什么事,贴身伺候林绾烟的丫鬟也没来唤她起床。等她自己醒过来,已经过了辰时。萧禹文什么时候走的,她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要走前还将她弄醒,折腾了很久。

    边穿衣服,林绾烟边回忆,那厮好像并没有说他要去哪里做什么,只说要过几天才会回来。过几天不就是他生辰了吗?对啊,他生辰就要到了,是不是要准备什么礼物呢?嗯嗯,该准备一个吧,哪怕为了告别。算算日子,还有四日便是他的生辰了,他生辰后三日自己就要走了。该给他准备什么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