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二 江月坊芝卫
    看着苏琼走远了,林绾烟不紧不慢地走回房间。换了身普通的白裙,拿了本书就出了房门。见了绿莺就说呆在府里烦闷,想去素心楼坐坐,还吩咐人同祯烈说不回来用晚膳。

    灵狐、灵沐、司空、司言、赤焱、绿莺便一辆马车四匹马护送林绾烟去了素心楼。

    到了素心楼,一切如故,林绾烟躺在那雅间的软塌上看书,一看就看到夜幕降临。赤焱几个是见过林绾烟看书看得一动不动的样子的,除了每隔半个时辰进去给她添水,也就一直候在门口。

    “这附近可有好吃的?”林绾烟收起书,走了出去。

    “不知公主想吃什么?”绿莺边跟在林绾烟后面往下走边问道。

    “想吃点特别的,最好环境也比较特别。”林绾烟淡淡说道。

    绿莺有些为难地扭头看了看另外五个人,显然他们也没什么主意。

    “我在东陵,最喜欢跟着哥哥们偷偷出宫吃鱼宴。还是在一条渔船上用的膳,吹着徐徐而来的江风,吃着烤鱼,再小酌几杯烧酒,那滋味是到现在都忘不了。就是不知道这里可有如此好地方?”林绾烟说着往日的快乐,有些神伤。

    六个人愣了下,灵沐低声开了口:“澜江边上倒有可以用膳的船只,就是不知有没有鱼宴。”

    “澜江?离这里远吗?我好像未曾知道有这个地方。”林绾烟面露一丝欣喜。

    “远倒是不远,就是怕辱了公主的身份。”灵沐没说的是,澜江那条街多是三教九流的聚集地,还有就是风月场所。

    “无妨,我在这里也不过是一介庶民。”林绾烟淡淡一笑,有些许苦涩。

    听到林绾烟如此说,他们自然都没有再言语。上了马车林绾烟便轻揉着双眼,一副看书看久了伤神的样子,而后就坐着闭目养神了。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马车就停下了。还未下去,林绾烟就听到外面喧闹得很,这个喧闹和那天她和萧禹文逛的夜市又不同,入耳的尽是肆无忌惮的嬉闹声,其中不少是女子的笑声。

    赤焱和绿莺将林绾烟护在中间,灵狐和司空,灵沐和司言则分列两排紧跟其后,虽然表情如常,但四人不时地用余光警惕着四周。

    林绾烟看着这局部坑洼的路上,连两辆马车同时经过都困难。两侧的楼宇似乎也有些年头,有些门窗上还能看出掉了一片漆,连门上的灯笼都不是很亮堂,昏鸦鸦的,映着这夜色倒更添几分神秘了。

    路上的行人并不多,正如苏琼所言,几乎都是男子,只不过看起来都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刚刚听到的嬉闹声想必就是从这醉仙楼的楼上传来的,此时走进了还能清晰地听到劝酒和碰杯的声音,且入耳的话语皆粗俗污秽,这怕是青楼?可门口也未见花枝招展的女子在揽客。

    林绾烟抬眼看了看楼上,窗口还有举着酒杯搂搂抱抱的男男女女。这古代怕也只要这种声色之地的人如此开放了,却注定会被认为有伤风化,林绾烟不禁摇了摇头。

    正走着,突然楼上一袭青衣飘然落在林绾烟面前,只见那人一张有棱有角的脸,剑眉凤眼高鼻梁薄嘴唇,此时还带着一脸灿烂的笑,许是微醺,看向林绾烟的眼神都有些迷离。

    “这位姑娘生得好美!小爷我可有幸请姑娘喝一杯?”青衣男子斜着脑袋,上上下下将林绾烟打量了个遍。

    林绾烟微蹙眉头,她向来对这样轻浮的男子没有半点好感,绕到边上继续往前走。

    “姑娘,赏个脸交个朋友嘛!”青衣男子向前伸手拦住了林绾烟。

    赤焱和绿莺正欲动手,林绾烟示意她们停住,她并不想惹事。

    “我今日有急事,请让开!”林绾烟面无表情淡淡答道。

    “哦?姑娘可是遇到什么难事?小爷我愿意效劳。”青衣男子并不打算放她走。

    “我遇到的难事就是有人挡了我的路,请为我效劳吧!”林绾烟毫不客气地说。

    “哈哈哈!”青衣男子大笑起来。“有趣!还没哪个姑娘敢和我范赫如此说话!敢问姑娘芳名?家住何处?”

    “你不觉得自己很无礼吗?恕我无可奉告。我再说一遍,我有急事,请让开!”林绾烟才不管范赫是谁,如此纠缠她已经很厌烦。

    “我若说不呢?”范赫一脸邪笑地看着林绾烟。

    “本姑娘交朋友全凭眼缘,第一眼看你,还挺顺眼的。你爹妈给你的样貌是不错,可你这些行为偏偏让我喜欢不起来。若不想我讨厌你,甚至日后默默诅咒你,那我觉得你还是先让我将自己的事情办了来,指不定我一高兴,还会请你一醉方休。”

    林绾烟扫了范赫一眼,看他一身装扮倒也不像普通的花花公子。适才从楼上稳稳地落地,看来武功也了得,硬的不行,就只能来软的。

    范赫闻言盯了林绾烟一眼,“你这姑娘倒伶牙俐齿的!也罢,在这南栎城我要寻个人还不是什么难事。姑娘且去吧,有什么难处尽可来轩益堂寻我。”

    林绾烟没说话,心里默默道,我的难处寻你有个鬼用。

    范赫见林绾烟没反应,笑了一下,转身快步一跃又从窗户钻回了二楼。

    林绾烟继续往前走,就当是个小插曲,丝毫不在意。赤焱几个心里却不太高兴,特别是灵沐,他开始后悔提出来澜江。

    这范赫是轩益堂的二当家,江湖人称“范二爷”。是个难得的美男子,但据说从小习采阴补阳的邪功,生性风流,已是二十三的年龄,却一直未婚配。

    轩益堂也就是江湖上的一个小帮派,不做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事,世代制药,*也卖解药,只不过闻名于江湖的是轩益堂的媚药。也是唯一没有解药的药。

    林绾烟不知情自然也什么忌惮,况且她现在一心想的是找到江月坊找到芝卫。一直往前走,慢慢的路上倒安静了些,一侧的房屋矮了,远远的能看到江面。

    这澜江也不开阔,两侧还稀稀落落地建有楼房,也看不出繁华。越走越近,就看到停泊在澜江边上的几艘船,每艘船上看起来都人声鼎沸。

    “这些船上都有些什么吃食?”林绾烟回头问灵沐。

    “都是一些地方菜肴,饮酒听曲儿的人比较多。”灵沐答道。

    林绾烟便没再问什么,继续往前走,果然在中间看到那艘叫江月坊的船。“不如就去这里看看,走这么久,也乏了。”

    虽然几人都顺从地跟在后面,但脸色都不算好看。这江月坊是澜江街上最鱼龙混杂的地方,往日他们要打探什么消息,多半也会来这里。

    一踏上船板,里面就有小二迎了出来。“几位客官,实不相瞒,今日江月坊满座,对不住了!”

    林绾烟不吱声,看了看赤焱和绿莺,又回头看了看灵狐几个,一副很想进去的样子。

    “让你们掌柜的出来一趟。”灵狐冷冷地开口。

    小二偏头看了看灵狐,正对上他冷峻的眸子,不禁打了个寒颤,低着头就进去了。

    灵狐走到前面,来回跺着步。很快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就走了出来。“几位客官这是?”

    “夜公子的贵客到访,还不快腾个位置出来?”灵狐从怀里掏出令牌,在那男子前晃了下。

    那男子一瞅见那令牌上金灿灿的“夜”字脸色突变,躬下了腰。“是是是,请几位客官稍等!”

    林绾烟见那男子毕恭毕敬的样子,笑了。“原来三爷的名号这么好用啊!”

    灵狐没说话,默默地走回林绾烟身后。在南栎城只要提到灵夜宫,这些人没有不害怕的,更别说是夜魅。但灵夜宫出来办事最多也就像现在一样靠名气寻个方便,任意欺霸的事是不能做的,否则当受重罚。

    不一会儿,那男子就出来了,领着他们上了船。他们没有直接从正门进去,而是绕到背后,直接上了船的第二层。

    二层只有为数不多的八张桌子,如今除了正中间对着楼下演奏台上的那张桌子空着,其他都三三两两坐了人。

    一进去,临桌的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特别是林绾烟那张脸让他们移不开眼睛。

    “都坐吧。”林绾烟吩咐道,不然太扎眼了。

    几个人闻言只好纷纷入座。林绾烟的目光被楼下正在弹奏瑶琴的白衣女子吸引了,便示意他们做主点吃食。

    “那女子是何人?琴技如此高超。”林绾烟好奇地问道,虽然看不清那女子的脸,但看得出来身形窈窕。坐在瑶琴前弹奏也完全陶醉其中,仿佛周遭一切全然跟她无关。

    都说瑶琴最孤傲,其他乐器是乐人,瑶琴是乐己,今日见这女子,林绾烟才觉当真如此。

    “此女子名叫芝卫,是这江月坊的头牌歌姬。”灵狐淡淡道。

    “哦?果然高手在民间啊!”林绾烟心里暗自高兴,原来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可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头,无念住持跟这歌姬怎么会认识?这芝卫应该不过十五六岁,无念住持的年龄再怎么说也够当她爷爷了。现在人找到了,怎么跟她接上头呢?

    一曲终了,那白衣女子便抱着瑶琴欠身行礼离去。接着又一个粉衣女子抱着琵琶上去了。

    林绾烟意犹未尽地看了看灵狐,“待会她可还会再弹奏?”

    “不会了,她每日只弹一曲。”灵狐答。

    “哦,那没有耳福了。”林绾烟略显失落。“替我赏些银两给芝卫姑娘吧!”

    “是!”灵狐答应完,起身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