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一 勿念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萧禹文对李木川可没那么好的耐性。

    “三爷,可别被女人迷了眼,你现在浑身上下哪里还有原来的样子!”李木川似笑非笑。

    萧禹文冷着脸没说话,他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是什么样子,以前不似现在这般,不过是因为过往的时光林绾烟都不曾参与,生命余下的每一天,他都不愿意她缺席。

    “天罡七星阵破了,百花宫失踪的几个舵主,除了当日在云岚山被我们的人所杀,剩下的全死在阵里。估计百花宫正一团乱。”李木川也在软塌上坐下,翘起个二郎腿。

    “那慕斯诺太过狡猾,定是他自己设下的阵。往后行事小心些,小六子那里你接手过来,别出什么纰漏。”除了慕斯诺,萧禹文想不到还有谁能设下这样的阵法,可用这阵法来杀自己的人,未免也太不人道。百花宫的内讧一直经久不衰,几个皇子争来争去,只有对外的时候是一致的。若不是破了这阵法,灵夜宫这次背锅是背定了。

    “三爷,我和小六子的想法一致,反正我是无名无分的人,你将灵夜宫的事推给我就是了,说起来我有足够的理由去做那些事。不必担那个险,你若有个什么,姑母那里怎么交代?”李卿卿对萧禹文所做的一切一无所知,她以为萧禹文和李木川就只是一直在打理着名下的田庄商铺,每次一同回来的那些凶神恶煞的侍卫,不过是玥王府的暗卫。玥亲王一直对萧禹文和李木川极好,她是知道的。

    “我做的事,自然没有要你背锅的道理。”萧禹文冷眼看着李木川,他敢做,自然就敢去摆平。

    “皇上又甩了几个大买卖过来,你可知道,其中一个要查的人就是三爷你。”李木川不无担忧地说。

    “那便正好让他知道,那些年他的那些宠妃爱臣是如何加害他皇儿的。”萧禹文冷哼道。隐去灵夜宫,他这些年的生活干净得很,他父王又不是没派人来查过。

    “今日皇后娘娘已经给各家千金发了三爷生辰宴的请柬,估计绾烟公主府里也收到了。”往年萧禹文都不太在意,甚至是直接不去,今年怕是不得不去了。

    每次萧禹文进宫都要特意吃药,让身体在把脉的时候不会被识破,因为每次不论是皇上还是皇后娘娘都会让太医给他请脉。皇上是关心,皇后娘娘的意图就很明显。这次如此盛大地办生日宴不过就是为了试探皇上,同时也试探萧禹文。

    “我已经答应母亲要去。”现在就算他不跟父王说要娶林绾烟,父王也是准备将她许给自己,他如何能活生生地将林绾烟往外推?

    李木川轻叹了一口气。李卿卿是特意把李木川叫回去,交待一定要让萧禹文亲自回去见她,也问了不少萧禹文救的那个女子的情况。

    李木川知道自己姑母一心还是想萧禹文回去做一个皇子该做的事情,不要和皇上闹翻。只是她不知道这背后的凶险,或者知道,但没想到可能会让萧禹文丧命。

    “绾烟公主我总觉得不简单,听说在云岚寺和慕斯诺碰了一面?”李木川说了杨承阅不敢说的话,之前才听说林绾烟将玉佩还给萧禹文,可就几天两人的关系就发展成现在这样,而且林绾烟的轻功和阵法才能都让人匪夷所思。

    “你们怀疑绾绾?”萧禹文眉头一皱,声音更冷。他所说的“你们”,起码包括李木川和杨承阅,或者还包括二十四灵异,这些都是他最心腹的人。

    “三爷,防人之心不可无,慢慢就会水落石出。”李木川苦口婆心状。无论是杨承阅的人,还是二十四灵异,都已经默契地开始暗中观察林绾烟。他们对萧禹文忠心耿耿,也明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萧禹文猛地起身,一脚将软塌前的书桌踹得老远,桌子上的茶壶茶杯摔落在地,顿时满地狼藉。

    李木川愣了一下,缓缓起身,走向那书桌又是一脚,拂袖而去。

    萧禹文捡起李木川丢在软塌上的那书,狠狠地朝地上摔了出去,鞋子都不脱就盘坐在软塌上,闭眼静坐,心里烦闷到极点。

    林绾烟回到府里,祯烈关切地询问了一番,见妹妹只是看起来有些疲乏其他并无大碍总算放心了。

    “妹妹,大神越皇后差人送来了请柬,五日后是三皇子的生辰宴。六公主也差人送来信,还捎了好些吃食。这里另外还有一封没落款的信也是给妹妹的。”祯烈说着将请柬和两封信递给了林绾烟。

    “好。”林绾烟伸手接过,看都没看就拿在手里。“哥哥,我有些乏,便先回房歇息了。”

    “妹妹快去吧。”祯烈看林绾烟是真的累了,心想恐怕是风寒没好利索。

    林绾烟回到房间,关好门,就将那封没落款的信拆开,里面就只有端正的六个字:江岸坊寻芝卫。林绾烟将信烧毁,又拆开萧蔓雪给自己写的信,也只有几个潦草的字:禹文哥哥生辰宴见,勿念!

    看到“勿念!”林绾烟笑了,合着那请柬一起放在一边,准备沐浴了就睡觉。

    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林绾烟皱起了眉,每天出门都那么多侍卫跟在身后,她要如何去江岸坊呢,这江岸坊又是什么地方呢,那叫芝卫的又是什么人呢?

    哎,她不禁感叹这古代就是麻烦,这会儿有个带网络的手机多好,可以找度娘,可以打开地图,可以发起人肉搜索,互相加个qq、微信,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翌日早膳,祯烈道,因为担心林绾烟身子未完全好,已经推了七皇子萧禹硕的邀请。林绾烟心里默默为祯烈点赞,她现在可没那个心情再去应付那些事,也完全没有必要了。

    用过膳,林绾烟借口去散步消食,不让绿莺跟着,一个人在府里闲逛观察。她发现不论是杨承阅的人还是灵夜宫的人,只要她和祯烈不出门,都会在固定的地点戒备,休息也在固定的院子里,而且几乎不会跟祯烈所带的人有什么交流。

    逛着逛着,林绾烟就往祯烈的院子走去,才走到门口,就见里面走出来三个侍卫,她一看就知道是祯烈的人。

    “公主!”三人见林绾烟纷纷行礼。

    “免礼吧,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林绾烟问得很随意。

    “回公主的话,大皇子差我们去接刚进城的东陵将士。”其中一个侍卫答道。

    “你们两个去即可,他留下,我另外有事吩咐。”林绾烟指了指边上那个年轻点的侍卫。

    “是!”接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少一个人也并无大碍。

    那两人行礼过后就走了,另外一个侍卫便跟着林绾烟往花园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走了一段路,林绾烟淡淡地问道。

    “回公主的话,小的苏琼。”苏琼低头应道。

    “苏琼,本公主今日差你去办一件事,若办不好,或有半点泄露,你可知会如何?”林绾烟声音严厉起来。

    “请公主尽管吩咐,小的定当竭尽全力!”苏琼自然知道那是脑袋搬家的下场。

    “你且记住,此事不得泄露半点,哪怕是我哥哥问起也不能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林绾烟还是不太放心,不过也别无他法了。

    “是,小的知道!”苏琼连声应道。

    “好,你听好了,本公主要你去打听打听那江月坊在哪里,是做什么的。用过午膳本公主还会在这花园散步,到时你来寻便是。”林绾烟放低了声音。

    “是!”苏琼答应完便也匆匆离去。

    林绾烟看着苏琼离开,便也慢悠悠地回到自己的院子。绿莺和赤焱见她回来,打了声招呼,并未多问。林绾烟又从上次买的书里随便挑了本,躺在自己房间的软塌上看了起来,直到侍女来唤她用午膳。

    “这些菜怎么跟平日不同?”祯烈不在府里用午膳,林绾烟知道他肯定是见那刚来的将士去了,便也没多问。

    “公主,这是新来的厨子专门做的东陵菜式。可是不合胃口?”绿莺答道。

    林绾烟一时心里了然,这怕又是萧禹文差来的厨子。她又想到就在前几日他差人送来那些玩意儿,还说好放纸鸢,结果因为她一句话,没放成不说,他还宿醉未归……

    “没有,就是终归吃不出那个味儿。”林绾烟轻叹了一口气。

    绿莺见她那样也没好说什么,这绾烟公主定是思乡了,往后怕是思乡的日子还会更多。

    午膳后,林绾烟还是说要去花园走走,绿莺见她从用膳开始就情绪不佳,也没说要跟着,由着她一个人出去。

    在花园里闲逛了不到半个时辰,苏琼就匆匆寻来。

    “公主恕罪,小的回来晚了!”苏琼低头行礼。

    “无须多礼,边走边说。”林绾烟低声说道。

    “公主,小的查了,这江月坊是听曲儿的地方,在南栎城澜江的一条船上,只有入夜了才接客,但每日人满为患,一位难求。而且去的多是男子,听说那里有大神越最美的歌姬。”苏琼说道。

    “可查清楚了?”林绾烟眉头一紧,听起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小的不敢有半句虚言!”苏琼低着头。

    “好了,你退下吧!记住本公主跟你说过的话!”林绾烟还是不忘提醒苏琼。

    “是,小的记住了!”苏琼说完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