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六十 爱争宠的幼稚鬼
    “不正经吗?”萧禹文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一把将林绾烟拉进自己怀里,本来没准备做什么的,她这么一说不做点什么好像对不起她。

    “别胡闹,大白天的……”林绾烟按住那只伸进自己衣服里的手。

    萧禹文哪里会依她,不一会儿就将她的衣物悉数褪尽,两具身躯又一次交缠在一起。

    激情过后,林绾烟是真的没有力气了,午膳也没用,径直睡到申时。醒来之后,发现原本和自己一起躺在床上的萧禹文没了影踪。

    将衣服穿好,整理了发髻,林绾烟便坐在桌子前吃起了水果,才吃了几口萧禹文便推门而入。

    “饿了?”萧禹文走过去俯身就在林绾烟额头上亲了一口。

    林绾烟看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就来气,根本不打算跟他说话。

    “木川他们来了,一起下去吧。”萧禹文温柔地在她耳边说道。

    林绾烟自顾自地吃着,心里不高兴,敢情这些事是一点都藏不住了?虽然都不是外人,可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吧。

    “生气?”萧禹文好笑地看着她。他确实没有克制住自己,应该说克制不住。而且还带有一点私心,他不想再听她说不愿意,如今她就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了,成亲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乖,在兄弟面前给三爷留点面子。”萧禹文讨好地在她耳边柔声说道,说完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耳垂。

    “三爷白天都能做这样的事,还要什么面子?”下去肯定是要下去的,可她心里不痛快,就得把气撒出来,不能憋坏了自己。

    “绾绾要这么说,那我还可以再不要脸一回。”萧禹文在她耳边调笑着,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不正经了,他自己都不知道。

    林绾烟吃着水果,差点没被呛到,果然人至贱则无敌,平日里仙风道骨清冷寡淡几欲升天,一遇到男女之事,还是瞬间跌至凡俗,泯然于众男人。他床上那么能折腾,林绾烟今日是打死都不可能再听他蛊惑了。

    “你这么能干咋不上天呢?”林绾烟白了他一眼,就站了起来。还是见好就收吧,这厮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可以不要脸,自己还是要的,虽然穿越回来她并没很在意这些,可还是要顾及公主这个身份的。

    萧禹文也不恼,一把抱住她就亲了上去。这丫头自己只有在床上的时候能让她苦苦求饶,要不是楼下还有人等着,非得把她抱回床上好好教训一番,看她还敢这么拿话呛自己吗。

    林绾烟伸手就在他腰上掐了一下。一个吃痛,萧禹文只好松开,笑着搂住她的腰下了楼。

    一楼正厅,李木川和杨承阅见两人缓缓走来,各自起身。

    “三爷,绾烟公主!”李木川意味深长地朝两人笑道。不禁感慨着三爷下手真快,他可是从灵异卫那里套出了不少话,今日见到萧禹文满面春风,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承阅有点不好意思地陪着笑,他自小家里管教严,自己也洁身自好,尚未有这方面的经历。

    “坐吧,用完膳再说。”萧禹文瞟了身旁已经脸红的林绾烟,瞪了李木川一眼。

    “难得三爷如此和颜悦色,绾烟公主驭夫有方啊!”李木川嬉笑着,根本不理会萧禹文,反正当着林绾烟的面,萧禹文也不可能对自己动手。

    闻言,林绾烟一改害羞,剜了李木川一眼,偏头温柔似水地对萧禹文说:“三爷,你看李公子这口没遮拦的,指不定要闯出什么祸来,是不是该寻个姑娘好好管教着?”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马上心神领会,浅笑地点了点头,对李木川说道:“绾绾倒是提醒我了,听说小六子那七色花里叫青樱的姑娘一直对你倾心,那我便同母亲说,让她做主将青樱许给你。”

    杨承阅暗笑着,这绾烟公主倒不是愿意吃亏的主儿,三爷也是将她宠上天,这一回合李木川怕是要阴沟里翻船了。

    “得得得,绾烟公主你可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一生幸福可全凭你一句话啊!”李木川暗暗叫苦,那青樱他可每次都要躲得远远的,太热情了,偏偏他对她没感觉。

    林绾烟笑着不说话,萧禹文端开凳子,她也就坐下了。

    萧禹文也坐了下来,好笑地看着李木川,这以后可有人帮着自己跟李木川掐架了。

    “三爷你别这么看我,若是青樱,我抵死不从。”李木川一脸傲然。他的婚姻大事,萧禹文做不了主,可他姑母可以,姑母凡事都听萧禹文的。

    “怂样!”萧禹文随着一个白眼没好气地丢给他一句话。

    “七色花是什么?”林绾烟全当玩笑,没真把许亲的事放在心上。

    “小六子的得力爱将,十二司全是男子和七色花全是女子,如今最顶尖的不是全在绾烟公主身边吗?”李木川笑着说道。

    林绾烟一愣,“司空,司言,赤焱,绿莺?”

    “司空,司言,司贤,司阎,司易,司露,赤焱,绿莺。”杨承阅淡淡答道。

    “身边那么多深藏不露的高手啊!”林绾烟不禁唏嘘。

    “可不是咋的,二十四灵异加上他们几个,绾烟公主这可是大神越最顶配的护卫了!”李木川对萧禹文也是很无语,在他看来太大材小用了。

    “皮痒了?”萧禹文不悦地瞪了李木川一眼,他从来不喜欢说这些。

    “才夸了三爷和颜悦色,又要动手了么?”李木川求救的眼神望向林绾烟。“绾烟公主你快给管管,我能长这么大可不容易,从小没少挨三爷的打,不信你问小六子。”

    林绾烟瞧着李木川那小眼神乐了,看了萧禹文一眼,这厮还动手?“我家三爷手精贵,以后不打你了!是吧,三爷?”

    李木川满腔鲜血几欲喷薄而出,杨承阅同情地看着他,爱莫能助。

    萧禹文被林绾烟的“我家三爷”给甜住了,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绾绾说不打便不打了。”

    “好好的在哪里吃饭不是吃,非得来这里自讨苦吃!”李木川气得捶胸顿足。

    “你不是说特地来夸赞绾烟公主?”杨承阅笑着给他指了活路,三爷已经加入宠妻狂魔行列,惹不得。

    闻言萧禹文和林绾烟都不明就里地看了看李木川。

    李木川一拍脑门,果然小六子才是自己的真爱。“怎么把正事给忘了!绾烟公主这次可是我们的大功臣啊,亏得你的阵法图,那另外六个天罡七星阵已经全数破了。”

    林绾烟神色淡然,她快把这个事给忘了。“我只是随便玩玩,不敢当什么大功臣。”

    这话可把李木川和杨承阅雷到了,将如此复杂凶险的阵法都破了,还只是“随便玩玩”?这绾烟公主怕才是隐隐于世的高人啊。

    “自当奖赏绾绾。”萧禹文说完就旁若无人地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

    林绾烟又是一眼瞪过去,这特么是什么奖赏?

    李木川和杨承阅也看呆了,这还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三爷吗?

    “用膳用膳,我快饿死了!”李木川讪讪地囔囔,再看下去,这饭不吃都被他们甜腻饱了。

    众人也没什么异议,就开始无言的用膳。萧禹文和林绾烟已经形成固定的吃饭模式,萧禹文又是舀汤又是盛饭又是夹菜,总是看着林绾烟吃了自己才开始吃。而林绾烟似乎心安理得,一个眼神都没给萧禹文,只顾着安安静静地吃。

    李木川和杨承阅看得面面相觑。萧禹文又伸手去夹菜,李木川贱贱地递过自己的碗,一脸期待。萧禹文白了他一眼,绕过他的碗,直接将菜放进了林绾烟的碗里。

    李木川憋了一口气瞪了萧禹文一眼,三爷,你变心了,真的变心了。

    杨承阅和林绾烟看着他们两个无声地战斗了一番,都笑了。林绾烟还是继续吃着自己的,杨承阅则伸手夹了李木川爱吃的菜放进他还悬在半空中的碗。

    李木川感激地看了杨承阅一眼,收回了自己的碗,也伸手夹了一筷子杨承阅爱吃的菜放进他碗里。

    萧禹文和杨承阅都哭笑不得。林绾烟则在心里说了一句,真是爱争宠的幼稚鬼。

    用过晚膳,天都还未黑透。萧禹文将林绾烟送上马车,又叮嘱了杨承阅几句,就和李木川回了三楼的书房。

    一到三楼,李木川就开始在角落的一堆书里胡乱翻找。萧禹文皱了皱眉头,在软塌上坐下。

    他和李木川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虽然因为他喜欢清静所以两人不住在一个院子里,但是李木川没事就喜欢往他这里跑。呆的最多的就是书房,基本上李木川淘来的书都会放在萧禹文的书房里。萧禹文知道李木川此番乱找,肯定又是在找什么无聊的书来消遣时间。

    “给,拿走不谢!”李木川丢了本薄薄的书到萧禹文面前。

    萧禹文接过,顺手打开,翻了几页就往李木川砸了回去。“别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书放我书房!”

    李木川哈哈大笑起来,“三爷,不要你会后悔的!”

    “滚!”萧禹文冷冷骂了句,这不要命的小子竟然给了他本春宫图!“瞧你混账成什么样子!”

    “好心当作驴肝肺!”李木川笑着将书随意丢在软塌上,他也是一番好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