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九 三爷的正经事
    萧禹文也寻了本书来看,不同于林绾烟躺在软塌上,他坐在软塌前的书桌上,腰杆挺得笔直,还时不时拿起笔批注点什么。

    刚开始书房里很安静,只有各自翻书的声音,后面时不时能听到林绾烟咯咯地笑。萧禹文见她笑了,有点莫名其妙,他从来没有看书看到笑的时候。但各自还是看着自己的书,没有谁开口。

    一晃一个时辰过去了,萧禹文起身走向林绾烟,这丫头看起书来倒安分,躺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若不是时不时的笑声,他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要歇息了么?”

    “嗯?”林绾烟还沉浸在书里。“你说这书里写的这些故事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这孕妇都死了一个月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

    萧禹文这才发现她看的是一本民间的趣味故事,他从来不看这类书,李木川闲来就喜欢找这些书来看,这里的闲书基本上就是李木川淘来的。

    “尽浪费时间。”萧禹文没好气地一把夺过林绾烟的书,丢在一边。

    “你说你一天天活得那么严肃有劲儿没劲儿?生活不就得苦中作乐吗?看点闲书怎么了?”林绾烟一边吐槽着一边拉住萧禹文的一只手,想借力起身。

    “歪理邪说。”萧禹文浅笑着一把将她捞起来。

    “三爷,我说你这态度可就不端正了,知道什么叫求同存异?这世上全部人都跟你一样,那还怎么玩儿?百花齐放才是春。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你得捍卫我发表言论的自由。”林绾烟一本正经地数落。

    “你这嘴巴,我辩不过你。”萧禹文只能认输,他已经知道了,这丫头说什么的时候只能顺着她,不然她就算没理都能说出一堆大道理来,听着不对劲,又反驳不了。

    “明明就是你没道理,你拿什么来辩?”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跟她斗嘴,哼,没多少人能赢。

    “嗯,我没准备辩,就是想问你要不要去歇息了。”萧禹文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太早了,哪里睡得着。”说着林绾烟从边上将书捡了回来,继续看。

    萧禹文无语地摇摇头,将自己刚刚看的书放了回去。端来一个棋盘、棋盒,自顾自在书桌上下起了围棋。

    林绾烟很快就将那本书看完,心满意足地起身,看见萧禹文正在自己跟自己下棋,不禁凑过去看了一下。

    上一世她可是从小就在少年宫学下棋的,跟那些老爷子都大战过三百回合,脑子里的残局还装了不少。

    “黑子落在这里。”林绾烟在棋盘上点了一个点。

    萧禹文抬头看了林绾烟一眼,这一个落子他想了很久都没落。

    “不信?”林绾烟一屁股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拿起一颗黑子就落下。“该你了。”

    萧禹文笑了笑,落了一颗白子。林绾烟几乎想都不想又落下一颗黑子,萧禹文有些疑惑,但没说什么,想了想又落下一颗白子。结果他手才放下,林绾烟的黑子又落下了。如此两三次,棋面明朗了,林绾烟居然略胜一筹。

    “不用下了,最后都是和棋。”林绾烟笑了笑。

    萧禹文瞪了林绾烟一眼,“你如何知道?”

    “知道就是知道,这样的棋我可以给你摆十几盘。”林绾烟朝萧禹文眨了眨眼。“来来来,重新下一盘。很久没遇到你这样的对手了,让我好好玩玩。”

    萧禹文浅笑着,慢慢将棋子收起来。

    “你先。”林绾烟将装白子的盒子放在自己面前。

    萧禹文看了林绾烟一眼,落下一颗黑子。林绾烟紧跟着就落下一颗白子。因为林绾烟落子速度快,萧禹文也比自己下的时候要快了一些。不过一盏茶过去了,两人并未分出高下。

    “不来了,三爷竟如此没风度,一个棋子都不让我。”林绾烟有点气恼。

    “……”萧禹文无奈地笑了。

    “自己收拾,我下去睡觉了。”林绾烟起身就走了。

    萧禹文也没拦她,淡笑着收起棋盘。这丫头这么耐不住性子,可不是还没输嘛,只不过他不让的话,下到天亮可能都还是僵持的。但是下棋速度如此快的情况下,林绾烟的表现已经算高手中的高手了。

    简单洗漱完,林绾烟就脱了衣服吹了灯躺在床上,一切都很熟悉,连房间里的味道都是。这厮是有多害怕接触新的环境,寒月山、南栎城的那个院子还有这里,布局那些几乎都一样。

    才躺下没多久,萧禹文就推门进来了。林绾烟心里一紧,他不是睡书房?跑这里来做什么?想到下午两人在软塌上风雨,她耳根都红了。

    萧禹文并没点灯,摸着黑就走到屏风旁就开始脱衣服。

    “你做什么?”林绾烟见他脱衣服本来想装睡的也装不下去了。

    “睡觉。”萧禹文淡淡说道,如果下午没有那事,他晚上可能会睡书房,可现在他觉得没必要了,他不过是提前行使作为她夫君的权利罢了。

    “滚!”林绾烟气极,这还上瘾了么,她可没打算再和他做点什么,该奉献的她已经奉献出去了,况且那个痛的感觉她还没忘呢。

    萧禹文听林绾烟让自己滚,心里闪过一瞬的生气,可还是厚着脸皮上了床。林绾烟用被子将自己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直接滚进最里面,留给萧禹文一个包裹成粽子的背影。

    “冷。”萧禹文可怜兮兮地凑到林绾烟耳边说道。

    “冷就自己回去睡。”林绾烟低吼了一声。

    萧禹文不说话了,就躺在那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本来他今晚也不可能再和林绾烟做那事,怕她的痛还没缓解过来。

    林绾烟见萧禹文半天没动静,不禁心生疑惑,不给他被子他也不打算走?这入夜了都凉,真感冒生病可怎么办?

    最终林绾烟还是将自己从被子里解放出来,将被子分盖在萧禹文身上,又快速地缩回了角落。

    萧禹文根本就没睡着,见林绾烟给自己盖被子,偷偷笑了笑,这丫头就是心里还害羞。他很快就伸手将林绾烟抱进自己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柔声问道:“可还痛?”

    林绾烟冷哼一声,不准备搭理他,也不知涂的那是什么药膏,痛确实是不痛了。

    “别这样,今夜我不碰你,就抱着你睡。”萧禹文咬了咬她的耳垂。

    林绾烟依旧不说话,但没那么抗拒了,僵硬的身体软了下来。

    说是不碰,可人明明是抱在怀里的,萧禹文的煎熬可想而知。林绾烟也清晰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可他还真是没有动手动脚,只是安分地抱着。林绾烟不自觉地动了动,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别动。”萧禹文忍得很辛苦,声音很低沉。

    林绾烟才不听呢,依旧挣扎,若她提前知道后果她肯定不会这么做,可惜她并不知道。结果是得到萧禹文狠狠地一通“惩罚”,两人一直折腾到半夜才相拥着睡去。

    第二日天未亮,萧禹文一行人就匆匆离开了,李卿卿已经习惯,所以也未起来相送。林绾烟是被萧禹文直接打横抱进马车的,只有林绾烟知道今日她身上的衣服都是萧禹文给穿的。

    坐在马车里,林绾烟还是一脸幽怨地瞪着萧禹文,心里默默骂着:你这个骗子,谁说的就抱着睡?

    萧禹文略带歉意地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昨夜他是有点疯狂了,谁让她不听话呢?也是昨夜他才算真正尝到她的味道,嗯,让人欲罢不能。

    “躺下睡,一个时辰就到了。”萧禹文摸了摸林绾烟的头发。

    林绾烟毫不客气地掐了他的大腿一下,就躺在他腿上睡下了。她虽然不痛了,但是双腿无力,这厮精力旺盛得很。

    萧禹文只能默默受着她那一掐,腿都不敢动一下。

    天还没完全亮,他们就回到了古潼巷的院子。萧禹文还是一路将林绾烟抱回自己的房间,林绾烟也不管院子里的灵异卫会怎么看他们两个,这种事不用说也会被猜个七七八八。

    “饿了么?要用膳还是歇息?”萧禹文将林绾烟放在床上。

    “饿了。”林绾烟嘟起小嘴。

    “先躺着,待会儿给你端来。”萧禹文边说边帮她脱了外衣再脱去鞋子。

    林绾烟心安理得地接受萧禹文的伺候,由着他给自己盖上被子,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没睡一会儿,萧禹文就到床边唤她用膳,林绾烟嘟嘟囔囔不想起,结果又是被抱起坐在床上。

    “没力气。”林绾烟赌气。

    “我喂你。”萧禹文好笑地看着她,那模样真像累散架了。

    林绾烟半眯着眼,看着萧禹文一口一口地往自己的嘴里喂粥和小菜,大概体力消耗严重,她一口气喝了两碗。然后就坐在床上看着萧禹文优雅地用膳,这厮还时不时地对着自己笑,真的恨不得揍他一顿。

    用过膳,林绾烟继续睡觉,萧禹文则去了书房,坐下便开始处理那些密函,一坐便是一个时辰。

    将处理完的密函交给门口的灵异卫,萧禹文同他们交谈了几句,端了一盘瓜果就回到房中。见林绾烟还躺在床上睡着,萧禹文正准备脱衣服陪她睡会儿,结果耳边传来林绾烟的声音。“三爷,这青天白日的,不做点正经事,你脑袋里一天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