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八 海棠总悲秋
    要睡林绾烟一时半会儿是睡不着的,一个是因为是白天,而且一路上在马车上也睡了的,还有就是因为旁边躺着一个大男人,再怎么熟悉也还是让她心里生出一些防备。

    睁着眼睛想了很久,越想越觉得没必要,反正要走了,也欠了萧禹文那么多无法偿还的人情债,自己对他也是有些感情的,他若想要做什么,也就随他了,就当是以身相许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也许心里有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林绾烟倒很快迷迷糊糊地睡去了,还做起了梦来。以至于萧禹文将毛毯分盖在林绾烟身上,又从后面将她抱住,她也没有挣扎,哼哼两声继续睡。

    开始煎熬的又是萧禹文,他忍不住亲她的脖颈,手也不自觉起来。刚开始萧禹文的小动作,林绾烟睡着没感觉,可慢慢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他的抚摸下好像也燥热了起来。她只当是在做梦,没有睁眼,一个翻身,钻到了萧禹文的怀里,还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噌着,想要贴得更紧。

    萧禹文呼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和她保持距离,可她却还是一个劲儿贴上来。“绾绾乖……别动……”

    林绾烟像没听到,还是噌着。萧禹文无法淡定了,低头亲吻她的脸颊,又轻轻含住她的耳垂。林绾烟嘴里嘤嘤的声音,更让他像着了魔般激动。一时满屋春色。

    结束后两人一身汗水地抱在一起,林绾烟觉得自己是给痛出汗的,虽然到后面已经没有那么痛了,可这第一次给她留下的印象就是痛和他的毫无技巧。

    “要沐浴?”萧禹文凑到林绾烟耳边柔声问道。

    “没力气。”林绾烟面色潮红,两眼幽怨地看了看萧禹文。

    “瞧你那小模样……”萧禹文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你先躺着,备好水我抱你去。”

    林绾烟不说话,眯着眼看着萧禹文光溜溜地从软塌上起身捡起被丢了一地的衣服,这厮身材果然好得不像话,精瘦又有肌肉。

    她别过脸轻叹了一口气,若不是那火辣辣痛感,她会以为自己刚才就是在做一场春梦。想来还真是荒唐,这都是些什么事,传出去怕要毁了自己的清誉吧?算了,灵夜宫的这些人嘴巴应该严实吧,那可是他们的主子啊。反正自己也不算吃亏吧,横竖是睡了多少人想睡又睡不到的三皇子。

    萧禹文穿好衣服,凑过去亲了亲林绾烟的脸颊就下了楼。在二楼的浴桶里,萧禹文拿出一个瓶子往里面滴了几滴液体,又撒满了不知名的花瓣,才走出去上了三楼。

    林绾烟已经穿好了衣服,弯下腰整理已经被折腾得变形的软塌,都归好了位,可软塌上那点红印记那么扎眼,让她无计可施。

    萧禹文进来看着她盯着软塌发呆,瞬间就明白了,走到角落的箱子里抱了另一床软塌坐垫出来。

    林绾烟见状,红着脸将那床坐垫收了起来。萧禹文很快铺上,又接过林绾烟手里的坐垫放回了箱子。

    “沐浴的水准备好了。”萧禹文走回来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弯腰就将她打横抱起。

    反正没什么力气,林绾烟也不想挣扎了,伸手勾住了萧禹文的脖颈。

    到了二楼,林绾烟怎么都不愿意萧禹文和自己共同沐浴,死活把他关在门口。

    无奈,萧禹文也只能将一罐药膏递到她手里,叮嘱她沐浴完擦上能缓解疼痛,然后退到门口候着。萧禹文傻笑着,其实,刚刚她全身上下还有他没看过的地方吗,真是害羞又磨人的小妖精。

    泡在撒满花瓣的浴桶里,闻着淡淡的花香,林绾烟是感觉舒服了很多,她闭着眼睛躺在里面,一直泡到感觉水快凉了才出来。

    擦干身子,才发现雪白的肌肤上有很多处啃咬的印记,这厮还趁机咬自己,属狗的嘛?不过,自己痛得不行的时候好像也咬了他的。咬的哪里?肩上还是脖子上?忘记了。

    听话地涂上了药膏,也不知那是什么成分,涂上了那撕裂的痛感不那么明显了,凉凉的很舒服。穿上衣服,林绾烟走了出去,好像也没那么夸张,走路没太大异常。

    “去用膳吧。”萧禹文淡笑着。

    “你不用沐浴?”林绾烟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他身上不也黏糊糊的。“我去三楼等你。”

    萧禹文笑着看林绾烟头也不回地上楼,才转身离开。

    晚膳是萧禹文沐浴完自己端上三楼的,他替身伺候的只有二十四灵异,有林绾烟在她还那么害羞,此时自然是不乐意见到别人的。

    “这是母亲特意给你炖的乳鸽汤,你尝尝。”萧禹文舀了一碗汤放在了林绾烟面前。

    “还不是沾了三爷的光。”林绾烟随意瞥了萧禹文一眼,这厮又换了身衣服,还是白色的,款式倒都差不多。若说这白衣,他穿着倒是最好看的,自带一股飘然的仙气。

    “还生气呢?喏,这个是母亲送你的见面礼。”萧禹文笑着递过一个精致的饰品盒。这汤来人确实是说特意为林绾烟炖的,礼物确实也是静妃娘娘说送给她的,萧禹文倒还满意,起码母亲还是知道该做什么。

    林绾烟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金镶玉的手镯,手工很精致,一看就是上品。但林绾烟对这些金银收拾没多大兴趣,看了几眼就盒上放在一边,端起汤喝了起来,这乳鸽汤倒是炖得很鲜美,还加了不少补气血的药材。

    “不喜欢?”萧禹文看着她那不在意的表情,心里有一丝不安。这手镯倒不说很贵重,起码是母亲的心意,她贵为公主,肯定也是什么好东西都见过的。不在意肯定不是因为礼物的贵重与否,而是还在赌气。

    “长辈送的东西自然没有不喜欢的道理。只是我一向对这些没什么兴致,送了收着便是。”

    林绾烟实话实说。

    萧禹文一边往她的碗里夹菜,一边打量着她,这会儿他才发现林绾烟真的浑身上下都不着任何首饰,脸上更是不施任何粉黛,想来也是仗着天生丽质才敢如此。不过萧禹文也并不喜欢那些珠光宝气光彩照人的女子,倒是林绾烟这样的,他觉得很自然很真实。

    两人无言地用过晚膳,林绾烟说要散散步消食。萧禹文倒没拒绝,给她带上帷帽,就牵着她的手出了映月阁的门。

    “你母亲喜欢海棠?”林绾烟看着一段路走来随处可见的就是开得正好的海棠,看着品种还不少。

    “嗯,母亲闲来爱侍弄花花草草。”萧禹文淡淡道。

    “半卷湘帘半掩门,

    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

    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

    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

    倦倚西风夜已昏。”

    林绾烟也淡淡地吟出了林黛玉的这首咏海棠的诗,想必静妃娘娘这些年过得也凄清。

    萧禹文愣了一下,“海棠总悲秋,我不喜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花未变,只是人变了而已。”林绾烟笑道,她没想到萧禹文竟然因为如此感性的理由而不喜欢海棠,太不像他的。

    “于绾绾,我心不变。”萧禹文认真说了句。

    林绾烟只是笑笑,并不知道萧禹文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刚在这里住下时,母亲就开始栽海棠,每年都会增加些。以前在宫里,秋日都赏菊,但父王知道母亲喜欢海棠,便使人在母亲的寝宫里栽满了海棠。

    可他们出宫了,父王却从未来看过他们。母亲爱海棠是真的爱,所以不论何时何地都栽海棠,父王的爱却是异变的,不管是对海棠对母亲还是对自己。

    这些话萧禹文都没有说出口。

    和萧禹文在一起,林绾烟最大的感觉就是,不用费心思找话题,想说话时他会陪你说几句,不想说话时各自沉默着也并不觉得难受。

    两人就这么手牵手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又走回映月阁,林绾烟没有多问,萧禹文也没有多说。

    “绾绾要歇息了吗?”一进映月阁萧禹文就柔声问道。

    “还早呢,看看书再睡。”林绾烟最不习惯的就是来这里以后每日都睡得早,以前她是夜猫子。

    “好。”萧禹文也不会早睡,每日都会看些书。

    到了三楼,林绾烟在书房找了本民间故事,就脱了鞋子躺在软塌上看了起来。

    萧禹文倒了两杯水放在软塌的桌子上,看着她那慵懒的模样,不禁笑了。拿过一条毯子盖在林绾烟身上,又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递到她嘴边。

    林绾烟嫌弃地努努嘴,并不领情,明明倒了两杯水,非要把喝过一口的给她。

    “我只是试试烫不烫。”萧禹文好不委屈,继续将杯子往她嘴边送。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还是喝了一口,不错,温度是刚刚好。“我看三爷是懒吧,试了不烫口,就不知道将那杯水递给我?好吧,可能三爷还有点笨,一时脑子没转过来。”

    “……”萧禹文真是哭笑不得,他还能说什么?默默地听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