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七 不请自来
    “走吧。”萧禹文走向林绾烟,伸手将她揽到身侧,很自然地又印了个吻在她额头上。

    林绾烟不乐意地扭过头,身后的灵异卫都默默低头跟在他俩身后,装作没看到两人的亲昵。

    回到之前用膳的空地,林绾烟也没了骑马的兴致,由于破阵浪费了时间,他们后面行进的速度更快了。不过已经都是平坦的官道,马车也没有那么颠簸。

    马车里两人还是早上的那个姿势,林绾烟躺在萧禹文的腿上睡着了,萧禹文则还在看早前没看完的密函。看完了,就笔直地坐着闭目养神,他昨夜也未睡几个时辰。

    期间林绾烟醒了两次,每次醒了都能看到萧禹文微笑地看着自己,然后两人就那么互相看一会儿,都不开口说话。最后还是林绾烟先坚持不住,合上眼换个姿势又继续睡。

    马车停下时刚刚是午时,林绾烟还趴在萧禹文腿上,她慢慢地睁开眼时正听到马车外的灵狐低声说道:“三爷,夫人府上今日有其他客人。是威远将军府的千金,不请自来。”

    “拿两顶帷帽来。”萧禹文的声音瞬间冰冷。

    林绾烟缓缓坐直身子,扭了扭脖子,像没听到他们的对话般。

    灵狐很快递进来两顶白色帷帽,萧禹文亲自给林绾烟戴上,仔细端详了一番,才给自己带上。

    “委屈你了,今日有人故意寻我不痛快。待会你一句话都不用说,我会应付。”萧禹文很歉意地说道。

    林绾烟点了点头并不出声,脸上淡淡然。

    萧禹文将林绾烟从马车上抱下来,顺手理了理她的帷帽。这一幕刚好被匆匆赶出来迎接的一行人看在眼里,众人无不诧异。

    林绾烟抬眼看了看,站在中间的那个着鹅黄色衣裙的肯定就是静妃娘娘,略施粉黛,略点珠钗,身材高挑匀称,相貌果然极美,萧禹文的眼睛和嘴巴同她像极了。虽然看起来要比旁边那个浅绿色女子要年长,风韵和气质却更甚。

    “母亲!”萧禹文牵着林绾烟的手向前,淡淡唤了声。

    “文儿。”李卿卿此番见到自己的儿子,却高兴不起来。她不知道萧禹文会带一名女子回来,而威远将军府的千金也是突然到访,礼节上理应留人用膳。

    “小女秦媛见过三皇子。”秦媛面带笑意地欠身行礼。

    “请母亲差人将午膳送到映月阁。”萧禹文边说边牵着林绾烟的手进了门,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林绾烟自然只有默默地跟着,说不在意是骗人的,这头一回跟人回家见长辈,还遇到截胡的,心里能不堵吗?转念一想就觉得没什么,反正自己本来也不该来这里的,如此一来省去接触,便更好了。

    只不过她看得出来萧禹文是生气了,不然不会对自己的母亲如此无礼,自己听他话就是了,免得再惹他心烦。

    戴着帷帽,视线范围有限,林绾烟也没细看周遭的环境,由着萧禹文带自己进了一个三层的阁楼。

    两人直接上了三楼的书房,取下帷帽,林绾烟发现这里很熟悉,才想起来和寒月山上的书房没什么两样。她顿时就放松了,大半个身子舒舒服服地躺在书桌旁的软塌上。

    “绾绾可是生气了?”萧禹文蹲下身去脱林绾烟的鞋子,将她的腿也放在了软塌上,自己坐在了软塌边缘看着她。

    一路上林绾烟没有一句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萧禹文心里很不安。本来就是专门带她回来的,结果遇到这种事,任谁心里都有疙瘩。

    “不生气啊。”林绾烟说得很平静,她问自己有什么立场生气?没有,再有几天她就该离开这里了。

    “你这么说我倒生气了。”萧禹文说得很认真,他以为林绾烟会跟自己闹脾气,一路上还想着该如何哄她,可看她说这话真的好像一点不在乎的样子。

    林绾烟看了看萧禹文,将自己的两条腿放在萧禹文腿上,“反正我生气你也哄不好,好好给我捏捏腿,说不定我的气就消了。”

    萧禹文愣了一下,还真就开始捏起腿来。“午膳就快送来了,想在这里用膳还是下楼?”

    “嗯?随你。”林绾烟被捏得很舒服。“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那便在这里吧。明日一早就回去。”萧禹文看着林绾烟享受的模样笑了。

    林绾烟努了努嘴,还有的熬呢,看这架势她怕是连这个院子的门都不能出了。不过也好,起码这里有那么多书可以消磨时间,她也懒得去和人寒暄打招呼。

    不一会儿,灵异卫已经将午膳摆上,吃了些什么林绾烟已经不知道了,反正就是使劲将萧禹文夹到碗里的菜消灭完就是了。

    用过膳,萧禹文陪林绾烟小坐了一会儿,就说去同母亲说些话。林绾烟自然说好,她不乐意去二楼午休,就找了本书躺在软塌上看了起来。

    “母亲。”萧禹文去了正厅,寻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就坐了下来。

    李卿卿将秦媛送走后已经在那里坐立不安了很久,此时看萧禹文刻意坐得那么疏远,心里便更是难受。

    “文儿,秦媛今日突然来,母亲也不好赶她走。”李卿卿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这会儿一定是还在生自己的气。

    “不怨母亲,只怕是府里的下人要好好管教一番了。”哪怕是自己的母亲,萧禹文的敬重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他的确还在生李卿卿的气,今日也不打算将林绾烟介绍给她。

    李卿卿皱了皱眉,没说话。她哪里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意思,他会领个姑娘回来,本来是好事,却被破坏了,说起来也是自己的错。

    “不知母亲这次让我回来,所为何事?”萧禹文脸色依旧疏离,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再有几日便是文儿十八岁的生辰了,你父王在宫里设宴,会邀东陵公主和各家小姐赴宴,父王特意叮嘱文儿到时前往。”李卿卿还是将话说了出口,皇子娶亲不比普通公子,哪怕他再喜欢带回来的这个姑娘,若门户不登对,也只能为宠妾。

    萧禹文听到“东陵公主”心里倒好受了几分,“父王的意思是?”

    李卿卿见萧禹文并没有马上拒绝,松了口气。“你父王想将东陵公主指给文儿,文儿年纪也不小了,该成家了。其他家的小姐,有喜欢的,再要两房侧室也无妨。”

    萧禹文顿了顿,“生辰宴我会去的。至于将谁指婚于我,恐怕父王和母亲都无法左右我的意愿。”

    “今日这位姑娘是?”李卿卿对萧禹文的这话没有太多意外,这就是警告他们不要过多干预他的事,不然休怪他翻脸。

    “今日我心里不痛快,只有改日再同母亲介绍了。母亲若没其他事,我便回映月阁了。”萧禹文起身准备离去。

    “请这位姑娘一同用晚膳吧,母亲理应好好跟她赔不是。”李卿卿微微笑着,不曾想萧禹文竟如此护着那女子。

    “不必了,晚膳送到映月阁便是,明日一早我们便回去。”说完萧禹文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卿卿看着萧禹文远去的背影,心里几多酸楚。自小这个儿子就太过懂事老成,本就不黏自己,长大了更是凡事不用自己操心。

    但就是性子太冷淡了,哪怕对自己这个母亲也是。每次回来,也就固定说那么几句话,多的便是你问他才答。李卿卿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得自己这个儿子的心,却又隐隐担心起来。

    萧禹文很快便回了映月阁,整个映月阁连门口守卫都是灵夜宫的人,闲人根本就不要想进去。

    一踏进映月阁的大门,萧禹文就将一个灵异卫背上的剑抽出,对着院子里那几盆开得正好的秋海棠就挥剑,顷刻满地是海棠花和叶子,花盆里瞬间光秃秃的,连梗都被剑砍成小段。

    萧禹文一个挥手就将剑丢还给了那个灵异卫,往阁楼走去,留下不知所措的灵异卫。

    林绾烟躺在软塌上看书看得不亦乐乎,听见脚步声就知道是萧禹文回来了,没在意。

    萧禹文坐在软塌上,脱了自己的鞋子,也躺了上去。

    “你做什么?”林绾烟见他躺下,一把坐了起来,两人就那么躺在一起,总让人浮想联翩。

    “累了,睡会儿。”萧禹文拉住她的一只手,示意她躺下。

    “你……你没有房间吗?干嘛在这里睡。”林绾烟推开他的手,她才不躺下呢,等下就说不清了。

    “不让我睡这里?那晚上我便同你一起去二楼房间歇息。”萧禹文说完闭上了眼。

    “你敢!”林绾烟怒道,可看到萧禹文已经闭眼不打算搭理自己了。

    看这样子,他是又准备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她,然后自己睡书房。这软塌倒也舒服,可终究不是床,这阁楼就没有其他房间了吗,非得搞得这么可怜。

    林绾烟只得坐着继续看书。书不厚,她看书速度也快,就那么半个多时辰就看完了。此时萧禹文已经很安稳地睡去,林绾烟轻轻移动着身子,伸手将软塌边上的毛毯取来,盖在萧禹文身上。

    坐了一会儿,感觉有些无聊,看书看得眼睛也有些涨,于是就背对着萧禹文慢慢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