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六 只准唱给我听
    “所以你认为这里其实只是一个天罡七星阵?”萧禹文问道,但仅仅是一个天罡七星阵恐怕达不到这么大的威力。

    “没错。不过如果我没猜错,这附近还有六个天罡七星阵,七个阵又连成一个天罡七星阵,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每一个阵的威力都只增不减。所以,我们现在要出去也很难,要破阵必须将其他六个阵找出来,先破了摇光阵,再各个击破。”林绾烟说着有些丧气,本来就只想玩玩,没想到当真如此凶险。

    闻言,萧禹文和灵狐都不敢相信,布一个天罡七星阵,从观星象到布阵,就需要耗费很长时间,在这么大的一个树林里布七个绝对是个大工程。这狗咬狗也是下了狠功夫的,到底百花宫什么人下了血本?*+

    灵狐跟萧禹文使了个眼神,萧禹文点了点头。灵狐便快速地走起天罡步准备出阵,但怎么走都是在空地边缘绕圈,一不小心还会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回来。灵狐挥剑硬闯,结果直接被弹倒在地上。

    萧禹文脸色黑了下来。

    “没用的,不要硬闯,保持体力。不然你们以为这些人是怎么死的?”林绾烟倒淡定起来,又蹲下盯着地上最后一个阵法图看。

    萧禹文闻言也在她身边蹲了下来,仔细看着那个阵法图,上面有七个天罡七星阵连成又一个天罡七星阵。林绾烟开始在每个天罡七星阵上划点。

    “你会破此阵?”萧禹文很好奇,设这种阵法耗时耗力,他也只是听过,从未遇到,也未曾听说有人破过。

    “不会。”林绾烟头也不抬地说道。

    “……”萧禹文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但是可以试试。”林绾烟可以想象到萧禹文的表情,抬头对萧禹文笑了一下。她不过说实话,确实没破过,怎么知道会不会。

    萧禹文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走吧,我知道怎么出去,等下你抱紧我。”

    林绾烟一把拉住要起身的萧禹文,“三爷,你不怕死,我怕着呢。别着急,我说了我可以试试。”

    无奈萧禹文只能继续蹲下看林绾烟涂涂画画,并不打扰。林绾烟解阵的思路他从来没见过,每次都很快确定下来,又很快推翻重来,但可以看出已经确定了大半部分,只是有些还在犹豫。

    “这里。”萧禹文用手指点了点。

    林绾烟迅速做了记号,“高手!”

    萧禹文笑了笑没说话,被随口一夸,他也很开心的,一扫刚刚的心里的沉闷,好像只要有她在,被困在这阵里也没那么焦虑了。

    经过萧禹文一指点,林绾烟迅速将剩下的点出来,很有成就感地拍了拍手上的土,扭头一个激动在萧禹文嘴上印了一个吻。

    “三爷棒棒的,奖励一个么么哒!”林绾烟轻松的站起来,抖了抖腿,蹲久了,腿都麻了。

    萧禹文低头看林绾烟最后确定出来的阵法图,笑得很灿烂,他这才知道么么哒是这个意思。

    “我只会这些,剩下的交给三爷了,我对时辰和太阳之间的关系搞不清楚。”林绾烟甩动着头发,太烧脑了,脑袋都快缺氧的感觉。

    萧禹文伸手搂住了林绾烟的腰,她已经把最重用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自然应该交给自己。“灵狐,灵月!”

    “主子!”两人很快走了过来。

    萧禹文指了指地上那副图,“仔细看看,判断下我们在哪个阵。”

    灵狐两人闻言就蹲下研究起来,萧禹文则和林绾烟往边上走了去。

    “你为何会如此多本领?”萧禹文问得很认真。

    曲艺,轻功,阵法,他见识过的无不让他叹为观止,或许还有他没领教过的。这当是怎样一个女子?说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自然没错,却不生动,他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林绾烟侧脸瞧了萧禹文一眼,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不说实话是蒙不过了的。“父王只我一个女儿,儿时整日跟哥哥们厮混,哥哥们学什么我便缠着他们教。后来父王发现我居然有那么点天赋,便专门请先生教我了。”

    萧禹文笑着点了点头,这样一说就好理解多了,跟一群男孩子一起长大的小姑娘,自然会有些男子气概。“听说你儿时很调皮?”

    林绾烟白了萧禹文一眼,不调皮能有现在这么优秀吗?“我那叫有趣好吧!”

    萧禹文笑,“嗯,有趣。”

    “还是小时候好玩儿,长大些了哥哥们不常跟我玩儿了,我都是自己跟自己玩儿,不过也挺有意思的。”回想起小时候,倒全是趣事。

    “如何自己跟自己玩儿?”萧禹文饶有兴致地看着林绾烟。

    “三爷会不会cosplay?”林绾烟问了,马上就意思到萧禹文听不懂。“就是角色扮演。好吧,你可能也不知道。那你会不会唱曲的时候自己又唱男音又唱女音?”

    萧禹文摇摇头,他儿时没什么美好的回忆。

    “嗯……”林绾烟想着怎么能让他明白。“那我随便给你唱段听听?”

    萧禹文笑着点点头,一脸期待。

    林绾烟走出几步,转身面向萧禹文,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欠身行了个礼。“小女子这厢有礼了,接下来这首曲子仅献给三爷。”

    男:看那春光早 喧闹了枝头

    花瓣颜色好 阿妹更娇羞

    女:看那春水流 流过小桥头

    风吹歌声飘 飘过吊脚楼

    男:吹起我的芦笙 妹妹你唱一首

    等到太阳落山 你就跟我走

    女:带上我的米酒 哥哥你尝一口

    甜在你的眉梢 醉在我心头

    说唱一段,林绾烟也就真的只唱了这一段,所幸这首《花桥流水》也不难,男音就用假音唱,浑厚倒不算,但有了女音部分甜美原音的对比,对唱的效果就明显起来。而且,每当女音部分,林绾烟的都会配上几个展现女性柔软身姿的动作。

    “感谢三爷捧场!”林绾烟又微微一个欠身,走回萧禹文身边。

    萧禹文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你倒有趣!”

    “哈哈哈,是不是感觉自己捡到宝了?”林绾烟笑了起来,说完又后悔自己的口不遮拦。

    “以后这些曲儿只准唱给我听。”萧禹文指的是那些唱词,怎么听都像夫妻俩闺房里添情趣的小曲。

    “那是自然,我又不是卖艺的,都说了仅以此献给三爷。”林绾烟白了他一眼,要不要这么霸道,还不让唱?憋着?

    萧禹文满意地摸了摸林绾烟的头,转身想看看灵狐和灵月研究得怎么样了。结果看到自己所有的手下都齐刷刷地盯着这边看。

    “都很闲?不准备出去了?”萧禹文来不及收起脸上的笑意,语气也不如平时冰冷。

    灵异卫闻言都默默低下了头,却都扬起了嘴角。

    “三爷,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加上绾烟公主我们才六人。”灵狐低声说到。

    “你与我一人站两星位。”萧禹文冷下脸远远地瞪了灵狐一眼,谁给他的胆子还敢把林绾烟算在里面。

    “三爷,你这是瞧不起人?”林绾烟不乐意地剜了萧禹文一眼。

    萧禹文没搭理她,自顾自朝灵狐走去。林绾烟一跃而起,比他快几步闪到灵狐旁边,一把抽出灵狐背上的剑。

    “你们出来一个试试我有没有能力占一个星位。不是我要逞强,你们功力都在我之上,自然也明白,多一个人就多一分胜算。”林绾烟平静地说道。

    萧禹文见状也知道拦是拦不住她了,给灵月递了个眼神。灵月就抽出背上的剑抛向萧禹文,他一跃而起接过剑。

    “二十招,用你最快的速度。”萧禹文面容恢复冷淡。

    林绾烟闻言,站立好默默运气,片刻双脚轻点地面,跃起,剑就向萧禹文刺去。瞬间,灵狐几个就看到两个白色身影在眼前晃得眼花缭乱,耳朵里传来双剑碰撞的清脆声音。

    不多不少,刚好过了二十招,林绾烟就停手。她的速度已是自己能达到的极限了,萧禹文似乎还要快上许多。而在自己如此凌厉的攻势下,他也只守不攻,林绾烟已经不敢想象萧禹文的武功到底有多高深。

    萧禹文朝灵狐点了点头,灵狐便会意,几个人开始在地上圈出七个星位和各自的朝向。

    “待会儿用适才七成的功力即可。”萧禹文走向林绾烟,这是第一次和她交手,比他想象中要好很多,一般的人基本伤不了她。合力破天罡七星阵,只要求速度快和方位准,功力上林绾烟完全可以胜任。

    林绾烟不置可否,只是在检查灵狐几个圈出的星位和朝向是否准确无误。很快六个人都站在各自的星位上,萧禹文和林绾烟来时并未带剑,用的是适才比试时灵狐和灵月的剑,而他们两个便在死去的百花宫人随便找了两把。

    破天罡七星阵,对七个星位上的人默契度要求很高,从步伐到力度到速度,灵异卫特别是此时的二十四灵异,默契度自然不比说,就是林绾烟可能比较不好把控。不过萧禹文只带了她示范了两次,两人便很同步了。

    准备就绪,萧禹文一个暗号,六人便在各自的星位里朝着预定的方向快速地挥剑走出了七步。刚刚走完,就听见一声闷响,众人心里都长舒了一口气。

    林绾烟却一脸疑惑地看着萧禹文,难道这厮有分身术,一个人站两个星位还做得完美无缺,他为何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