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五 天罡七星阵
    “这个时辰树林里应该会有很多鸟叫声,可这里没有,也许往外一圈都没有。适才我在树上看了,太阳升起的方向在那里,那影子应该落在这里。可你看,正好相反。”林绾烟指了指太阳升起的位置和两人的身影。

    萧禹文闻言,也一跃上了刚刚林绾烟上的那棵树,很快又下来,四个方向轮换站了一下,对比影子的方向。而后一把搂住林绾烟的腰就快速一跃腾空往回走。

    “三爷慌什么,不过一个阵法,我又不怕。”稳稳落地后,林绾烟看着一脸紧张的萧禹文,好笑地说道。

    “是我大意了。”萧禹文说完就在林绾烟额头上轻轻印了个吻。“站着别动,等我回来。”

    林绾烟瞧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只能顺从地点了点头。萧禹文这才走向二十四灵异,低声与他们交谈着还不时地看向林绾烟。很快,灵狐就带了几个人往树林深处去了。

    萧禹文走过来,牵着林绾烟的手,一起在简易的桌子前坐下。早膳比较丰盛,是云岚寺的素斋,有粥有馒头有小菜,连餐具都是从云岚寺带下来的,只是已经不热了。

    萧禹文还是每一样菜都给林绾烟夹了一筷子,林绾烟只顾埋头吃。反正她现在算知道了,这厮霸道得连吃饭都要管着,只要跟他一起吃饭,根本就不需要动筷子夹菜,能把他夹到碗里的吃完就不错了。

    一碗粥见底,碗里的菜也吃完了,林绾烟眼巴巴地望着还在慢条斯理用膳的萧禹文。她不喜欢啃馒头,想着让萧禹文再舀碗粥。

    “凉了,少吃些。”萧禹文瞅着林绾烟委屈的眼神笑了,那样子就像自己不给她饭吃般。

    “饿,饿,饿!”林绾烟可怜兮兮地将自己的碗递过去,她可没那么讲究,比起饿肚子她宁愿吃凉的。况且身子也没那么精贵,不至于吃一顿凉食就生病。

    萧禹文瞧她那样又不忍心,伸手夹了一个馒头放进她碗里。

    “三爷,你且记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吃饱了就揍你!”林绾烟嫌弃地看了萧禹文一眼,一脸痛苦地啃起了馒头。

    萧禹文好笑地看林绾烟,对她的话毫不在意,她是什么话都敢说,自己竟也就习惯了。瞧见林绾烟边吃边难以下咽般皱起的眉,萧禹文将自己碗里的半碗粥递了过去。

    林绾烟冷哼了一声,将啃了几口的馒头放回碗里,递给萧禹文,毫不嫌弃地喝起了粥来。萧禹文接过她的碗,也继续优雅地吃着她啃过的馒头。

    两人吃完,萧禹文见灵异卫还围坐在地上用膳,便动手将碗筷收回食盒,林绾烟见状也起身帮忙收拾。

    当拿过粥盒的时候瞬间就红了脸,她只当是萧禹文不愿意她吃凉的,不给她盛粥,而将自己剩下的半碗给她,哪曾想到这粥盒已经是空的,真是的,怎么只装了两碗粥呢,这下糗大了。

    林绾烟悄悄瞥了萧禹文一眼,他并未看自己,而是熟练地将简易桌子拆卸下来,装回一旁的布袋里。

    “回马车歇息?”萧禹文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对林绾烟说道。

    林绾烟摇摇头,“他们何时能回来?”

    “应该快了。”萧禹文牵起林绾烟的手,笔直地站立着,目视着通往树林深处的那条小路。按着约定的时间,此刻灵狐几个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我们去看看怎么样?”林绾烟来了兴致。这一世自己学了一身技能,连旁门左道都涉猎,只是不知道好不好用。

    “别去了,危险。”萧禹文牵着林绾烟的手紧了些。

    “不是有三爷在嘛,怎么会有事!”林绾烟一脸期待地看着萧禹文。她并不相信萧禹文破不了阵,只不过需要时间。

    “乖,就在这里等。”萧禹文亲了亲林绾烟的额头,以往这种情况他都是亲自带人去,现在林绾烟在身边,他不想冒险。

    “三爷……”林绾烟撒娇着唤着,“去看看嘛,好不好,看一眼就回来,好不好嘛?”

    萧禹文摸着她的小脸蛋,摇摇头,这个阵法十分凶险,他也只遇到过一次,自己一个人倒没问题,再带上林绾烟,他没有十足的把握。

    “三爷,我说我能破这个阵法你带不带我去?”林绾烟见撒娇没有用,马上恢复了正经。

    “你懂阵法?”萧禹文很讶异,她能最先发现林子里有阵法,他不奇怪,她会武功,必定接触过阵法,再加上善于观察,能发现蹊跷。

    而他们只打算在这里用个膳就走,没打算进这个树林,所以没有过多关注,只确定安全即可。但阵法极其复杂,能发现跟能安全通过就是不容易,要破更是需要精通才行。此阵复杂,会随着太阳的起落发生变化,一不留意就有可能丧命。

    “为了逃生,算懂些。”林绾烟神秘地笑着。

    “……”又是逃生,萧禹文笑着摇摇头,她这逃生技能全套学下来,无异于培养一个灵异卫了。

    林绾烟一见萧禹文脸上表情有变化,心想八成是同意了,拉起他就往里面走。而萧禹文却一把搂住她,想带着她走。这次林绾烟有准备了,两人默契地同时奔跑几步一跃腾空而去,相视一笑。

    一路都是萧禹文把握着方向,时左时右,时快时慢,林绾烟很同步,所以并未给萧禹文增加多少负担。半柱香的时间,萧禹文远远地看到了自己的人,速度慢了下来。

    “三爷,松开我,已经到主阵口,两个人同时进去很危险。”林绾烟提醒道。

    萧禹文慢慢松开手,自己先侧身飞跃而去,如道闪电般急速略过。

    灵狐几个看到萧禹文来了,并没有太奇怪,他们没有在预计的时间回去,主子肯定会来寻的。而看到随后而来的林绾烟却大吃一惊,她是自己进来的,而且和主子的速度一前一后相差无几。

    “情况如何?”萧禹文伸手蒙住林绾烟的双眼,偏头问灵狐。林绾烟哪里会依他,使劲掰开他的手,四处张望。

    “死的都是玄慕的狗,按着时间算,就是我们被困在山里那日。奇怪的是,当中有百花宫分舵舵主,所有人皆死于迷阵,无其他伤。”灵狐看了看林绾烟,低声道。

    萧禹文皱了皱眉,今日的密函里关于百花宫的消息里说,百花宫有几个分舵舵主无故消失,矛头直指灵夜宫。

    “这就是狗咬狗呗!”林绾烟看了看这块蜿蜒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均是一身灰袍,跟那里在树林里遇到的人装束一致。

    萧禹文和灵狐互相心中都明了,他们和林绾烟的猜想一样,不仅狗咬狗,还想让灵夜宫背锅。

    “走吧。”萧禹文心头不悦。

    “不成,让我玩玩!”林绾烟不依,仍旧在空地上这瞧瞧那看看。

    萧禹文皱起眉,语气刻意温柔却很低沉。“别闹,母亲等我们回去用午膳。”

    “三爷,你们也经常用如此阴狠的阵法吗?”林绾烟直接无视萧禹文的表情。

    “不。”萧禹文淡淡道,喜欢用阵法和各种暗器各种毒药的是百花宫,还有就是江湖上深谙此道的帮派。但在大神越,百花宫还不至于会去招惹那些小帮派,那些人也没那个能耐杀百花宫舵主级别的人。

    “那此阵非破不可。我们研究研究,顺便你可以让人去请他们来揭开狗咬狗的谜底。”说完林绾烟就自顾自捡了个石头,撩了撩裙摆蹲在地上,用石头在地上画着什么。

    萧禹文十分无奈地看了看林绾烟,和灵狐走到一边角落。

    “可有破解之法?”萧禹文沉着脸问道,他心里只有四成把握。一旦尝试,若破不了,扰乱阵法,势必更加危险。

    灵狐摇摇头,“或许可以听听绾烟公主怎么说。”

    萧禹文点点头,两人一起向林绾烟蹲着的地方走了过去。只见她已经在地上划出了好几个阵法图,此刻正皱着眉。

    “三爷可还记得我们进来的路上布的什么阵?”林绾烟抬头看着萧禹文。

    “天罡七星阵。”萧禹文肯定地答道,此阵白天杀伤力并不大,午时最弱,子夜最强,适才进来时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

    “那有些诡异了。”林绾烟在中间的那个阵法图上打了个叉,单手托腮啃咬着自己的嘴唇。

    萧禹文淡淡地笑了,这丫头认真起来是这个样子啊。“可是七星追月?”

    “看着像,就是太像了,所以才诡异。”林绾烟又将右边一个阵法图叉了。

    萧禹文又拧了拧眉,难道他判断错了?

    “若是七星追月阵,那此时我们当在月阵中,此处地形也似月形,可你看那边的泥土跟旁边的颜色有所差异,草木也要少些,想必是翻新过的。”林绾烟站起身指了指。

    萧禹文和灵狐都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有一处草木要稀松些,泥土的颜色不细细看,分辨不出来。

    “在此处布一个七星追月阵,那一共要布八个阵,无论从哪个方位入阵,必要入两个星阵,但适才我们进来看似是两个星阵,实则只有一个,另一个是障眼迷阵。也有可能一个阵都没有,皆是障眼迷阵。”林绾烟缓缓说来。

    萧禹文点了点头,灵狐也点点头,但是还是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