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四 卖给三爷了
    二十四灵异已经在云岚寺门口候了许久,看着两人牵手走来,便往前迎了几步。

    萧禹文旁若无人的在林绾烟额头上亲了一下,林绾烟白了他一眼就径直往里面走去。二十四灵异除了灵狐走向前同萧禹文交谈,其他人都跟着林绾烟进了云岚寺。

    林绾烟回到房间,将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其实她也没带什么东西,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值钱的首饰,就是一身换洗的衣服,如今已经穿在身上。就是把萧蔓雪送给自己的那身收了起来。

    最后寻了个木盒子将长命锁用手帕包好放进去,另外又找了一张纸笺写下自己的住址,方便无念联络自己。折腾到半夜,总算可以躺下休息了,来回跑了一趟,也确实累了,什么都没多想就睡着了。

    翌日五更天,绿莺就来唤她洗漱。林绾烟迷迷糊糊地起床,直到出房门才发现自己穿上的是那日宫宴的广袖白衣裙。果然,萧禹文连夜让人回去取了衣服来,这厮答应的事倒也一点不含糊。

    出了院子,已经有早起打扫的僧人,林绾烟随意找了个僧人将木盒子递出,让他转交给无念住持。

    她想做的隐秘一点,可是身前身后都跟着人,也就只能说些感谢无念大师指点迷津之类的话,来转移大家对木盒的好奇。

    云岚寺门口,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已经候在那里多时,旁边有数十个黑衣戴帷帽的人骑在马上随时准备出发。

    出来的路上绿莺已经跟林绾烟说了,二十四灵异会随她一起走,其他人都会跟着杨承阅回宫。两位公主那里便说昨夜突染风寒已提前下山寻医,祯烈皇子那边便说染风寒还在云岚寺静养。

    听完后直到上马车的那刻,林绾烟都还在心里暗自不爽,这什么破借口,分明是诅咒自己。一撩起马车的门帘,看见身着白衣正对着自己笑的萧禹文,更加气急,瞪了他一眼,满脸不悦。

    “没睡醒生气?”萧禹文起身扶了林绾烟一把,进了马车又将她拉到自己身侧坐下,随后从手边拿过披风覆在她肩上,又拿过一条毯子盖在她腿上。

    林绾烟见状,瞬间没了脾气。“寻得什么破理由,非得说我染风寒!”

    萧禹文笑着用手抚平她微皱的额头,竟然为了这个生气,真是孩子气。“躺我腿上睡。”

    林绾烟见萧禹文又拿过一个叠了几层的毛毯放在他自己腿上,还往他自己那侧挪了挪,两人中间腾出一大段距离。她也不好意思再抱怨什么了,将头放在他腿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躺下,仰着脸看着他。

    “闭上眼睡。”萧禹文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他们是四更天就起来了,灵异卫都已经习惯,有时候为了赶路两天两夜不休息也能熬。

    “不成,我怕三爷把我拐去卖了。”林绾烟笑道,心里暖暖的。跟心细又体贴的男人在一起,感觉自己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她又哪里有那么怕冷,早上是凉了些,可马车好歹能避点风,现在搞得她就像个吹不得风的病秧子。

    萧禹文刮了下她的鼻子,“嗯,卖给三爷了。”

    “哦?那不知三爷出多少银两?”林绾烟有意逗他。

    萧禹文伸手摸了摸腰,取下玉佩放在林绾烟手里。“够不够?”

    林绾烟将玉佩拿在手里把玩,若无其事地问道:“三爷竟骗我?”

    萧禹文笑笑,昨夜他回到帐篷,就差人回去取了。“今日才送来的。”

    林绾烟装作没听到,手握着玉佩,闭上眼睛作势要睡觉。

    见状,萧禹文伸手去摸林绾烟的脖颈,才触碰到,手就被她打了回去。“手不想要了?给我安分点!”

    萧禹文无语,这说话的口气,简直跟自己如出一辙,他就经常这样骂李木川。“绾绾想赖账?”

    “我是这样的人吗?只不过三爷还在考察期,待我觉得三爷已经通过了我的考核了,自然会给。”林绾烟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不知绾绾要如何考察我?”萧禹文笑着,也不打算强要了。

    “很想知道吗?”林绾烟想着怎么瞎编个考核机制。

    “嗯。”萧禹文一脸认真。

    “我偏不告诉你!”林绾烟淘气地笑着。

    萧禹文知道自己被耍了,伸手到她的腰间挠她的痒。

    林绾烟咯咯地笑着求饶,她最怕痒了。“三爷……三爷……我错了,我错了……”

    萧禹文这才停手,一脸笑意地看着林绾烟,原来自己也会这么幼稚。“不说便不说。若我做什么惹你不快,你告诉我就是。”

    林绾烟只是把玩手里的玉佩不说话,玩了一会儿就收到自己怀里,闭上眼睛睡觉了。多说话惹怀疑,而且她没睡几个时辰,也确实还困着。

    萧禹文静静地看着她,确定她睡熟了,才轻轻地从身侧取过一叠密函看了起来。

    这些密函是灵异卫随着玉佩带来的,灵夜宫每天都会从各个地方送来密函,有些是汇报一些事情的进展或结果,有些是遇到困难需要确定解决方案。他出来两日,也未传回所在的具体位置,灵异卫便只有把密函压着。

    待他看得还剩最后几封密函,林绾烟缓缓睁开了眼。“你在看什么?光线这么暗,你能看得清吗?”

    “才没睡一会儿就醒了?可是冷了?”萧禹文一改适才的凝重,腾出手轻抚她额头的发丝,又去摸了摸她的手,还好,不是很凉。

    林绾烟扶着他的肩坐了起来。“马车摇摇晃晃,颠得我胃都在翻腾。”

    萧禹文收起手里的密函,放在身侧,掀起窗帘,跟外面的灵狐说了句:“寻个地儿用早膳。”

    “这到哪了?还要多久?”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刚刚下山。还有两个多时辰。”萧禹文边说边将那叠密函整理一番,绑好放在角落。

    “待会儿可以骑马吗?这马车坐着真难受!”山路马车颠簸得很,还不如骑马来得自在。

    萧禹文盯着林绾烟看了几秒,想到灵异卫查到的资料里,这丫头酷爱骑马,东陵皇上疼她,圈了一大块地供她玩耍。“你喜欢,我们便骑马。我让木川给你寻些品种优良的马匹,改日带你去城外玩。”

    林绾烟愣了一下,回想了一番,这一世的自己有诸多爱好,骑马赛马便是玩得乐此不疲的。“罢了,再好也好不过我的沉鱼和落雁。”

    萧禹文微微皱了皱眉,沉鱼和落雁必定就是她最喜爱的两匹马。“差人给你带来如何?”

    “可别,路途遥远,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为了两匹马专门跑一趟东陵,亏他想得出来。

    萧禹文将手搭在她腰间,知道她又思乡了,可他一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

    “三爷,待会儿我们各自挑匹马,赛赛马如何?”林绾烟想到,萧蔓雪想骑马,本就是想和自己比赛来着,结果没有机会。不能跟萧蔓雪赛马,跟她哥哥比试比试也是不错的。

    萧禹文正愁着不知如何让她高兴起来,看到她期待的小眼神,又怎么会拒绝。瘪了瘪嘴说道:“那你得手下留情。”

    “哈哈哈!”林绾烟瞬间就笑了,三爷还会求饶啊,那表情太可爱了。“成,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的。不然下次没人陪我玩儿了。”

    “……”萧禹文瞪了她一眼,他不过怕林绾烟比输了又跟自己闹脾气。真正比试他可不一定会输,骑马射箭这些都是灵异卫刚进来就必练的项目。

    “瞪我也没用,你不一定赢得了我!逃生必备!”林绾烟很得意地朝萧禹文眨了眨眼。

    萧禹文被她的“逃生必备”逗笑了,这丫头武功是逊到什么地步,全是练些逃跑的技能。“往后好好练功,别老是想着逃跑。”

    “三爷你不懂,逃跑有逃跑的乐趣,看着别人抓不到你,干着急,你说有意思没?”林绾烟一副说教的语气。

    “……”萧禹文彻底无语,这丫头就是没长大的孩子啊,能拿她怎么办?宠着呗。

    说是寻个地用早膳,其实又是拐进一片树林。萧禹文先下了马车,一把就将林绾烟抱了下来,于是又挨了一个瞪眼。

    灵异卫还在搭简易的桌子,林绾烟便往沿着树林的小道往里面走了些,四处张望着。

    萧禹文寸步不离地跟在身后,好奇地看着林绾烟在地上捡些小石子往树上丢去,往远处的草丛里丢去,一次比一次丢得远。萧禹文无奈地摇摇头,这丫头玩性这么大,不知道这又是她喜欢玩的什么游戏。

    “三爷,你有没有觉得这林子有些怪异?”林绾烟边说边捡了几个弹珠般大小的石子拽在手心里。

    听林绾烟这么一说,萧禹文立刻暗暗运功。常年练功他的听力和视力都极好,片刻就确定附近并无任何人,甚至连动物的声音都没有。“你可发现了什么?”

    “这里*静了。”林绾烟说完就一跃腾空而起,站到了前面一棵树的主干上,拿起小石子往不同的方向丢出去。看了一会儿,又稳稳地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