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三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好了,我回去了。三爷记住答应我的事,不能让自己有事,保护好自己。”林绾烟将“保护好自己”还给了萧禹文,心情复杂。

    萧禹文纹丝不动,林绾烟便自己起了身。

    “绾绾,明日我带你去见母亲。”萧禹文淡淡说道。

    林绾烟愣住了,这又是哪跟哪?“三爷,以后会见的,不着急。”

    “以后是以后,我的妻子我第一个要带回去见的人肯定是母亲。”萧禹文很坚决。

    “嗯,我是说不一定是明天,这不还有五公主和六公主同行吗,我这走也不合适啊!”林绾烟甚至想这十天都不要和他见面,更不会想去见他母亲,不然以后得多伤他的心?

    “不必理会她们。”杨承阅自然会寻理由开脱,这个萧禹文并不担心。

    “我还不是没答应你嘛,要见也是后面啊。”林绾烟使劲浑身解数也要拒绝,这是真的不能见。

    萧禹文好像猜到她会这么说,并不恼。“无论你答不答应,我都会带你去见母亲,此生也只会带你一个人去见母亲。”

    “我的意思是不必明天去,后面有时间可以去。”林绾烟心里不好受,理智却告诉自己必须拒绝。

    “明日母亲让我回去用午膳,我许久没回去了,所以一起去。”本来是今日回去的,只是他来了这里,便推到明日。

    林绾烟还想拒绝,话还没说出口,萧禹文就站起来将她抱住,嘴亲了上去。这次吻得温情又绵长,吻得林绾烟只感觉双唇发麻,呼吸也急促起来。

    “我送你回去,明日早一些启程。”萧禹文心满意足地搂着林绾烟的腰往外走去。

    “你不必送我,歇息吧。”林绾烟无奈,这怕是没法儿再拒绝了,这厮要做什么总是这么霸道。

    萧禹文不搭话,只是往外走。若不是知道她怕冷,自己这里又太简陋,他是不愿意让她来回跑的。

    林绾烟见他这个样子,知道他是一定要送自己回去了,不悦地想从他手里挣脱出来,萧禹文自然没让她得逞。

    二十四灵异一直在空地上侯着,见他俩走来,纷纷低头行礼。

    “我带你?”萧禹文浅笑地看着林绾烟,他是担心她消耗太多体力会累,而且他带着,速度会快一些。

    林绾烟给了个眼神,萧禹文就心神体会地松开了手,自己先腾空而去,林绾烟一个箭步也飞奔追上。

    萧禹文的速度比二十四灵异快,林绾烟追了一会儿就有点累,看着不时回头的萧禹文气不打一处来,这厮就是故意的,而且她在想刚刚二十四灵异怕也是故意放慢了速度的。

    出了树林,离云岚寺就只有一段山路了。萧禹文停在了路边,林绾烟也很快在他旁边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随后二十四灵异也在后面停了下来。萧禹文见林绾烟累坏了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还不错。”萧禹文笑着摸了摸林绾烟的头,看来经常没打赢别人,逃跑速度练得这么快。虽然到后面他有意放慢了速度,但林绾烟这个速度比一般的灵异卫已经不相上下了。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林绾烟气极,说完还真的抱拳行礼。

    萧禹文见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乐得不行,好像没跟她说要比试啊,怎么还就认真起来了。“嗯,念绾绾如此诚心,收了。”

    林绾烟闻言一掌就打过去,萧禹文反应迅速,轻易地就躲开,不明就里地看着她,这丫头,要拜师也是她,自己收了,她又不乐意了。

    几步外的二十四灵异看着两人嬉闹目瞪口呆。

    “累了我带你走便是。”萧禹文委屈地说道。

    “岂不是便宜你了!”林绾烟哼了一声,心脏还在剧烈跳动,刚刚自己的速度已经到了极致,比萧禹文是差了一大截。

    “绾绾想如何处置我?”萧禹文不敢笑了,一副示弱的模样。

    林绾烟看都不看萧禹文,转身对二十四灵异说道:“你们主子让你们即刻以最快的速度回云岚寺门口候着!”

    二十四灵异明明就没有听到自己的主子说这话,正犹豫,得到萧禹文的暗示,就齐刷刷地飞奔而去。

    萧禹文淡淡笑着,胆子真够大的,当着他的面都敢假传圣旨差遣他的人。

    “我走不动了,一步都不行。”林绾烟懒懒地说道。哼,让你虐我,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萧禹文这算看出来了,她就是不满自己刚刚没有让着她,报复来了。“我抱着你走?”

    林绾烟别过脸,表示不愿意。不过也没想到要如何惩罚他,就是看着他那笑的样子很不爽。

    萧禹文撩了撩自己的衣袍,半蹲下身,笑着说道:“上来,背你。”

    林绾烟转过脸,吃惊不小,这会不会玩大了,她也就想听他说几句求饶的话,又哪里是真的走不动了。

    “快。”萧禹文从未背过人,小时候见萧蔓雪闹着要杨承阅背她,一背就很高兴。

    林绾烟依旧不为所动,从小到大背过她的男人,只有她爸爸,那还是五六岁之前。

    “不敢了?刚刚指使人的时候挺有气势的啊!”萧禹文故意激她,三爷我蹲着也会累的好不好。

    “有何不敢?等下背不动了看谁要哭!”林绾烟气呼呼地就趴在萧禹文背上,双手自然地搭上他的脖颈。

    萧禹文笑出了声,算是摸出了些她的脾气,骨子里还是个孩子性子。

    走了一大段路,还全是上坡,林绾烟忍不住凑近听他的呼吸声,竟然都不带喘的,她不知是他撑的,还是真的不累,又想到他还受了伤,心里很是不忍。

    “好了,我不生气了,放我下来。”林绾烟平静地说道。

    萧禹文笑着没有答话,她这点重量还累不到他,况且走得也不快,自己还挺享受这样背着她的感觉。

    “听不到话?耳朵没带出来?”林绾烟不悦地搓摩他的耳朵。

    萧禹文甩了甩脑袋,不让她的手捏自己的耳朵,这丫头真的被自己宠得无法无天了。“痒。”

    “那就放我下来!”林绾烟的手又伸了过去。

    “乖,别闹。”萧禹文柔声说道,他的耳朵还没被人如此对待过。

    林绾烟根本不理会,转移阵地去捏他的脸,很光滑但是没多少肉。“三爷行行好,快放绾绾下来嘛!”

    萧禹文笑着,这丫头又跟自己撒娇,老是这套,强硬的不行,就软攻。“平地了就放你下来。”

    林绾烟知道没辙了,松了手,偏着脑袋端详萧禹文的侧脸。轮廓分明,五官精致立体,逆天的容颜,眉目间有大神越皇上的神韵,却要英俊许多。

    想来是他生母长得好看,不然生不出这么好看的儿子,心里对这个静妃娘娘有了一丝好奇,但仅此而已,想到要见面还是不愿意。而且说不定宫宴那日,她已经见过自己,只不过自己不识罢了。

    “三爷,你瞧我也没什么准备,连像样的衣服都没带,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就这样去见你母亲太不敬重,要不改日吧?”林绾烟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

    “无须如此,是母亲,又不是外人。要说也当是母亲给你准备礼物,你人去便好。”萧禹文淡淡地说。

    “晚辈总要有晚辈的礼数啊,不然被我父王母后知道了,该责骂我了。改日吧,嗯?”林绾烟言辞认真。

    萧禹文顿了顿,说道:“稍后让人去准备便是。”

    林绾烟恨不得怒吼一句:劳资逗是不想去,听不懂咩?

    见林绾烟半晌不说话,萧禹文回头对上了她惆怅的脸。“母亲好相处,不必多虑。”

    林绾烟恨不得捶胸顿足,无奈地将头放在他肩上。“三爷信命数吗?”

    萧禹文沉思了一下,“未曾遇到绾绾不信。”

    “我也是。”林绾烟幽幽地说道。“三爷记住绾绾的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论得到或者失去。”

    萧禹文不解地皱了皱眉,“绾绾可是有事瞒着我?”

    “绾绾那点小心思三爷看不透?我只是提醒三爷不要后悔,人生皆在得失之间,有得必有失。最紧要的是活在当下,不怨不悔,勇往直前。世间一切,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人生本苦,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都要一柱清香自得闻,行看流水坐看云。”林绾烟都开始佩服自己瞎掰的能力了。

    萧禹文诧异无比,如此十六岁的一名女子,竟能将世事看得这般通透?他看得透她吗?恐怕看不透,这个丫头身上总泛着神秘的光,引人探索。“若说后悔也是后悔没有早些遇到绾绾。”

    这种煽情的话林绾烟不知听过多少,不是男主都应该含情脉脉吗?萧禹文却一字一句很平淡,这样的平淡让林绾烟动容。大概她此生最大的负罪感将是伤害了如此真心对自己的一个人。会后悔吗?林绾烟问自己。往后也许再也遇不到一个人如他这般待自己了。

    “三爷乖,放绾绾下来。”林绾烟凑到萧禹文耳边轻声说道,随后在他脸颊上印了一个吻。

    这次萧禹文听话了,定住脚步,缓缓蹲下身,放下林绾烟。林绾烟站好,像个孩子般,举起小粉拳轻轻地给他捶背。

    萧禹文笑了起来,转身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捶,随后牵着她的手就往云岚寺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