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二 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
    估计二十四灵异此刻胸口都憋了一腔血,有这么不领情的人吗?不都是考虑到她吗,否则他们何时以如此速度行进?

    “那怕是要委屈公主了,若公主愿意,属下可以带公主一段。”灵狐顿了顿说道。以他的身手,轻功带林绾烟一段肯定没问题,可会有身体接触,所以一开始他们就选择走路。

    “不必,你们在前面,我能跟上。”林绾烟在心里骂道,也忒瞧不起人了,还需要带?这一世的自己从小就喜欢飞来飞去,所以轻功练得极好。

    灵狐有些为难,二十四灵异哪个轻功不了得?这公主怕是不知道他们的厉害。

    “快点,我急着见你们主子!”林绾烟见灵狐犹豫着,就搬出了萧禹文来。

    灵狐一个示意,前面的二十四灵异就快步腾空而去。林绾烟毫不示弱地就跟了上去,那速度一点都不比他们慢,看得后面的二十四灵异面面相觑后也急忙跟上。只走了一段山路就直接往树林里奔去。

    很快,他们就在树林里的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灵狐估计了下时间,也不过一盏茶多一点,再看看林绾烟,除了有点喘气,倒没有累的样子。

    空地上只有五六顶行军帐篷,有一顶小的,是萧禹文所住的。

    “你们主子何时来的?”林绾烟不禁狐疑,她一直以为萧禹文是接到杨承阅的消息赶来的,可她瞧着这行军帐篷很熟悉,应该就是昨夜她们住的那种,而且巡夜的是她昨夜见到的黑衣蒙面人的装扮。

    “昨日。”灵狐答道。

    林绾烟心里算是明白了,赤焱嘴里说的来支援的人,怕就是萧禹文带来的。可这厮只字都未提这个事,他不知道他若是再晚一点,自己的戏就演不下去了?

    而且昨夜他定是一同住在那山谷里,却没来找自己,今日若不是自己寻到这里了,知道了,他也不会说这些事吧?默默地做了那么多,却什么都不说,真是够傻的。

    灵狐要进去通报,林绾烟一把将他拉回来,示意他离开。她可是很记仇的,也非得吓唬他一次。

    撩起帐门的那一刻,林绾烟就后悔了,比起自己没有穿肚兜,她看到别人裸露着上半身,尴尬也相差无几。她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去也不是,因为萧禹文已经回头看到自己了。

    萧禹文有些吃惊地看着她,并未说话,转过头又继续往自己的胸前涂抹药膏。

    “我就生得如此渺小?俏生生的一个人站在这里三爷竟看不到?”林绾烟红着脸往里面走,给自己找台阶下。

    萧禹文笑了,这丫头的嘴巴啊一点都不饶人。

    走近了,林绾烟才看清萧禹文的胸前有个明显的掌印,不禁皱了皱眉头,抢过萧禹文手中的药膏闻了闻,闻不出什么来,只闻到一股清香。“涂好了?”

    萧禹文点点头。

    “那还不把衣服穿上!冷不死你!”林绾烟嫌弃地瞪了他一眼,其实是很不好意思自己多看了他几眼,萧禹文的身体很结实,隐隐还能看到肌肉。

    “明明就是关心我,还这般语气,好好关心我会少块肉?”萧禹文学着林绾烟的语气说道。

    “你倒学得快!”林绾烟没好气地说道。“怎么受伤的?”

    萧禹文走到床上拿起衣服边穿边说:“无碍,过两日就好了。”

    “三爷你是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的?我问你怎么受伤的!”林绾烟有些气恼,沟通起来真的有障碍。

    “技不如人。”萧禹文笑道。这一掌是下午跟慕斯诺交手时受的,他肯定不会跟林绾烟说,虽然慕斯诺也受了自己一掌,伤得还要重。

    这就真的让林绾烟接不上话了,“哎,你这样子就没办法让人好好关心你!气得我恨不得也给你补上一掌!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萧禹文笑着就往帐外走。

    “你去哪里?”林绾烟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待客的,客人在这里,主人却一声不吭地走了。

    “这里冷,我去备个火盆,再取些水来给你。”萧禹文淡淡地说。

    “没见过你这样的!”虽然心里感动,林绾烟还是抱怨着跟了上去。“你说呗,我跟你一块去不就好了。”

    萧禹文一把搂住林绾烟的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外面冷,就在这里等。”

    林绾烟一个脸红,一把将他推开,自己走回桌子前坐下。

    环顾四周,这里比昨夜自己睡的帐篷还简单,一张简易的桌子,桌子上有水壶和水杯,地上垫了一床被子,另外一床放在一边,角落里有两个黑色布包,应该装着衣物之类的。

    林绾烟没想到,萧禹文竟如此能吃苦,跟她想象中有出入。又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心里怪难受的。

    不一会儿,便有几个灵异卫跟在萧禹文身后送来了火盆和行军水壶。刚刚一直在赶路,不觉得冷,休息了一会儿确实感到冷了,这火盆倒真让帐内的温度升了些。

    萧禹文也在桌子前坐下,倒了一杯水放在林绾烟面前,再给自己倒了一杯。林绾烟也是渴了,拿起杯子就喝了起来,水温温的,很舒服,喝完不禁多看了萧禹文两眼。

    萧禹文笑着又将她的杯子倒满。“听说你轻功不错?”

    “逃生必备。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林绾烟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是实话,输赢不重要,活命才是硬道理。

    萧禹文闻言笑了起来,第一次听说有人将轻功练好是为了逃命。“你倒有趣!”

    “算你有眼光!我是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嗯,连着这幅皮囊也还能将就看。”林绾烟毫不谦虚,她现在跟萧禹文说话很自在,什么都敢说。

    萧禹文笑着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好一个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她总有那么多贴切又新颖的词儿,也幸好这个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被他遇到了。

    “好了,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要跟你说正事了。”林绾烟是不指望萧禹文能说出个什么来,见到他笑她就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嗯,绾绾说。”萧禹文笑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林绾烟,这丫头做事毫无规律可循,有什么事刚刚不说,非得等自己走了,亲自跑来说。

    “三爷可是说你生辰的时候要跟皇上说将我许给你?”林绾烟面色严肃。

    “嗯。”萧禹文答道。

    “且不说我答不答应,三爷你考虑过自己的安危没有?”林绾烟想到自己整日被追杀脑袋都发麻,刚刚又见萧禹文受了伤,心里更是害怕。

    “那绾绾是答不答应?”萧禹文笑意满满。

    “我不喜欢成天打打杀杀的生活,要让我每天提心吊胆,担心你是不是被人追杀了有没有受伤,我觉得很心累。”这是林绾烟的真心话。

    萧禹文沉默,其实他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生活,以前无所谓,但如果有了林绾烟,将来再有自己的孩子,他必然不愿意这样。

    “三爷,我很抱歉,打扰了你原本的生活。我回到我该回去的地方一切就恢复平静了,真的!”林绾烟表情依旧严肃。

    “你想怎么回去?你会死的你知道吗?”萧禹文有些动怒了,和亲是两国的事,而且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不可能说不。

    “我不怕。”林绾烟回答得很平静。

    “休得胡言乱语!”萧禹文拿眼瞪了林绾烟一下,他不会让她死的,也不会让她受委屈。

    “三爷,你给我十天的时间,这十天你什么都不要做,十天以后你要怎么做随你。”林绾烟豁出去了,十天以后她走了,萧禹文自然也不会再提成亲的事。

    “你要做什么?”萧禹文不解,难道她已经有了什么谋划。

    “不做什么,我只想好好考虑要不要跟你成亲。想想我以后受不受得了你三妻四妾,受不受得了孤老一生。”林绾烟开始瞎编。

    “胡说八道!此生我只会有你一个妻子!”萧禹文又瞪了林绾烟一眼。

    “你说便说,反正我不信。”林绾烟也白了萧禹文一眼,她倒没想到萧禹文会这么说,不过说了她又如何会信?

    “你……”萧禹文气急,冷起一张脸,偏过头不看她,他是真的生气了。

    “好啦好啦,你只答应让我考虑十天不就好了,何必跟我生气!”林绾烟起身走到萧禹文身后,双手放在他肩上,轻轻地给他捏起了肩来。

    “你倒有理!”萧禹文见她如此,气倒也消了些。

    “好好好,我无理取闹,我错了还不成吗,三爷别生气,虽然说三爷生气也很好看,但是气坏身子不值当不是?”林绾烟声音轻轻柔柔的,跟刚刚的严肃判若两人。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萧禹文又好气又好笑,这让他气的是她,让他笑的也是她。

    “那还不是三爷难哄!”林绾烟笑道,都把按摩的技术拿出来了,你说容易吗?

    “原来你竟是哄我!”萧禹文哼了一声。

    “得得得,三爷,我得奖励你个挖坑小能手的称号了,又挖坑让我跳!”这厮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林绾烟也是无奈。

    萧禹文也不知是听没听懂,只是笑着拿下林绾烟正在给自己按摩的手,一把拉住她侧坐在自己腿上,就那么静静地抱着也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