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一 你们都不会轻功吗?
    在杨承阅看来,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萧蔓雪。但皇后娘娘必然不会这样考虑,她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巩固大皇子的地位。年纪最小的八皇子都已十四,再有两年,皇上就该立太子了。大概除了萧禹文依旧平静地过活,其他皇子都已经卯足了劲儿了。

    本来,萧禹文不回宫,就是不想参与纷争。如今,若是要同林绾烟成亲,怕是不得不争。朝中疯传得东陵公主者得太子之位,萧禹文此举就如自动一跃至乱箭中心。

    且如此一来,萧禹文必定要参政议政,半数时间将耗费于此,整个人也如暴露在阳光下,行踪要更加隐蔽才行。

    至于灵夜宫,就更是一个*了,朝廷向来对江湖上的各种帮派都是一旦发现便清剿。若一个皇子为灵夜宫的主子,那朝野上下更加不会平静。有心人怕是会以此大做文章。

    毕竟大神越对玄慕设百花宫是各种鄙视。大神越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御史台有设分支专门做见不得人的细作工作,但手段不至于下作。强国有强国的傲骨。

    所以,哪怕萧禹文并未多言,杨承阅心里却极其不安。目送萧禹文远去,他又回到林绾烟的院子。同二十四灵异示意后,他们便退到院子门口候着,杨承阅在林绾烟门口犹豫片刻,还是敲响了房门。

    林绾烟才躺回床上,睡觉是睡不着的,翻了个身,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她心里暗叫不好,萧禹文莫非知道什么,非得把长命锁拿回去?下午她在寺内走动绿莺和赤焱并未跟随,可难保有其他侍卫躲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磨磨蹭蹭地起来穿衣,林绾烟边走去开门边没好气地骂道:“这回知道敲门了?我说三爷你最好有什么正经事要说,否则这大晚上两次扰我睡觉,我跟你没完!”

    杨承阅在门口听得直咂舌,这绾烟公主问天借了几个胆,敢如此跟三爷说话?连萧蔓雪这个混世魔王见到萧禹文都收敛得规规矩矩的,杨慕晴在萧禹文面前更是说话都要反复斟酌。

    再者,绾烟公主平日里对人也是恭恭敬敬,怎么对三爷是这般态度?关键,三爷也受着?

    林绾烟满脸不悦地开门,一看是杨承阅,瞬间脸红,今夜真是一波一波的尴尬袭来,挡都挡不住。“杨公子……”

    “绾烟公主,方便进去说话吗?”杨承阅倒很快就恢复平时的冷淡表情。按理说,他不该随便进林绾烟房里,可如今倒没有更好的地方了。

    “没事,进来吧!”林绾烟很快把杨承阅请进房里,并关上了门。

    两人在桌子前坐下,林绾烟给彼此都倒了一杯水,杨承阅没有喝,林绾烟自顾自喝起来,纯粹为了缓解尴尬。

    “绾烟公主,我有些话想说,可能有所冒犯,还望莫要怪罪。”杨承阅淡淡地说。

    “怎么会,你说就是了。”林绾烟笑笑,杨承阅这种先礼后兵的直截了当,她觉得心里还是挺舒服,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三爷对绾烟公主是真心的,我与三爷相识十几年,从未见过他如此。说来三爷和绾烟公主成亲也算珠联璧合,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杨承阅实话实说。

    “如果杨公子是来劝我同三爷成亲,那剩下的话就不必说了,我不会答应的。”林绾烟直接打断杨承阅的话,对萧禹文她怕他用强,很多话没说,但对杨承阅她不怕,而且她相信她说了什么,最后都会传到萧禹文耳朵里。

    “绾烟公主没答应?”杨承阅大吃了一惊,听萧禹文那么决定,他以为两人已经重归于好了。而他刚刚的话,不过是一个铺垫,意欲并不在此。

    “我是没答应,三爷自己说要在他生辰的时候同皇上去说,我说不愿意,他也不管就走了。明日回去我也会再同他说清楚的,我要回去,不可能跟他成亲的。”无论如何,只要能回去,她都想回去,让这里恢复平静。

    杨承阅又是一惊,三爷这是……一厢情愿?还拿自己的性命去赌?“绾烟公主不愿意的原因是什么?说来绾烟公主和三爷也是情投意合,为何又非要回去?我想东陵在三国的处境,绾烟公主应该比我更清楚,当初既然已经来了,那除了死,势必是回不去了的。以三爷的脾气,日后定是会护着你,且护着东陵国的。”

    林绾烟这个时候真的很不愿意听这个逆耳的忠言,难怪杨承阅一开始就打预防针,他说话确实太直白了。

    “说到底你们的意思就是,要么我死,要么就和亲,且和三爷成亲就是最好的选择,我若跟三爷成亲就是找了个靠山了,对吗?

    那你知不知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三爷能护我到什么时候?往后他三妻四妾的,还有我什么事?我能指望他护着东陵?与其落个全无自由毫不幸福的凄惨下场,我何不现在就博一把,横竖人固有一死,日后我起码不后悔。”

    杨承阅被她一番新奇的言论震惊了,听着她的意思是介意以后三爷会三妻四妾,她会失宠?

    别说是皇子,就是一般殷实的大户人家,妻妾成群也是正常,哪怕为了繁衍子嗣他们也要这么做。

    但正室在家里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不论有多少侍妾,能跟家主并肩站着的人只有正室。不论有多少个孩子,正室的就是嫡出,侧室的就是庶出,一生的差别也是大了去了。

    以后若萧禹文为太子,日后再登基,那后宫三千佳丽也是应该,大神越的龙脉要延续,而作为皇后,更是要掌管好后宫,替皇上分忧。这些,身为公主她不明白?

    “或者杨公子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是这就是我内心的想法。况且,我想东陵也必然不会因为和亲就国富民强,要屹立于三国不倒,也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人心易变,如今是盟国,不知何时就成敌国。”林绾烟自知跟古代人讲这些,他们都不会明白,也不怪他们,教化如此。

    又把杨承阅惊了一把,这话从一个女子口中说出真的很难想象。“绾烟公主的想法我知道了。但是,我并非来劝说成亲一事的。原本我是想同绾烟公主说,三爷如此做,会非常危险,想让绾烟公主劝劝三爷,是不是可以用比较缓和的方式。”

    “什么?”林绾烟一听非常危险,心里一紧,本来她准备回去就是想一切能恢复平静,可若因为自己让萧禹文身陷险境,她无法原谅自己。

    看着林绾烟的反应,直觉告诉杨承阅,她很关心萧禹文,可又为何决意要走?

    “绾烟公主有所不知,大神越朝野都在盛传皇上的意思是得东陵公主者得太子之位,虽然是戏言,却有人当真。三爷素不在宫中,一向不理朝政,也长期隐匿于众人视线之外,此举必成为众矢之的。且夜魅的身份也会让三爷危险重重。”

    林绾烟一愣,她从来未曾想过这些,也就不知萧禹文看似要强娶自己,却担负了如此危险。“既然这样,我便更不能同三爷成亲,甚至不能让人知道我与他的关系。”

    “三爷认定的事从不改变。我只是想请绾烟公主劝劝三爷,缓一缓提成亲的事。总要待我们准备一番。”杨承阅自然希望萧禹文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但他的身份让他不能那么随意。

    “哎,看来今夜也是没法儿睡了,走吧,带我去寻三爷。”这一下冒出来这么多事,她真的睡不着,哪怕要走,她也要先做自己该做的事,不然良心不安。

    “绾烟公主,不用急于这一时……”杨承阅没想到林绾烟会如此着急,可这么晚了,怕也不合适。

    “你不明白,今夜若不同三爷讲清楚,不确定他不会去做那些傻事,我是睡不着的。与其躺在床上煎熬,不如寻他吵一架心里倒也舒坦了。”林绾烟笑笑说道。

    杨承阅无语,还敢寻三爷吵一架,这绾烟公主是仗着三爷的宠爱才如此有恃无恐吧?却也不得不说她是真的担心了,不然也不会着急到睡不着。“既然如此,那我便让灵狐几个带你去。”

    “好!”林绾烟说着便起身和杨承阅一起出了门。

    杨承阅同灵狐说了以后,灵狐便将正在休息的另外八个二十四灵异叫起,一行十七人一同出了云岚寺的门往山下走。

    二十四灵异依旧是将林绾烟护在队伍中间,旁边分别是灵狐和灵沐。两日相处,此番同来的灵异卫都对林绾烟刮目相看,但这些都是放在心里的。所有人走路便是走路,并未有人搭理林绾烟。

    “还要走多久?”林绾烟是真的觉得跟着这群人一起走路连空气都很闷,都跟哑巴似的。

    “回公主的话,以现在的速度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灵狐平静地答道,若他自己走,就一盏茶的时间,赶时间还能更快。

    “这么久?你们都不会轻功吗?不能快一点?”林绾烟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慢悠悠地走,她也不弱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