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青丝绾君执手流年 > 五十 此生,便是她了
    “绾绾不信,要亲自搜身!”林绾烟笑着就将手伸到萧禹文腰间摸索,心里却难过起来,他误会了,他一定是认为自己要找的是他的玉佩!若自己说是拿回长命锁,他该有多伤心?

    萧禹文好笑地看着她,由着她的小手细细在自己的腰间摸索。一无所获,又将手伸进自己的胸口,真是调皮,不知道他此时邪火正旺嘛。

    “绾绾……”萧禹文一把抓住她的手,在她面前他没剩多少定力了。

    “三爷别动!”林绾烟丝毫不知他的煎熬,手还是在他胸前摸索,一把就摸到了自己的长命锁,拿了出来快速塞在自己胸前。

    “……”萧禹文瞬间无语,手僵在半空中。看着她得逞后长舒了一口气,觉得有点不对劲。

    果然是带在身上的,林绾烟此时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使劲地想挣脱出萧禹文的怀抱。

    萧禹文从她眼神里细微的变化中看出了什么,抱住她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这就是你要找我要的东西?”萧禹文的脸冰冷了,声音也冰冷了。费尽心机,不惜撒娇讨好,就是为了拿回她的信物,这比直接让他交出来,还更刺痛他的心。

    林绾烟低下了头,不敢看他,也不敢说话,他生气了,很生气,她能感觉到。

    萧禹文一个气急就想摔门而出,可迈出了几步又忍了下来。顿了顿,还是向前将林绾烟拥进怀里,俯身亲吻着她的朱唇。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萧禹文揪着心问道。

    “你什么都不要做。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各自回归自己的世界就平静了。”林绾烟脸上漠然起来,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你的世界是怎样?我的世界又是怎样?”萧禹文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我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去。”林绾烟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你愿意留下,我便陪着你。你若想回去,我便带你回去。”在萧禹文心里,只要林绾烟是喜欢自己的,只这一点就够了,剩下的事他知道怎么去做。

    林绾烟不知该说什么了,萧禹文是真心的,可自己是不甘心的。“三爷,忘了绾绾,绾绾不值得你如此。”

    “胡说八道!”萧禹文冷声斥喝道,将她抱紧。

    “真的……”林绾烟有些神伤,怕是真的要伤他的心了。

    “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萧禹文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楚,眉宇间都是坚定不移。

    林绾烟愣住了,脸上的平静再也装不下去。“三爷……你是不是傻……”

    萧禹文轻抚她的后背,傻吗,他不觉得。“绾绾,七日后便是我的生辰,到时我会进宫同父王说,将你许给我。待我们成亲后,你想回东陵,想去任何地方,我都陪着你。”

    林绾烟无疑像听了个石破天惊的新闻,“我不……”

    不待她多说什么,萧禹文的唇就贴了上去,粗暴又热烈地吻着,手也在她身上乱摸起来。感觉她快喘不过气了,才放开她。“再别胡说!刚刚就是惩罚!”

    林绾烟大口大口地喘气,那幽怨的眼神像要杀人,这厮会不会接吻,差点被他憋死!

    “歇息吧,我走了,待明日再找你。”萧禹文得意地笑道,若不是考虑到这里是云岚寺,他是不想走的。

    林绾烟不说话,丢了个“滚”的眼神给他。

    萧禹文笑着摇摇头,真是拿她没办法,平日谁敢如此对他?“不说点什么?”

    林绾烟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门在那里,好走不送!”

    “……”萧禹文真恨不得马上将她剥了丢在床上去,今夜就不走了。

    林绾烟不准备再理他,转身往屏风那边走,等他出去了,就该脱衣服睡觉了。

    可才走了两步,就被萧禹文一把拉住。“自己拿出来,还是我来搜?”

    “什么?”林绾烟故意装糊涂,这厮怎么又想起这长命锁来了。

    萧禹文见她想耍赖,作势要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林绾烟却一手打在他手上。

    “耍流氓呢!”林绾烟剜了他一眼,脑袋里却想着如何将他打发走。

    萧禹文淡淡笑着,他就知道会被打。“那绾绾自己拿出来。”

    “你的不也没给我?凭什么让我的给你?”情理之中,林绾烟只能如此开脱。

    萧禹文果然自认理亏,“那好,明日我便送来给你。”

    林绾烟一脸傲娇地看着他,不说话。

    萧禹文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便转身出去了,真是磨人的小妖精,还被自己惯坏了。

    出了门,萧禹文便恢复了往时冰冷的样子,心里多了些事。

    杨承阅将帷帽递上,跟着送萧禹文走出去,二十四灵异则回了院子。

    “可是有事?”两人已经走到云岚寺门口,还未曾有交谈,杨承阅看着萧禹文沉思的脸问道。

    萧禹文笑笑,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他现在会不自觉地笑。“从未曾想过自己会成亲,如今想来是尚未遇到她。”

    杨承阅一脸意外掩饰不住,“三爷……”

    “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可又很确定,此生,就是她了。”萧禹文从未有过的深情。

    杨承阅确实不敢相信,他认识的三爷会说这种话,心里替三爷高兴,随之而来的是担忧。“我能为三爷做什么?”

    萧禹文拍了拍杨承阅的肩膀,“不用。”

    杨承阅点了点头,心里明了,三爷这是在保全自己。

    “蔓蔓如何?”萧禹文偏头看了杨承阅一眼。

    “贪玩但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杨承阅不知萧禹文想问什么。

    “她也十六了吧?”萧禹文知道自小这个妹妹喜欢跟在杨承阅屁股后面转。

    “快满了。”萧蔓雪的生辰十月初三,杨承阅一直记得,也就还不到两个月了。

    “父王可是要把她许给那严蔚?”萧禹文提到严蔚就皱了皱眉。

    “皇后娘娘的意思。”杨承阅语气如常,心里却也泛起了波澜。

    萧禹文冷哼一声,“怕轮不到她做主!”

    杨承阅对萧禹文的态度不太意外,虽然平日里提到萧蔓雪任性胡闹,萧禹文是一脸不待见,可终归是有感情的,暗地里也没少帮她,这些萧蔓雪可能不知道,他心里却清楚得很。

    “明日你便找木川,将严蔚的那些破事捅出去。是你的,我便也不许人同你抢。”萧禹文在乎的人不多,但凡他在乎的,就一定倾其所有。

    “三爷……”杨承阅不太明白萧禹文的意思,是他的?什么是他的?严蔚的职位?

    “你不争不代表别人不抢,不先发制人,只能被动受制。你依我的意思去做便是。明日过后,灵夜宫的事你先别管,我会让灵狐与你接应。近日,让木川也别往你府上去,父王那里不管问什么,你嘴巴且严实些,其他自由我去应付便是了。”帷帽遮住萧禹文的脸,却挡不住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

    “是!”杨承阅低声应道,此生他最有幸便是自小和萧禹文相识。他不是家中嫡长子,虽然母亲为将军府女主人,他从小也不曾受何委屈,但终归是不如哥哥受重视的。

    若不是当初静妃娘娘带着萧禹文来府中探望母亲,两人得以相识,萧禹文和静妃娘娘说想让他同李木川一起进宫伴读,如今他的境遇怕大不相同。

    杨承阅对萧禹文的感情绝对是将命送上也二话不说,恐怕萧禹文也是,所以如今会先想到保全他,洗清他和灵夜宫的关系。

    其实他想说他并不在意,但是他不敢说,依萧禹文的脾气,肯定会像揍李木川一样揍自己一顿。萧禹文揍李木川的理由很简单:你只是得你该得的东西,感恩戴德就是没出息,该揍!

    当初杨承阅是被皇上亲命为大内侍卫总管的,以他的年纪,这本来就已经是特例,这中间没少了萧禹文的计策和玥亲王的推波助澜。

    但萧禹文还是觉得委屈杨承阅了,授职令下来那日萧禹文便说:“承阅为大内侍卫总管未免屈才,只年纪尚小,日后当为禁军统领,或更甚。”。

    杨承阅笑笑只当玩笑话,他能为大内侍卫总管,父亲已是万分满意,再不求更高官职。且禁军统领又岂会随意任命?

    大神越的禁军分为守备南栎城的营军及卫戍皇城的御直二十六卫亲军,都是直接听命于皇上。

    如今禁军统领是原西南戍边将军的遗孤袁绍特,是太后娘娘的亲侄。自小与皇上一起在宫中长大,两人的关系自然不必说,是皇上亲信得不能再亲信的人。

    杨承阅素日打交道的是御直二十六卫亲军,与袁绍特倒鲜少有机会接触,因其无特殊情况都是常驻营地。

    但当初被任大内侍卫总管前,是袁绍特全程暗中对他进行的稽查。最后一关,便是两人的现场比试,其实当时袁绍特要略胜一筹,但他走到皇上跟前却说:“皇上,自古英雄出少年,此良才当得重用!”

    杨承阅本同萧禹文一般不喜攀附,故两年过去了,还未寻得机会同袁绍特亲表知遇之恩。哪怕知道皇后娘娘有意让严蔚任禁军副统领,杨承阅也未曾有何想法,只皇后娘娘想将萧蔓雪许给严蔚让他心里不舒服了许久。

    严蔚仗着皇后娘娘的关系,私底下生活多糜烂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灵夜宫的探子一清二楚。南栎城的烟花柳巷少不了他的身影,府中的歌姬头牌常换常新,时常还喜豪赌一把。